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專欄:「歷史決議」是中共背棄共產主義的修辭

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在19屆六中全會通過了歷史決議,定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資料照,美聯社)

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在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了歷史決議,定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不是中共特別注重歷史說詞,歷史本來就是有權者的書寫,只是中共獨鍾「歷史決議」此一型態。用「決議」定調歷史,就如同用表決來解釋日出日落,決定到底是「天動說」還是「地動說」。

以政治立場詮釋歷史,社會常態。鄭南榕一死,他的地位馬上從黨外同志口中的神經病升格為獨立建國先驅,罔顧他的雜誌工作有統派與左派的參與;陳水扁執政立白色恐怖紀念碑,碑文裡沒提死難者的社會主義理想。

左派逐漸成為國民黨內的禁語

蔣中正掌權國民黨,黨國書寫的中華民國歷史裡,也抹去了左派對國民黨的貢獻。蔣擔任黃埔軍校校長率軍北伐時,公開強調他把宣傳單位交給共產黨,負責編刊物、文字宣傳的全是共產黨員,但這段歷史成為威權時代國民黨的忌諱。

為了凸顯蔣中正統領國民黨的正當性,自稱孫文的國父,國民黨稱之為孫中山,如此「中山」、「中正」就一以貫之,承繼道統。蔣中正也是修圖高手,國父坐著,蔣公站其身後的合照,原來還有何應欽與王柏齡,都被修掉了,以凸顯蔣中正是孫文欽定傳人。合照流傳青史,但孫文曾說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蔣中正沒把這精神流傳下去。

蔣介石的「修圖代表作」,左圖的何應欽(左)、王柏齡(右)都被清除,成為右圖具有蔣介石(後)得到孫文(前)傳承意象的照片。(取自網路)
蔣介石的「修圖代表作」,左圖的何應欽(左)、王柏齡(右)都被清除,成為右圖具有蔣介石(後)得到孫文(前)傳承意象的照片。(取自網路)

民進黨拋掉了曾是黨外同志的左派,國民黨修掉了黨史裡社會主義的成分,情有可原,畢竟左翼只是這兩黨的旁支;相較之下,口中信奉馬克斯主義的中共,3份歷史決議──毛澤東在1945年主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鄧小平在1981年作出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和今年通過的歷史決議──與社會主義的疏離卻一代比一代遠。

六中歷史決議追認國家資本主義路線

第1份歷史決議與中共的遵義會議一起看待,可清晰呈現毛澤東的掌權軌跡。1935年1月,紅一方面軍攻占貴州遵義,於當地舉行會議,毛澤東重新掌握軍權,列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而1945年4月通過的歷史決議,則是對毛澤東掌權此一既定事實的追認,藉著清算遵義會議之前中共中央的錯誤,否定前任領導人們,鞏固毛澤東領導的合理性。

這次會議陳獨秀、李立三、王明和博古被批判,從毛澤東的立場,這些不瞭解中國農村社會現實的讀書人,不能打仗,只會理論,或者憑著喝過洋墨水(留學蘇聯)的資歷,獲得共產國際撐腰。

共產主義革命在俄羅斯與歐洲皆以城市為核心,在中國的革命,農民運動理應服膺工人運動,但毛澤東的掌權改變中共的路線,比起罷工,紅軍的槍桿子更是挑戰國民黨、軍閥的捷徑。毛澤東把社會主義在地化,這激烈的路線改幟,使中國的社會主義已經不是共產國際的社會主義。

1935年1月,紅一方面軍攻占貴州遵義,於當地舉行會議,毛澤東重新掌握軍權。圖為中國發行的遵義會議紀念郵票。(取自網路)
1935年1月,紅一方面軍攻占貴州遵義,於當地舉行會議,毛澤東重新掌握軍權。圖為中國發行的遵義會議紀念郵票。(取自網路)

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歷史決議也是對鄧小平贏得權力鬥爭、重新掌權的追認。這份文件必須與1978年底的三中全會一起看待。三中全會裡中共廢除農業集體制度,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制,開放外資投資,開放本地企業家開創事業;六中全會的歷史決議為這條改革開放路線背書,壓制反對聲音。為了鞏固鄧小平領導權威,不只清算文革,也評論毛澤東的功過。此後至今,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成為中共遮掩其向資本主義靠攏的政治修辭。

一路走向資本主義,1978年至今中共步伐不變。今年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歷史決議,是對中國大陸持續發展國家資本主義的追認,但當今的形勢與鄧小平年代最大的差異,在於大陸參與WTO後面臨的全球化議題,也就是習近平必須比鄧小平更積極參西方國家打造的遊戲規則,投入世界資本主義體系。

官僚資產階級成特權集團

若說中共是社會主義的叛徒,不盡公平。社會主義在歐洲也有諸多樣貌,以前的英國工黨或現在歐陸諸多左翼政黨,號稱托洛斯基派,奉行不斷革命論,但不管執政或在野,所作所為是社會主義改革派,不寄望人類社會將有翻天覆地的革命,而著力於打造立足點公平的經濟發展環境。

若以西方標準看中共,1980年代末、90年年代初因為改革開放帶來的農村問題、缺乏社會安全體系的問題,中共已逐漸彌補,農民生病不用再賣女兒籌醫藥費,單此一項,較之美國的醫療保險體系,便是正面成就。

資本主義在中國大陸有好有壞,因為改革開放奠定在官僚資本的養成,台、港、外資賄賂的金錢,加上國營事業私營化的賤賣國產,養成了官僚資產階級,發展至今成第2代、第3代特權集團,這是打擊貪腐再如何激烈也無法根除的基本體系,量體龐大未必輸於美國的金權政治。重點是所謂的美式民主下,人民雖然無法推翻資產階級壟斷的選舉,但輿論有監督機制,司法可以糾錯;在中國大陸,即使走著和當道一樣的路線,只要不是自己人,再大的企業體還是受制於官僚階級。

還在等待國民黨回應習版歷史決議

解讀習近平提出的歷史決議,西方輿論只著重於專制與權力,卻沒看到其核心意旨是:宣示完全靠攏資本主義世界,為中國在全球化的角色定位。就像美國,領導建立WTO,裡面盡是美國揩油歐洲與亞洲的小動作,以滿足美國特權利益的需求;今日中國,帶著自身的問題躍上舞台,與美國會有勾結,也有競爭。

習近平版歷史決議,討論過去放眼未來,但台灣官方回應,只聚焦在兩岸關係現況,沒有歷史縱深。國民黨尚未正式回應,令人好奇。中共的歷史決議裡談對日抗戰、談1949年前的中國,這部分國民黨很有資格評論,國民黨可以藉著批判中共史觀,與民進黨的「中華民國台灣」爭奪中華民國的詮釋權,這是國民黨回應深藍支持者的應盡責任。

*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