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光的代價-3》搶人大戰:產官學研助攻半導體,「隱形冠軍」也敵不過台積電

政府與企業極力培養、招募半導體業人才,但人才磁吸的結果,也造成傳產與其他科技業缺工。圖為清華大學就業博覽會的台積電攤位。(顏麟宇攝)

畢業季來臨,半導體業早在農曆年後就向校園裡「新鮮的肝」招手,每個半導體業應徵者就平均能獲得近4個工作機會,凸顯半導體產業人才荒;為此,產官學研捧著高薪、端出政策牛肉要幫產業找人才,但卻可能出現才非所用、傳產與其他科技業缺工、博士人才不足等三大問題。

每年3、4月是畢業生的求職季,台積電今(2022)年3月初就以「F18B來了:站在摩爾定律浪頭上的人」為題的線上徵才說明會開了第一槍,由3位台積電南科18廠的主管負責招募,以6萬名台積電員工分布在3大洲、9個國家的全球布局地圖開場,今年預計將再招募8000人、碩士年薪上看200萬元,短短1個小時的分享,吸引近150人上線,還因提問太多而超時。

中午時刻,位於台南科學園區北側的台積電18廠外,進出的工人比工程師還要多,18廠底下的第6至第8子廠房正在如火如荼施工中。新竹科學園區的12廠、台中科學園區的15廠、南科的14廠與18廠是台積電的量產廠,其中18廠底下的8個子廠房正負責最新進的製程,五奈米晶片已經量產,三奈米晶片已經在去(2021)年試產,預計將在今年下半年開始量產。

不只有台積電,半導體業受到中美貿易戰與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需求成長,過去兩年都因為疫情而減少實體招募活動,今年3、4月趁著疫情趨緩時大舉前往校園搶人。某半導體設備商自2021年開始在台擴大招募,員工一口氣從700人成長為1500人,今年仍持續擴增,在校園徵才博覽會負責介紹的部門主管坦言「就是為了最大的客戶台積電」。

20220319-清大就業博覽會,校園徵才,美商科磊KLA攤位。(顏麟宇攝)
半導體業受到中美貿易戰與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需求成長,相關業者今年3、4月趁著疫情趨緩時大舉前往校園搶人。圖為清華大學就業博覽會美商科磊KLA攤位。(顏麟宇攝)

企業祭出高薪,政府協助育才,資源全給了半導體業

半導體業人才供不應求,為了育才、攬才、留才,不僅企業祭出高薪向理工學院人才招手,政府相關部會也總動員,教育部核准在台灣大學、清華大學、陽明交通大學與成功大學成立「半導體學院」,勞動部、科技部與內政部協助職業訓練、媒合人才,釋出研發替代役名額讓半導體業從業人員順利銜接職涯,產官學界紛紛將資源倒進半導體業,也出現人才磁吸效應。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台積電今年喊出招募8000人、碩士年薪上看200萬元,而IC設計大廠聯發科也不落人後,同樣喊出200萬元年薪,搶著招募2000人,在其他半導體企業,年薪百萬也只是低標。半導體業製程走向自動化,軟硬體人才都要,所需專業囊括電機電子、物理光電、材料化工、機械控制、資工資管等理工學院科系,連商管與社會科學院系畢業生都能找來當財會或人資。

企業徵才無所不用其極,就連在南科的聯外道路,都能看到台積電、聯電等各大廠在電線桿上綁著「徵才」字眼的關東旗。事實上,半導體業早就打破只錄取台清交成等「四大」學生的規定,台積電以往只前往頂大、中字輩大學、技職龍頭台科大與北科大舉辦徵才活動,近兩年,也在元智、淡江等私立大學與雲科大、高科大、虎尾科大與海洋大學等技職系統自辦說明會。

20220331-台南科學園區,南科台積電徵才廣告。(顏麟宇攝)
企業徵才無所不用其極,就連在南科的聯外道路,都能看到「徵才」廣告。(顏麟宇攝)

