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營事業退休員工提告爭夜點費算工資 中油多敗訴2年補發逾億元

過去2年時間,中油和退休員工打官司大多敗訴,補發超過1億元的退休金,但仍未將夜點費納為工資。(資料照,顏麟宇攝)

工資名目計算繁雜,近年國營事業退休員工就夜點費是不是工資的問題告上法院,中油與台電連連敗訴,其中中油近2年來花了650萬元人民納稅錢和退休員工打官司,只有3起勝訴,立委要求國營事業檢討夜點費的性質,據此補發退休金。

勞工工資名目計算繁雜,不少公司都有夜點費、誤餐費、交際費、全勤津貼、交通津貼等項目。其中,夜點費是不是工資?長年成為爭議話題。對於適用勞退舊制、一次結清退休金的輪班制勞工來說,夜點費是不是工資將影響退休金多寡。

不少公司因未將夜點費算為工資,被退休員工告上法院。攤開司法院的判決系統,近期有關「夜點費」的「給付退休金差額」判決都來自中油與台電兩大國營事業,中油約有1000件,台電也有近400件,大多是判決公司敗訴。

2年時間,中油花650萬元公帑和逾千名退休員工打官司多敗訴

中油總公司在2016年7月底設籍高雄後,兩個月後恰逢橋頭地方法院啟用,不少案件湧入,至今已有近400個相關判決,中油在許多一審判決應補發退休金之後,仍持續上訴到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但386個判決當中,大多被駁回。

根據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邱顯智辦公室調查,2019年底到2021年底這2年時間,中油就花了647.2萬元律師費和1233名退休員工打官司,大多敗訴,補發超過1億元的退休金,但仍未將夜點費納為工資。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中油、台電、台糖與台水等4大國營事業屬於攸關國計民生的重要基礎產業,不少崗位都設有日班、小夜班與大夜班,以中油來說,小夜班夜點費陸續從110元調整為250元,大夜班夜點費則從220元逐步調整為400元,台電比照辦理,台糖與台水也都有100元至250元不等的大小夜點費。

20200826-中油加油站外觀。(顏麟宇攝)
中油小夜班夜點費陸續從110元調整為250元,大夜班夜點費則從220元逐步調整為400元。(資料照,顏麟宇攝)

根據《勞動基準法》(《勞基法》)定義,工資包括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以現金或實物等方式給付的獎金、津貼等經常性給付。在1985年頒布的《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第10條則明定將「夜點費」與「誤餐費」排除在經常性給與的工資之外,此後有不少企業將「夜勤津貼」改為「夜點費」,以規避工資計算。

中油工會秘書長趙令裕指出,不少國營事業員工都認為「夜點費」屬於「經常性給付」,應計入工資,因此狀告法院,最經典的是2003年的判決,法官以「夜點費」屬於經常性給與的勞務所得為由,判決約1400位中鋼退休員工勝訴,中鋼必須補發共超過1.2億元的退休金。

中油認為夜點費屬於「恩惠性給與」不具有「勞務對價性」

最後,勞動部(當時稱「勞委會」)在2005年修正《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將「夜點費」與「誤餐費」取消列在「排除在外」的負面表列中,但並沒有多加說明夜點費的性質,只透過函釋說明:「夜點費是否為工資依勞基法之規定及原則,個案認定。」

「個案認定」一詞開啟了爭訟之路,經濟部國營會的內部報告也指出,近10幾年來,中油與台電有超過近2萬人向法院提告,不論是員工依照《民法》要求給付退休金差額,或是中油不服勞動局依違反《勞基法》未依法給付退休金,而提起行政訴訟,都是以中油敗訴居多。

20220418-SMG0034-N01-李佳穎_01_中油自2019年12月至2021年12月夜點費訴訟案概況
 

趙令裕指出,法官多半以「經常性給與」與「勞務對價」來判斷夜點費是否為工資,中油在歷次訴訟多以「夜點費」為體恤夜間工作勞工的點心費,起初考慮到公司提供的牛奶、點心未必符合員工口味,才由現金發放,因此屬於「恩惠性給與」,並不隨員工能力給付,也不具有「勞務對價性」。

不過,近幾年法官在判決過程中都闡明,夜點費依照是否輪值大、小夜班來核發,夜班違反生理時鐘,影響勞工生活,工作也應獲得較高薪資,因此符合「勞務對價性」的要件,而員工在入職前也都清楚工作內容為固定輪班工作型態,大小夜班可以領取夜點費,所以屬於經常性給與。

