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國民黨壓制黃姍姍,重演2004年連戰讓宋楚瑜不得不演出「連宋合」?

2004年宋楚瑜(右)屈就當連戰(中)副手,惟連宋配仍無法在總統戰局取勝。(資料照,林瑞慶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提「藍白合」、嗆民眾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意圖用「團結討厭民進黨勢力才能打敗民進黨」要黃珊珊退選台北市長。讓很多人意外的是,其實在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出現民進黨陳水扁、新黨趙少康、國民黨黃大洲的三角激戰時,不管選前選後,都甚少有「泛藍分裂」讓民進黨得利的評論,目前大家熟悉的藍綠兩極對抗,其他小黨依附在藍綠兩大核心的「政黨光譜」,其實是2000年連戰、宋楚瑜在總統大選雙雙敗於民進黨陳水扁之手,才慢慢發展出來的說法。

這種「基本盤大的泛藍團結必勝」的選舉戰略思考,在2004年總統大選以「連宋配、國親合」的面貌獲得了最大的實踐,結果仍無法阻止陳水扁連任總統,這篇刊登於2003年2月的報導可見一斑。「基本盤大的泛藍團結必勝」的選舉戰略思考在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甚至遇到「團結的泛藍輸給分裂的泛綠」的慘況──儘管當年正綠民進黨因為種種因素推出候選人姚文智,但投給柯文哲的人很多都是基於「不能讓國民黨贏」、政治立場偏綠的選民。柯文哲陣營政治立場開始偏向藍色一方,已經是連任後的事情了。

由於政治版圖的改變,「基本盤大的泛藍團結必勝」還存不存在是很大的問題,國民黨要「重返榮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恐怕不是阻止民眾黨分票,而是檢討自己的基本盤為什麼不斷萎縮。可別忘了2020年總統大選,綠色的蔡英文在台北市,得票數可是狂勝泛藍的韓國瑜加上宋楚瑜的。(新新聞編輯部)

政治,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久的敵人。這句話,國親兩黨主席連戰、宋楚瑜當是點滴在心頭。

2000年總統大選,連宋分,結果是雙雙慘遭滑鐵盧。三年後,兩人選擇攜手合作,強調是為了不要再讓百姓過苦日子。表面上,這樣的理由很熱血,其實,一個無非是想趕快洗刷辱名,重振雄風;另一個則是抱持且戰且走的心態,反正時不我予,捨一次後,搞不好將來得到的會更多。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對連戰而言,國民黨在他手中失去政權,是心中永遠的痛,只要他身為黨主席的一天,就有責任和義務讓百年老店浴火重生,不然,就像他在連宋配成局的第二天所說,參選不是自己唯一選擇,他可以不做,也可以海闊天空。

問題是,環顧國民黨內,現在有誰可以接棒?撇開中生代不講,光是從王金平、蕭萬長、吳伯雄這些比較有輩分的人物中,挑一個來當頭頭,黨內就會先面臨相互廝殺的局面。對此,連戰曾經反覆思考:如果自己不選,如何避免讓國民黨二次分裂?在猶豫的同時,他也選擇再度下鄉,為的就是想多聽取基層的聲音。

連戰確定參選,先要宋楚瑜讓位

據瞭解,連戰有勢必要重返戰場的準備,大約是在一年前,尤其是與親民黨經歷過立委、縣市長多次選舉的磨合後,這股合作求勝的意念日趨強烈,和宋楚瑜私下的聯繫也開始密切。

起初,兩人在接觸的過程中,只達成國親合才能攻扁的共識,並沒有直接將「速配」的問題搬上檯面。縱使雙方各有盤算,依舊沒有把話說死,一切處於模糊的灰色地帶。也就是說,密會也好,熱線也罷,連戰不管提出什麼看法,他從宋楚瑜的口中,向來最多只得到「尊重」兩個字,兩人互動雖然「燈光美,氣氛佳」,但要怎麼合、怎麼配,八字始終還差一撇。

眼見多次磋商都沒什麼太具體的進展,在選舉時程的逼近和親信幕僚的建議下,連戰終於忍不住露骨地先跟向宋楚瑜開口。

親近連戰人士指稱,連戰曾以老大哥之姿,當面向宋楚瑜表達這次先「讓」他的想法,而宋楚瑜則以「一切聽老大哥的」來回應,這也是連戰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便對「國親合,連宋配」一直很有信心的原因。唯獨讓國民黨高層一度感到無力的是,每當等宋楚瑜回去面對親民黨同志後,他的態度就又不一樣了。

國民黨內其實一直存在著分別支持連戰(中)與宋楚瑜(右)的不同理念者。(新新聞資料照)
連戰(中)與宋楚瑜(右)在2000年分別競逐總統寶座,結果都以敗選收場。(新新聞資料照)

