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頭黨員」逆轉選舉翻版?擁15億資產眷宅社兩派爭權,國防部也參一腳

國軍軍眷住宅公用合作社位於台北市重慶南路黎明大樓內,該社曾與國防部完成91處眷村改建,包括著名的敦化新城、仁愛新城等。(林益民攝)

政府早年為解決官兵居住問題以穩定軍心,國防部設置全國第一個為軍眷住宅服務的機構──眷宅社,由國防部出錢,眷宅社出力,從1976年到2013年約動用5167億元改建全台91處眷村,該社因而累計15億元資產。儘管眷改結束,由於眷宅社社員是現、退役軍人及眷屬,仍與國防部有著微妙關係,該社近日理事主席選舉,兩派人馬為爭取15億元主導權明爭暗鬥,連國防部都捲入其中。

國防部早年為解決眷村老舊不堪的問題,1976年向內政部登記成立「保證責任中華民國國軍軍眷住宅公用合作社」(下稱眷宅社),國防部編列預算支應,眷村改建從取得用地、規畫、招標、興建、監工、交屋至保固,則由眷宅社一手包辦。

國防部要出大錢,當然怕眷宅社亂搞,所以早年的眷宅社理監事主席都是由國軍高階將領兼任,在眷宅社內部坐鎮看管。郝伯村、鄒堅、蔣仲苓、唐飛、羅本立等知名高階將領都曾是理事主席。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國防部曾編5167億元經費改建91處眷村

1名眷宅社員工指出,從1976年到2009年,國防部總共編列5167億元眷改案經費,從南到北共改建91處眷村,受益官兵住戶有1.8萬戶,國防部2009年停止眷改案,但91處有5處眷村改建陸續施工到2013年才完峻。

這名員工說,中正紀念堂附近的台北市杭州南路1段的仁愛新城,就是91處眷村改建案之一,本來是國防部總務局的眷舍,原住戶是71戶,後來蓋了3年多,在近1.5萬平方公尺的面積上重建408戶,花了不少經費。

20220502-SMG0034-N01-林益民_01_眷宅社小檔案
 

國防部當年停止眷改案時,內政部認為眷宅社屬於民間社團,國防部已不是眷宅社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不負責指導監督,希望國防部全面退出合作社的理監事會,不要再指派現役軍人擔任理監事。國防部最後同意內政部的看法,2009年開始不再官派高階將領擔任眷宅社理監事,眷宅社也不再是國防部的所屬機構。

眷改停止後眷宅社脫離國防部,資產至少15億元

眷宅社脫離國防部後清算資產,因為30多年從事眷村改建累計的作業費高達5億元、土地資產有10億元。1名員工透露,該社台北、台中有土地,原本最大筆的土地是1980年代在台中沙鹿前立委顏清標住處附近,當時花數百萬元買下數公頃的土地,10年前評估沒有開發價值而以數億元賣出,雖然當時獲利是百倍,但想到台中目前發展,現在出售應該獲利更豐碩。

《新新聞》調查,眷宅社登記業務範圍有幫社員新建或改建住宅、提供營建管理、購置資產、租賃或托兒、托老、長期照顧、發展再生能源等項目。近年在新竹運營長照中心照顧退役老榮民、還看準綠能發展,與廠商共同蓋設綠能電廠等,不過主要還是與中小建商合作建案並從中獲利。

眷宅社員工說,以往有眷改案支撐合作社資金來源,但沒有了眷改案,該社要持續生存就要靠理監事會好好運作,做出好的決策,選出好的總經理帶領員工打拚,讓合作社有盈利才能照顧3420名社員,甚至社員以外的現役軍人、榮民及民眾,坐吃山空的話,早就用光15億元的資產。

20180630-前行政院長郝伯村30日出席中華民國八百壯士捍衛中華協會成立大會。(顏麟宇攝)
早年的眷宅社理監事主席都是由國軍高階將領兼任,在眷宅社內部坐鎮看管。郝伯村也擔任過該社理事主席。(資料照,顏麟宇攝)

「眷宅社的資產是賺了國防部的錢,是納稅人的錢,是筆公共財,要好好守護,並用在公共利益上才對。」這名員工強調。

釐清花蓮1.5億元墊款案,眷宅社內氣氛詭異

不過,《新新聞》調查,眷宅社去年(2021)初因與1家建商在花蓮合作,提供墊款1.5億元的案子出了狀況,由於涉及合作社內部審核作業有無疏失,卻連動到今年(2022)初理監事改選出現激烈競爭,數名藍綠立委還曾關切,國防部及內政部也捲入其中。

眷宅社今年改選第23屆理事主席,主要分為兩派,一派是上屆理事主席張善東,另一派是上屆總經理鄭昇陽,兩人是政戰學校前後期學長學弟,張善東是26期、鄭昇陽27期,還曾在政戰局共事,張善東時任監察處長,鄭昇陽是保防處長,兩人都是政戰局少將副局長退役;不過,鄭昇陽曾是國防大學政戰主任,校長是現任國防部長邱國正。

20220502-SMG0034-N01-林益民_02_張善東小檔案
 

據了解,花蓮1.5億元墊款案是鄭昇陽擔任總經理時發生的,張善東因為是去年下半年才被推舉接任理事主席,並不清楚過程。不過,張善東擔任理事主席後,鄭昇陽沒有連任總經理,公開遴選的新任總經理應亞明接手後,又逐步釐清該筆墊款案,讓眷宅社內氣氛詭異。

眷宅社第23屆理事主席鄭昇陽。(取自鄭昇陽的臉書)
眷宅社新任理事主席鄭昇陽擔任總經理時,發生了花蓮1.5億元墊款案。(取自鄭昇陽臉書)

