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軍攻擊、運輸直升機齊發敲警鐘 缺乏精準武器的東沙島坐等敵從天降?

近年兩岸情勢升溫,擾台頻繁的共機,近日出動攻擊直升機搭配運輸直升機的組合,引發關注。圖為國軍配合提供支援火力的陸航直升機和空軍戰機,在岸際間部署大量火砲攔截海上敵軍。(資料照,蘇仲泓攝)

在國防部每日發布的擾台共機資訊中,今年10月26日和11月19日,出現共軍攻擊直升機和運輸直升機的組合,目前次數雖少,但卻是我官方主動公布共機動態以來,極具戰術價值的樣態;而這也讓我外離島面臨威脅的程度再次提升。

翻查國防部官網「即時軍事動態」專區,10月26日計有7架次共機在我西南防空識別區出沒,其中2架是共軍主力攻擊直升機「武直10」,其餘則為可供運兵的「米17」,航跡則落在海峽中線西南端;11月19日共機則有3架次,除1架運-8反潛機,武直10和米17再度現蹤,航跡與前次如出一轍。這顯示攻擊直升機搭配運輸直升機的用兵模式,已成共機各類型擾台中,具有特定意義的一種。

武直10機 。(資料照,空軍司令部提供)
共軍「武直10」機日前在擾台共機中現蹤 。(資料照,空軍司令部提供)

直升機夜間低空穿防 投射兵火力能避開雷達監控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除以擴充陸航、特戰旅(空中突擊旅)規模作為建軍要項,日益強大的攻擊直升機,更對我地面人裝造成直接威脅;運輸直升機則能以繩降、機降方式,快速將特戰兵力投射至目標區,第一時間癱瘓我指管中樞。若前者協同後者出擊,為其提供空中掩護,將能有效壓制我反擊火力。

近年外媒多次點名我外離島可能在共軍突襲下奪占,除傳統兩棲登陸,這種由直升機主導的作戰模式,可能性亦逐年升高。因在夜色掩護,同時超低空近海飛行下,雷達偵測可能存在盲點,恐產生我方難以顧及的死角;一般認為,共軍直升機2次現蹤,就帶有測試我方雷達反應的意涵。

20211126-馬祖「萬平操演」以防空為演練主軸,但操演多在充足準備下實施,惟當共軍採取直升機夜間低空渡海強襲的作戰模式時,我軍能否第一時間調動火力就定位,就連是否能藉由雷達完全「抓到」,恐有隱憂。(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馬祖「萬平操演」以防空為演練主軸,但操演多在充足準備下實施,惟當共軍採取直升機夜間低空渡海強襲的作戰模式時,我軍能否第一時間調動火力就定位、就連是否能藉由雷達完全「抓到」,都藏有隱憂。(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專打旋翼、慢速機 金、馬、澎皆部署刺針飛彈

對於金門、馬祖、澎湖、東引等國軍擔負防禦主力的外離島,反制低空逼近航空器最好的選擇,是透過DMS雙聯裝刺針飛彈加以攔截摧毀。根據公開資訊,包括陸軍金防部、馬防部、澎防部、東引指揮部等單位的防空營、連均有裝備,有效射程約4000公尺,機動性、追瞄反應佳;除旋翼機,飛行速度較慢的運輸機也有機會用刺針「打掉」。

由於雙聯裝刺針須配合腳架使用,軍方刻正執行單兵攜行(肩射)刺針採購作業,後續只要能順利接裝,無論接戰效率,還是部署便利性,勢必都將再有提升。

除刺針飛彈,外離島還裝備有20機砲,在不同模式下,每分鐘射數從百餘發至千餘發不等,有效射程為2000公尺。相較飛彈的「珍貴」,必須精準攔截,機砲彈則以瞬間形成彈幕的方式,以量取勝,將航空器擊落,對於應處低空近逼的敵機,等同是形成高低配的防空火網。

20211126-國軍在金門、馬祖、澎湖、東引等地,均部署DMS雙聯裝刺針飛彈(見圖),是反制敵低空進逼航空器的利器。(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國軍在金門、馬祖、澎湖、東引等地均部署DMS雙聯裝刺針飛彈(見圖),是反制敵低空進逼航空器的利器。(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東、南沙駐軍性質不同 敵軍「從天而降」恐難反制

