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國軍強化對共軍源頭打擊,真的沒用嗎?

國防部對於「防衛作戰構想」已有新的構想,圖為漢光演習三軍聯合反登陸作戰。(資料照,台灣國防部提供)

當國防部在今年8月底送交立法院的111年度(2022)國防預算書中,首度承認過去四年主導建軍規畫的「整體防衛構想」已遭修改;並以「戰力防護、聯合制海、聯合國土防衛」的新防衛作戰構想,取代原本的「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

國防部修改防衛作戰構想的消息一經證實,立即引起華府國安圈與國內相關人士的高度關切。或許是為了回應華府和國內的質疑聲浪,國防部在11月9日發布的《110年國防報告書》中,特地於實踐軍事戰略指導的「防衛作戰構想」部分,以比較完整的文字說明主要調整內容,包括:

新版防衛作戰構想強調遠距制敵

新版「防衛作戰構想」強調國軍不應「只侷限於等著敵人船團渡過海峽」,主張應強化對中國大陸東南沿海海岸線與陸地的打擊能力,使共無法達成「快速奪取臺灣,避免外力介入」的作戰企圖。

1.強調在「既有的濱海與灘岸防衛戰力基礎上」,追求「向外拓展防衛空間」,替國軍實施平戰轉換與人力、物力之動員,爭取更多的時間。

2.為了「向外拓展防衛空間」,國軍主要倚重「遠距制敵」之手段,來延伸防衛縱深。換言之,相較於「整體防衛構想」時期對濱海地帶的高度強調,要求國軍盡可能集中最大量的火力於此一決戰地帶;新版防衛作戰構想則對可跨海執行源頭打擊的火力,賦予重要的地位。

3.國防部還在《110年國防報告書》的第56頁,進一步以圖示的方式,將台灣本島以西的防衛縱深,由「整體防衛構想」時期的台灣海峽中線以東之「濱海地區」,往西延伸至福建沿海陸地,將廈門、惠安、龍田與義序等地涵蓋在內,與「整體防衛構想」時期僅強調「海峽天塹」明顯不同。

從小金門望下對岸廈門,如此接近。(圖/ 有方文化)
國防部在《110年國防報告書》,將廈門等地涵蓋在台灣本島以西的防衛縱深內。(有方文化)

一言以蔽之,新版「防衛作戰構想」強調國軍不應「只侷限於等著敵人船團渡過海峽」,主張應強化對中國大陸東南沿海海岸線與陸地的打擊能力,以「阻滯其戰爭計畫、破壞其作戰節奏、癱瘓其作戰能力」,使共軍被迫「只能在遠離(海峽)當面的機場與港口集結」,無法達成「快速奪取臺灣,避免外力介入」的作戰企圖。

美國國安圈不接受源頭打擊構想

美國學者亨澤克認為,以飛彈對中國大陸進行報復的做法,對阻止共軍入侵並無多大助益;他主張拜登政府應該與蔡政府的國安幕僚進行幕後會談,明確表達美方支持「整體防衛構想」。

但國防部的解釋,美國國安圈似乎未完全接受。例如在前年底即曾撰文質疑國軍建軍規畫,鼓吹我國應利用大量防空飛彈、反艦飛彈快艇、智慧型水雷與無人機等,來應付中共武力犯台,而不應投入大量資源在飛機、軍艦,與潛艦等金額龐大之「傳統」儎台的喬治城大學教授亨澤克(Michael A. Hunzeker),就在日前再度開砲,發表專文〈出軌的台灣防衛計畫〉(“Taiwan's Defense Plans Are Going Off The Rails”),強烈質疑國軍新版防衛作戰構想中,提升源頭打擊戰力的主張。

亨澤克認為這種以飛彈對中國大陸進行報復的做法,對阻止共軍入侵並無多大助益;更進一步主張拜登政府應該與蔡政府的國安幕僚進行幕後會談,明確表達美方支持「整體防衛構想」。

然而,對中國大陸東南沿海的軍事目標進行「源頭打擊」,真的對阻止共軍入侵無多大助益嗎?從中共若干探討武力犯台作戰的著述中,可發現答案與亨澤克的看法明顯不同。

在部分中共學者的著述中,對國軍以「雄風二E巡弋飛彈」、「萬劍彈」、研發中的超音速巡弋飛彈等為核心,結合資電戰與特種作戰之「聯合制壓作戰」(即我方所稱之「源頭打擊」)的關注與日俱增。這些中共學者認為隨著國軍彈藥數量及打擊距離的增加,對共軍武力犯台作戰將造成下列不利影響:

源頭打擊戰力有助於防止共軍速戰速決

源頭打擊嚴重威脅共軍兵力集結與裝載階段的後勤保障作業。有中共學者擔心,在國軍「聯合制壓作戰」的打擊下,共軍犯台作戰之後勤保障系統「甚至有癱瘓的危險」。

1.對共軍防空類目標、岸置反艦飛彈陣地、彈道飛彈陣地與雷達站等,構成的威脅越來越大。

2.對共軍執行跨海戰略投送之「方向投送基地」與「投送保障點」,形成不小的威脅。中共學者明白指出,在「資訊化局部戰爭中,戰略投送將面臨陸地、海上、空中以及太空的立體監視和全維打擊」。

