亞泥敗訴礦照挖!「重商」政府不修比憲法老的《礦業法》「重傷」部落

亞泥花蓮新城礦區20年礦權展延確定撤銷,但《礦業法》規定,礦權展延期滿與申請期間礦權仍存續,依法還是可以持續開採,引爆爭議。圖為亞泥長年挖礦下,滿林蒼綠中出現突兀的灰頭山一角。(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台北最高行政法院9月16日宣判駁回亞泥公司上訴,維持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確定撤銷經濟部先前准予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場展延20年的採礦權。對當地住民來說,抗爭多年來雖感動於《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諮商同意權」首次被法院正視,但寄望這項判決擋下水泥場運作仍然落空,經濟部說亞泥「依法」可繼續挖礦,導演齊柏林生前關切的白禿山林持續泣血。

行政院長蘇貞昌回應亞泥展延案判決時四兩撥千金地說:「我們一定要讓人民感覺政府有向前進,我們也知道我們只有一個地球,要好好愛護。」諷刺的是,台灣《礦業法》1930年施行,比1947年公布施行的《中華民國憲法》的歷史還要悠久,施行逾90年的法令早已垂垂老矣,不合時宜,好不容易在2018年啟動修法,至今法案仍躺在行政院,看不到「政府在前進」,延宕4年之久。

20211016-亞泥新城山礦場大事記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礦業法》修法倡議始於2017年,環保團體團蒐集彙整個案提出《礦業法》3個共通的不合時宜法令,包括「霸王」及「霸王硬上弓」條款、舊礦不用環評、原住民諮商同意爭議,並且希望與時進進建立完善礦場關閉及資訊公開制度。

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組主任黃靖庭說,「霸王」及「霸王硬上弓」條款指的是《礦業法》第31條與第47條,第31條對礦權展限採原則許可,特殊例外才能駁回,且駁回還要補償業者的損失;47條是就算地主反對,礦業公司仍可提存地價或補償後,先行使用土地。

黃靖庭說,「環評」和「原住民諮商同意」的爭議,都是來自於《環境影響評估法》及《原住民族基本法》制定都遠遠晚於《礦業法》,以至於多數是在1970年代後陸續取得礦權的舊礦場,一再展延不須進行環評,也未落實《原基法》第21條原民諮商同意權。

20211016-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組主任黃靖庭呼籲立院這屆會期修延宕多年的礦業法。 (洪敏隆攝)
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組主任黃靖庭呼籲立法院這屆會期修延宕多年的《礦業法》。 (洪敏隆攝)

《看見台灣》一度喚起大眾對《礦業法》修法的重視

齊柏林在紀錄片《看見台灣》拍下亞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開設的採礦場,將太魯閣綠油油的山頭中存在一片赤裸灰白景象呈現在大眾眼前;2017年6月齊柏林因空拍意外喪生,生前他坐直升機經過亞泥感嘆「比5年前我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更深了」,這喚起大眾對《礦業法》修法的重視,短短時間就在網路連署超過25萬人。

2017年6月,總統蔡英文參加「看見齊柏林紀念展」時回應人民訴求:「未來,不只是整體的礦業發展要做政策環評,《礦業法》修正後,過去沒有做過環評的個別礦場,都要重新審查」。2019年6月蔡英文主持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時,再重申完成《礦業法》修法。

20170624-總統蔡英文出席「『看見齊柏林』紀念展暨頒發褒揚令」,蔡英文扶著齊柏林的母親。(甘岱民攝)
2017年6月,總統蔡英文(左二)出席「『看見齊柏林』紀念展暨頒發褒揚令」,在現場時扶著齊柏林的母親。(資料照,甘岱民攝)

但是為什麼民進黨有絕對執政優勢下,《礦業法》修法支票遲遲無法兌現?

