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光的代價-1》搶水、搶電、搶土地,政府獨寵半導體產業

半導體產業具有高耗電、高耗水量特性,同時也吸納台灣過半科技人才,長遠來看,我們真的承擔得了嗎?示意圖,圖為陽明交大奈米中心。(顏麟宇攝)

台灣是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半導體產業國家,其中台積電囊括了全球近6成晶片,而最精密的晶片則有8成都在台積電。台灣小小一座島嶼,代工蘋果、特斯拉、英特爾的晶片,不僅帶來GDP,也確保台灣在全球地緣政治角力中的地位,然而,半導體產業高耗電、高耗水量特性,以及吸納台灣過半科技人才,長遠來看,我們真的承擔得了嗎?

近年在中美科技戰、新冠疫情帶動數位轉型、電動車需求成長等諸多因素催化下,全球電子產品供應鏈爆發晶片荒,全球晶片龍頭台積電(TSMC)因此掌握全球科技命脈,不僅讓台灣成為全球地緣政治下被拉攏的對象,更帶動半導體上下游產業形成護國群山,其中台積電更被視為「護國神山」。2021年台灣半導體產業產值高達4.1兆元,佔GDP達20%,是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半導體產業國家。

在全球半導體市佔率分布,台灣晶圓代工逾6成,封測也有4成,光台積電在晶圓代工就高達近6成,而隨著五奈米、三奈米尖端技術領先全球,滿手訂單的台積電也預計在台灣西半部瘋狂擴大產能。在政府政策加持下,夢幻技術二奈米製程之晶圓廠於新竹寶山動工、台南三奈米廠進入第二階段擴廠、預定於高雄設立的七奈米及二十八奈米廠也通過環評,估計台積電廠區延著中央山脈,橫跨台灣西部約一半的縣市,含封測廠總計將增加至約30座工廠,台灣宛如進入一個「晶圓代工大爆炸時代」。

20220503-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交大奈米中心。晶圓。(顏麟宇攝)
在全球半導體市佔率分布,台灣晶圓代工逾6成,封測也有4成,光台積電在晶圓代工就高達近6成。(顏麟宇攝)

不過,台灣對半導體產業的投資未有停歇,光是2018至2021年4年年度預算就投入上百億元在「晶片設計及半導體科技」;2020年6月行政院長蘇貞昌拍板經濟部提報「領航企業研發深耕計畫」,針對新興半導體、5G與AI三大產業的國際大廠來台,透過「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7年補助逾100億元,這項被稱為7年100億元的「高科技研發中心-大A+計畫」,就是建構在台灣晶圓代工與IC設計的優勢基礎上,補助Google、Facebook等國際級企業來台設立半導體研發中心。

政府扶植高科技業,租稅獎勵政策實施長達50年

政府為扶植高科技業,一路以來給予政策加持,從《獎勵民間投資條例》到《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實施長達50年的租稅獎勵政策,受惠的產業包括半導體、面板、生技製藥等,其中台積電是少數屹立不搖的國際級企業。但不可諱言,台積電過去長期受政府扶植,光是租稅獎勵,在2005年享受的投資抵減達101.1億元,2007年更高達137.4億元,這個數字一直到2009年《促產條例》落日才逐年減少。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1-資源排擠篇-台積電每年租稅抵減金額
 

此外,政府還動用所有行政資源,尤其四大國營事業就有三大台電、中油、台水忙著替這個產業找水、找電、找資源,藉由低廉的水電成本,讓晶圓代工稱霸世界。

這座「晶片之王」的成功,肇因於前董事長張忠謀開創專業晶圓代工模式,在全球殺出一條血路,近幾年五奈米、三奈米製程領先韓國三星、美國IBM與英特爾,再加上精密技術超越摩爾定律(Moore’s Law),晶片可望朝向二奈米、一奈米前進,穩坐全球晶片龍頭的不敗地位,連帶地,周邊半導體上下游產業,也跟著台積電蓬勃發展。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1987年成立的台積電,2000年營收跨越千億大關,和當時台灣GDP規模10兆元相比,只佔1.24%。20年後台積電突飛猛進,去年(2021)度營收1.59兆元,佔台灣GDP高達7.31%;據台積電法說會報告,台積電去年營收高達1.59兆元,全年淨利約5965.4億元,等於是一開門就賺進16億元。台積電資深副總秦永沛去年底就曾在一場論壇上透露:「看好半導體產業未來10年發展。」業界預估此話透露出,台積電再贏10年沒問題。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1-資源排擠篇-台積電營收與GDP佔比
 

