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媒一家親?主播記者變身選舉刺客背後的崩壞

媒體出身的國民黨發言人白喬茵(左)、柳采葳(右)都將投身選戰。(資料照,蔡親傑攝)

年底九合一選舉將屆,朝野政黨縣市議員提名作業陸續展開,對照上屆選舉,由於本屆國民黨沒有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帶動的「韓流」效應,加上民眾黨2019年成軍後,民意支持度有超越國民黨之勢,讓選情變得更加渾沌,不少現任縣市議員因為詐領助理費官司退選,導致各黨新秀輩出。這些爭取出線的候選人當中,有不少曾任媒體工作者,有些甚至被冠上「美女主播」、「刺客」、「學姊」等稱號,媒體人大量從政的背後,對台灣政治與媒體到底是好是壞?

台灣解嚴之後,解除報禁、開放第四台,讓媒體不再是國民黨的禁臠,媒體不再扮演政府的喉舌,部分媒體人也步上從政之路,從前中視主播周荃當選第一屆增額立委之後,高知名度的老三台主播,轉換跑道參選民意代表,可以說是無往不利,尤其是複數選區制的縣市議員選舉,高人氣主播空降參選,吸收空氣票、豬哥票的能力,更是令人刮目相看。如今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不少人都是循著這樣的路徑,爬到今日的政治高峰。

北北桃市長都培養媒體人成為競選班底

今年2月21日,國民黨宣布2位媒體出身的發言人柳采葳、白喬茵,將分別投入台北中山大同、高雄左營楠梓2個選區的議員初選。在此之前,民眾黨早就醞釀讓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子弟兵黃瀞瑩、陳思宇、楊寶楨投入北市議員選舉。其中,黃瀞瑩在進入柯市府以前,就是媒體工作者,外表亮麗的她在網路節目〈木曜4超玩一日市府幕僚〉曝光時,因被主持人‎邰智源稱為「學姊」,從此便以學姊這個綽號為大眾所熟悉。黃瀞瑩鮮明的化妝師形象,讓其他縣市首長女性發言人,都被類比為「學姊」。

20200111-台灣民眾黨開票之夜活動,民眾黨立委參選人黃瀞瑩。(陳品佑攝)
以網路節目獲得高知名度的「學姊」黃瀞瑩,也將投入選戰。(資料照,陳品佑攝)

政治人物培養媒體人成為競選班底,壯大黨內勢力,從新北市長侯友宜、桃園市長鄭文燦等人身上,都可以看得到。

侯市府發言團隊與台北市柯市府一樣,幾乎都投入了今年底的選戰。壹電視主播出身的新北「學姊」戴湘儀,投入第二選區(新莊、五股、泰山、林口)議員初選。吳訓孝與呂家愷則投入了第三選區(三重、蘆洲)與第八選區(土城、樹林、三峽、鶯歌)選舉。至於侯市府另一位「學姊」蔡畹鎣,則投入了第九選區(大文山區)初選。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同樣的,民進黨黨內後勢看漲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去年(2021)9月出爐的3名發言團隊成員當中,專門委員吳安琪也是年代新聞主播出身,先前曾有媒體報導吳安琪可能投入台北中正萬華議員初選,另一位成員卓芷戎目前也已投入桃園龜山的議員初選。

2018年台中市長連任失利,今年積極爭取在雙北復出的林佳龍,黨內所屬派系「正國會」,在本屆選舉當中,也派出了媒體出身的參選人,三立主播陳乃瑜。曾任台視主播的立法院長游錫堃前幕僚洪婉臻,也將投入選戰。

媒體人戴湘儀轉任新北市府副發言人。(圖/新北市新聞局提供)
媒體人戴湘儀轉任新北侯市府副發言人後,如今將投入選戰。(資料照,新北市新聞局提供)

陳乃瑜參選過程頗為曲折,由於三立主播身分,去年先是傳出「湧言會」可能推派角逐台北港湖議員提名,但陳乃瑜對外表示「成功不必在我」,今年,新北大文山區議員黨內初選,民進黨提名「一男一女」的策略,讓「正國會」栽培的「台灣正青」張銘祐,慘遭「英系」排擠,「正國會」改弦易轍,宣布由陳乃瑜代表角逐。