「不少已經就業的學長姐都會邀請同個實驗室的學弟妹來參加,一個拉一個,很多人都從大三參加到碩二。」一位清大工學院畢業生這樣說。在清大的校園徵才博覽會,聯詠、世界、達興、友達、台積電與美光從左到右一字排開,除了招募正職員工,實習生與研發替代役也都有人詢問,還沒畢業的學生也能爭取預聘機會,企業搶著攬才,新鮮人也提早卡位。

從大學路走進陽明交大的校園徵才博覽會現場,映入眼簾的攤位就是台積電,鎮日人潮絡繹不絕,18家半導體業者的攤位佔據了工程三館前的位置,每個公司都派出畢業校友向學弟妹介紹,工時、薪資福利、升遷機會等問題都能問到飽,並透過送禮、抽獎的方式吸引學生留下學經歷、論文題目與聯絡方式等基本資料,甚至有應屆畢業生帶著紙本履歷前往,現場就能直接面試。

一位台大生醫系所的畢業生抱著履歷前往全球最大半導體設備商「台灣應用材料」的企業說明會,部門主管直言:「台大的學歷很好用,什麼科系都可以來投遞履歷!」這股半導體就業潮吹進各大專院校,不論在台大、政大還是北科大,半導體業者的企業說明會經常吸引學生將250人的會議廳擠滿,在以文法商見長的政大,學生搶著問:「文組學生想要進台積電,有什麼樣的職缺?」

104人力銀行的報告顯示,半導體業在2021年第四季,每月平均釋出3.4萬個職缺,而直到2022年2月,半導體業職缺數量是求職者人數的3.7倍,創下3年來新高。根據勞動部在2020年的統計,製造業有26.2%業者全面調薪,約有46.6%從業人員受惠,電子零組件製造業的平均月薪在2021年成長到8萬2638元。

國發基金投入4.18億,4+2校「半導體學院」火速成立招生

半導體缺工,業界不止祭出高薪,也要政府想辦法。早在3年前,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在2019年9月一場會議中就向總統蔡英文反映國內半導體人才荒,國發會1個月後即在行政院會上透露,教育部正研議「高等教育沙盒創新條例專法」,也就是現今的《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2021年5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後,開放國立大學與企業針對半導體、人工智慧、智慧製造、循環經濟與國際金融等5大領域共同成立「研究學院」。

法案中明定,研究學院為期8至12年,經費由企業、大學與國發基金共同挹注,其中國發基金投資金額不超過企業。2021年下半年,台清交成4所頂大共獲得國發會的4.18億元預算,火速成立「半導體學院」,共招募235名碩士生與95名博士生,而中山大學與台科大的申請計畫則在2022年初由教育部核准通過,預計在下半年開始招生。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3-人才磁吸篇-2022年第一屆半導體學院資金來源
 

在成立半導體學院之餘,勞動部也推出「產業新尖兵計畫」,針對15歲至29歲的待業青年開設電子電機、數位資訊、工業資訊、綠能科技與國際行銷企畫等5+2產業的職業訓練,10萬元以下的課程都可以免費參加,參加期間每月最高還能領取8000元的學習獎勵金,目前就有「多元半導體產業人才養成班」與「先進製程積體電路佈局工程師人才養成班」正在進行。

同時,科技部從2017年至2025年也有半導體射月計畫、A世代半導體計畫、次世代化合物半導體前瞻研發計畫與關鍵新興晶片設計研發計畫等研究計畫在同步進行。針對人才培育,則有每次為期1年的「產業高階人才培訓計畫」,鎖定新農業、循環經濟、智慧機械、綠色能源、生技醫藥、國防航太、文化創業產業、晶片設計與半導體產業人才,媒合博士進行「產業實習」,每月補助6萬元。