然而,台積電員工約5萬人,僅佔全台就業人口1146萬人的0.4%,而台積電股權最大宗為外國機構與外國人,持股高達約73%。這不禁讓人疑惑,「護國神山」的龐大收益,到底讓多少人受惠?而耀眼光芒下的護國神山、群山,它們背後的陰影,是誰在承受?亦即,在幅員狹小、能源有限的台灣,為扶植這個產業,尤其高耗電、高耗水量的晶圓工業,又造成哪些排擠? 

《新新聞》盤點「台積電企業社會責任報告」與預計擴廠的環評書統計發現,台積電2028年用電量將上看450億度,佔全台13%,相當於3部核三廠機組、台中發電廠10部火力機組全開都不夠用;而耗水量將達每日42萬噸,相當於140萬居民的每日用水量。這樣的驚人數字,台灣到底準備好了嗎?

【排擠效應1】搶電:台積電用電將佔全台13%,3座核三機組發電量都不夠

晶圓廠長久以來被視為「吃電怪獸」,《新新聞》統計資料發現,2028年台積電用電恐將佔台灣總體用電量約13%,第一道排擠效應:用電荒隨時爆發。

根據「台積電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中所揭露的用電量,台積電用電量年年高漲,2016年台積電扣除海外廠,在台用電量約88.58億度,隔年2017年用電量突破百億度為108.88億度,2020年台南五奈米廠開始量產後,用電量暴增至155.58億度,佔全台6%,相當於一個首都台北市的用電量。

但更為驚人的還在後頭,《新新聞》檢視台積電擴廠的環評書資料發現,決勝全球新技術新竹二奈米廠,總共有4座晶圓廠,用電量約97萬瓩;而甩開三星、英特爾的台南三奈米、五奈米廠,用電量也預計增加88萬瓩;今(2022)年4月通過環評的台積電高雄廠,則是計畫總共分三期,用電量為126萬瓩,為新廠擴建計畫之最;而台積電目前屬意在中科擴建二奈米廠,用電量初估也要25萬瓩。四地加總起來,裝置容量高達336萬瓩。

台灣一座核電廠裝置容量約200萬瓩,因此幾年內台積電新增用電量大約是1.7座核電廠。而再將台積電原本的用電量計入,台積電2020年所公布的用電量160.58億度,扣除海外用電約5億度,換算下來,2025年新竹寶山開始量產後,屆時用電量高達350.58億度,接著高雄廠、台中廠量產,2028年恐怕一年就要吃掉大約449.58億度,佔台灣整體電力約13%。一名電力人士驚呼「相當於3座核三機組、中火10部火力機組火力全開都不夠用」。

如此驚人的吃電怪獸即將誕生,台灣足以供應嗎?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1-資源排擠篇-台積電用電量逐年大增
 

檢視台灣電力規劃,2022年到2025年,新增的電力機組全是天然氣機組,大約有1086萬瓩。在今年2月,也傳出台電將計畫投入455億元,於高雄大林電廠興建2部燃氣機組約140萬瓩,中油則是在3月將「洲際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第七接收站)計畫刊登在環保署環評論壇,規劃在高雄港洲際二期興建6座儲槽。

但根據經濟部公布的最新「全國電力資源供需報告」大林電廠在2019年新設超超臨界燃煤機組後,並沒有其他新增機組計畫,但台電最近計畫現有的大林電廠3、4機組拆除後,將原地設置2部天然氣機組,引發附近居民不滿。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認為,台電指要因應大高雄地區產業用電需求,卻在沒有說明產業需求的狀況下就要在計畫之外新設機組,種種舉措令在地人不禁揣想,「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台積電」。