至於東、南沙,駐軍主體由海巡署組成,即便有海軍陸戰隊以特定名義登島協防,但原則上不會有刺針飛彈等相對精密的武器;至於陸戰隊是否攜入自家雙聯裝刺針,目前未有可知。考量部署在東、南沙的多為傳統火砲或直射武器,要想反制敵軍「從天而降」,難度又高上許多。

中共持續進行奪我外離島想定,除因金門、馬祖共軍有距離優勢,攻占亦為政治宣示,澎湖則在政治宣示外,又能進一步對台施予軍事壓力;至於東、南沙島,不僅距離台灣異常遙遠(東沙逾400公里、南沙逾1600公里),地勢易攻難守,共軍不僅擁有絕對優勢,意義更擴及南海局勢,且現實面已從過去「不具執行能力」,變成「何時發動」。

20200515-東沙群島及南沙太平島自2000年後改由海巡署駐守,但為因應前線情勢,駐防兩島的海巡官兵皆由陸戰隊代訓,可說是「著海巡制服的陸戰隊員」。(取自海巡署東南沙分署)
東沙群島及南沙太平島自2000年後改由海巡署駐守,但為因應前線情勢,駐防兩島的海巡官兵皆由陸戰隊代訓,可說是「著海巡制服的陸戰隊員」。(資料照,取自海巡署東南沙分署)

因應中共犯台可能採取的模式,國軍持續以大規模的兩棲登陸作戰為主,是故歷年漢光演習都會有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實施,不僅作為火力展示科目,更有阻絕敵軍於海上和灘岸的用意,因為這仍是共軍將大兵力輸送上岸的最有可能途徑。反登陸概念除每年都要在本島驗證,外島自也肩負相同使命。

例如澎湖定期舉行的「鎮疆操演」,就是將防衛部轄下像是M60A3戰車等重型武器、裝備,前推至岸際陣地部署,而後對海射擊,模擬將接近中的敵船團全殲。防空部分,馬祖「萬平操演」就有模擬敵機臨空的想定,以50機槍、20機砲等武器對空實施射擊,在夜空中交織成炙熱火網,演練將敵機摧毀。相關演練除科目背後代表的戰場景況,還有確保裝備性能,並將「同島一命」精神深植官兵心中的作用。

20211126-陸軍澎防部定期舉行「鎮疆操演」,防衛部整合轄下的M60A3戰車(見圖)等重型武器,前推至一線陣地,試圖將敵登陸兵力大部摧毀於水上,可說是反登陸作戰的縮影。(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陸軍澎防部定期舉行「鎮疆操演」,防衛部整合轄下的M60A3戰車(見圖)等重型武器,前推至一線陣地,試圖將敵登陸兵力大部摧毀於水上,可說是反登陸作戰的縮影。(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國軍操演設定太完美 共機奇襲我恐措手不及

然而,相關演練卻屢遭詬病,因接敵的各式火砲、裝備,皆以有效偵測、預警為前提,部隊有充足時間進入陣地完成射擊任務。此種以最完美條件執行的演練,面對共軍循水路進犯,或許因對方前置準備和渡海階段耗費較久,我方有足夠時間反應;若改以直升機夜間渡海強攻,守軍恐沒有足夠時間以最佳條件應戰,加上奇襲部隊定為共軍精銳,國軍恐連禦敵機制都還沒啟動,敵軍的行動就結束了。

平心而論,中共要完成所謂的「統一大業」,一定要將力量放在台灣本島,反觀攻占外離島究竟有沒有意義,在講求速戰速決、首戰即決戰下,不給美軍集結進入的台海戰事中,確實值得省思,據信就連中共內部對此都議論紛紛。

然而,共軍持續更新戰力,完備各項能快速投射兵力的載具,這讓我外離島的防務壓力不僅沒有減少,反而還增加。因此建構有足以應處各種不同狀況的戰備能力,同時認識對手已經「長成什麼樣子」,而非單純以反登陸為背景,才是真正務實的作法。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