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變狗熊 起訴天弓飛彈弊案檢察官去年未結案超標、考績被部長退回

日前中科院天弓飛彈出現弊端,偵查重責落到桃園地檢署。(資料照,蘇仲泓攝)

法務部最近正進行檢察官去年考績最終審,不料,部長蔡清祥與檢審會對年終未結案件數的評斷基準有了不同看法,連偵辦護國重器天弓飛彈弊案的桃園地檢署檢察官也捲入其中,在這一段事實與真相的拔河過程,抜出檢察體系必須直面並趕快解決的問題。

2月18日上午,台北市天氣是讓人不適的低溫加大雨。重慶南路1段的法務部2樓會議室正在召開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下稱檢審會),大家正在熱烈討論去年(2021)檢察官的職務評比,也就是檢察官考績,誰「良好」、誰「未達良好」,議論的聲音在空氣中廻盪著一絲絲火藥味。

3項檢察官不能碰觸的天條,違者考績恐「未達良好」

《新新聞》調查,1300多名檢察官的職務評比,檢審會早在此前就討論過。討論前,檢審委員有被關照過,希望去年未達良好的人數能與前年(2020)22人的人數一樣。這是基於什麼原因?有官員說,顯示檢方年年嚴格把關考核,確保檢察官辦案態度佳、品質好。可是,檢審委員尤其是檢察官選出來的民選檢審委員才不吃這一套,該怎麼審就怎麼審。

其實,檢察署在評定檢察官考績時,都會根據檢察官職務評定未達良好之審核意見表進行評比。只要檢察官的表現符合審核意見表所規定的不良情形,年終考績就有可能被評定為未達良好。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審核意見表中有「應評定」和「得評定」未達良好的兩種情形。例如,年中受懲戒處分或因故意犯罪受刑事判決有罪確定;曠職繼續達2日以上,或1年累積達5日以上者;請事假、病假或延長病假,累計達6個月以上。這3項是檢察官不能碰觸的天條,屬於「應評定」,只要違反,毫無懸念,當年的考績就會被評定為未達良好。

「得評定」的意思是檢察機關可以視個案情形決定要否評定為未達良好。什麼情況算是「得評定」?例如,候補、試署期滿服務成績不及格;檢察官參與政黨活動、違反偵查不公開情節重大、擅自對媒體發言情節重大等被移送個案評鑑;受行政監督處分;開庭不準時、態度不佳;辦案年終未結件數在250件以上等。

結果,「得評定」中的檢察官辦案年終未結件數250件以上者的這項規定,卻成為這次檢審會與法務部長蔡清祥之間的争點。

檢察署的職務評定中,有5、6名檢察官的年終未結案達250件以上,不過,因為是「得評定」,檢察署並未將這些檢察官評定為未達良好。檢審會委員認為檢察官結案要看辦案的品質,未結案的數據只能做為參考;所以,檢審會還是尊重相關檢察署給予檢察官良好的職務評定。

20220222-SMG0034-N02-林益民_01_檢察官近10年職務評定結果
 

檢察官辦案年終未結件數250件以上的數目,是法務部根據檢察官偵辦偵、他及相驗案件的情形,所訂定的基準,全國檢察官年終未結案件數原則上必須控制在250件以內。

天弓飛彈弊案主辦年終未結案件數超標,考績遭部長退回

據透露,檢審會雖然審核檢察官的考績評定,但最終的生殺大權,也就是對檢察官打考績,「良好」或是「未達良好」,全部握在法務部長手裡。部長蔡清祥上任以來,一向尊重檢審會的決定,檢審會也以為部長會照單全收。

但這次卻出現了轉折,令檢審會必須再議。檢審會將1300多人的考績審核結果送交蔡清祥後,農曆年後卻有8位檢察官被退回檢審會重議。換句話說,部長對這幾個人的考績評比,並不同意檢審會的看法。這其中,有檢察官的開庭態度問題、案件進行問題,還有就是年終未結案件數太多的問題。