20220406-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位於楠梓的高雄煉油廠,部分已規劃為楠梓產業園區,成為台積電高雄廠的預定地。(李佳穎攝)
台電最近計畫在大林電廠設置2部天然氣機組,居民質疑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台積電。圖為台積電高雄廠的預定地-高雄煉油廠。(李佳穎攝)

蔡英文政府的能源政策方向是「廢核、減煤、增氣」,但大幅度仰賴天然氣發電的第一個考驗是,即使機組如期興建完成,恐怕也英雄無用武之地。清華大學核子工程與科學研究所教授葉宗洸分析,新增的天然氣機組約1086萬瓩,而同時除役的老舊機組約906萬瓩,看起來可以打平,但還有很多燃氣機組根本沒有地點,而第三接收站外推方案要等2025年才可供氣,第四、第五接收站都還在環評卡關,不過,即使擴增了天然氣機組,恐怕也無氣可用。

這是因為,天然氣價格不低,易受國際情勢所波動,例如俄烏戰爭就讓天然氣價格飆漲,且天然氣發電成本一度近4元,工業用電價格每度電約為2.4元,等於是全民長期補貼台積電用電。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中心助研究員陳中舜憂心說:「2020年天然氣採購價格高達1622億元,相當於全國稅收的9.7%,未來天然氣佔比若節節升高,台灣真的負擔得了嗎?」

天然氣的挑戰或許距離一般民眾很遙遠,但北部電力存在缺口,每天有200萬瓩靠「南電北送」,且今年5月全國中小學「班班有冷氣」政策上路,每年夏季用電必定暴增,未來台積電台南、高雄奈米廠開始量產後,用電量將增加214萬瓩,屆時恐怕「南電無法北送」,北部嚴重電力缺口怎麼填補?台電發言人張廷抒對此表示,台灣電網是相互聯通的,沒有每天都靠南電北送,屆時台電都會針對全台用電需求做適當調度。

電線杆、高壓電塔、台電、電力(圖/洪煜勛攝)
北部電力存在缺口,每天有200萬瓩靠「南電北送」,未來台積電台南、高雄奈米廠開始量產後,用電量將增加214萬瓩,屆時恐影響「南電北送」。(洪煜勛攝)

儘管用電量驚人,但面對歐盟2023年實施碳關稅政策,台積電也宣示加入國際再生能源倡議RE100,2050年要達成100%再生能源目標。台積電帶頭做企業表率值得肯定,但問題是要多少再生能源,才能滿足台積電百分之百綠電需求呢?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說,依照台積電檢討承諾推估,台積電2030年用電量恐到達400億度,太陽能光電需達到32GW,才能達到百分之百綠電目標,比現在政府規劃的太陽能20GW、離岸風電5.6GW加起來還要多。

台積電低價橫掃全台98%綠電,連台電都只能望電興嘆

台積電所需綠電,對地狹人稠的台灣而言簡直是不可能任務,但台積電對於達到百分之百綠電,相關規畫並不完備,引發環團質疑。地球公民基金會即訴求,台積電應承諾將使用的再生能源規畫中,至少50%來自屋頂光電;執行長李根政就建議,台積電新設廠房都應裝設太陽能板,遮蔽比重應達50%以上,且高雄市政府也應要求台積電幫民眾裝屋頂光電,不能宣示要達到百分之百綠電,卻無任何作為。

事實上,台積電早已掃光全台98%綠電,甚至直接與大型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簽訂契約,以一度約2.5元價格採購綠電,種種行動看似響應綠電,但業界卻認為不利台灣綠電發展。

能源專家陳立誠質疑,離岸風電躉購費率第一階段一度5.8元、第二階段2元,而台積電是在第二階段時與沃旭簽定2.5元標案,照理來說,台電應該第二階段以2.5元低價向沃旭收購,替老百姓攤平第一階段的成本,結果低價的沃旭2.5元竟被台積電攔截,而且其他業者也需要綠電,完全不知何時可以如此自由交易。

