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恐將遍地開花的海水淡化廠 搶電之外又有一大問題令人憂

南科(見圖)每日用水量約17萬噸,通過環評初審的台南海淡廠預計每日產水20萬噸,枯水期時避免產業用水影響民生用水。(資料照,周康玉攝)

為了因應氣候變遷與逐年增加的產業用水,台灣本島將陸續設置海水淡化廠,台塑集團出資供六輕使用的麥寮海淡廠正在興建中,新竹與台南海淡廠甫通過環評初審,不過海淡廠高耗能又影響漁獲,一直是漁民與環評委員質疑的問題。

尚未進入梅雨季,台灣各地就下了好幾場雨,5月梅雨季更預估會有集中的強降雨。水利署在今年(2022)年初就預估,上半年水情正常,主要水庫在枯水期的蓄水率都超過7成。不過還是得未雨綢繆,為了避免旱災再次發生,各地的水源開發計畫正如火如荼進行。

猶記去年(2021)的旱災,先是桃竹苗中嘉南的農田停灌,不少縣市也採取民生用水供五停二的措施,3大科學園區鑿井取水,科技大廠自行購買水車補充水源。當時,水利署為了緊急因應水情,分別在新竹與台中設置臨時海水淡化機組,更在5月正式提出新竹與台南海水淡化廠(海淡廠)的設置計畫。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竹科每日用水15萬噸,新建海淡廠日產水量10萬公噸

事隔1年,新竹與台南兩座海淡廠已經於今年4月中旬通過環評初審,待環評大會審查通過後就能獲得建照,環評委員最在意的生態與用電兩大問題仍待解決。

全台灣目前有24座海水淡化廠,21座位於離島,最大的即是澎湖馬公第一海淡廠,每天可以生產1萬公噸的自來水作為民生用水使用。位於台灣的3座都在既有的發電廠內做為自用,第一座台灣本島非自用的海淡廠是正在興建中的雲林麥寮海淡廠,由台塑集團出資興建,未來將供六輕使用。

20140811六輕專題-宋小海攝-SEA_1038-台塑麥寮工業園區。(宋小海攝)
台塑集團出資興建雲林麥寮海淡廠,未來將供六輕(見圖)使用。(資料照,宋小海攝)

通過環評初審的新竹海淡廠在第一次審查的投影片就開宗名義提到:「新竹地區為我國高科技產業重鎮,惟寶山、寶二水庫容量較小,自有水源不足,長期需仰賴桃園石門水庫及苗栗永和山水庫調度支援。」竹科每日用水量約15萬噸,新建的海淡廠日產水量10萬公噸,恰好能補充水源。

無獨有偶,台南的曾文與南化水庫供水不確定性高,豐水期與枯水期的降雨量達9比1,南科每日用水量約17萬噸,枯水期時,台南海淡廠預計每日產水20萬噸,不讓產業用水影響民生用水,將成為全台灣最大的海淡廠,提供不受天候降雨影響的水源,匯入自來水管線中供台水公司調度使用。

22020503-SMG0035-李佳穎_A台灣本島大型海水淡化廠小檔案
 

水利署長賴建信就坦言,水利署持續評估開發多元水源,任何可能性都不放過,但是大面積的水庫開發對環境生態衝擊較大,將會考慮海淡水、再生水、人工湖、伏流水、備援水井等水源開發方案,台灣本島除了目前已經推動中的3座海淡廠,另有桃園、嘉義、高雄與屏東尚在評估中。

漁民憂心海水鹽分濃度增加  海淡廠的鹵水處理受關注

不過,早在水利署於2016年在台南當地舉辦海淡廠說明會時,漁會與漁民就率先跳出來表達反對,憂心海淡廠所產生的鹵水將使海水鹽分濃度增加,衝擊海洋生態,直到環保署的環評會議上,他們仍強調:「為了配合南科發展,造成民生用水缺乏,結果須犧牲沿海環境生態及民眾健康不合理。」

本島3座海淡廠在環評過程中,鹵水處理一直是最受關注的問題。海水淡化經常利用逆滲透的方式從海水當中提取純淨水,鹵水是副產品,南縣區漁會理事長陳武龍就憂心,若處理不慎,引用海水的漁塭與沿海漁獲、養殖的牡蠣,都將受到影響,漁民憂心影響生計。

20191009-台南市七股區大潮溝與海埔魚塭。漁電共生。(取自Guanting Chen@wikipedia/CC BY-SA 4.0)
海淡廠生成的鹵水若未能好好處理,可能影響引用海水的漁塭。圖為台南海埔魚塭。(取自Guanting Chen@wikipedia/CC BY-SA 4.0)

