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侯友宜、林姿妙真的是「不懂核廢才反對核四」?

四項公投已非政策辯論而是意識型態對決。(圖/林岱樺立委辦公室提供)

十二月十八日將舉行的四項公投已進入兩陣營短兵相接的肉博戰。這場公投大戰具有兩層意義:一是原本公投具有的對爭議性政策藉由直接民主決定的政策層面意義;另一層是政治性意義:在野黨或反執政黨的民眾要藉公投否定執政黨的政權正當性。

就政治性而言,2018年九合一大選的十項公投案的結果,的確是重挫了民進黨執政的正當性;如今蔡英文政府將進入第二任中期,國民黨當然想複製2018公投的成功,再挫民進黨的執政地位,藉此維持明年底九合一選舉中地方執政優勢,並在2024年初的總統大選中重取中央執政權。

因為這層政治性存在,四項公投注定不會只是場理性客觀的政策辯論。其實,希望藉公民投票達到慎思明辯的審議民主功能已成奢望。在這四場公投攻防中,為了政治目的不時可見各種不合邏輯的攻伐、或前後不一致的立場。

最近行政院長蘇貞昌要求各部會首長與政務官,在公投議題上要與行政院長立場一致,結果被藍營批評是不守行政中立、是民主倒退。藍營這種批評已經是背離法律、無的放矢。

20211110-行政院長蘇貞昌10日出席「四個不同意 台灣更有力」公投說明會台北市場次。(柯承惠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要求政務官對公投立場要和行政院一致。圖為蘇貞昌11月10日出席「四個不同意 台灣更有力」公投說明會台北市場次。(柯承惠攝)

政務官為政策辯護何來行政不中立?

藍營操作「公投綁大選」議題不能只看短期好處。畢竟公投綁大選對執政者較不利,若「公投綁大選」公投過關,而藍營兩年後也重新取得執政權,到時候在野的綠營也會利用公投綁大選來挑戰執政者的正當性。

《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明白指出,適用對象不包括政務人員。政務官為政策辯護是理所當然,政務官的主張如果和有違行政院整體政策又不願改變己見,就應該辭職已示負責。就像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為大潭三接站環評與當時行政院長賴清德相左,因此他辭職了。當時沒有人批評他的決定,而是肯定他的負責任。

《行政中立法》第十條的確規定:「公務人員對於公職人員之選舉、罷免或公民投票,不得利用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要求他人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但並沒有說公務機關不能為自己執政團隊的政策辯護,這也是政務官的責任,何來民主倒退之虞?又有人批評中油花錢做廣告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辯謢,但三接本來就是中油的興建計畫,中油為自己案子辯論怎麼會涉及行政不中立的問題?若中油不能為三接宣傳,其他公務單位是否也不能為自家的施政計畫做廣告?

政治性最強的案子是「公投綁大選」,顯然綠營在在2018年公投綁大選吃了虧,所以隔年修法不讓公投綁大選;相對地,藍營在那次大選中佔了便宜,所以想恢復公投綁大選。支持方提出的主要理由是投票成本的考量,例如2018年10個公投案總費用15億元,平均一案約1.5億元。而今年年底公投,4案總經費估計約16億,所以一案約4億。

其實哪個政治團體或政治人物真的在乎這4億和1.5億的差異?那是說給選民聽的──提案方真正的政治考量只有選舉輸贏。不過也得提醒一下藍營,在操作「公投綁大選」議題時,不能只看短期好處。畢竟公投議題多是針對現行政策,主要也是執政者要負起責任,公投綁大選當然也對執政者較不利。若「公投綁大選」公投過關,而藍營兩年後也重新取得執政權,到時候在野的綠營也會利用公投綁大選來挑戰執政者的正當性──屆時藍營是不是又要修法讓公投和大選脫鉤?如果真的要談成本效益,這種短線政治操作的成本與負面效益絕對更大。

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在18日的公投意見發表會,遭質疑有恐嚇之嫌,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表示,我只回應國民黨的部分。(文傳會提供)
國民黨支持重啟核四公投,但當年不批准核一廠乾式貯存槽使用執照的就是黨主席朱立倫(國民黨文傳會提供)

核電議題擺脫不了政治考量

當年不批准核一廠乾式貯存槽使用執照的就是朱立倫──難道這位財金博士、前台大教授也是因「不懂核廢」才如此?絕對不是,而是因為朱立倫和如今當家的侯友宜、林姿妙一樣,都瞭解核電的政治問題無法解決,所以當年才不發執照。

擁核人士常批評反核人士是基於意識型態信仰、不瞭解核能發電技術的進步,不知道核廢料處理已安全無虞,他們說,反核是民進黨的「神主牌」。彷彿擁核者就是最理性的、最科學的。其實,核能發電議題永遠擺脫不了政治考量,如果政治問題沒辦法解決,核電問題也永遠無解。

最近前總統馬英九批評他的同黨同志侯友宜和林姿妙:「不懂核廢才反對核四,令人遺憾!」其實應該說侯友宜和林姿妙「懂政治才反對核四」──就像侯友宜的前任新北市長、現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

現在網民們蒐集當年朱立倫反核四的洋洋灑灑言論集,其中最有氣魄的一句話就是他擔任新台市長時說的「只要我在,沒核安就沒核能!」如今擁核人士常批評,台灣累積了兩萬束高階核廢,就是因地方政府不啟用乾式貯存槽,只能放在冷卻池中,所以無法做進一步處置。他們說,台灣所有高階核廢堆僅需約7公頃土地、約新北市八里垃圾掩埋場三成面積可以進行安全的乾式貯存。