台積電橫掃綠電,但事實上未來有更多再生能源併網,類似去年513、517、今年303全台大停電事件,明明備用容量率很高卻還是停電的狀況,恐怕會一再重演,甚至電壓不穩也會影響半導體製程。陳中舜分析,大量太陽能電力併網若無儲電系統作為配套,中午時發電過高,會出現「棄電(大量電力被丟棄)」現象;而到了傍晚大量電力消失,出現「鴨子曲線」,隨後透過火力或是水力發電補上,若支應不及,台電就會利用降壓、輪流停電等措施調度。

其實台積電人士曾向電力界透露,台積電最怕「不穩定的電」,一旦電壓不穩也會影響製程;不過台電都會在科學園區附近設高壓變電所、雙迴路,穩定科技業供電,但這次特別要在高雄楠梓產業園區設置高壓變電所,確實讓外界深感有獨厚護國神山的意味。台電供電處處長石吉亮表示,台電都希望在用電多的地方設置變電所,像是竹科本身就有「竹園超高壓變電所」,當然高雄楠梓產業園有用電需求,也會設置「高煉超高壓變電所」。

20220304-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中科,台積電。(蔡親傑攝)
台積電最怕「不穩定的電」,因為電壓不穩將會影響製程。(蔡親傑攝)

全台面臨用電荒,為什麼台積電一天都沒停過電?

究竟台積電未來會不會無電可用,真相是「不會」!因為,依據經濟部《電源不足時期限制電辦法》,電源不足時,會優先從工業大戶減少5%用電量,但國防、交通及其他重要用戶可不受限制,但今年高雄303大停電就出現,高雄中鋼停電8小時,竹科台積電卻完全沒出現停電的狀況。 一名電力人士觀察到,「最近幾次大停電可發現,傳統產業有停電,但台積電一天都沒停」。

「台灣能源供應趕不上需求!」工總秘書長蔡練生批評,政府為了吸引投資,對一些重要產業保證不斷電,但能源電力供應就這麼多,影響一般工業園區供電穩定,政府應該通盤檢討整個能源政策、配電問題。

台積電開發高效率半導體技術,曾模擬試算,台積電每使用1度電,就能為全球減省4度電,但台積電替全球節電,電網脆弱又地狹人稠的台灣,負荷得了這樣的電力嗎?各界學者均認為,台灣要成為半導體大國,就必須要有配套措施,不是調整能源政策,就是進行資源控管,逐步讓低產值產業淘汰或轉型。

中央大學管理講座教授梁啟源直言:「是能源政策出問題,而不是產業政策出問題。」中央研究院經濟所兼任研究員蕭代基則認為,「政府不應該一直控制電價」,現在政府運用大量的再生能源,也建置更為穩定的電網系統、儲能設備,而這些都必須反映在電價上,才可以透過經濟市場的力量逐步讓附加價值高的產業留下來,促進附加價值不高的產業進行轉型,不能一直讓台灣企業維持低價競爭模式。

【排擠效應2】搶水:台積電每日耗水將達百萬居民用水量,水資源夠嗎?

晶片製造過程必須大量用水清洗,但台灣面對極端氣候,多雨的冬天、春天只會愈來愈短,炎熱乾燥的夏季愈來愈長,去年更爆發百年來最嚴重的乾旱。台灣面對的第二個排擠效應可能就是:用水荒。

根據台積電「企業社會責任報告」,2020年台積電每日用水量約19萬噸,相當於一個新竹市人民的用水量,而再加上環評報告書裡頭揭露的數字,台積電2027年新廠陸續完成後,用水量將增加一倍,每日用水量高達42萬噸,相當於140萬人一天的用水量。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1-資源排擠篇-台積電用水量逐年增加
 

去年台灣遭逢百年來大旱,台灣民眾與高科技產業爆發搶水大戰。在新竹璞玉種出冠軍米的農民田守喜回憶到去年新竹農地停灌,至今仍心有餘悸說:「新竹收成一年僅有二期,水一停灌,農民一期農作全部都沒了,等於一半收入都泡湯。」而另一名在桃園、新竹一帶務農的農民則憤怒地說,缺水時,政府第一個犧牲的就是農民,「要農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作物在眼前死去,非常心痛,發補助其實是拿錢在踐踏農民尊嚴,政府有想過嗎?」

農民都相當擔心今夏水情若吃緊,又會爆發停灌政策。前內政部長、台灣大學土木系教授李鴻源批評;「企業賺大錢,農民有因此獲利嗎?」乾旱時農委會宣布農業停灌,農民休耕政府補助一分地8000元、一甲地8萬元,農民一季收入才8萬元,是要怎麼過日子? 