由於舊制一次領的勞工退休金,是以退休前3個月或6個月的平均薪資加上在同一公司的工作年資所計算出的基數來計算,因此夜點費是否為工資格外重要。根據判決書揭示,中油與台電的輪班制員工每個月約有4000元至6000元的夜點費,老員工約有40個基數,應補發金額約在20萬元上下。

立委要求經濟部將「夜點費」統一更名為「夜勤津貼」

近2萬名國營事業退休員工分批集體向法院提告,不僅雙方勞師動眾,在結果幾乎一面倒地判決勞工勝訴的狀況下,立法院多次要求經濟部檢討、釐清。民進黨內最早期從已故的前立委戴振耀到近幾年立委鄭運鵬都提出相關訴求,這個會期邱顯智仍在總質詢提出建言。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等人2019年曾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提出臨時動議,提到「夜點費」或「誤餐費」隨著時代變遷已經質變為夜勤津貼,應視為工資的一部分,要求經濟部研議,將「夜點費」統一更名為「夜勤津貼」,解決訴訟爭議,國營事業針對一審敗訴的案件,放棄上訴,補發退休金。

台電大樓中央電力調度中心
台電的輪班制員工每個月約有4000元至6000元的夜點費。(陳立誠提供)

不只是國營事業與退休員工團體興訟,由於未依法給付退休金也違反《勞基法》,不少員工向地方縣市政府勞動局檢舉後,自2016年到2020年底的5年間,已經遭裁罰超過800萬元,中油違法次數超過100次,甚至遭指為「最血汗企業」。

在2020年與2021年,立法院也透過審議年度總預算要求經濟部與4大國營事業工會洽商,經濟部都表示,維持個案認定的處理原則,「請工會理解並協助與員工溝通,避免向外投訴或與公司興訟」,但工會皆表示對於退休員工興訟並沒有約束力,要求經濟部正視問題。

在以個案認定為原則的狀況下,中油近2年多為敗訴,時移事往,夜點費已經不是夜點,而是夜班的薪資。邱顯智就質疑:「勞工退休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告中油,中油就請律師,這個律師從頭到尾都不用做任何事情,主張都一樣,坐在那邊,法官還是判輸,這是在浪費國家的公帑!」

「既然都會輸,中油還是不給退休金,等員工來告,敗訴後又繼續上訴,我真的覺得沒有必要!真正的解方就是直接修正相關規定。」邱顯智指出,中油敗訴後不僅要補發退休金,還要付出一筆律師費,徒增人力成本。

退休金補發金額低於訴訟成本,有員工放棄提告

惟據了解,在採用「不告不理」原則的情況下,有些員工考慮到補發金額不比訴訟成本而放棄提告,若直接透過法律明定將夜點費列入工資,經濟部國營事業將增加超過40億元的退休金預算,其他採用輪班制的公營事業如中央印製廠、造幣廠、港務公司與機場公司等可能要求比照辦理。

民眾黨立委賴香伶在2019年11月、台北市勞動局長任內,就宣布台北市政府將夜點費認定為工資,不溯及既往,成為全國第一個認定夜點費為工資的事業單位,也希望在各企業之間樹立典範。賴香伶表示,當時估計將有1700位北市府所屬事業員工受惠,每年將增加1700萬元的預算。

機場公司要求所屬人員執行作業時務必配戴口罩、手套等防護裝備,落實自身防疫措施及自我健康管理。(圖/顏麟宇)
若直接透過法律明定將台電、中油夜點費列入工資,機場公司人員可能要求比照辦理。情境照。(資料照,顏麟宇)

儘管台北市政府不溯及既往,一名長期在台北市地下停車場輪值大夜班的管理員在2019年6月退休後,發現未將夜點費納入工資來計算退休金,向法院提告後仍獲勝訴,停車管理工程處必須補發約10萬元的退休金。邱顯智認為,顯然各級法院與法官都已認定夜點費為工資。

賴香伶也提醒,2021年8月大法官解釋宣告「女性不得夜間工作」失效,雖然促成職場性別平等,但同一條要求企業安排夜間工作,必須與工會協商提供交通工具與安全衛生設施的保障條款也被取消,憂心「夜點費」、「交通費」將消失,影響勞工權益,應該要在修法時補充,並釐清給予的性質。

至今查詢司法院判決系統,每隔幾天就會有國營事業夜點費的判決公告,都是耗費人民納稅錢和員工打一場不會贏的官司,且在勞動權益提升的狀況下,爭訟將日益增加,勞資雙方徒勞消耗戰,也浪費人民公帑,政府應該積極解決,利用夜點費規避薪資的民間企業也應留意,正視勞工權益。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