「問題卡在政府過度重商主義主導政府施政!」環保署前副署長、律師詹順貴直言批評,加上《看見台灣》及齊柏林過世的政治氛圍壓力已經消失,民進黨政府不再重視《礦業法》修法;尤其是蘇貞昌接閣揆時是民進黨最低迷時,採取盡量不做管制及具體改革的政治思維,之後因立法院換屆法案屆期不連續,行政院甚至乾脆不再將《礦業法》送審,讓水泥業者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盡情暢挖。

詹順貴批評,不只法案延宕,原本前行政院長林全任內,礦務局提出的修法草案版本可以給75分,副總統賴清德接任閣揆後送到立法院的行政院版本「我只給49分死當」,版本大幅退步到令人慘不忍睹的地步;不只原住民諮商同意權及環評認定不得開發被架空,幾個霸王條款雖刪除卻留一些但書,為業者「開後門」。

霸王條款?保障礦權展限期間視為「礦權存續」

2017年,立法院提案要求修法前凍結所有礦場展限審查,擋住56個礦場展限,然而經濟部竟在凍結前就已在短短3個多月時間,火速通過亞泥挖礦展延20年。《礦業法》修法歷經2年,2019年包括環境敏感區內採礦需經該管機關同意、移除霸王條款等多個條文有共識,但是部分條文包括第13條第2項採礦業者申請礦業權展限,在審查期間「採礦權是否仍為存續」,攸關能否繼續開採或停止開採,立院並未有共識。

在最高行政法院撤銷亞泥礦權展延,經濟部卻援引第13條第2項的爭議條款,認為在主管機關審查展限的過程中,亞泥仍可以繼續採礦,更引發原住民及環團的怒火,痛批凸顯政府修法不作為的顢頇與怠惰。

SMG0035-SMG0035-新新聞_B《礦業法》修法重點
 

經濟部礦務局副局長周國棟接受《新新聞》採訪時說,亞泥展延案是「回到申請原點」,待諮商同意是否通過再決定准駁,並加強向各業者宣導展延要做諮商同意,先在部落開說明會。記者進一步追問「亞泥礦權只到2017年,已經多開挖4年,諮商同意是否有設時間點,不然等於變相任由業者繼續開挖?」,周國棟並未回應。

「這就是整體礦業政策最大的問題,《礦業法》各種霸王條款,保障礦業公司可以在礦權展限期間視為「礦權存續」;同時透過礦務局的解釋,礦權存續等於「可以挖礦」!」亞泥案原住民義務律師、全國律師聯合會副秘書長謝孟羽感慨說。

謝孟羽說,亞泥原先上訴主張是在展限後,「事後」補正原住民諮商同意參與,但最高法院判決指出事後參與只是事後回饋,對原住民族已失去即時保障權利的機制。他強調,事前諮詢同意應是礦業權准駁前都不應繼續採,不然事前有何意義?若按照經濟部邏輯可以在展限申請事後補程序,能稱為諮商同意嗎?發動權都在業者,若繼續擺爛不做諮商同意,你能拿他怎麼樣?

20211016-多年來協助原住民與亞泥打官司的義務律師謝孟羽。 (洪敏隆攝)
多年來協助原住民與亞泥打官司的義務律師謝孟羽。 (洪敏隆攝)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勝訴 提告族人田姐已昏迷不醒

根據礦務局統計,目前全台172個礦場有102個在原住民土地。謝孟羽說,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是原住民轉型正義的指標判決,明確指《原基法》的諮商同意規定乃基於《憲法》委託,保障部落及個別原住民均得行使諮商同意權,判決讓社會正確理解《原住民族基本法》的內涵與實踐「事前、充分知情、部落參與」的整個過程;最後才是同意或不同意的結果,不該讓千瘡百孔的《礦業法》,以及長期偏重經濟開發的行政體系架空原住民族的諮商同意權。

詹順貴同樣認為,亞泥當初申請展延沒有諮商同意,應該是駁回,待做諮商同意後重新申請,視為新案要做環評。他說,法務部2001年法律釋示函文已認為:「採礦權期滿即消滅,須經由另一核准之行政處分,賦予另一新之採礦權,…『展限』,實為採礦權之更新,與新設定之採礦權同。」後來最高行政法院在也採取此法律見解做成判決,意指只要礦場位於原住民傳統領域或保留地,只要展限申請都須踐行《原基法》第21條。