面對極端氣候的挑戰,經濟部水利署去年核定「台灣各區水資源經理基本計畫」。水利署長賴建信受訪表示,估計今年水情相當樂觀,而水利署也正在進行「珍珠串」計畫,讓北水可以南送,各地也在興建再生水廠,另外也希望「再生水資源發展條例」草案可以完成立法,要求廠商使用一定比例再生水,不浪費珍貴水源。

水利署面對枯水期似乎已有超前部署,但檢視前瞻水資源計畫,可發現台積電所在的新竹,算是搶救水源重中之重之地,例如桃園-新竹備援管線工程計畫編列27.8億元、石門水庫至新竹聯通管工程計畫編列68億元,再加上寶二水庫溢洪道堰頂加高1.35公尺、新竹南寮海水淡化廠,估計新竹就砸了上百億元,有四大工程在進行中。

桃園、新竹幹管去年曾發揮關鍵作用,讓台積電不停水,被稱之為「一條水管救全世界」。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觀察,如果再加上板新大漢溪水源南調支援桃園計畫,可供應桃園每日最多51萬噸,而桃園再從石門水庫透過幹管支援新竹,看起來是要從台北將水一路運送到桃園,再從桃園運送到新竹,可以猜想就是為了新竹量身打造。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1-資源排擠篇-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與年度預算對半導體科研及製程水電之補助
 

新竹科學園區離北台灣較近,透過幹管可以度過缺水危機,但台積電在中南部重兵部署三奈米、七奈米等廠,而中南部降雨天數較少,去年大旱也出現分區停水情形,未來也難逃缺水危機。

目前台南市水利局興建永康、仁德、安平3座再生水廠支援台南科學園區供水,總計斥資約70億元;高雄市府則是向內政部營建署爭取74億元,辦理岡橋、楠梓2座再生水廠,預計每日可供給10萬噸的水。

20220331-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台南永康水資源回收中心(永康再生水廠)。(顏麟宇攝)
中南部降雨天數較少,未來難逃缺水危機,地方政府紛興建再生水廠支援科學園區供水。圖為台南永康水資源回收中心(永康再生水廠)。(顏麟宇攝)

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童慶斌表示,極端氣候下,政府跳脫水庫集水概念,改在城市搜集雨水、生活污水再利用都是正確觀念。只是地方政府做生活污水回收水一度成本將近20元,這筆經費完全用於企業,台灣水費仍然一度維持平均11元不調漲,建設經費與未來回收水成本,等於都是變相讓全民買單。李鴻源也質疑,回收水一度至少20元、海水淡化廠一度約30元以上,用回收水支援企業,這樣的補貼到底符不符合公平正義?

李鴻源並直指,台南、高雄隨著氣候變遷將逐漸沙漠化,「耗水產業怎麼能放在南部呢?」他認為台積電最適合放在新北市八里污水廠附近,只要遷一條20公里的管線就可以供產業用水,更不用再興建耗電的海淡廠;「台積電設廠應該回到國土計畫思維來思考,並把水、電都一併考量進去,否則這問題永遠無解。」

然而,光是前述工程加總起來高達上千億元,但工業水費仍然沒有調整,即使今年7月開徵的「耗水費」如期上路,一度水也只多3元而已;據知情人士指出,像是水利署於新竹南寮設立臨時海水淡化機組,一度開發費用接近50元。這樣低廉的工業水費,就讓台水大感吃不消,種種建設、投資根本回不了本。

