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光的代價-4》防塵衣下的哀愁:高壓力、高工時,半導體阿信憋出來的世界第一

半導體產業的工程師面對高工時、高壓力,益發突顯台灣高科技人才的勞動條件是否合理的問題。圖為防塵衣。(顏麟宇攝)

「全世界最會趕單的就是台灣!」台灣半導體產業在世界撐出一片天,晶圓代工更被視為是過去用高工時、高壓力所拼出的世界第一,但在勞權意識抬頭的今天,除了高薪之外,如何提供員工合理的工作環境與條件,以維護員工身心健康,也是台積電等公司未來人才管理的一大挑戰。

半導體產業有諸多樣態,台灣在全球晶圓代工界無人能敵,不容諱言,人才日以繼夜輪班、使命必達的工作態度,是台積電成為世界第一的關鍵。不過,隨著台積電近幾年積極在全球布局,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設置12吋晶圓廠、與SONY合資在日本熊本蓋12吋晶圓廠,台積電在台灣員工輪三班、24小時on call的精神,與美國、日本勞動文化截然不同,不僅未來上路後恐怕會遇到不小挑戰,兩相對照下,也益發突顯台灣高科技人才的勞動條件是否合理的問題。

2021年曾有一名台積電美國設備工程師來台受訓後分享心得,揭露了台積電「高工時」內幕,引發熱議。在此同時,日本《經濟新聞》曾有個系列報導,其中提到,有些台積電的中階產線主管,每天凌晨3時才能回家已成常態,甚至得在晶圓廠過夜,也沒有周末假日可言;日本《朝日新聞》報導「台灣半導體業強盛的秘密」,甚至把台積電要求供應商,深夜產線有狀況時「兩小時就要回應」放入標題。據了解,近期台積電派高階主管赴美、日帶領團隊,大家一致的擔憂是,外國人才能否適應台積電的工作文化?

當然,當全球高階半導體製程高達92%在台灣,大家都仰賴台積電供應晶片,台積電勢必承受極大壓力,在這樣情況下,台積電工程師工作真實樣貌究竟如何? 他們的勞動權益是否受到合理保障,更令人好奇。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4-勞工血汗篇-台積電歷年新進員工人數
 

【血汗生活1】高壓力、高工時:2人值班顧100台機台,憋尿憋到結石

台積電工程師大約分為5大類,分別是製程工程師、設備工程師、研發工程師、製造工程師、整合工程師等。而不同的工程師工作時數、工作環境都有所不同,《新新聞》記者訪問了10幾位工程師,他們共同發出的聲音都是「在高工時、高壓力下,分分秒秒都不能懈怠」。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由於台積電機台為24小時、一年365天全年無休,因此廠務端維持機器運轉的「設備工程師」與調整機器參數的「製程工程師」,堪稱工時最長,而且因工廠不同,可能會輪「三班制」或「兩班制」。一名R工程師解釋,製程工程師有日班和小夜班之分,小夜班從下午3點半工作到凌晨12點半;設備工程師則需要輪值凌晨12點到早上9時的大夜班,至於助理工程師則是輪值早7到晚7的兩班制。

一名陽明交通大學碩士畢業就進台積電的B工程師,在台積電最前線南科14廠上班。他說,每個工程師都有一個獨立的辦公室,用電腦遠端監看製程,只要機台一出問題,就要立刻換上防塵衣火速進入機台,「機台出狀況經常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解決,因此時常在裡面憋尿,好幾個學長做了10幾年,結果罹患腎結石、膽結石」。

20220503-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交大奈米中心。防塵衣。(顏麟宇攝)
工程師用電腦遠端監看製程,只要機台一出問題,就要立刻換上防塵衣火速進入機台。示意圖。(顏麟宇攝)

而工程師進入機房「救晶片」,就像消防隊員一樣分秒必爭,延遲一分一秒產值都很可能損失上億元。B工程師直言,台積電內部相當缺人,1個工程師要負責7個機台,值班時100台機台只有2個工程師在負責維護,每次出狀況都分秒必爭,當下解決不了的話,不只產值會有鉅大損失,員工、主管還會被連帶懲處,壓力大到「睡覺時也會經常做惡夢,夢到機台出事情!」。

趕單使命必達,日夜輪班責任制導致工時過長

R工程師曾短暫到南科18廠協助,由於18廠負責量產先進製程五奈米晶片,經常人手不足,不時調度其他廠區人力支援,R觀察:「量產廠共通的特性就是人機比會比較低,在新竹大概10個人顧8、9台機器,南科則是3倍。」

由於台積電滿手訂單,因此每台機器都是24小時生產,這是導致台積電工程師工作時數過長的關鍵。B工程師說,「南科廠分三班制,我每個月有5天要上夜班(半夜12時到隔天9時)」,因此他生活常常日夜顛倒。有時輪到上白班,早上9時上班,若遇到機台出狀況,一定要處理完才能走,所以常常一路加班到晚上9時才回家,如果問題解決不了,還曾被主管罵「花200萬請你來幹嘛」,讓他感到壓力甚大。