明志科大環境與安全衛工程系教授、環評委員官文惠就提到,在台南海淡廠放流管沿線出海口,偶有懸浮固體濃度背景數值較高的狀況,而持續排放後背景鹽度也不同於現狀,海淡廠必須加強說明營運後放流的鹵水在不同季節、水層與漲退潮狀況下對於水質的影響,評估鹵水再利用的方案。

事實上,水利署曾研議鹵水製鹽的可能性,但因成本過高,國內也無需求而打消,至於鹵水供需要海水飼養的養蛤人家使用也因位置太遠、管線設置成本太高而作罷;多次報告都表示鹵水零排放需要耗費大量能源,目前的技術尚不成熟。

環評報告估台南海淡廠1年需2.6億度電,占全市用電1%

「馬祖的主要水源就是海淡水,已經使用了20年漁民都沒有抗議,從實務運作來看應該是沒有問題。」馬祖的南竿海淡廠在2001年就完工使用至今,熟稔海淡廠水資源開發的陽明交通大學環工所教授黃志彬解釋,鹵水採取多點排放,利用擴散作用和海水混合,原則上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新竹在正式規畫興建海淡廠之前,曾在2021年缺水時搭建臨時的海淡廠機組,日產1.3萬噸水,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局副局長郭耀程就指出,從官方漁獲與海洋資源調查來看,啟用緊急海淡產水期間的漁貨量與歷年數字相比,並沒有太大差別。

經濟部水利署「移動式海水淡化機組」展示基地。(總統府)
經濟部水利署「移動式海水淡化機組」展示基地。(資料照,總統府)

郭耀程另外從離島的澎湖與金門在近10年漁獲量來看,漁獲量減少主要受政策與氣候連動,單從數字來看,在海淡廠擴建或正式營運後,漁獲量不減反增。只是陳武龍仍有疑慮,認為馬公海淡廠日產水量頂多1萬公噸,台南海淡廠卻是20倍,目前的數據仍難以服人。

因著科學園區發展而開發的水源,除了遭批評是犧牲沿海環境生態,更令人憂心的是年益增加的用電量;在兩座海淡廠的環評報告書中,都粗估生產1度水需要4.2度電,台南海淡廠1年需要2.6億度電,占了全市用電1%,幾乎是七股鹽田太陽光電整年發電量的總和。

台灣電比水缺,專家評不應再建高耗能的海淡廠

根據水利署內的評估報告,海淡水是所有開源方案當中用電量、排碳量最高的方式,其次是再生水與地下水。而正因海淡廠高耗能的生產模式,過去1度水的成本落在46元至80元之間,近年在技術提升下,也只降為1度33元至73元,比起一度11元的水費高出許多。

「台灣缺電比缺水問題大!」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系特聘教授、環評委員朱信認為,當全世界以淨零碳排為目標,台灣在還有其他水源開發方案的狀況下,不應再興建高耗能的海淡廠,而海淡廠的成本也沒有考慮到台灣實際的發電成本,在電費合理化的狀況下,成本將比目前估計更高。

台灣遭逢旱災,中南部水情吃緊,包括護國神山台積電等科技廠為了不讓缺水影響運作,特別派水車到建案工地載運可利用的地下水,在旱象持續下,無論官方或民間都想方法增加水源,只為渡過台灣缺水危機。(柯承惠攝)
台灣2021年大旱,各科學園區必須靠運輸車運水供生產之用。(資料照,柯承惠攝)

對此,黃志彬解釋,4.2度電換1度水已經是10幾年前的技術了,離島的海淡廠約是以3.5度電提取1噸水,目前應該能達到3度電產出1噸水,越大型的海淡廠能源效率越高,唯一要擔心的是台灣沿海海水水質不穩定,藻類和有機物比較多,在使用一段時間後會降低能源效率。

賴建信也解釋,水利署除了會提高能源效率,也將海淡廠當作調度能源使用的設施,在用電尖峰時段與夏季可以降載產水,離峰時段與再生能源發電充足時則可將產能調高。在最近一次環評初審會議上,兩座海淡廠也都承諾將有10%用電使用太陽光電或等量的綠電憑證。

工業大廠不用負擔海淡廠造水的額外成本

海淡廠是為了避免工業與民生及農業搶水,但工業大廠仍毋須負擔額外的成本,水價尚未考慮調漲,今年7月即將上路的耗水費也僅將以1度3元徵收。賴建信回應,過去開發水源的成本一律都是由政府吸收,徵收耗水費是希望增加廠商改善製程的誘因,並不是考量製水成本。

台灣去年遭逢的50年來最嚴重旱災仍餘悸猶存,當時民眾趕忙添購水桶儲水、工廠派送水車跨縣市載水;因此,開發水源至關重要,在用電、用水與生態之間如何權衡,有待水利單位持續和民眾溝通,並在開發過程中進行更細緻的規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