【排擠效應3】搶地:與民爭地,科學園區擴張形成圈地大戰

「能怎麼辦呢?我們被逼著要配合國家政策啊!」新竹縣寶山鄉信仰中心保生宮前,一位彭姓農民與《新新聞》記者談到要遷離家園仍感到不捨,他無奈地說。

的確,當各縣市敞開雙手歡迎台積電的同時,卻是一群人離開家園的開始。新竹科學園區要在寶山擴廠,寶山原是一大片山丘地,種植柑橘、水梨等,如今不少鄉民土地被徵收,工程把大大小小的山谷移平,開始興建大樓,就連寶山信仰中心保生宮、祖宗數代墓園都必須遷走。

20220304-竹科台積電專題,台積電寶山擴廠徵收用地保生宮當地耆老。(顏麟宇攝)
台積電寶山擴廠徵收土地,連寶山信仰中心保生宮、祖宗數代墓園都必須遷走。(顏麟宇攝)

而在4月通過環評的台積電高雄廠所在的「楠梓產業園區」,這裡原是中油煉油廠舊址(俗稱五輕),周邊居民忍受多年污染後,好不容易盼到土地整治機會,結果高雄市政府快馬加鞭,要將17年才能完成的整治計畫在1年內達成,最近一輛接著一輛的大型卡車不斷載出廢土,不時會聞到汽油味。

台積電在新竹已有7座廠房,而竹科寶山也預計新增4座晶圓廠,台積電竹科大本營已無法再擴張,只能在其他縣市找土地建廠,估算下來2028年在全台將共有24座晶圓廠、6座封測廠。但檢視台積電新廠所在地,除了高雄廠為中油土地再利用,其餘新竹為農地、台中為高爾夫球場,台灣土地政策有沒有問題?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1-資源排擠篇-台積電廠區分布
 

時間回到2018年科學園區政策環評,當時環保署訂定科學園區的共同審查標準,其中一項建議就是「即使擴充也必須尋找已有的工業區閒置土地」。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回憶當時狀況說,當時科學園區就承諾不再擴充土地,而即使擴充也必須尋找已有的工業區閒置土地,結果才過沒幾年,竹科寶山用地、橋頭科學園區都陸續跳票。

尤有甚者,2020年環保署環評大會通過一項臨時提案,為配合行政院核定「全國國土計畫」城鄉發展總量及檢討原則,原定2030年規劃全台600公頃科學園區用地,修改為2036年為1000公頃,再為科學園區圈地鬆綁。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林彥廷說:「當時覺得不可思議,環團都有點措手不及!當初政策環評討論那麼久,突然又要擴大面積,也未讓學界、公民團體發表意見」。

就算高科技產業發達,科學園區有土地需求,也必須按照當初環評承諾,優先尋找工業用地。不過檢視科學園區近期作法,台積電新竹二奈米擴廠是徵收農地、中科擴廠則是屬意緊鄰的台中(興農)高爾夫球場。而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截至2021年8月底止,開發中工業區尚有105.45公頃待租售及公告閒置土地尚有15.2公頃未利用,另外開發中工業區土地租售後未建廠也有862.91公頃。亦即還有近千公頃的蚊子工業區未利用。

20220304-竹科台積電專題,台積電寶山擴廠徵收用地。(顏麟宇攝)
環保署訂定科學園區的共同審查標準,包括「即使擴充也必須尋找已有的工業區閒置土地」,結果才過沒幾年,竹科寶山用地、橋頭科學園區都陸續跳票。圖為台積電寶山擴廠徵收用地。(顏麟宇攝)

一名前政府官員透露,經濟部底下工業園區閒置土地過多,但隨著高科技產業發達,科技部底下的科學園區土地又不夠用。兩單位各自有本位主義、招商壓力,雙方土地不願意整合,所以導致科技園區需要擴廠時,又再徵收附近農地,這荒謬現象會導致「台灣工業用土地愈來愈多、農業用地愈來愈少」。

工業局副局長陳佩利對此表示,工業局針對閒置土地未利用的企業陸續開罰,後來工業區土地利用情況獲得很大幅度的改善,而檢視工業區現有的土地,土地面積都被分割得很小塊,面積不夠大,也不適合半導體產業發展。竹科管理局環安組副組長殷志鴻則解釋,當初寶山環評時有敘明理由,考量產業群聚、人才不願離開新竹等因素,因此在竹科附近擴廠。