對此說法,宋陣營核心人士則極不以為然。這位人士強調,不論是從當時的政治氣氛、親民黨上下一心一意要宋楚瑜選總統,或是連宋的行事及互動模式,兩人都不可能有這樣的對話,頂多是熱心人士在旁敲邊鼓,或是透過連戰的親信徐立德向宋楚瑜的幕僚傳達過類似的訊息,但絕不會是連宋兩人會談的內容。

無論連宋兩人密會的真實對話為何,總之,在多次的相互試探後,連戰方面在半年前已初判對方有搭檔參選的默契,不過,國民黨私底下還是想要再從宋楚瑜口中探得更精確的答案,所以,連戰一方面開始對黨內大老、幹部、中新生代釋放「國親合」、「連宋配」的風向球,而在連宋之間扮演推手的大老,則配合同步展開加溫的工作。

據透露,當連戰在今年農曆年前再度確定宋楚瑜同意搭檔參選後,曾經有人提議他在2月14日連宋會的那天,不妨直接公開感謝宋楚瑜同意擔任他的「副總統」。可是,連戰最後在記者會上只以感謝宋楚瑜同意和他搭檔參選含蓄帶過,沒有讓不願立刻表態的宋楚瑜難堪,他顧忌的,除了各自的黨內程序尚未走完,還有親民黨內部還需要轉圜空間來說服支持者。「正副搭檔,連戰和宋楚瑜早就談好了,親民黨不能對外明講,國民黨可以理解,畢竟,總要有人扮黑臉。」一位熟悉內人士說。

拉馬英九抑宋楚瑜提前曝光告吹

2002年11月,也就是在北高市長、市議員選戰打得如火如荼之際,連戰在一次下鄉的途中,曾將他取得宋楚瑜同意的結果,迂迴地透露給旁人知道。

連戰表示,上次大選是因為兩人分手,才讓別人漁翁得利,可是,這幾年來,人民的生活變得困苦,他和宋楚瑜談過,唯有國親攜手合作,推動政黨二次輪替,他也很確定地向旁人表達為了人民的幸福,未來的路一定要這樣走。

接著,12月北高市長選完後,連戰看到馬英九勝選,對自己的信心大幅增加,連帶地,他鞭策連宋配的步驟也隨之加快。在向黨內5位副主席說明國親合的必要性前,他曾經在友人家中宴請馬英九、胡志強、朱立倫三人,希望聽取他們的意見。

席間,這些中生代對於連戰的決定,都表示百分之百的支持,從政一路受連戰提拔的馬英九更表示,他會全省跑透透,替連戰輔選。

事實上,連戰有一陣子也很認真地考慮過交棒的問題。他曾經當著幾位黨內中生代面前表示,只要大家找出個「team」來,他其實可以當「team leader」,但眾人給他的答案卻是:「找不到、很難找」。

即使如此,連戰並沒有完全放棄在中生代找尋明日之星的念頭。在他心裡,第一號可以培養的戰將,目前以馬英九的期望指數最高。在馬英九連任市長成功後,連戰一度想拉拔馬英九在國民黨的資歷與地位,讓他擔任副主席,與黨內未來可能的競爭對手,並駕齊驅。

連戰、馬英九、2004年總統大選。(新新聞資料照)
連戰(左)在2004年總統大選之前,積極拉攏當時為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右)。(新新聞資料照)

因為,這個構想一來可以落實世代交替的口號,另一方面,萬一「連宋配」不成,國民黨非得自己推一組人時,無論是「連馬配」或「馬╳配」,至少都還有腹案在。更何況,此舉又可以擠壓宋楚瑜考慮與國民黨搭檔的時間,可謂是一石「三」鳥。

不料,尚在醞釀階段的計畫反而因提前曝光而告終,也使得馬英九遭人質疑剛選上市長,接著就想選總統,最後還是由馬英九打電話給林豐正表達婉拒之意,整團疑雲才暫時被吹散。

據透露,馬英九是在看到媒體報導後,才知道自己會被選為副主席,對於如此核心的部署被輕易破局,在黨內推動世代交替的人士揣測,這純粹是有人不想讓馬英九出頭,認為他想前進總統府有的是機會,可以再等一等,顯見中生代在國民黨內想要出頭天,未來還有橫阻在前。

宋楚瑜捨總統夢,壓力三方來

至於親民黨方面,據瞭解,一直到半年前,他們還深信宋楚瑜的聲勢比連戰強,選宋楚瑜當總統對支持者而言是不二選擇。

根據親民黨內部進行過的民調顯示,宋楚瑜分別和連戰、馬英九、王金平搭配,三種組合中,以「宋王配」的勝算最高;連戰的個人支持度低,被視為包袱。

馬英九則是因為「宋馬配」是百分百外省組合的原罪而被排除在外,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一段時間,「宋王配」呼聲很高,還有宋楚瑜會力挺馬英九連任市長的關鍵所在。

