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莉瑜觀點:金馬肯定香港時代革命,金雞高奏黨慶主旋律

中國對於金馬獎的報導再度收緊,許多影迷沒辦法第一時間看到張震奪得最佳男主角的丰采。(資料照,蔡親傑攝)

又一年金馬獎落幕,時光悄然流逝,讓人不知不覺忘記這個獎項已經被中國「抵制」了3年──對岸主流媒體不報道金馬,中資電影也不參加金馬。不過大陸影迷其實從來沒遺忘金馬。

而今年,金馬獎的相關資訊還一度在社交媒體鬆綁,甚至登上了微博熱搜榜首。但當《時代革命》獲得了最佳紀錄片,影視自媒體以圖文方式對頒獎進行的「直播」,也就只能戛然而止。金馬獎瞬間又變回了微博的敏感詞。

抵制基調不變,強度歷年仍有差別

雖然大陸「抵制」金馬的輿論基調不變,但今年和去年還是很有差別。最明顯的就是去年金馬結束後,微信公眾號上還可以出現〈金馬獎落幕,華語片孤獨的榮光〉這種圖文回顧,因為相對來說,去年的得獎名單並不怎麼「敏感」。唯一需要避諱的也只有涉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最佳劇情短片《夜更》,而自媒體的做法是用《□□》隱去《夜更》,讓文章得以順利發布。

20211127-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以視訊發表感言。(蔡親傑攝)
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頒給《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以視訊發表感言。(資料照,蔡親傑攝)

今年金馬的最佳紀錄片頒出後,微博上也出現了類似做法。有網友用《XXXX》來指代《時代革命》,不過,直面反送中運動的《時代革命》顯然殺傷力太大,不但影迷「自我404」遠遠不夠,連帶今年的整份金馬得獎名單最終都無法在大陸網路存活──就連一些只討論影帝張震或影后賈靜雯的公眾號文章,在金馬獎翌日也被全數刪除。所以今年你在牆內無法找到任何一絲的金馬痕跡。

不忌諱烏坎《迷航》卻封殺香港《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觸動了大陸的敏感紅線,導致「金馬獎」三個字都變成禁忌。去年金馬的最佳紀錄片《迷航》講中國境內的廣東烏坎抗爭,卻並沒像《時代革命》這樣徹底「被消失」。

金馬獎結束沒兩天,金雞獎就公布了提名。自媒體「導筒directube」在談金雞獎片單的時候提到:「加上金馬」是對「華語電影過去一年的總結」。有讀者就在下面留言「金馬獎不聊聊嗎?」導筒directube無奈回應:「昨天聊了,文章沒了。」

今年金馬的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觸動了大陸的敏感紅線,導致「金馬獎」三個字都變成禁忌。但很有意思的是其實去年金馬的最佳紀錄片《迷航》,是講中國境內的廣東烏坎抗爭,卻並沒像《時代革命》這樣徹底「被消失」,很多自媒體文章出現《迷航》片名時也並不避忌。可見被官方強硬定性的「境外勢力介入」遠比「境內民運議題」敏感得多,所以輿論的管控力度也不可同日而語。

而今年的第34屆中國金雞獎入圍名單揭曉後,牆外媒體的關注焦點是6部入圍最佳故事片的作品裡,有四部都是主旋律題材──其中3部是慶祝建黨半年的獻禮片,《我和我的家鄉》則是展現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成果。而牆內自媒體談論金雞獎時,重點一般放在張藝謀身上,他的《懸崖之上》有七項提名、《一秒鐘》也有三項提名。

6個提名5個主旋律,剩下1個竟是……

金雞獎的片單讓大陸網友毫無驚喜,更有這種十分毒舌的評論:「1個影展6個提名,5個主旋律剩下1個(《我的姐姐》)告訴你,不管你怎樣被重男輕女家庭迫害,它也是你的家,精彩。」

金雞獎的演員提名是大陸演員的主場,港星也只有謝霆鋒憑《怒火》入圍最佳男配角。另外,今年金雞新增設了最佳外語片獎。但這個獎讓人有些迷惑:假如《波斯語課》這種電影得獎,難道導演要去中國隔離然後領獎嗎?如果設立這個獎項的本意是要對標奧斯卡以提升金雞獎的國際化程度,又好像有點畫虎不成的違和感。

金雞獎的主視覺海報往年常常遭遇網民吐槽,而被公認最大氣最有設計感的一屆海報,恰恰是2019年與金馬同日頒獎帶有較量意味的那屆。今年的海報也是面向社會徵集設計,但最終沒有選擇網路人氣投票最高、頗有幽默效果的「雄雞凝視」,而選了中規中矩的《巍巍雄雞,東方破曉》──海報裡,公雞展開的翅膀被設計成電影膠片,其實頗有巧思。只是五彩配色讓人觀感太過紛呈:中國紅、生態綠、海天藍、榮耀金、古典墨,五款組合在一起看難免雜亂,不像金馬「黃白藍」組合那麼簡潔清爽。

第34屆金雞獎海報主題選了選了中規中矩的《巍巍雄雞,東方破曉》。(取自網路)
第34屆金雞獎海報主題選了中規中矩的《巍巍雄雞,東方破曉》。(取自網路)

而金雞獎的片單顯然也讓大陸網友毫無驚喜。電影類公眾號的相關評論區,不乏認為金雞是在「自娛自樂」的留言。更有這種十分毒舌的評論:「1個影展6個提名,5個主旋律剩下1個(《我的姐姐》)告訴你,不管你怎樣被重男輕女家庭迫害,它也是你的家,精彩。」

金馬舞台何時才能再看見下個胡波

大陸導演胡波長達4個小時的作品榮獲金馬最佳劇情片那年,也正是導演傅榆得獎感言招致大陸抵制金馬的起點。若對岸再有一位像胡波這樣有才情又不願對現實妥協的創作者出現時,卻可能再無法被金馬的舞台照亮。

金雞不能令對岸網民滿意之餘,很多大陸影迷還是透過各種方式看了金馬頒獎禮。大家除了感概心目中的男神張震終於奪得影帝,也留意到了香港導演李駿碩因《濁水漂流》獲得最佳改編劇本獎所分享的感言中,提到了大陸導演胡波。李駿碩說他三年前首次參與金馬獎時,當年的最佳改編劇本得主是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他認為《大象席地而坐》影響了自己這一代的電影人,所以向胡波致謝。

《大象席地而坐》工作照,圖中央戴眼鏡者為胡波。(圖/澎湃新聞)
《大象席地而坐》工作照,圖中央戴眼鏡者為胡波。(資料照)

胡波長達4個小時的作品榮獲金馬最佳劇情片那年,也正是導演傅榆的得獎感言招致大陸抵制金馬的起點。真正遺憾的或許並不是金馬獎失去了所有中資電影的參與,而是如果中國大陸再有一位像胡波這樣有才情又執著堅守藝術價值不願對現實妥協的創作者出現時,他卻可能再無法被金馬的舞台照亮。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