政府帶頭鑽漏洞 科學園區開發規避二階環評

詹順貴更擔心,工業局閒置土地明明還很多,但經濟部為解決台商回流產業缺地,規劃在彰化以南9處台糖土地,增設產業園區,總開發面積1204公頃,而且每處都刻意規劃100公頃以下,有意規避開發面積達100公頃以上需做「二階環評」的規定,且引進產業包含金屬製造業、機械設備製造業等,是否會造成當地污染、農地流失,令人憂心。

而政府帶頭鑽二階環評漏洞的情況,也顯現在台積電高雄廠。林彥廷指出,台積電即將進駐的高雄楠梓產業園區,就不是依照《科學園區設置管理條例》所設置的「科學園區」,而是由高雄市政府就《產創條例》設立的地方級「產業園區」,無需依照「新設(含擴建)科學園區政策評估說明書」所訂定的31個項目提出評估資料。楠梓產業園區已經是一個「準科學園區」,卻有別於近年的科學園區開發案,不需要進行科學園區政策環評,也因將開發面積控制小於30公頃而由地方政府審查,火速在1個半月內過關。

而此案更值得注意的是,五輕是台灣目前面積最大的污染場址,中油公司在2016年啟動整治計畫,原本預計至2033年完工;但就在高雄要迎接台積電後,土地整治改由高雄市政府工務局接手,採用「分區發包、同時整治」的方式,將原本需要17年才能完成的整治計畫,在不到1年時間快馬加鞭完成,工務局長楊欽富甚至表明:「高峰期動用上百台開挖及運輸機具同時作業。」

對此,高雄市環保局副局長黃永宏解釋,「五輕以前曾考慮要整廠輸出,還保留廠房結構和管線,整治過程緩慢,工務局接手後就全數拆除,把受污染土壤挖除,和中油慢慢做的差異很大。」高雄市經發局長廖泰翔表示,與企業合作最重要的就是展現行政效率,才能有相應的發展機會,翻轉產業結構,透過指標性的產業帶動整體民生消費。據了解,中油原本欲使用耗時、低成本工法進行逐區整治,經費約103億元,而工務局在現地開挖後採用效率較高的工法,只是經費瞬間飆高到268億元,增加金額超過1倍。

政治大學地政系副教授戴秀雄認為,所有資源放在有限的國土裡競爭時,必須衡量人民與產業需求,而這問題必須回到《國土計畫法》來討論,應該把全國相關產業、供應鏈、耗水耗能等因素通盤檢討,像是北部電力已經需要南部運送,台積電還適合在新竹寶山擴廠嗎?「政府若任由各部門衝業績、提計畫,而未有國土規畫的概念來思考,將不是台灣之福。」

台積電持續成長帶動半導體產業鍊的蓬勃發展,今年台積電法說會上更宣布資本支出將擴大約1.1兆元,外界預估大部分用於國內擴廠,估計也會帶動鋼鐵、化學等其他產業。至於《新新聞》向台積電提出有關未來水電等資源問題,台積電則沒有回應。

只是,在可預見未來5年內,政府若只會一路開綠燈,卻不思考並提出完善的電力、水力、國土、人力等配套政策,不僅將來居民恐將生活在輪流限電、輪流限水的風險之中,大批農地流失也將造成無可挽救的糧食危機。

而台灣社會還要付出的隱形成本,包括:遍地開花的科學園區,對地方逐漸造成環境負擔,包括廢棄物、污染、交通與生活環境衝擊等;以及,人才是台灣科技產業勝出的關鍵,但我們不僅過度將資源傾斜挹注在半導體上,甚至在政策鼓勵下,大批人才也被半導體產業所磁吸,不但造成其他基礎建設產業爆發人才荒,高端人才投入晶圓代工的利弊得失,都值得政府與台灣社會正視,我們接下來將逐一探討。

台灣在追求亮眼營收數字的同時,到底要如何與半導體產業共處才是雙贏的做法?這恐怕是政府、業者與國人不得不共同面對的問題。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6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