然而,親民黨那時候不想和連戰合作的想法,最後卻被去年的北高市長選舉結果,以及宋家軍子弟兵涉入高市正副議長賄選案所影響,而開始出現變化。

對宋楚瑜最傷的是,他在選戰最後關頭棄張博雅、改挺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的黃俊英未能當選,導致泛藍支持者的微詞,好在高雄市議員選舉結果不錯,方使親民黨穩住盤面。

由於看到南部基層人氣接續得還不錯,宋楚瑜雖然已經和連戰談過國親合的問題,卻不因此放棄自己在下次總統大選的參賽權。

首先,昔日省府團隊的蔡鐘雄,歷經年餘的考慮,終於確定重返親民黨中央接掌兵符,就被看成是宋楚瑜準備參選的動作之一。此外,他出國到新加坡前,曾授權親民黨立委邱毅在高雄籌組「救台灣大聯盟」,其用意也不言而喻。

只是,這些前置規畫,後來又不敵國民黨強烈表達連戰必選總統的意圖、「以馬逼宋」的策略,以及部分親民黨立委加入敲邊鼓行列,所形成的強大壓力。

林豐正、蔡鐘雄、連宋、親民黨、台北縣長、省府團隊。(新新聞資料照)
宋楚瑜團隊的蔡鐘雄(右),曾在2004年總統大選前,回到親民黨掌兵符。(新新聞資料照)

據指出,讓宋楚瑜點頭答應連正宋副的壓力源自於三方面。第一股是親民黨無法成功扭轉高市正副議長賄選案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原本,宋楚瑜是希望利用玉皇宮的政治獻金疑雲,讓南部立委進行打「謝(長廷)」運動,藉此扳回聲勢。不過,在幾波連續攻擊的效果有限,以及恐有政治力介入,致使全案無疾而終的分析後,才發現這個方法行不通,沒有辦法達到全面移轉焦點的效果。為此,宋楚瑜曾經低潮過一段時間。

第二股壓力是親民黨內的雜音。去年12月14日,連宋再度見面,商訂2004年國親共推一組候選人,之後便不斷有立院成員希望宋楚瑜打消執意選總統的念頭,據悉,包括劉姓、林姓、李姓、趙姓,以及一位前省府一級主管等,有人高唱「世代交替」,有的則是被黨內鷹派發現有暗地抱馬英九大腿的傾向。

面對自家人不戰而屈的「唱衰」,再加上試探性的募款受阻,在在增添了「宋楚瑜如果要奮力一戰,能不能在國親合的氣氛中,覓得足夠糧草」的變數,一度使得宋楚瑜的幕僚心生兵敗如山倒之慨。

第三股動搖宋楚瑜的力量,是外來的國民黨大老。這些穿梭連宋兩人之間的昔日黨國要員,像是李元簇、梁肅戎、王作榮、許歷農、趙自齊等,不是受連戰的請託,就是自動請纓,三不五時前往遊說宋楚瑜。這些黨國大老的「碎碎唸」,猶如魔音穿腦般給宋楚瑜造成相當大的心理壓力。

在此同時,為了表達善意,國民黨也適時主動召開記者會,替宋楚瑜澄清興票案,並透過中間人傳達權力共享的利多訊息。

熟悉內情人士透露,除了這些壓力之外,宋楚瑜不想在歷史上成為泛藍再度敗選的千古罪人,也是他暫時必須想得開的主因。

宋楚瑜以退為進,主導人事權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連宋配將來能夠勝選,目前言必稱「捨」的宋楚瑜,絕對不會只是個陽春副總統,也不代表他暫時就「得」不到什麼。

親民黨所在意的是,連宋配如果贏得總統大選,在3月到5月的看守內閣過渡期間,宋楚瑜將有絕對的內閣人事籌組權和立委提名權。甚至,要是可能的話,他也可以兼任閣揆,畢竟,國親兩黨現在都以勝選優先,憲法與法律是活的,隨時可以修改。

藉著以退為進,宋楚瑜可以培養民間聲望,替權謀、大內高手的罵名消毒。既然已經和連戰談過權力分享,與其再兩敗俱傷,還不如重新布局,透過中央與地方的人事主導,等到2008年,只要不出錯,民間聲望一回來,選總統對宋而言將是水到渠成的事。

和宋陣營長遠的謀略相較,再回頭過來觀察連戰從「team's leader」到挺身一戰的想法,可以發現,「連宋配」定案後,國民黨只是暫時看起來比較風光。

連戰如果不選,國民黨會面臨先內耗再分裂的狀況,現在既然配對成功,要是將來贏回政權,欠宋楚瑜的人情,終有一天得還。到了2008年,萬一宋楚瑜想要扶正,他經過4年的苦心耕耘,國民黨可以推誰?有沒有置喙人選的空間?推出的搭檔是否能讓對方滿意?贏得一時,是否等同買到保單?國民黨若不想樂極生悲,這些問題都必須審慎思考,因為別人的轉機,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下一個危機。

(本文刊登於2003年2月20日出版的833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