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糾結2》三接蓋不成核三恐延役?藻礁核四兩公投讓環保團體內戰

反核團體這次正面迎戰,上周末發起「齊心鞋力,反核有力」行動,在自由廣場前擺出千餘雙鞋子,象徵歷年反核遊行景象,呼籲民眾對重啟核四公投投下不同意票。(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提供)

四大公投案即將在12月18日舉行,其中珍愛藻礁公投案若過,北部電力恐將出現大缺口,究竟會不會牽動核電啟動計畫?環保團體因此分裂,只好兵分二路,各自動員宣傳。

距四大公投案投票日只剩下十多天,總統蔡英文11月25日舊地重遊,親自前往桃園市視察觀新、大潭生態指「三接沒蓋在藻礁上」,讓昔日民進黨老戰友、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氣得痛批「睜眼說瞎話!」而原本曾聲援藻礁連署的地球公民基金會更罕見透過媒體投書的方式表態「建議藻礁案投不同意票」,藻礁一案儼然進入白熱化階段。

為何區區一樁生態保育的公投案,竟會讓環團分裂、昔日戰友撕破臉呢?背後真正原因在於,珍愛藻礁公投案雖與核電無直接關係,但大家心照不宣的是,藻礁案一旦通過,在增加燃煤不符國際趨勢與民意支持的情況下,很可能讓核二、核三廠延役成為選項之一,因此這次公投讓反核勢力如臨大敵,也有不能輸的壓力。

部分環團憂三接無法如期上線,核三延役成選項

「核三廠目前延役申請已過,但我們都知道這只是行政程序,若第三接收站不能如期上線,核三廠延役很可能成為政府的選項之一。」一名反核團體人士憂心忡忡地說。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也分析,「如果藻礁通過、核四不過,核電廠延役可能性不會太大;但若兩案同時通過,在政治效應上核能議題就會被重啟討論」。

長期投入環保、反核運動的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則分析,「這確實是藻礁公投通過後,後續可能的影響」,他說,核三廠2025年要除役,但第三接收站若無法興建,將導致供電吃緊,而盤點接下來的替代電力,無非就是增煤,若屆時情況不允許增煤,自然政府就會去思考核二、核三廠延役,將是反核運動一大挫敗。

「珍愛藻礁公投」是我國首次由民間發起的生態保育公投案,但也讓環保團體正式分裂,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等人認為,藻礁是台灣特有生態,對留下這個珍貴資產寸步不讓。而地球公民基金會、綠色行動聯盟等數個環團則考量到能源配比,又擔心核電重啟,在衡量之下不反對第三接收站外推方案。

20211124-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表示,支持三接外推方案,才能維護中南部居民盡快減煤、減空污的訴求。(截自中視新聞YouTube頻道)
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表示,支持三接外推方案,才能維護中南部居民盡快減煤、減空污的訴求。(資料照,取自中視新聞YouTube頻道)

一名不具名的環團人士說:「大家都想保護藻礁,三接外推方案也是保護藻礁,不是完全沒保護,只是政府未完整說明保護的範圍、程度等,導致大家還是不能接受。」因為這次藻礁案,詹順貴不惜與昔日戰友在電視說明會上論戰,詹順貴說:「他們(指仍舊挺藻礁的環團)不能不去盤點電力問題,必須衡量空氣污染、能源配比等問題。」

過去台灣民間社會中最團結的環保團體,這次在藻礁公投案上,為了不同的理想價值而分裂,而讓環保團體更害怕的是「核電復辟」,詹順貴語帶憂心說:「如果核四重啟,藻礁又過導致核二、三廠延役,那就是數十年來反核運動的全面潰敗。」

以核養綠「廢掉」2025年非核家園

11月27日,濕冷的星期六,民間團體組成的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發起「齊心鞋力,反核有力—核四不同意」行動,於自由廣場擺放上千雙鞋子,並有歷年反核布條、標語牌布置在行列中,象徵歷年反核遊行景象;這是參考國外在疫情期間的行動方式,以鞋子取代萬人集會。

回顧反核運動歷程,2011年爆發日本福島核災,2013年台灣數個反核團體串連發起「我是人,我反核」運動,當時成功號召上萬人走上街頭遊行要求終結核四,而當時馬政府也在民意壓力下宣布「封存核四」。

不過到了2018年,反核運動面臨空前重挫,因為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發起「以核養綠」公投案,最後以近590萬人數同意票,跨越投票權人數4分之1的門檻,成功讓政府廢除了《電業法》第95條第1項「2025年非核家園條款」。

2018-11-12_以核養綠公投辯論,正方代表黃士修拿出「核廢料遷出蘭嶼」的公投提案書。(翻攝youtube「中視 CTV 官方頻道」)
2018年黃士修擔任正方代表參加以核養綠公投辯論,最後公投案通過。(資料照,取自youtube「中視 CTV 官方頻道」)