一名主管級的退休台積電工程師C解釋,台積電能做到世界第一,就是紀律嚴明,很重視對客戶的承諾,一定要在時間內準時交期,且為了控制成本,機台不會多買,一個機台都輪流做好幾種不同製程,因此工程師的壓力就很大,特別是五奈米以上的製程,都是原子級的單位,一點差錯都不行,要不斷微調參數,「愈精密的機台愈來愈難顧」。

「全世界最會趕的就是台灣!」一名在聯發科擔任過工程管理的工程師H分享說,外商大廠都盛傳全世界最會趕單就台灣,所以很喜歡向台積電、聯電下單。其中台積電對訂單大多來者不拒,而且即使壓縮代工時間,為守住訂單,再去要求下面的人準時交貨,「對客戶使命必達的精神」在業界相當有名,但這都奠基在台灣人才願意「做牛做馬」、苦幹實幹的工作精神。

20220503-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交大奈米中心。防塵衣。(顏麟宇攝)
若遇到機台出狀況,工程師一定要處理完才能離開,常因此導致工時過長。示意圖。(顏麟宇攝)

爆肝工作一身病?請假理由竟有「癌症回診」選項

製程工程師的辛勞,台積電內部其他類別的工程師都聽過,但最令人有點小擔心的是,一名待過外商的D工程師說,台積電員工請假必須上系統填單,請假系統選完假別後要選請假理由,裏面有一個滿前面的選項是「癌症回診」。

根據《勞動基準法》規定,勞工每天不得工作超過8小時,每周不得超過40小時,而在一場校園徵才說明會上,一位台積電的主管級人士坦言每周平均工作50至55小時。另外根據勞動部「違反勞動法令事業單位(雇主)查詢系統」統計,台積電自2017年至今,共有14筆違反《勞基法》的紀錄,未依法支付加班費就佔了6項,有關工時的也佔了6項,包括加班時數過長、連續7日工作、1日連續工作超過4小時且沒有提供30分鐘的休息時間。

過去老台積電員工兢兢業業,拼出世界第一,但隨著世代更迭,年輕一輩工程師重視生活品質、勞動權益等,台積電為了留才,近幾年也大力改變。工程師C說,早期台積電是軍事化管理,而且老闆對下屬很不客氣,現在有時大老們脾氣一來,還是會不自覺「把過去那套拿出來用」,但已經人性化許多,大部分工廠都會遵守《勞基法》,讓勞工準時上下班,只有少部分的工廠產量太大,還無法做到。

台積電資深副總經理秦永沛去年回母校成功大學演講時,曾豪氣宣布「預計1年或1年半後,台積設備工程師將不用輪大夜」。但C工程師認為,台積電訂單多又持續擴廠,不認為可以在1年半內改善,很可能是指高階工程師不用輪大夜班,讓助理工程師上大夜班,照著SOP做就可以。

【血汗生活2】環境封閉:防商業機密外洩,一進公司立馬與外界失聯

除了設備、製程工程師必須輪班外,台積電研發工程師、製造工程師、整合工程師等屬於正常上下班制,不過這些人也有他們的苦惱。由於台積電為防止商業機密外洩,所有員工都不能帶手機進入公司,公司所用的文件都是「磁性紙」,一但不小心將文件攜出,公司大門就會警鈴大響,且內部還有遵守職務條款,不同部門員工私下聊天也不許透露自己工作內容。

一名已離職的台積電研發工程師E說,有時工作壓力一來,「連打手機找家人、朋友訴苦的機會都沒有」;而M工程師坦言,最不習慣的是一進公司就得交出手機,「環境比較封閉,一整天都不能用自己的手機,像是和外界失去連結。」A甚至認為:「對外連結鎖了一大堆網站,就連查資料都很麻煩,嚴格到沒有必要。」

20220331-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南科,台積電。(顏麟宇攝)
台積電為防止商業機密外洩,所有員工都不能帶手機進入公司。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顏麟宇攝)

而台積電研發工程師堪稱集全台科技界「學霸」,但頂尖菁英在台積電也有煩惱。清華大學碩士畢業的E工程師說,在研發部門時,大家都是名校博士畢業,「覺得自己學歷很低、很沒有成就感」。而一名在新竹廠擔任研發的F工程師說,台積電主管都屬於高壓統治,需要第一時間處理問題,若處理不了,還會酸言酸語說「這東西博士畢業,應該要知道吧!」

