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信心恐崩盤!確診者居家照護上路,照護與就醫竟無統一SOP

面對Omicron的高傳染率,各地防疫旅館量能必定不足,確診者居家照護勢在必行。情境照。(資料照,顏麟宇攝)

為了挺過Omicron高傳染率疫情,疫情指揮中心早早就宣示確診者居家照護勢在必行。而隨著本土病例單日新增確診人數屢創新高,4月19日新增1626例也已達到全國醫療量能的臨界點,指揮中心同日宣布各縣市應於一周內全面啟動確診者居家照護。然而除了居家照護對象,中央並未針對確診者居家照護訂定一致的照護流程與後送就醫指引,以致各縣市只能各吹各的調,民眾對於該政策的信心與支持,更處在隨時可能崩盤的邊緣。

Omicron來勢洶洶,加上邊境檢疫措施鬆綁,國內本土疫情快速攀升,單日確診病例破百到破千(4月1日新增104例、4月15日新增1209例)只花了短短半個月,接下來更是每天都在破記錄,4月20日新增更高達2386例。然而眼前還不是疫情的高點,中央疫情指揮中心(CECC)指揮官陳時中表示,依照香港與紐西蘭的經驗,台灣這波疫情很有可能造成國內15%人口感染,也就是說在未來1、2個月內,全國可能會有345萬人確診。

4月19日本土病例單日新增1626例達臨界點,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全國22縣市一周內啟動確診者居家照護。(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4月19日本土病例單日新增1626例達臨界點,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全國22縣市一周內啟動確診者居家照護。(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一旦如此爆量的確診人數在短時間內襲捲而來,如何能夠不拖垮有限的醫療量能,讓最需要救治的新冠肺炎中重症患者,以及因為其他疾病持續需要高度醫療介入患者的醫療照顧不打折,參照各國的經驗與做法,唯一的解方唯有落實輕症確診者居家照護。

口服抗病毒藥物在中央,居家照護病人如何診療給藥待規範

然而一直到4月19日CECC正式宣布疫情已達臨界點,全國22縣市應於一周內全面啟動確診者居家照護之前,中央分別於4月8日與4月14日公布與修正的〈Covid-19確診個案居家照護管理指引〉,主要內容都僅止於居家照護的對象,是以65歲以下、無血液透析、無懷孕的輕症者為主。其餘就個案的生活照護、用藥需求、醫療諮詢,乃至於病情出現變化時,及時後送就醫的SOP(標準作業流程),都未訂定統一的標準與指引。

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各縣市一周內全面啟動確診者居家照護,但中央指引主要內容僅止於居家照護對象,缺乏一致且具體的標準與流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各縣市一周內全面啟動確診者居家照護,但中央指引主要內容僅止於居家照護對象,缺乏一致且具體的標準與流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管制中心副院長、衛福部傳染病防治醫療網中區指揮官黃高彬表示,中央成立疫情指揮中心的目的,就是就重要防疫政策進行統一指揮與調度,確診者居家照護政策也理應如此,否則各縣市各行其政,最後步伐一定會大亂。

更甚者,黃高彬舉例,雖說理論上新冠肺炎輕症者需要用到口服抗病毒藥物的機率可能不高,但不代表完全沒有機會。然而目前口服抗病毒藥物都在中央手中,又屬於醫師處方藥,屆時針對散布各縣市的居家照護病人,該如何診療、處方與給藥,都需要訂定詳細的規範。

又雖說各縣市都有收治新冠肺炎確診者的主責醫院,但若未來需要後送住院的確診病患實在太多,主責醫院已無法再收,也只有中央有權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授權,強制同區其他醫院把一定比例的病床空出來。

疫情尚未達高點,中央集中檢疫所及地方加強型防疫旅館可用空床已在拉警報。(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疫情尚未達高點,中央集中檢疫所及地方加強型防疫旅館可用空床已在拉警報。(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面對儼然非做不可的確診者居家照護,各縣市中又以新北市的態度最積極,也是全國最早實施的縣市。然而就在4月14日新北居家照護正式上路的同一天,中和就發生2歲男童在家苦等數小時延遲送醫的憾事。雖然新北市衛生局一再強調男童並非確診者居家照護對象,惟男童事後證實PCR(核酸檢驗)陽性,並於6天後因敗血症併發腦幹腦炎不幸死亡,是不爭的事實。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根據家屬描述,男童父親13日在新竹工作地確診,次日男童開始發燒,隨即出現意識不清的重症徵兆,家長下午4時30分開始打電話給衛生所,但長達半小時都打不通,直到傍晚6時改向119求救,但接線人員聽說男童快篩陽性,便堅稱必須衛生所同意才能派車;接著家長又轉向中央1922求助,並二度致電119,才終於在6時30分接到衛生局的回電。但119救護車抵達男童住家已是7時06分,到院時間7時30分,當時男童已陷入嚴重昏迷,只能立即氣切送進加護病房。

新北男童確診死亡憾事,引發《傳染病防治法》該否修法爭議

更令人遺憾的是,歷經多天救治,雖然收治的雙和醫院以及支援的台大醫院醫療團隊都盡了最大的努力,也在家長同意下提供男童類固醇、抗發炎單株抗體,以及瑞德西韋等注射型的抗病毒藥物,男童仍在19日凌晨宣告不治,成為目前國內年紀最小的新冠疫情下的犧牲者。

面對各界質疑,新北市長侯友宜雖語帶哽咽的表示,對於男童的離世,他感到極度的不捨與難過。但接著他話鋒一轉連續多次強調,此事件突顯的問題是《傳染病防治法》相關規範必須快速調整。言下之意,新北市政府都是依照中央頒布的法令與作業流程做事,要檢討也是法規要修正。

