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店荷包蛋漲5元 3大問題讓北部買不到蛋

農曆年前後,雞蛋價格不僅上漲,北部的蛋行、超市與量販店雞蛋更常缺貨。(資料照,林庭瑤攝)

台灣北部在農曆年節前後面臨「缺蛋危機」,不僅超市量販店常常買不到蛋,不少早餐店中荷包蛋的價格更調漲了5元,不是說沒有大型雞瘟,為何北部人要吃顆蛋變得這麼難呢?農委會的應變措施有用嗎?

農曆年後,早餐店的目錄上,不少餐點價格都被用立可帶塗掉後重新寫上,其中荷包蛋的價格調漲了5元,老闆一邊拿著鍋鏟一邊說著:「過年前就有醞釀要漲價了,雞蛋漲了3元、沙拉油和吐司都漲了2元,其實我們並沒有多賺。」

2022年初,原物料價格上漲,傳統市場的生鮮食材、超市量販店、餐廳與路邊小吃都陸續漲價,而直到農曆年前,雞蛋價格不僅上漲,北部的蛋行、超市與量販店更常買不到雞蛋。農曆年後開工第一天,農委會緊急召開記者會說明,面對每日150萬至200萬顆的雞蛋缺口,將緊急調度、平穩蛋價。

疫情、天氣和產銷結構加乘,造成缺蛋危機

這場「缺蛋危機」究竟如何爆發?《新新聞》採訪相關學者專家,發現主要是飼料成本受到國外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以及國內的疫病、氣候與產銷結構相互加乘,一時無法調度所致。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蛋雞在溫度太高、太低或是溫差太大的時候都會減少下蛋,冬季一直都是蛋量較少的季節,剛好遇上連年飼養成本成長、收益減少,又受年底禽流感影響,才造成缺蛋危機。」文化大學副校長、生物科技研究所所長王淑音說。

蛋雞的飼料成本約占了總成本的75%,而蛋雞飼料以玉米、豆粕為主,台灣的飼料長期仰賴進口,自給率約5%,受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飼料價格大幅成長,至今沒有跌回的態勢,持續對蛋農形成壓力。

20220210-SMG0034-N01-李佳穎 _02_2021年12月蛋雞主要飼料價格達到近2 年相對高點
 

根據農委會統計,飼料用玉米粒在2020年1月維持每公斤6.88元,這兩年來呈現成長趨勢,到2021年11月達到近期高點,每公斤已漲到11.57元,漲幅將近1倍。黃豆粉的價格在疫情前是1公斤11元至12元,在最近1年,則落在14元至19元,價格都比往年增加。

爾後,台灣本土疫情爆發,校園停止供膳、民眾外出用餐需求少,雞蛋價格大跌,2021年4月時產地每公斤批發價格是52.94元,到7月時只剩下40.46元,跌幅達到23%;蛋農於是開始減少生產、加速淘汰寡產母雞,第二季的蛋雞已比前一季少了120萬隻,第三季的種雞則比前一季減少近9萬隻。

20220210-SMG0034-N01-李佳穎 _01_2021年第3季的種雞數到達近3年相對低點
 

王淑音從蛋雞的生命周期解釋,種雞場的小雞孵化後將交由中雞場飼養,約10周至15周,也就是3、4個月時送至蛋雞場,每隻雞平均在20周齡時開始產蛋,在28周齡時產量可以到達95%以上(100隻雞1天可以生下95顆蛋),平均1天就能產下1顆蛋。

蛋價在去年底飆到3年來新高點

扣除休息期與因氣候造成的環境壓力,每隻雞在出生半年至1年半的這一年期間,厲害的能產下300顆蛋,往後的產量將降至7成以下,此時不少養雞場就會讓母雞「換羽」,也就是一段時間不餵飼料,只維持母雞基本生存,以恢復體力,讓母雞可以延續生產,至2歲大時才淘汰。

王淑音提到,雞隻不會因為產蛋數量少就可以少餵飼料,在飼料成本成長的狀況下,不少蛋農在去年就不「換羽」,提早幾個月淘汰母雞。去年7月中,農委會也補助屠宰場「加速淘汰逾齡寡產蛋雞」,就是為了降低雞蛋生產量,以穩定雞蛋產銷秩序。

不過,王淑音認為,比起過往,近期陸續爆發幾起蛋雞場的禽流感也是缺蛋的重要的原因之一。根據農委會防檢局公告,光是這個冬天以來,就因禽流感撲殺了超過12萬隻蛋雞,加上前幾季淘汰母雞、減少小雞,遠因、近因造成雞蛋損失,便爆發了「缺蛋危機」。

雞蛋的產地價格在2021年12月飆到每公斤55.24元,可以算是近3年來的高點。2021年底,農委會就發布新聞稿表示,雞蛋因屆消費旺季,入冬來氣侯日夜溫差大,造成蛋雞產蛋量下降,已請產業做好防寒措施,休產母雞投入生產,並請蛋商加強雞蛋各通路調度。