太魯閣族人當年遭亞泥佔用土地,族人田春綢成立「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歷經長達40多年的抗爭與訴訟,爭取自己的權益,即使法院判決亞泥應返還土地至今仍未實現,總統府2018年3月啟動政府、亞泥、自救會的三方會談,謀求解決爭議的可能性,但是當時決議的真相調查報告、土地返還作業(行政院、原民會與鄉公所)、地質安全調查報告與礦場轉型計畫,至今都沒結果或對外公開。

20211016-與亞泥抗爭多年的「田姐」田春綢行動不便,仍堅持參與各項抗爭活動。 (謝孟羽提供)
與亞泥抗爭多年的「田姐」田春綢(左一)行動不便,仍堅持參與各項抗爭活動。 (謝孟羽提供)

人稱「田姐」的田春綢,歷經兩次中風,每次抗爭都拖著不便的身軀參與行動,當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勝訴,因為顱內出血昏迷不醒的田姐卻聽不到這「好消息」。

「官司贏了,亞泥照樣炸山」  礦區下族人等不到正義

「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會長田明正見證亞泥最初如何取得原住民土地,到開山炸路,每一次的爆破聲,都讓他膽顫心驚,「從民國62年開始土地被奪走到現在,那年我19歲,展延再展延,我的生命還有幾個20年?」

對亞泥提告的鄭文泉、白美花也說,「官司打贏了,亞泥照樣炸山」,居住在礦區下60多戶、200多人的居住安全、土地安全仍看不到未來,《礦業法》不修法,不會有正義的一天。

謝孟羽說,族人持續堅持抗爭原因是對土地的情感,及長輩與他們的共同記憶,太魯閣族有句話「土地是血,山林是家」,他們重視文化存續跟傳承,但是心中那把火卻因一直遭騙而燃燒。對於法院判決結果他沒有太多驚喜,只覺得「這是應該的」,為什麼國家要讓人民花一輩子時間爭取自己權利,為什麼國家行政機關舊法令、制度不能改革一次到位?

《礦業法》修法延宕這幾年,經濟部持續受理新採礦申請,黃靖庭說,因為只能用1930年老舊《礦業法》規範其開發行為,有的不僅違憲,不符合《原基法》,甚至周遭環境連最基本的審查程序都沒有,讓礦場周遭的居民必須提心吊膽的擔憂日常飲用的水源,或憂心聚落會遭受礦場開發後的不良影響......。

20211016-亞泥長年在聚落上方挖礦,部落居民感到備受威脅。 (網友Munch提供)
亞泥長年在聚落上方挖礦,部落居民感到備受威脅。 (網友Munch提供)

與亞泥展延案如出一轍的南投縣信義鄉地利水晶礦開採案,因位於當地布農族傳統領域也是部落的水源地,展延卻未經部落諮商同意,因此由法律扶助基金會協助部落提出訴訟。

新竹的羅慶江、羅慶仁礦場是西部復礦案的第一件申請案,20年前礦業停下來後,當地居民好不容易發展咖啡等產業,憂心礦業再起會衝擊現有產業。

「不想修法的勢力大太多」 受苦卻是沒有能力的人

黃靖庭說,宜蘭永侒礦場位在員山鄉中華村水源正上方,居民擔心挖礦把水脈挖掉;南投北原礦區同樣位在自來水水質保護區、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宜蘭萬達礦業距離有「冰河期活化石」之稱的珍貴孑遺植物「台灣水青岡」100公尺處採礦;潤泰則是在具有水源涵養功能的保安林採礦。

SMG0035-SMG0035-新新聞_A近年重大礦場爭議案件
 

黃靖庭認為,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讓政府必須面對修法,希望這個立法院會期至少看到行政院版本,但他坦言不想修法的勢力大太多,但若不修,包括地主及部落權益仍受到影響,資訊不公開透明對環境、人權影響甚鉅,缺乏礦場關閉計畫的   員工權益也沒有保障。

「不能把利益歸到財團、政府,受苦卻是沒有能力的人,這是不正義的事。」謝孟羽呼籲,不是要台灣完全不採礦,而是在顧及國土計畫、環評、原住民的基本權益的同時,來討論是否要開採、在哪裡開採,政府有心要解決問題,就別讓改革淪為口號,應當痛定思痛,讓修法一次到位,創造環境永續利用、落實人權保障與經濟永續發展三者共存共榮的前瞻《礦業法》。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