20220319-台積電專題,陽明交通大學,交大台積電聯合研發中心。(顏麟宇攝)
學校與企業合作,為半導體產業培養人才。(顏麟宇攝)

近5千名研發替代役半導體業佔過半,光台積電就佔千名

針對畢業與就業之間的「兵役」問題,內政部在2008年開始實施「研發替代役」(研替)的制度,在目前義務役的役期只有4個月的狀況下,研替只需要在成功嶺受訓15天,後續1年半則在所屬企業「服役」,無法任意調職。這段時間,役男除了在成功嶺比照二等兵獲得6510元的月薪俸之外,在服役的前4個月依學歷每月有2萬4290元或2萬9710元的薪資,由研發及產業訓儲替代役基金支付。

研替由企業向役政署提出員額申請,經核准後可自行招募,意外使得兵役制度成為提前招募、培訓人才的管道。近年研替員額大致呈現成長趨勢,半導體業佔比不僅居冠,且逐年增加,在2019年仍不到3成,至2022年就已經超過5成,4964個研替就有2698人在半導體業服務,其中有1000名屬於台積電,其次是聯發科與瑞昱半導體公司。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3-人才磁吸篇-產業研發替代役名額
 

「這兩年遇上疫情, 4個月的義務役可能要等超過半年,就會浪費1年時間,資歷、薪水都比別人少。」申請上聯發科研替的S說,研發替代役比起義務役與一般替代役都更能控制服役時間,而大部分公司將這1年半的薪水補到正常聘用的水準,當兵就像上班一樣;對公司來說,研替在1年半不能隨意轉職,公司也不致於擔心新人不適應就馬上離職,培訓成本放水流。

2022年適逢新式的14天教育召集(教召)上路,蔚為話題,根據《替代役役男服役期滿後召集服勤實施辦法》,服役期滿的替代役在退役後8年內只有可能需要接受「演訓召集」,每年最多1次,每次1天。外傳台積電員工不需教召,國防部與台積電則解釋,依照《兵役法》第41條,患病經證明不堪負作戰任務、國防工業專門技術員工、任教於國中小超過一年的專任教師以及要負擔生計的役男都可以緩召,「由於台積電屬於國防工業一環」,故依法辦理。

【警示1】才非所用:物理系碩士生在做高中生就能做的事

為建構「護國群山」,政府與企業極力培養、招募半導體業人才,不過人才磁吸的結果,已開始出現示警的聲音。

台積電前研發處長、台大領導學程兼任教授楊光磊直指,台灣半導體業人才已經「上駟下駟化」,具有特定領域專業知識的碩博士生都成為第一線的工廠執行人力,「物理系碩士生在做高中生就能做的事情」,在誤用人才的狀況下,受害的是高工時、不快樂的員工與家庭,也讓大者恆大的半導體產業擠壓中小企業的發展。

在一場台積電校園徵才說明會後,一名碩士生憂心忡忡地向部門主管詢問:「公司會不會歧視非台清交成的學生?」這位主管拍著他的肩鼓勵:「只要有高中的物理、化學知識就能處理大部分的問題。」而博士班畢業後在台積電研發部門任職的A坦言:「台積電分工精細,我所負責的是生產管理,每天的工作就是找出無法穩定生產的原因,其實和我博士論文的主題無關。」

20220319-清大就業博覽會,校園徵才,求職人潮。(顏麟宇攝)
人才磁吸的結果,台灣半導體業人才已經「上駟下駟化」。圖為清華大學就業博覽會。(顏麟宇攝)

擁有工學院碩士學歷、從電子業轉職到台積電的M也說:「台灣半導體業的技術比學界研究更為先進,學校所學大部分沒有辦法直接應用,不管是不是相關科系畢業,大部分都是到職後利用撰寫論文時所訓練的邏輯思考能力,在公司學習專業技能,頂多研發與整合工作才會需要較多半導體知識作為背景。」

