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災危機1》基隆河流量30年增加45% 豪大雨一來社子、士林、汐止恐淹大水

30多年來,基隆河流量已經增加了45%,被堤防擋下的河水,勢必會繼續往下游流躥。(顏麟宇攝)

基隆河在20年來完成截彎取直、員山子分洪道的工程,但在最新的水利署報告中卻指出,200年一次的最大洪水流量已比30年前的預估值多出45%,一旦豪大雨一來,基隆河沿岸都有淹水風險。由於這些地區正處於開發階段,我們要如何與洪水共處?

「同樣都是我的選區,社子島築起了9.65公尺的河堤擋住洪水,未來洪水會不會衝入關渡平原?」台北市士林區社子島開發案通過後,將徵收302公頃的土地,原本高達6公尺的堤防將改建為9.65公尺。台北市士林北投區市議員黃郁芬卻擔心,北投人口最多的關渡里將面臨淹水的風險。

黃郁芬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行政院根據1985年的「台北地區防洪初期實施計畫執行報告」,為防20年一遇的水災,1987年在社子島興建高度6公尺的堤防;過了30年,基隆河流量已經增加了45%,被擋下的河水,勢必會繼續往下游流竄。

基隆河沿岸雨量30年來成長了54%至71%

水利單位過去曾4次細緻分析基隆河的洪峰流量,最早在1988年進行〈基隆河治理規畫檢討報告〉,當時所核定的200年重現期洪峰流量為每秒3690立方公尺(噸),最近一次則是2018年經濟部水利署水利規畫試驗所公布的〈淡水河水系水文水理論證報告〉(〈論證報告〉),每秒流量已經達到5350立方公尺。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水利署同年的另一份報告〈基隆河防洪機能改善方案初步研究〉(〈初步研究〉)說明了流量成長的原因,基隆河沿岸員山子、五堵、圓山、關渡的雨量與日俱增,30年來成長了54%至71%,土地開發程度提高也使得都市容受度降低,又以基隆河下游,與淡水河交會的社子島、士林、關渡流量最高。

20220125-基隆河水災專題,關渡宮及紅樹林濕地。(顏麟宇攝)
下游與淡水河交會關渡一帶,是基隆河流域流量最高的區域之一。(顏麟宇攝)

所謂的200年重現期洪峰流量指的是200年會遭遇一次的洪峰流量,水利單位將依此設計防洪標準。全台24條中央管理河川為100年防洪頻率,縣市管理河川設計為25年,區域排水系統為10年,而淡水河流域的基隆河、新店溪與大漢溪因流經台灣重要政經發展地區,特別設計了200年的防洪頻率。

2018年的〈論證報告〉指出,在原本計畫流量下,社子島、關渡地區及外雙溪洲美堤防就低於200年的洪水位,若流量增加,汐止、五堵地區都有溢堤風險,大直、內湖一帶也都面臨出水高不足的問題,基隆河兩岸出水高不足1.5公尺的河段約57.2公里,沿岸共87座橋樑,約28座受到影響。

「白話來說就是水災!」專長是都市計畫的廈門大學建築學院台籍副教授鍾振坤表示,台灣的道路與橋樑設計必須比洪水水位更高1.5公尺,保留空間讓水流通行,若未能達到就是「出水高不足」,而「溢堤」就是洪水淹過河堤流竄到堤內,兩種情形都會造成淹水。

通洪能力不足橋樑,28座將被洪水淹沒11座

〈初步研究〉當中指出,28座通洪能力不足的橋樑,有11座的橋樑恐遭洪水淹沒,台北市內有百齡橋與成美橋,往上游細數,過了南湖大橋就進入新北市汐止區,南陽大橋、社后舊橋、江北舊橋、長安舊橋、兩條高速公路橋,以及基隆市的千祥橋、百福橋與六合橋等9座橋樑也都有危險。

20220123-SMG0034-N01-李佳穎_01_基隆河流量30年增加45%,28座橋樑受影響
 

正因南湖大橋上游的橋樑過低,阻擋水流向下,造成周邊河段溢堤,長安舊橋上游溢堤1.13公尺,高速公路橋則溢堤高達1.35公尺。高速公路橋過去在規畫階段就發現出水高不足,只是當時決定不加高改建,但在基隆河流量增加的狀況下,恐怕惡化為橋樑遭淹沒的窘境。

在〈論證報告〉中也提到,已開發成熟的大直、內湖地區雖然沒有溢堤風險,不過麥帥大橋、民權大橋、成美橋與南湖大橋則面臨出水高不足的問題。相較於社子、關渡地區將考慮增建堤防,內湖地區已經興建高達9公尺堤防,無法再透過既有加高橋墩、興築河堤的工程手段獲得緩解。