講到眷宅社的理事主席選舉,就要先了解選舉方式。眷宅社有3420名社員,社員必須是現、退役軍人及榮眷身分,經審查入社時繳交1000元股金。要成為理事主席必須由社員選出社員代表,再由社員代表選出15名理事,最終由15名理事選出理事主席。

眷宅社員工透露,這次改選社員以1人1票方式,選出89名社員代表,社員代表再以1人5票的方式選出15名理事。該員工分析社員代表幕後的派系背景,張善東有33名,鄭昇陽有25名,國防部有11名,前任林姓總經理有14名及1名特助也有6名。

員工憂有心人花5、60萬元注入社員,就能掌控理事會

以這種選票結構,張善東這一派本來以為形勢大好,聯合其他派系,應該可以擁有過半數的理事席位,順利連任理事主席。但是,3月25日社員代表選理事,本來與張善東結盟的派系倒戈,反而鄭昇陽大逆轉,掌握10席理事。其中比較引人側目的是,代表現役軍人的國防部1派,竟然選出2名理事,而且得票都是26票,遠超過社代11席的實力,顯然與其他勢力結合才獲得配票。

20220502-SMG0034-N01-林益民_03_鄭昇陽小檔案
 

眷宅社員工說,這種產生理事的方式,其實內政部頗有疑慮,還提醒眷宅社要注意;因為只要有心人士用力拉攏現退役軍人或是榮眷成為社員,1人1000元的入股金,5、600人只要5、60萬元,不算多,但在眷宅社內就成選舉部隊,而擁有多名理事,就能掌控理事會,也就掌控15億元的資產。這種作法,彷彿部分政黨過去常見的以「人頭黨員」改變選舉結果的翻版。

據了解,具有軍人身分的這2名理事,是國防部政戰局軍眷服務處(眷服處)的上校科長及1名雇員。張善東發現苗頭不對,馬上透過眷宅社發函國防部質疑這2名理事的資格,認為國防部已與眷宅社無業務往來,不宜由政戰局現職人員介入擔任合作社理事之職,況且理事出席會議是有車馬費,現役軍人是否能兼差不無疑義?

張善東希望國防部能察覺其中問題,辭退這兩人的理事職位,打算趁機先削弱鄭昇陽的支持票數再說,但國防部卻指合作社是非營利團體,政戰局現職人員對擔任理事依規定報備獲核准,並無不妥,張善東碰了一鼻子灰。

眷宅社第23屆理事主席於4月7日改選,由於眷宅社曾質疑2名政戰局現職人員的理事資格,國防部於4月6日函文說明這2人資格沒有問題,而且還可以維護現役官兵的社員權益。(讀者提供)
眷宅社第23屆理事主席於4月7日改選,由於眷宅社曾質疑2名政戰局現職人員的理事資格,國防部於4月6日函文說明這2人資格沒有問題,而且還可以維護現役官兵的社員權益。(讀者提供)

果然,張善東4月7日以理事主席身分主持第23屆第一次理事會議時,卻突然被1名理事以「最高票當選應擔任召集人主持會議才對」為由轟下台,頓時會場氣氛火爆,一方主張「最高票主持」,另一邊回以「有這種規定嗎」,此起彼落互摃不停。結果,該名理事要求「請你下來,我是最高票27票」,要張善東從主席位子下來,張善東只能黯然坐回理事席位。

15名理事有13名是政戰背景的現役、退役軍人

《新新聞》調查,這15名理事之中,1名理事是榮眷,1名是作戰兵科的退役軍人,其他13名都是政戰背景的現役、退役軍人,衣領掛的都是蝴蝶領章,更是前後期學長弟,昔日在學校、在部隊講得是保家衛國的同袍之義,如今卻為爭奪理事主席一位而暗鬥,令人不解。

4月7日當天,鄭昇陽被提名擔任第23屆理事主席,並順利以11票高票當選。這是多數票決的民主選舉過程,並無被挑剔之處,可是接下來理事會議的決議卻啟人疑竇;一是新任理事主席駐社費從每周駐社(至眷宅社上班)3天,月領6萬元提高為每周駐社4天,月領8萬元。另一是換掉總經理,並在會後以新任理事主席鄭昇陽的名義行文內政部報備。

眷宅社第22屆理事主席張善東。(讀者提供)
眷宅社原任理事主席張善東4月7日以理事主席身分主持理事會議時,突然被1名理事以「最高票當選應擔任召集人主持會議才對」為由轟下台。(資料照,讀者提供)

未料,內政部卻對此大有意見而指出,張善東及鄭昇陽2名前後屆理事主席應該在改選後辦理移交,而鄭昇陽竟未辦交接即行文內政部。內政部要張善東、鄭昇陽迅速辦理交接,避免影響眷宅社社員權益。明白講,就是鄭昇陽要交接完畢才算是理事主席。

內政部更指出,提高理事主席駐社費一案必須由社員或社員代表大會決議通過,才能向內政部報備,不能只由理事會決議通過;而撤換總經理部分,更要有法律上原因,才可以撤換或變更前屆理事會所作的決議,要求本屆理事會補正法律原因。換句話,理事會目前不能裁撤總經理。

一改2009年後不介入作法,國防部捲入眷宅社選舉紛爭

據了解,理事會的決議遭內政部打槍後,眷宅社仍循舊例運作,遭撤換的總經理應亞明也恢復上班,該社並將在5月6日舉辦理事主席交接。

國防部2009年不派遣高階將領擔任眷宅社理監事,就是明白表示不介入眷宅社事務,現役軍人就只是受眷宅社照顧的社員而已。軍人以信義而立,才能帶兵作戰保家衛國,如今,現役軍人不避諱地憑藉其他勢力出任眷宅社理事,國防部也捲入理事主席選舉紛爭中,目的何在?引發各方揣測。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