一位海洋大學機械系畢業生就分析,畢業後前往傳統產業工作的起薪是3萬元,試用期後調高到3萬7000元,但台灣半導體設備商的起薪就喊出4萬7000元,遑論外商和知名大廠。M從電子業跳槽到台積電,最大的誘因就是薪水;他回憶,7、8年前畢業時,半導體業還不是同學就業的主流選擇。對於非電資學院的畢業生來說,半導體業的薪水勝過國營事業與傳產大廠,自然產生人才磁吸效應。

這些從業人員的經驗在在顯示,半導體業的人才磁吸效應導致才非所用、傳產與半導體之外的科技業也發生缺工的問題,具碩士學歷的勞動力大量流向半導體業,使得博士人才不足。

楊光磊提到,相較於台灣,美國的半導體業人才採分層專業分工,第一層是由具高中或大學學歷的執行人力完成指定工作,原則上只要了解基本半導體知識和專有名詞;第二層的進深科技人才則由物理、化學、材料、機械研究所的畢業生擔任,他們能研究、設計與改善單一製程;第三層的系統整合人才則需具備電子、電機專業知識,可以設計整體製程,創造出最新的工作系統。

【警示2】其他產業缺工:半導體挖科技業、科技業挖傳產

在沒有分層專業分工的狀況下,台灣出現了「外商挖半導體、半導體挖科技業、科技業挖傳產、傳產挖服務業」的人力流動趨勢。Z也提到,不少從聯發科離開的同事都去了Google,而她則是從另一間半導體公司轉職而來,「一旦轉換跑道,就再也回不去了!工作就是要獲得更高的薪水或更多的休息時間嘛!」

清大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葉宗洸也以自己任教的系所為例,學生到大三要分成材料、熱流、物理與電子等4組,近年都一窩蜂選擇電子組,其他組別明顯少了2、3成,「可以預見未來中鋼、台電、中油所需要的理工人才恐怕不足,造成傳產人力結構老化」。更甚者,一名清大教授透露,其他半導體公司公開徵才也搶不過台積電,只好私下找人,他經常接到半導體業主管來信希望幫忙引薦學生。

20220319-台積電專題,清華大學,台積館。(顏麟宇攝)
不只其他產業在徵才時搶不過半導體產業,其他半導體公司也搶不過台積電。圖為清華大學台積館。(顏麟宇攝)

同樣在清大,動力機械工程學系教授王培仁叨念著,不少學生在畢業前就接到台積電的錄取通知,而台灣工具機工廠多屬中小企業,雖然是台灣的「隱形冠軍」,但比較不會搶人,政府也應大力扶持。前陣子台灣機械公會理事長魏燦文才當面向蔡英文透露機械產業人才荒,要求政府比照半導體學院模式,擴大產學合作。

就連專攻機器人領域的陽明交大電機系教授楊谷洋就觀察到,竹科是陽明交大學生熟悉的環境,又有認識的學長姐形成人際網絡,在半導體業大喊缺工前,就已經有越來越多工學院畢業生選擇到半導體業工作,他也感嘆:「同樣是科技業,每個人的生活都需要手機,但不一定需要機器人,可以想見半導體業的就業市場對學生很有吸引力。」

【警示3】博士人才不足:半導體大廠高薪搶人,博士班乏人問津

半導體大廠祭出高薪搶人,台大電資學院院長張耀文卻擔心,碩士畢業生若薪資福利選擇就業而非繼續升學,將使博士人才短缺,進而缺少研發人力。「聯發科喊出碩士年薪200萬元、博士年薪250萬元,差別不大,學生為什麼要讀完5、6年的博士再來工作?」他認為,就讀博士的誘因不足,就學期間沒有正職工作的薪水,畢業後的薪水也沒有拉大級距,CP值不高,自然沒有人要讀。