「我們輸了就是輸了!」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感慨說,日本福島核災事件後,台灣反核聲浪到達巔峰,「但2018年以核養綠公投案時,我們太輕敵,以為一定不會過關,盡量冷處理,以免拉抬對方聲勢,結果事實證明我們錯了,雖然同意人數比不同意僅多出一點點,但我們就是輸了」。

前車之鑑   反核團體正面迎戰重啟核四公投

反核團體上次大意失荊州,這次面對擁核勢力來勢洶洶,則是絲毫不敢再鬆懈,轉為正面迎戰。具有環保理念的團體近期啟動「廢核行動平台」,成員有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地球公民基金會、荒野保護協會、綠色和平、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等,每個團體派出1到2名代表,幾乎周周開會討論如何作戰。

蔡中岳說:「過去一些電視節目、辯論場合要我們與挺核方辯論,我們其實都不太想搭理,但這次不一樣,無論是電視說明會、政論節目邀請等任何場合,我們都參加。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一直去說服大眾,告訴大家核能危險性。」

媽媽監督聯盟秘書長楊順美表示,以核養綠是謊言,很多人被誤導以為核電是綠電,而這次大家也警覺,重啟核四與以核養綠狀況不相同,台灣核四在興建過程中有太多問題,而且核電有其危險性,台灣根本沒有使用核電的本錢。

2018年公投通過「以核養綠」,自然「大意失荊州」、策略運用錯誤的他們,這次積極參與反對核四重啟公投。(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提供)
2018年公投通過「以核養綠」,反核團體自認「大意失荊州」、策略運用錯誤,這次積極參與反對重啟核四公投。(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提供)

從2018年以核養綠公投結果看來,反核人數已不如2013年高漲。詹順貴分析,日本2011年爆發福島核災,隔年反核人數一定最多,而近幾年遇到幾次大跳電,再加上許多年輕人未經歷過日本福島核災,因此較不反對核能,而這也是社會運動倡議者要去努力的地方。

重啟核四公投案成為政黨對決議題,中間選民的決定恐怕才是致勝關鍵。蔡中岳也說,過去發現每次辦活動、講座,來的人多是本來就反核的人,他們近幾年改變策略,訓練廢核種子教師,走出同溫層深入民間各角落,倡議反核觀點。

藻礁、減煤、減碳被放在同一個天秤評估

反核團體死命抵擋重啟核四案再度輸給挺核勢力,但另一公投案「珍愛藻礁」,雖說按照經濟部的說法,天然氣第三接收站若無法如期上線,大潭電廠8、9號機組將無氣可用,如改成台中燃煤電廠替補,得多用500萬噸的煤。

盤點台灣電力結構,第三接收站無法順利興建,除了用燃煤遞補外,若電力需求孔急,還在運轉的核能自然也會是選項之一。蔡中岳說:「我們都知道核三廠已過延役申請時間,但這只是行政程序,隨時可以被更改,當然很害怕走上這一途。」

核三廠究竟能不能延役?台電本月初曾發新聞稿指出,「核一廠已進入除役階段,核二、三廠現有運轉中核能機組均已超過法定延役申請期限、機組所在的地方政府也反對延役,用過的核燃料問題更有待解決,並不具備可以延役的條件。」台電發言人張廷抒表示,「台電為國家能源政策執行單位,目前沒有看到這個指示」。

20211128-SMG0034-N01-唐筱恬_05_核電廠退役時間表
 

詹順貴直言,第三接收站外推方案對藻礁影響已經降到最低,若把藻礁、減煤、減碳等各種因素放在同一個天秤來看的話,中南部居民忍受空污將影響健康,期待民眾在衡量之下做出最好決定。

潘忠政質疑反核團體拿核電廠延役「情緒勒索」

對於部分環團憂慮核電延役,潘忠政說,從經濟部相關資料來看,台灣幾次大缺電都是人為疏失,台灣並不缺電,而且台灣不是天然氣生產國,不應該把天然氣占比調高到50%,應該積極發展綠電。如果說某些環保團體一直以來持反核立場,就拿三接不通過可能導致核電廠延役一事來情緒勒索,那就相當不仁不義。

 20211125-藻礁公投推動聯盟召開「臺灣要有力,行政要中立」記者會,圖為召集人潘忠政。(蔡親傑攝)
潘忠政批評,若拿三接不通過可能導致核電廠延役一事來情緒勒索,那就相當不仁不義。(資料照,蔡親傑攝)

珍愛藻礁一案,確實讓支持環保又不想缺電的民眾感到為難。楊順美強調,台灣能源轉型不是蓋第三接收站就完成了,其他還有能源效率、節電、發展再生能源、發展儲能等必須檢討,政府部門必須規畫清楚,「而不是讓人民去對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