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小三小四、助理當奴隸,甚至有殺人的 法評10年司法官現形記

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法官評鑑委員會近10年移送職務法庭39案,已判決懲處37人。圖為司法院長許宗力出席2020年懲戒法院院長交接典禮。(資料照,柯承惠攝)

司法應該像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法官法》上路後,專門把司法官送入懲戒法院,接受職務法庭審判的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及法官評鑑委員會,即將完成第1個10年的運作,迄今已有37位司法官遭到職務法庭審判。這些司法官本來在自己的法庭高高在上,但在職務法庭的審視下,法袍後不為人知的那一面一一現形,不堪聞問。

檢視、管理司法官的天條──《法官法》,2011年7月16日公布,並在隔1年正式實施。這中間,負責把關司法官要不要接受懲處的評鑑委員會於2012年元月初成立,檢察官有法務部的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法官有司法院的法官評鑑委員會,這兩個評鑑委員會是法界的「黑白無常」,專門將不良司法官送到職務法庭給法官審理。

平均每月有6名司法官被投訴

從2012年1月6日至今年10月底,近10個年頭,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受理的件數有266件,但經委員會嚴格審核,只有18件請求成立並移送懲戒法院(改制前為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職務法庭進行審理;而法官評鑑委員會則是受理432件,只有21件請求成立,移送職務法庭。

20210305-司法院外觀。(柯承惠攝)
負責把關司法官要不要接受懲處的評鑑委員會於2012年元月初成立,法官有司法院的法官評鑑委員會。(資料照,柯承惠攝)

檢察官加上法官的司法官人數大約3千多人,評鑑委員會10年受理698件,1年快70件,每月起碼有6件,如果每件是不同司法官被投訴,也就是每月有6名司法官被投訴。

不過,評鑑委員會受理件數增多,是從2020年7月17日開始的,這1年,《法官法》實施新制,以往只有檢察署、法院或是上級檢察署、法院或是同院檢的3名司法官或是類似民間司改會、律師團體的組織,才能向評鑑委員會投訴,但是因為門檻過高,改成當事人也可以向評鑑委員會投訴,評鑑委員會的案件數就爆量。

法官評鑑委員會前8年受理件數才70件,改制才1年多竟受理362件;檢察官評鑑委員會也是,改制前,66件,改制後1年多,有200件比以往多。

20211126-SMG0035-新新聞-林益民_A法官評鑑委員會案件結果統計表
 

回過頭來看看職務法庭近10年判決,11月8日新北檢女檢察官顏汝羽的判決,是最新出爐的判決。顏汝羽因為在開庭時罵被告「謊話連篇」,還在檢察官內部網站的「檢察官論壇」PO上1名律師的臉書截圖,指該名律師「編劇本給當事人,並且會教他們說詞及排演」被檢評會依開庭態度不佳、言行不檢,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移送職務法庭懲戒,檢評會本來只建議申誡,但職務法庭認為顏汝羽情節重大,判決顏汝羽罰俸10個月,高達百萬元。

檢察官爭奪寺廟經營權竟涉殺人

顏汝羽遭到懲戒法庭罰俸判決,並不是最嚴重的懲處,依據《法官法》規定,法官的懲戒可分為1.免職、2.撤職、3.免除法官職務轉任其他職務、4.罰俸及5.申誡等種類,在罰俸這個等級,懲戒法庭會視情節將受審司法官處罰1個月以上1年以下的月俸。

第1種類的免職並喪失公務人員的資格,是最嚴重的懲處。什麼樣的行徑會遭到法官同僚們恥於為伍,唾棄而判處如此「極刑」?舉例來說,前彰化地檢署檢察官蔡曉崙與未滿18歲及滿18歲女子性交易,其中與4名滿18歲女子有30次以上的性交易,蔡曉崙不僅如此,還曾經接受1名性交易者請託,向警方進行不當關說。

司法官第16期結業的資深法官胡景彬,已婚還與兩名女子同居並生子女,因為收賄300萬元,遭刑事判決16年、罰款600萬元,還被檢調查出不明財產4691萬元,財產來源不明罪的部分被判4年半確定。

若國會通過立法,未來法庭可能出現由國民檢察審查會起訴,再由國民法官參與審理的案例。(柯承惠攝)
《法官法》新制讓當事人也可以向評鑑委員會投訴,評鑑委員會的案件數就爆量。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柯承惠攝)

26期的檢察官顏漢文最是駭人聽聞,8年前因為爭奪寺廟的經營權竟涉殺人未遂案遭到逮捕,後來被查出問題一大堆,有不正常男女關係、出入不正當場所、涉及不正當關說、酒後駕車及投資商業。

撤職處分確定,未來無法擔任律師

職務法庭這10年以來對檢察官及法官祭出最嚴厲處分的,就是蔡曉崙、胡景彬及顏漢文等3人。遭到判決撤職停止任用的有法官曾謀貴、吳炳彰及知名女檢察官陳玉珍、檢察官井天博、詹昭書等,這5人,有的收賄款、有的收受業者好處、有的與案件當事人私下接觸、有的不當關說案件、有的幫親人擔任訴訟代理人,有的經營商業獲取利益。司法官一經撤職懲戒的處分確定,未來無法擔任律師。