台灣民眾不信任媒體,卻頻頻選出媒體人民代

媒體人轉換跑道,參選民意代表現象,在外來人口比率最高的雙北地區,目前已為數可觀,台北市有6位現任議員是主播或記者出身,另外,還有4位參選人是前媒體人,其中包括曾任職《Taipei Times》的「口譯哥」、前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趙怡翔,他所投入的大安文山區現任議員當中,就有王欣儀、鍾沛君2位「前主播」。新北市「主播」參選人的密度雖然沒有台北高,但也有戴湘儀、彭佳芸、陳乃瑜3人。

20220311-SMG0035-林上祚_A電視台主播與媒體記者參選縣市議員狀況
 

然而,媒體人大量轉換跑道從政,和台灣社會民眾對媒體信任度敬陪末座現象,形成極大的反差,媒體人尤其是主播,個人累積的知名度,在複數選區制的議員選舉,可以吸收游離票,輕易地當選;在此同時,台灣網民卻不斷批評「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記者會問白癡問題」。

彭懷恩:媒體人大量從政和台灣媒體的崩壞有關

針對台灣媒體人轉換跑道,擔任政治人物發言人或參選民意代表現象,世新大學兼任客座教授彭懷恩表示,台灣媒體人大量從政,某種程度上和台灣媒體的崩壞,有一些關係。

彭懷恩表示,台灣電子媒體老闆喜歡用記者到35歲、40歲,過了這個年紀,除非是當家主播,否則都會面臨到職涯瓶頸,「現在媒體待遇不好,35歲以後要養家、買房,照顧年紀大的父母,以台灣現有媒體待遇,是沒有辦法的事。」媒體記者要幹一輩子的記者,已經相對困難。

以主播為例,彭懷恩表示,現在的主播薪水,已經比早期低很多,大約只有6、7萬元左右,相對之下,主播若成功轉戰市議員,一個月薪水就有10幾萬元以上,還有特支費、旅遊等津貼。

相較西方國家,台灣政媒分際顯得模糊

彭懷恩表示,他教過的的學生當中,從媒體轉換跑道,主要有三條出路,第一種是轉型企業公關,若擔任前500大企業,待遇基本上都不錯,至少都10萬元以上;其次是從政,有的擔任地方與中央政府發言人,轉任幕僚的,又比投入選舉的要多;第三種則是返回學校深造後投入教職。

彭懷恩表示,媒體作為第四權,理論上應該扮演政治人物監督者的角色,然而台灣政媒之間的分際,相較於西方國家,卻始終相對模糊。歐美國家媒體人的「專業主義」比較強,會把媒體工作當成是一輩子的志業,新聞工作者嚴守中立、扮演監督者的態度比較明顯,但西方的媒體尤其是平面媒體,近年也在大量裁員當中。

20220311-SMG0035-林上祚_B電視台主播與媒體記者曾任立委公職狀況
 

相對之下,台灣跑政治線的記者,與政治人物之間的界線,一直相對模糊,跑特定政黨的記者,跟特定政黨愈走愈近。彭懷恩認為,政治記者「黨派化」現象,並不是一件好事,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在媒體崩壞的大環境下,政治給了記者轉換跑道很大的誘因,「某種程度上,我是很氣台灣的媒體經營人,他們都是商人,不是真正媒體人!」

「打知名度要花很多錢,但主播這一筆錢就省下來了」

彭懷恩表示,美女主播轉換跑道擔任選舉刺客,先天上占了很大的便宜,以桃園市為例,選舉看板費用就高達600萬元,雙北的選舉看板費用更是驚人,選舉第一件事就是「打知名度」,打知名度要花很多錢,但是主播這一筆錢就省下來了!

「今年因為在野黨國民黨的民意支持度持續低迷,甚至被民眾黨超越,從青年從政的角度,民眾黨現在在年輕人心目中,是僅次於民進黨的第二選擇。」彭懷恩表示,民眾黨作為新興政黨,沒有像民進黨已經培養這麼多青年從政,為了快速搶占議員席次,端出美女刺客、主播牌,是很容易理解的策略。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