當年不批准核一廠乾式貯存槽使用執照的就是朱立倫──難道這位財金博士、前台大教授也是因「不懂核廢」才如此?絕對不是,而是因為朱立倫和如今當家的侯友宜、林姿妙一樣,都瞭解核電的政治問題無法解決,所以當年才不發執照。

擁核人士常批評反核人士說的「不然核廢料放你家!」是種不理性的說詞。但這就是一個實實在在、合理存在的現實難題──因為避鄰效果,沒有人要讓核廢料放我家。

新北市長侯友宜與宜蘭縣長林姿妙針對防疫工作進行經驗交流,接受媒體聯訪表示要一起為市民拼出健康好生活。(圖/李梅瑛攝)
新北市長侯友宜與宜蘭縣長林姿妙反核四,馬英九批評他的同黨同志「不懂核廢才反對核四,令人遺憾!」。(圖/李梅瑛攝)

核廢放你家好嗎?

國民黨現在大力幫忙推核四重建公投。但得小心:黃士修們這項提案如果過關,不僅會是「賭咒給侯友宜死」,之後藍綠兩黨都要為核廢何處去燒壞頭殼。

回顧2017年立法院修《電業法》時,國民黨團總召原住民籍的廖國棟、立委孔文吉等人提出修正動議,要求在法條中列入:政府應於2020年以前「將原住民族地區現所貯放之低放射性廢棄物清除完竣」。結果在民進黨反對下不能過關。當時民進黨被藍營罵死,認為綠營背叛蘭嶼無核的承諾。

其實在野黨這項提案,根本就是「賭咒給執政黨死」。試想,一旦蘭嶼核廢料取出,要放哪裡?提案的藍營執政縣市願意給放嗎?現在台灣的政治環境已迵異於蔣經國蓋核電廠、把核廢放蘭嶼的時代,當時威權政治沒人敢反對核電、核廢在我家──而一些對威權政治存有幻想的擁核言論還在感念蔣經國當年英明蓋核電廠。

如今擁核者天花亂墜描繪核廢多安全,但要不要放在你家?這個政治問題能解決嗎?馬英九當年執政時有「教會」他的執政同志朱立倫「懂核廢」嗎?馬英九不是蔣經國,蔡英文更不是,他們都沒辨法強制任何一個縣市拿出7公頃土地存放核廢。國民黨現在也大力幫忙推核四重建公投。但得小心:黃士修們這項提案如果過關,不僅會是「賭咒給侯友宜死」,之後藍綠兩黨都要為核廢何處去燒壞頭殼。

20211125-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召開「核四斷層事證確鑿,核四耐震遠遠不足」記者會,圖中為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蔡親傑攝)
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中)說:「公投是人民的權利。但科學問題還是要回歸科學證據,核四不會因公投就變安全,遠離斷層帶才是唯一正途。」(蔡親傑攝)

披著科學外衣的擁核論

如果說民進黨的反核是神主牌,黃士修擁核也是種披著科學外衣的意識型態。

從以核養綠到重啟核四,其實都是只用所謂科學論述,故意忽略實實在在的政治議題。至於擁核派是不是真的篤信科學?從最近台灣地質學家拿出明確證據警告核四下有至少兩公里的S型斷層,即使這條斷層不活動,當地震波傳過來,斷層上下盤仍會產生位移,而損毀核四廠房。中央大學應用地質研究所教授李錫堤以其專業知識指出,核四「沒有辦法補強!」

面對這些專業質疑,黃士修還是堅持核四廠房還能再加固,還說若真有斷層,北台灣要撤離淨空,但「蓋在岩盤上的核四廠仍會是唯一屹立不搖的建築」。他甚至批評警告核四下有斷層的地質專家「是一種學術欺騙」。黃士修以科學為名擁核,遇到不同意見用科學證據反駁時,卻把對方扣上「學術欺騙」的帽子,這算哪一門子的科學?而黃士修自己之前有關核四地質安全的發言,也被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重批。陳文山說黃士修有關核四廠址鄰近斷層的說法是片面解讀「核四廠區附近海域地質資料討論會」的決議,而黃土修說地質、地震、耐震是三個不同的領域,「是外行人說外行話,斷層帶絕對是核電廠安全的重大判定標準。」陳文山也語重心長地說:「公投是人民的權利。但科學問題還是要回歸科學證據,核四不會因公投就變安全,遠離斷層帶才是唯一正途。」

如果說民進黨的反核是神主牌,黃士修擁核也是種披著科學外衣的意識型態。

20210804-黃士修4日出席青年部舉辦【戰鬥藍集結!網紅青年營】發布記者會。(顏麟宇攝)
黃士修以科學為名擁核,遇到不同意見用科學證據反駁時,卻把對方扣上「學術欺騙」的帽子。(顏麟宇攝)

公共政策變成正義與邪惡對決

關注空汙的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他過去支持護藻礁公投,但行政院外推方案出爐後,他認為可以兼顧保育藻礁及維持中南部空品。對公投方以「藻礁女神」催票,他在臉書上說:「當藻礁女神知道中南部民眾會因為您多吸好多年的煤電廢氣,不知道是否會流下眼淚?」

莊秉潔是在權衡下做妥協,而公共政策經常是權衡妥協的產物。但當包括藻礁議題在內,公投主題變成意識型態價值之爭,就只賸下零與一、是與非、正義與邪惡的對立與對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