【血汗生活3】心理落差:工作環境不如預期,領高薪仍想逃  

許多人辛辛苦苦搶進台積電,但也有不少人做不滿幾年就離開。依據台積電「社會企業責任報告」所公布,新進人員離職率超過15%。台積電老工程師C觀察,年輕工程師選擇愈來愈多,可以去阿里巴巴、google、Facebook等,不少人把台積電當成是「鍍金」,撐滿2、3年累積一定經歷後,就轉進其他科技產業上班。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4-勞工血汗篇-台積電歷年員工離職率
 

而另一名工程師G說,台積電陸續要蓋新廠,很多資深工程師忙翻,要支援許多專案,沒有時間帶新工程師,導致很多新工程師在前線陣亡,而且隨著世代差異,現在年輕人觀念並不是一昧奉獻工作,「台積電若不改革內部勞工制度,再過幾年很可能沒人才想來」。

例如聯發科是沒有產線的晶片廠,專精IC設計,所以並不像晶片代工大廠台積電、聯電或力晶電等公司需要排班。Z工程師特別解釋:「公司只在意產能,並不在意上下班時間。」聯發科並沒有打卡機制,雖表定早上8至9時為上班時間,但Z經常9時30分才到公司,晚上8、9時下班。

藉分紅制度留人,想拿紅利只能撐下去

不過,台積電特殊的的分紅制度,也變相讓許多人必須待滿3年才能離開。M透露,入職時人資都會說明薪資結構,大致可以分為本薪與紅利,公司每年保證年薪14個月,也就是年終2個月,每年5月調薪,而2、5、8、11月則會發放前一季的50%紅利,另外50%則會在隔年的7月作為年度分紅發放。

不過A補充,工作前3個月是試用期,並不會計算紅利,而每季、每年紅利發放時必須仍處於在職狀態才能領取,紅利就超過年薪的一半,公司就是希望藉此留住員工。

過去台積電曾發生研發大將離職後投效韓國三星、中國紫光等,雙方鬧上法院,台積電的競業條款規定備受關切,曾任主管退休的C工程師解釋,競業條款並非所有人都要簽署,通常都是公司認定員工手上握有關鍵資料,才會與員工簽署,規定離職後1年半內,不能去與台積電業務相關工作,否則會違反競業條款。

C工程師說,員工離職1年半內,台積電必須付半薪,而且人資每3個月就會打來詢問,有無到其他公司任職?像三星、英特爾這種競爭對手,當然不能去,但其餘半導體產業多為上下游關係,多半都不會限制。

在這種高壓、高工時的環境下工作,能否生存下來因人而異。B工程師坦言:「我其實一進台積電就想離開!就知道這不是我要的人生,會待滿3年純粹是為了薪水,我認為會繼續待下來的人也是為了台積電的高薪!」

20220509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_04-勞工血汗篇-台積電員工數
 

上班動力「都是為了錢」,工程師的選擇不只台積電

在公司已經撐不下去的A曾詢問同事們上班的動力,得到了一致的答案:「都是為了錢!」台積電在今年徵才時喊出碩士年薪180萬元起跳,上看200萬元,據了解,博士起薪則約300萬至330萬元,宣稱薪酬在同行排名前25%,超過許多行業。

一名轉入外商公司的F就稱,「外商氣氛明顯自由許多,甚至採彈性上下班,工作壓力也比較沒那麼大」。而一名年輕製程工程師則是轉行在台南開咖啡店,他說:「在台積電上班沒有自己的生活,想說趁年輕出來試試看,開店只想找出怎樣的方式過生活最適合自己,在台積電時間不能控制,開店你可以控制時間。」

20220331-護國群山/台積電專題。南科,台積電。(顏麟宇攝)
有人擠破頭想進去台積電,也有人拚了命的想出來,牆內牆外是兩種不同心情。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顏麟宇攝)

許多工程師對台積電工作叫苦連天,但也有在台積電待上16年的資深工程師,則相當熱愛埋首於晶片研發的過程。G工程師說,「周日晚上想到隔天要去上班,解決全世界最高端的問題,內心就會非常的期待」,而會久留在台積電的工程師對製造晶片都有使命必達精神,他形容:「就像是哪天突然落水了,還會記得先把晶圓放在安全的地方再說!」

台積電可以站上世界第一,過去員工日以繼夜的努力是成功最大因素,不過隨著台積電陸續要在美國、日本設廠,由於勞動文化不同,靠科技人才輪班打拼締造出晶片王國的模式,可能會踢到鐵板。從外商轉進台積電的工程師D認為,「國外勞工勞權意識較強,勞工制度比台灣完善,不太可能讓勞工一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台積電也要調適自己的勞工政策,否則未來會面臨挑戰」。

台積電想要維持世界第一優勢,人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隨著台灣本地勞工意識抬頭,以及維護勞工的身心健康。未來要如何改進作業文化留人才留名聲,恐怕是台積電要面臨的重大挑戰,而台積電的勞動條件,也是政府相關部門必須正視的問題。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6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