雞隻不足、雞生不出蛋,農委會祭飼料和飼養補助緩不濟急

當月雞蛋市場價格是每公斤56.5元,據了解,當時農委會就請蛋商緩漲蛋價,目前控制在每公斤57.5元,已幾乎逼近產地價格。至9天連假前夕,農委會宣布已協調近百萬顆庫存及加工用蛋先轉往生鮮雞蛋通路,並研議短期進口國外雞蛋方案,將在2月底陸續到貨因應。

開工前夕,行政院率先宣布至4月底前減免進口「黃小玉」的5%營業稅,在蛋價凍漲的狀況下,未來1個月補貼蛋農每公斤5元;蛋中雞飼養則補助每隻25元,預計300萬隻。補助措施雖對蛋農來說不無小補,但小雞長大、孵蛋產卵需要時間,仍緩不濟急,北部民眾一時之間仍買不到蛋。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開工第一天,就召開記者會說明缺蛋危機。(農委會提供)。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開工第一天,就召開記者會說明缺蛋危機的因應措施。(農委會提供)

嘉義縣的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在春節後第一次中常會中發難,批評目前遇到的問題是雞隻不足、雞生不出蛋,飼料和飼養補助無助於改變現況,限制價格對蛋農與蛋商來說並不公平,反而應該透過市場機制調節供需。

台灣養雞協會蛋雞組課長王榮生也持同樣的意見,他說,台灣近期面臨的缺蛋問題,源自於飼養成本增加,天氣與疫病的不穩定因素也讓蛋農減少飼養意願,但補助並非長久之計,訂出價格天花板無法反應成本提升的難題,也可能影響未來的供需調節,應讓蛋價回歸市場機制。

「缺蛋危機」2019年3月也曾爆發

事實上,台灣在2019年3月也曾爆發「缺蛋危機」,監察院當時就曾糾正農委會,要求針對季節性、年節性、突發性因素積極研擬產銷規劃與應變措施。當時台灣受2018年水災與疫苗失效的影響,種雞供應不及、蛋雞產量不足。

這回,農委會雖趕忙在年節前後緊急調度,端出補助措施,但王淑音認為仍低估禽流感疫情影響。根據防檢局公告,這次疫情已撲殺12.4萬隻雞,而農委會評估僅占全體4395萬隻蛋雞的0.3%,不構成太大影響,但她認為,禽流感通報難免有黑數,應該要見微知著,防患未然。

20190219-苗栗石虎專題,雞舍中的雞隻。(甘岱民攝)
農委會評估禽流感疫情撲殺雞隻僅占全體4395萬隻蛋雞的0.3%,不構成太大影響。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甘岱民攝)

每一天的200萬顆雞蛋缺口,其實是每一個蛋農所面臨的自然環境、飼料供需、產銷結構的大問題。

在2019年的「缺蛋危機」後,東海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陳盈豪就曾指出,極端氣候將使得雞隻生長環境更為緊迫,整體而言必須改良畜舍,才能維持蛋雞的產蛋成績,例如增設控溫設施、擴增飼養空間,減少寒流與日曬的影響,都能減少動物疫病與天然災害的衝擊。

農委會、畜試所與各級學術單位都正陸續研發國產替代飼料,畜試所在2016年的報告就提到有高粱、大麥、米糠與苜蓿等可作為配方。但一提到飼料自給,學者都感嘆還有很多進步空間,蔡易餘也提到,在不徵收進口黃小玉營業稅的狀況下,台灣的穀物也無法找到出路。

農委會應針對供需數量,進行更精準的預測

不過,海洋大學食品科學系副教授張正明指出,台灣的雞蛋長期以來都是由蛋商以重量計價的「包銷制」,早期台灣開始投入自給自足的蛋雞產業時,一時供不應求,直接由蛋商與蛋農決議當周價格,各級通路與盤商在依此計價,一直延續至今。

「如今,在以重量計價的狀況下,蛋農並沒有誘因改量畜舍、增進雞蛋品質。」張正明說,產蛋周齡高的老母雞可能產出蛋殼薄、運送過程容易損壞的雞蛋,便影響販售量;相較之下,美國則將雞蛋依照雞隻產蛋周齡、雞蛋規格、使用目的與通路型態等特性分開計價,也能強化蛋雞場管理。

產銷結構是由蛋農與蛋商共同制定,政府為維持自由市場,未必能全權插手,但專家學者都認為,負責掌握全台產銷的農委會,可以針對供需數量進行更精準的預測,也能針對氣候、疫病等環境因素提早預警因應,啟動種雞、雛雞與中雞的遞補措施,避免「缺蛋危機」一再上演。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