這年終未結案件數的問題,竟將才辦完天弓飛彈弊案的桃園地檢署檢察官雷金書捲入,而且連雷金書在內,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就占了4名,桃園地檢署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

雷金書,檢察官,桃檢,法務部。(取自花蓮縣全球服務網)
年終未結案件數的問題,將才辦完天弓飛彈弊案的桃園地檢署檢察官雷金書(圖中講者)捲入。(取自花蓮縣全球服務網)

如果台積電是護國神山的話,專門研發包括飛彈等軍事科技的桃園中山科學院就是護國重器。天弓飛彈是中科院研發的防空飛彈,保護台灣的領空不受敵機侵犯,2020年間國防部下令進行天弓飛彈「模擬飛彈發射」,結果飛彈無法過電,怎麼打都打不響,中科院也找不出原因,如此重要武器竟然出現錯誤,驚動政府高層,國防部下令徹查,千斤重擔落到法務部,去年(2021)3月由桃園地檢署指揮桃園市調查處組專案調查。

檢調單位不眠不休查了10個月,查出控制電流導通及觸發飛彈的矽控整流器,廠商為牟取暴利拿中國製的劣質品混充美國軍規出廠的真品,價差100多倍,不法獲利破億元,廠商為了賺錢拿國家的防空體系開玩笑。而指揮這個專案小組,並於今年(2022)1月依詐欺等罪嫌起訴不肖廠商的檢察官就是雷金書。

檢事官10餘年才考上司法官  雷金書成菜鳥老檢察官

講到雷金書就要提一提前國防部長嚴德發的兒子嚴維德。廉政署官員透露,雷金書與嚴維德都是檢察事務官第4期結業,1個在北、1個在南,兩人擔任檢察官的王朝馬漢時,都以查案仔細讓人印象深刻,共同的人格特色,就是不放棄,包括不放棄考司法官。

嚴維德先在2014年考上司法官,分發橋頭地檢署,雷金書晚1、2年才考上59期,分發桃園地檢署。嚴維德最近辦了中油弊案,揪出煉製事業部執行長徐漢在辦公室藏了2710萬元現金,轟動全台。

50幾歲的雷金書在擔任檢察官前,先從檢察事務官轉到廉政署,檢事官時辦過前立委羅福助涉入的大香山弊案,廉政官則辦過轟動全台的遠雄集團趙藤雄行賄營建署弊案。雷金書的同事說,雷金書雖然準備司法官考試,但碰到案子也是一頭栽進去,沒有延滯辦案團隊的腳步。也因為這樣,雷金書從2003年擔任檢事官開始,考了10餘年才考上司法官,成了菜鳥老檢察官。

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28日至台北市政府與副市長鄧家基會談。(顏麟宇攝)
雷金書曾辦過遠雄集團趙藤雄(見圖)行賄營建署弊案。(資料照,顏麟宇攝)

雷金書雖然是天弓飛彈弊案的辦案「英雄」,卻成為辦案年終未結案件數290件,超出250件基準線很多,辦案沒有達標的「狗熊」。不只雷金書,他的1位同事未結案件數超出350件,成去年檢方的「股王」,另外2位同事則是在250件至260件間,桃園地檢署怎麼了?為什麼成了未結案的重災區?