還有7人是被職務法庭判處免除法官,但可轉任司法事務官等職務。分別是法官吳振富、柯盛益、朱樑、俞力華、陳梅欽、陳鴻斌等及檢察官林俊佑。林俊佑是花蓮地檢署檢察官因為帶警察到幼兒園「辦私案」,不當的言行曾引起軒然大波。

吳振富、陳梅欽及陳鴻斌的辦公室行徑則是令人不敢恭維:吳振富在新竹地方法院擔任民事執行處法官兼庭長,指派及督導2男1女的法官助理,結果助理變成吳振富的「隨從」,要代購禮品、代尋家教,吳振富在學校授課,助理變成助教。這些不打緊,吳振富還叫女助理在辦公室幫他按摩、刮痧。

在辦公室擁抱女助理、牽手及撩撥頭髮

士林地方法院的陳梅欽曾因傳出性侵女網友事件,被稱「網路男蟲」法官,他因此事被記大過,留職停薪5月,於2006年復職。2019年6月陳梅欽因為不實申報加班、騷擾冒犯女性部屬,辦公室聚餐時不當勸酒有兩人被迫喝醉,遭職務法庭判決轉任其他司法職務,不過在判決前,陳梅欽辭職改任律師。

陳梅欽最近又因相關帳戶有數筆不明資金共約1500萬元,遭檢方依財產來源不明罪起訴,法評會今年11月下旬認為情節重大將陳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並建議將陳處分撤職,如果職務法庭如此判決,陳梅欽就無法擔任律師。

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陳鴻斌與女助理的關係,曾轟動社會,陳鴻斌在辦公室與女助理閒談、擁抱女助理、牽手及撩撥頭髮,讓人議論紛紛「到底是什麼關係?」職務法庭認定這超過長官、部屬或一般同事的交往分際,有不當肢體碰觸、言行不當等違失行為;陳未能保持司法官應有的高尚品格、謹言慎行及客觀中立。

包括新北檢檢察官顏汝羽,遭到罰俸的司法官有12人,有辦案不認真,無故遲延案件太多、太久,法官開庭不準時;也有人辦案口氣不佳,斥責怒罵外,用收押恫嚇及損其當事人尊嚴的不當言行,讓被告情緒激動崩潰當庭用頭部重撞「被告席位」桌面2次;更有1名女檢察官偵辦妨害婚姻案件,勘驗女當事人的身體特徵,在女法醫不在的情況,竟要女當事人裸身接受調查,拍照下體部位並用手碰觸胸部,不符比例原則,讓司法形象受損。

20211126-SMG0035-新新聞-林益民_B懲戒法院職務法庭近10年判決懲處一覽表
 

司法官發生這些離譜事,司法官的養成有什麼問題嗎?以新北檢的顏汝羽為例,懲戒法院指出,顏6年前在司法官學院受訓期間,院方以顏「情緒控管能力差、抗壓性低、學習能力及溝通能力不佳、對師長指導及開導批評或抱怨、欠缺司法官當有之恢弘胸襟及氣度、將來恐無法適應院檢機關實務」並開會決議廢止顏的受訓資格。

走進法院大門,「請神容易送神難」

不過,顏汝羽當時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申訴鳴冤,保訓會認為司法官學院對顏汝羽的評論沒有具體事證,而且顏汝羽的成績也達標,司法官學院不能只憑一場會議討論就廢止顏汝羽的資格,顏汝羽因而結業分發到新北地檢署。

1名司法官員說,只要準司法官結業走進法院大門,除非自己想離開,不然就應了「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句話。顏汝羽的例子,也讓司法官學院要求教員嚴格把關,注意準司法官的學習過程,並精確紀錄留下具體事證。

司法官學院官員指出,為了培養準司法官的自律能力,學院在生活管理已經取消強制住宿及夜間進出的門禁管制;但嚴格考核專業及品德,淘汰不適任司法官的學員。2019年有2位58期的學習司法官因態度不佳、自律能力不足,遭到廢止受訓資格,今年也有1位60期學習司法官因為品德操守不良,遭到廢訓。日前1位剛受訓2個多月的62期韓姓學習司法官,因為喝酒辱警一事而自動離開。

職務法庭10年來已判決懲處37位司法官

絕大多數司法官都是競競業業地在工作,希望能握好這把司法天平。總統府旁的法院特區,有司法院、台灣高等法院、高檢署及台北地方法院及台北地檢署,一般例假日雖然只有值日開庭,但其他樓層的檢察官、法官辦公室,即使前一陣子疫情嚴重,還是有司法官一早到辦公室加班到晚上,趕寫判決書、起訴書準備結案;1名高院法官說:「我也想假日在家裡陪妻子小孩,但案件實在太多了,只能努力寫。」

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法官評鑑委員會近10年移送職務法庭39案並已判決懲處37人,平均1年有3件多,與3000名司法官一比,數據看起來好像不是問題,但每件判決都是司法官離譜甚至荒誕的故事,情節不論輕重,件件打擊莊重嚴肅的司法形象,人民如何期待如此的檢察官為社會伸張正義,如此的法官在法庭做出公正判?1年逾3件,難道不是多到值得司法院及法務部高層警惕,趕快拿出辦法讓司法弊絕風清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