鍾振坤指出,橋樑與堤防的出水高不足可能比溢堤更不安全,由於河流的流速以中間最快、兩側次之,一旦河水淹過橋面,沒有橋墩可以阻擋水流,流速將會加快漫向兩側堤防,洪水的重量最嚴重可能造成潰堤。

20220125-基隆河水災專題,百齡橋橋樑橋墩。(顏麟宇攝)
百齡橋通洪能力不足,一旦有洪水恐遭淹沒。(顏麟宇攝)

與基隆河水量在30年內快速成長的是基隆河兩岸的開發速度,從上游到下游有大汐止經貿園區、南港經貿園區、南港生技園區、內湖科技園區、北投士林科技園區,以及尚未正式開發的社子島與關渡平原。

南港兩園區與內湖科技園區已經成熟開發,鄰近堤防仍大致能擋住洪水。而預計於今年落成的北投士林科技園區,開發面積約194.29公頃,將規畫為住宅區與科技產業專用區使用;其中徵收了承德路以西、夾處於基隆河之間的農業區,位於洲美快速道路上游,正有溢堤與出水高不足的問題。

大汐止經貿園區的都市計畫正在公開展示,其中社后工業區鄰近的社后橋堤防就有出水高不足的問題,而往上游一點的高速公路路橋則有溢堤風險。整個汐止地區以禮門橋到長安大橋的溢堤狀況最為嚴重。

「還地於河」,更勝於「築堤束水」

基隆河增加的45%水量駭人聽聞,但僅是200年一遇,我們仍須緊急補救嗎?

鍾振坤說,所謂的200年的防洪頻率是根據過去的天氣與水文資料預估未來水量,以機率來說雖然是200年會發生一次,但沒有人知道何時會發生,「我曾研究過台灣2000年到2010年間的降雨量,10年間已經有5次超過200年重現期水量。」

〈初步研究〉開宗明義寫道:「目前基隆河兩岸防洪構造物皆已施做完成,防洪工程加高加強不易。」短中期除了拆除橋樑、局部加高堤防之外,更強調長期必須因應都市發展及水文條件,工程與非工程措施多管齊下。

鍾振坤認為,這份報告的可貴之處即是細緻分析每個河段,短期來說,新北市政府若能拆除社后舊橋、江北舊橋、長安舊橋,汐止地區的200年重現期的流量可以下降0.4公尺至1.4公尺,減少98公頃的淹水面積,但目前僅拆除長安舊橋,中期則有賴台北市政府改建百齡橋與成美橋。

強颱尼伯特8日襲台,基隆河汐止段水量正常。(顏麟宇攝)
新北市政府若能拆除社后舊橋、江北舊橋、長安舊橋,基隆河汐止段的200年重現期的流量可以下降0.4公尺至1.4公尺。(資料照,顏麟宇攝)

「這幾年,都市計畫講求『還地於河』,更勝於『築堤束水』。」台北大學都市計畫研究所副教授廖桂賢表示,城市的流水有分內水與外水,堤防可以阻擋外水,也就是暴漲的溪水,卻也將內水阻擋在城市當中。

廖桂賢以社子島為例,1963年雖曾因葛樂禮颱風淹了3天3夜,在1987年興建堤防後已甚少聽聞,反而是市區內抽水站故障,又快又急的雨水無法即時透過下水道排除,才造成家戶淹水,「面對水災,我們需要的是增加都市的綠地空間。」

家戶學習自主防災   不應一直挑戰極限值

廖桂賢提到,《水利法》在2017年修訂的過程中增加了〈逕流分擔、出流管制〉專章,用意是從源頭管制洪水;前者是公部門在政府用地擬定逕流分擔計畫,在操場、公園等地保留蓄水空間,後者是要求超過2公頃的開發計畫必須規畫滯洪用地。只是專章一出,台灣沒有任何一條河川正式實施,而〈初步研究〉預估,基隆市沿岸的逕流分擔面積需要277.3公頃。

〈初步研究〉最終提到使用非工程措施,尤其在社子島、關渡等未興建足夠堤防地區,應該要有完善的預警、疏散與防災措施,並管控開發計畫與都市計畫以增加分擔空間,檢視不同開發計畫之間的競合與衝擊。

鍾振坤警告,未來每一戶人家都要有自主防災的概念,學習簡單的家戶防洪措施,遇到極端氣候,沒有人可以預測未來的雨量,不管是10年或200年都沒有用,不能心存僥倖,「我們不應該一直挑戰極限值!」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