桃檢每月每人新收案件83.1,遠高於全國平均數63.8

1位桃園地檢署的檢察官說,桃園市因為移工數多,來買房的人數多,外來人口持續移入,近年人口數高達227萬人,直追台北市的260萬人。桃檢的案子雖然比不上台北地檢署案件複雜,但傷害、竊盜、詐欺等一般案件已經直追台北、新北等地檢署,2018年時桃檢的案件數有6.5萬件,去年就高達7.9萬件,即使有疫情也增加1萬多件。

該名檢察官分析,桃檢在署的檢察官只有98人,目前每月每名檢察官的新收案件,平均是83.1,反觀全國的平均數是63.8,也就是,桃檢的檢察官1個月多收20件案子,1年就多收240件案子。

這位檢察官說,檢察官分成偵查組及公訴組,偵查就是辦案,公訴是蒞庭。桃檢的偵查股有64股,其中有24股是59期、60期的檢察官,占了3分之1,59、60期的檢察官是分發不到2年的菜鳥檢察官,然後更恐怖的是,全署有一半的檢察官是分發不到5年的候補及試署檢察官。這是什麼概念?如果你有案子落到桃檢,碰到的就是這些仍在試俥,可能還沒有發光發亮的檢察官。

20210929-法務部長蔡清祥29日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顏麟宇攝)
蔡清祥退回8名檢察官考績審核案,引發法界議論。(資料照,顏麟宇攝)

為什麼桃檢是這樣?而且一直是這樣嗎?曾經待過桃檢的檢察官說,他當年高高興興來到桃檢,結果學長留下來的案件數,不囉嗦200件,問其他同署同期生,大家都差不多是這個數,「還好我不是最倒霉的!但後來大家都知道我們是一起倒霉,200件加上新收案80件總共280件。」

這位檢察官有5年以上的辦案經歷,他跟《新新聞》說,他後來才領悟出辦案檢察官有條生活舒適線,這條線必須將手中未結案控制在150案以內,你才會有正常的家居生活。他的菜鳥檢察生涯,就是不斷追逐150案的未結案,不斷開庭,不斷加班寫書類結案,280案變成150案的蛻變過程和辦案壓力,外人很難體會。

一直在補新人,桃檢被戲稱是「逃檢」

不過,在桃檢挑戰生活舒適線可能對檢察新鮮人太累了。很多檢察官待個2、3年就決定轉到其他地檢署奮戰,住在北部地區往新北檢,住在中南部地區的結束北漂回鄉服務。所以,桃檢一直在補新人,檢察界都戲稱桃檢是「逃檢」,近年桃檢名聲遠播,連書記官也受不了工作負荷繁重,開始出逃,有些剛出爐的書記官,乾脆不報到,讓法務部高層傷透腦筋。

法務部長蔡清祥曾擔任過桃園地檢署的檢察長,清楚桃檢的情形,找了檢察司長王俊力到桃檢清案,還沒有成果就把王俊力調到調查局;再找最高檢的檢察官陳維練到桃檢代理檢察長救火,第一步先留住檢察官的心,其他的只能再說。可是,再怎麼想,也想不到被視為辦案認真且縝密的雷金書未結案卻超標,從辦案楷模淪落為檢審會中被討論的對象。

檢察司長王俊力調往桃檢,實際管理人馬比雄檢多。(柯承惠攝)
王俊力之前被調往桃檢任檢察長清案,成效還沒出現就又被調往調查局。(資料照,柯承惠攝)

1位檢察高層說,現在的檢察環境就是那麼苛刻,沒有例外。最近與嚴維德合作偵辦中油弊案的主任檢察官謝肇晶,當年就是偵辦貪檢井天博的檢察官,他辦井天博案因停分其他案件遭到檢方不知究裡的人批評。「所以有本事辦專案,就要有本事結案,能做就比別人多分擔。」他並緩頰說,雷金書一定會找到自己的節奏,對一個認真的人,這不是問題。

《新新聞》調查,檢審會最後針對法務部長退回重審的8名檢察官進行審議後,經投票決議該名未結案超出350案的檢察官的考績「未達良好」,其餘包括雷金書等7人仍維持「良好」,至於握有最後決定權的部長蔡清祥,是否與檢審會意思一致,答案還未揭曉。不過,從雷金書的未結案開始,點出桃園地檢署的結構性問題,會不會因此影響民眾權益?更是受尋找正義的人民關注。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