新北市衛生局發言人高詩琪也說,男童求助當下的身分並非新冠肺炎確診者,更不是確診者居家照護對象,而是一般急症就醫個案,外界若依此個案質疑新北市執行確診者居家照護的能力,並不公允。不過,由於家屬致電119時告知已從健保APP上看到男童PCR陽性的結果,所以還是需要必要的整備才能出車。至於男童家長開始對外求助到救護車抵達住家的時間,也並非部分媒體報導的長達2、3個小時,嚴格說來應從119勤務中心接到第一通電話的當天晚間6時算起,到救護車抵達時間7時06分,即為1個小時又6分鐘。

各縣市中以新北市最早實施確診者居家照護,但開辦當天就發生中和2歲男童延遲送醫的憾事。(新北市政府提供)
各縣市中以新北市最早實施確診者居家照護,但開辦當天就發生中和2歲男童延遲送醫的憾事。(新北市政府提供)

對此,黃高彬表示,他不理解侯友宜口中中和男童事件與《傳染病防治法》應該修正,這兩者之間的關聯性究竟是什麼?依他看來,唯一可能的差別就是因為男童家長口頭通報男童快篩陽性,119救護員為示慎重起見,必須穿著全套防護裝備才能出車前往救護,但那也多花不了多少時間。

家長求助到送院時間拖太長,即使是單純緊急救護案件也不及格

更甚者,黃高彬強調,男童當下已陷入昏迷,人命關天,新北市119可以將他送往轄內任何一家重症急救責任醫院(台北區包含雙北、基隆、宜蘭、金門、連江共有17家重度急救責任醫院,其中5家位在新北市,包括後來收治男童的衛福部立雙和醫院),而這些醫院無論有沒有空床,都有責任為男童進行必要的緊急處置,絕對不可能拒收。

新北市議員李坤城也痛批,對痛失愛子的男童家長來說,新北市衛生局的解釋根本就是在傷口上灑鹽。因為對民眾來說,無論面對的是地方衛生所、衛生局、119,或是中央的1922,政府都是一體的。而男童家長第一時間致電衛生所求助,無論什麼理由電話長達半小時打不通,就是一件完全無法被接受的事。

根據新北市的居家照護手冊,居家確診者若有緊急需求可致電各區居家照護關懷專線,但這些電話的服務卻只限上班時間。(新北市政府提供)
根據新北市的居家照護手冊,居家確診者若有緊急需求可致電各區居家照護關懷專線,但這些電話的服務卻只限上班時間。(新北市政府提供)

李坤城進一步強調,撇開男童當下是否為新冠肺炎確診者,抑或是不是市府口中的確診者居家照護對象不談,根據新北市消防局統計,新北市民進線119勤務中心請求緊急救護,救護車驅車將病患送抵醫院的平均時間為30分鐘。至於中和男童的案例即使不算前面嘗試聯絡衛生所的時間,從家長接通119算起,到男童被送抵醫院花了1個小時又30分鐘,也就是平均值足足3倍的時間,換言之,即使這只是單純的緊急救護案件,也是完全不及格的。

補破網的「2歲男童條款」,解不了地方衛生局無法確認的問題

面對各界指責,CECC補破網宣布「2歲男童條款」,即日起確診居家照護者與同戶居家隔離的密切接觸者,若遇危及生命情況,可以在避開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前提之下自行就醫。但可以這麼做的前提,還是必須經過地方衛生局(衛生所)的確認,至於若是電話還是打不通時怎麼辦?則還是無解。

20220403-劍潭加強型防疫專責旅館,防疫計程車。(顏麟宇攝)
CECC宣布「2歲男童條款」,即日起確診居家照護者與同戶居家隔離的密切接觸者,若遇危及生命情況,可以在避開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前提之下自行就醫。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各縣市新冠肺炎確診者居家照護即將同步啟動,從各國的經驗來看,這一步的成敗與否,將是台灣此波防疫能否將重症率與死亡率壓到最低的關鍵。對於絕大多數民眾來說,理智上應該也可以理解與接受,即當本土確診單日新增案例達數千甚至上萬例時,唯有大家配合輕、重症分流,即輕症者接受居家照護、中重症者住院,才能避免醫療量能被短時間內湧入的確診者癱瘓,以致到最後誰也救不了。

話雖如此,看看年僅2歲便再也來不及長大中和男童的遭遇,想到未來那個要被留在家中接受居家照護的確診者,有可能是自己或是心愛的家人時,民眾還是不免忐忑。畢竟病程是會變化的,沒有人敢保證第一時間被判定為輕症的確診者,幾天之後會不會轉為中重症?又一旦居家照護者也需要醫師處方的抗病毒藥物,甚至需要緊急後送就醫時,政府具體、詳細且一致的指引與流程又在哪裡?屆時會不會又是中央推地方、119推衛生所、1922推衛生局……,而最終病人又成了被踢來踢去的人球?

民眾的恐懼從不因政府的身分認定而有所差別

台灣面臨與Omicron正面交鋒的一役,確診者居家照護政策雖然關鍵,但「身分」的認定一定會有時間差;也就是說,某人在政府系統中成為居家照護者的前一刻,也有可能是居家隔離者、居家檢疫者,或是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而民眾內心的恐懼,乃至於面臨生死交關時刻的無助,從來不因官方口中的身分認定而有所差別。

政府若至今仍無法洞悉民眾在家等候救護的急迫與困窘,永遠只是丟一堆打不通的電話、讓人搞不懂的APP……,恐怕沒有確診者敢接受居家照護,而因此衍生的巨大代價,也將由全民共同承受。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