20200903-中科院研製的雄風系列反艦飛彈綜合性能優異,能以陸基、海基等方式實施部署,大幅提升反艦作戰的接戰能力、範圍、距離。圖為海軍岸基雄二於今年7月漢光36號演習實兵演練期間,自外觀經偽裝網覆蓋的發射架射出,瞬間火光畫面驚人。(取自軍聞社)
雄風二E巡弋飛彈等武器構成的「源頭打擊」戰略,引發中共軍事學者關注。(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3.對共軍兵力在集結與裝載階段的後勤保障作業,造成嚴重威脅。中共學者指出:「未來條件下渡海登島作戰中,敵將集中使用各種先進的作戰手段,特別是火力殺傷範圍更大的遠程制導武器,採取多種形式,實施空襲、破壞和阻止我方實施登陸作戰;機場、港口、後勤基地、交通樞紐以及醫院等各種後勤固定目標和後勤力量,將遭敵全程全方位突襲」。

甚至有中共學者擔心,在國軍「聯合制壓作戰」的打擊下,共軍犯台作戰之後勤保障系統「甚至有癱瘓的危險」。

癱瘓後勤保障體系不讓共軍「速戰速決」

共軍武力犯台作戰的後勤保障計畫能否順利運作,直接攸關能否達成速戰速決的作戰企圖。如果國軍的源頭打擊戰力能威脅甚至癱瘓共軍後勤保障體系,確實能大幅減少其「速戰速決」的可能性。

在部分中國大陸討論後勤保障的著述中,慣常將武力犯台稱之為「大規模聯合作戰」。中共學者強調此一作戰將是動員數個戰區,涉及各軍兵種的大型聯合作戰;無論就參戰兵力、作戰規模、戰場範圍、作戰強度與物資消耗等都十分龐大,連帶使得後勤保障任務需求,超過共軍以往所參與的任何一場戰役。

更重要的是,共軍在武力犯台時,還要做好「應付強敵干預」和「其他戰略方向出現連鎖反應」的準備,因此要追求速戰速決。這不但意味著在後勤保障方面,具有單位時間內的物資消耗量成倍增長,短時間內動員需求量大幅增加的特性;也意味著共軍必須在作戰行動開始後,將大量物資精確且川流不息地跨海輸送到各任務部隊手中,才能保持攻勢作戰的強度與速度,達到「首取要害、力爭速決」的要求。

因此,共軍武力犯台作戰的後勤保障計畫能否順利運作,直接攸關能否達成速戰速決的作戰企圖。如果國軍的源頭打擊戰力,真如部分中共學者所擔憂,能嚴重威脅、甚至癱瘓共軍的後勤保障體系,確實能大幅減少其「速戰速決」的可能性。換言之,國軍新版防衛作戰構想中,強化對中國大陸東南沿海源頭打擊能力之主張,有相當合理性。

然而,下列因素也使國軍未來源頭打擊作戰的成效,面臨不小的考驗:

新防衛構想面臨諸多新考驗

未來數年國軍的軍事投資預算大幅膨脹,必須編列特別預算透過舉債支應。國防部雖然對防衛作戰構想進行調整,但相應建軍規畫能否獲得足夠經費的挹注?

第一、共軍近年為應付國軍源頭打擊戰力的威脅,已陸續推動多項措施來因應,包括:

1.對國軍源頭打擊戰力有效範圍內,各「投送保障點」與主要後勤保設施之抗炸能力進行強化。

2.對東部戰區的海防部隊進行調整,由原本以海防炮兵為主的部隊,調整為由炮兵、防空、資訊、甚至特戰部隊等組成的合成戰鬥部隊。東部戰區的若干海防旅不但下轄防空飛彈連,未來還將納入共軍早期預警和區域聯合防空體系,以執行「前沿防空」與「近岸警戒管控」等任務,明顯是為了防範國軍對東南沿海陸地目標所發動的攻擊。

3.對連接東部戰區內各戰略要地,以及東部戰區與其他戰區的「東海方向戰略通道」沿線防空能量進行強化,以免部隊及物資在投送過程中遭受嚴重損失。

20211119-空軍18日舉行接裝典禮,圖為F-16V BLK20戰機的對地武掛。(蘇仲泓攝)
因購買F-16V BLK20等新武器,國內國防預算未來幾年將大幅增加。(資料照,蘇仲泓攝)

第二、近年共軍為提升武力犯台作戰的後勤保障能量,已開始對沿海地區的後勤保障網絡進行大規模調整;這不僅使國軍既有的「攻擊目標清單」,必須相應做出大幅的更新、相關工作往往曠日廢時外;另一個效果就是造成清單內的目標數量快速成長,減少國軍源頭打擊火力的密度。

第三、未來數年國軍的軍事投資預算大幅膨脹,已超過國家年度稅收所能支撐的範圍,必須編列特別預算透過舉債支應。在這種情況下,國防部雖然對防衛作戰構想進行調整,但相應建軍規畫能否獲得足夠經費的挹注,令人擔心。

鎖定機動性低的大型目標進行攻擊

除前述考驗外,隨著共軍在東南沿海相關設施的數量,包括防空飛彈陣地、岸置反艦飛彈陣地、彈道飛彈陣地、雷達站、方向投送基地、投送保障點、相關後勤保障網路等大幅增加,但國軍源頭打擊火力的數量短期內卻難以同步成長,使打擊目標的選擇也變得更為困難。

考量國軍在實施源頭打擊時所面臨的諸多限制,例如不具備自主的全球衛星定位系統、缺乏足夠的目標監視與追蹤能力,與不具備對攻擊後的戰果評估能力等;使國軍在對中國大陸進行源頭打擊時,應該盡可能選擇無機動性或低機動性的大型目標,尤其是共軍的後勤保障系統;不應該分散過多的火力,去攻擊高機動性的目標;更不要好高鶩遠,浪費寶貴資源去開發射程雖長(例如可攻擊上海或三峽大壩)但破壞力不足,又不可能形成足夠數量規模的彈種。

*作者為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