張耀文的憂心,盤點各校半導體學院招生可為印證。台大的「重點科技研究學院」共設置「積體電路設計與自動化」、「元件材料與異質整合」與「奈米工程與科學」三大學程,各錄取25名,75個名額共吸引371人報考,並沒有任何缺額,又以後者的錄取率最低,僅有15.92%;而預計要收30名博士生,但前兩者與電子所聯合招生,只有8名正取,連電子所學生都收不滿。

成大智慧半導體及永續製造學院共有晶片設計、半導體製程、半導體封測、關鍵材料與智能永續製造等5個學程,甄試入學階段各釋出10個名額,50個名額共吸引162人報考,平均錄取率為30.09%,但以晶片設計報考人數67人最多,半導體封測僅有17人報考;博士班各釋出3個名額,每組最多卻只有2人報考,晶片設計博士報考人數甚至掛蛋。

清大的半導體學院碩士班全採用甄試入學,共有408人報考,招收80名,一直到備取48名才滿額;博士班在甄試階段共有18個缺額,共有20人報考,最後只錄取了12名。

陽明交大的產業創新研究學院碩士班同時透過甄試招募2021年度下學期與2022年度的學生,分別錄取85人與100人,錄取率分別為30%與12.7%;博士班在今年度欲透過甄試錄取14名,卻只有5人報考,最後先錄取了4名。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3-人才磁吸篇-頂大半導體學院招生人數
 

不只是新設的4所半導體學院面臨碩士生爆滿、博士生抱蛋的窘境,楊谷洋表示,陽明交大電機所碩士錄取率往往低於10%,就讀博士卻只要報名就可以錄取,老師們滿手研究計畫,卻沒有足夠優秀的博士生可以合作,無法培養師資,更無法推進前瞻性的技術,將失去產業發展的潛能,「理工科系的人才隱憂在於博士生不夠多!」

「博士班畢業可以幹嘛?」Z在學校時就曾聽聞老師們呼籲增加博士生,但她工作後發現,博士論文是在特定領域「走窄走深」,研究內容還無法商品化,反而難以直接對應到業界需求,「學歷沒有加分,不值得花錢花時間。」

因此,張耀文認為,產官學研要有更密切的產學合作,給予相應的工作機會,同時應擴大資助獎學金,向以往報考人數較少的僑生、女學生與外籍生招手,增加生源。

2022031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清大半導體學院。(顏麟宇攝)
新設的4所半導體學院面臨碩士生爆滿、博士生抱蛋的窘境,但博士人才短缺,將導致半導體產業缺少研發人力。圖為陽明交通大學國際半導體產業學院。(顏麟宇攝)

陽明交大副校長陳永富也表示,陽明交大與勞動部合辦的「產業新尖兵」計畫,正是提供了博士生投入產學合作與培育人才的機會,過去大學端很少關心學生如何就業,這也並非學院內老師的專長,因此陽明交大找來一群具博士專業的研究員,帶領參加計畫的學生一起探索半導體產業的職涯發展,想要告訴大家,畢業的博士生有「學術」與「研發」之外的第三條路。

「被半導體業掐住脖子不是好事」,政府下一步該怎麼做?

「強化科學教育是好事,但是被半導體業掐住脖子不是好事!」王培仁認為,半導體學院具有分流功能,機械系人才可望回流,而台灣還有其他產業具有轉型、提升的附加價值,政府在協助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同時,也應該輔導其他產業升級。張耀文則指出,過去電機系畢業生都跑去做晶圓,沒有人做設計,在半導體業整體發展後,人才就會散布各處,應該把餅做大。

究竟是「把餅做大」還是「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上」?產業動態瞬息萬變,沒有人有肯定的答案。不過楊光磊認為,科技業的「美麗」得力於產量與產值提供相對高薪,吸引全球高比例的人才就業,卻有著禁錮於持久不變升學主義,而有人才發展不夠多元的「哀愁」,企業與從業人員都應該盡力了解產業全局,強化跨領域與專業整合能力,才能回應不同的發展環境。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6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