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厥安觀點:小夥子大案件─墮胎僅是隱私權之爭嗎?

聯邦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也突顯了爭取墮胎權不能孤懸於社會權之外。(美聯社)

大約在1964年底或65年一月,一個名叫羅埃(Roy)的二十來歲年輕小夥子,和他的女友一起去了波多黎各聖璜市度個短假期。實際上這兩位年輕人前往波多黎各既不是去渡假也不是蜜月,而是為了處理一個棘手「問題」:羅埃的女友懷孕了,而他們並不想要這個小孩。墮胎在當時的美國是種犯罪。

羅埃打電話請教了一位相當有地位的婦產科醫師葛特馬徹(Alan F. Guttmacher),葛特馬徹不但是名醫,當時也是國際計劃生育協會主席。葛特馬徹在電話裡──他並不認識這位青年──建議羅埃要去波多黎各找醫師處理。羅埃與女友到了聖璜市,發現診所在一個「陌生且骯髒的社區」,雖然手術沒有出現併發症,這整個過程對兩人都是侮辱與折磨。完成墮胎後,羅埃與女友的關係也結束了。即使許多年後,羅埃想起此事仍舊感到非常難過。

偽善的裴洛西打壓進步派

裴洛西敵視黨內進步派的程度還超過敵視共和黨。黨內真實的地盤之爭可是絲毫不讓。至於墮胎、環境、移民等「原則」問題都可以先放在一邊。

美國總統川普彈劾、解職審判關鍵人物,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AP)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敵視黨內進步派的程度還超過敵視共和黨。(AP)

今年三月,不到30歲的潔西卡.西斯涅羅(Jessica Cisneros)展開一場艱苦競選,她的對手是現任的聯邦眾議員庫勒(Henry Cuellar)。庫勒是個擁槍派,曾被美國步槍協會給予”A”的評分。石油開採業高度肯定他,庫勒對移民與邊境管控也採取鷹派立場。最重要的一點是,庫勒是個堅定的「反墮胎」派,這種立場也讓他在今年一月獲得「擁護生命」派的頒獎。西斯涅羅的競選艱困處在哪呢?因為眾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以及眾院民主黨黨鞭克萊本(James Clyburn)等重量級民主黨領袖,都強力支持庫勒,甚至飛往當地為庫勒站台。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有沒有搞錯啊?民主黨不是擁護選擇、肯定墮胎權,也與擁槍與石油業關係緊張嗎?在道伯斯判決(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出爐後,裴洛西不是還高聲強調,她要讓墮胎議題成為年底期中選舉的首要議題嗎?

並沒有搞錯,西斯涅羅參加的是德州民主黨黨內的初選。庫勒是民主黨的聯邦眾議員,他反墮胎、擁槍、支持石油業,對移民採取強硬立場,都不是第一天的事情。而裴洛西原本就是美國最偽善的民主黨建制派頭號假仙。她不但是國會的炒股大戶,敵視黨內進步派的程度還超過敵視共和黨。她以及民主黨高層之所以大力支持庫勒,非要贏過西斯涅羅,就是因為西斯涅羅獲得了民主黨進步派(左派)的傾力支持。結果西斯涅羅雖然在首輪領先,最後還是在二輪選舉以些微票數落敗。裴洛西假惺惺表演之餘,黨內真實的地盤之爭可是絲毫不讓。至於墮胎、環境、移民等「原則」問題,當然都可以先放在一邊囉。

新墮胎改革運動之父盧卡斯

26歲的盧卡斯在法學院三年級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最早完整建立起這套透過隱私權保障墮胎權的論述。

Roy Lucas(左)(U.Texas at Arlington Libraries.CC BY-NC 4.0).jpg
羅埃.盧卡斯(左)在紐約大學法學院三年級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最早完整建立起這套透過隱私權保障墮胎權的論述。(U.Texas at Arlington Libraries.CC BY-NC 4.0)

這與文章一開始提到的小夥子羅埃有何關係呢?有點遙遠,也可以很近。那位年輕人全名是羅埃.盧卡斯(完整的姓名是 Spurgeon LeRoy Lucas Jr., 一般用Roy Lucas),他是位帶點傳奇的悲劇人物。現在討論美國的墮胎權問題,最有名的判決就是這次被推翻的羅伊案(Roe vs Wade)與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比較專門的研究者也知道,羅伊案沿用了「格里斯沃爾德訴康乃狄克州案」(Griswold v. Connecticut)的婚姻親密關係隱私權的觀點,在羅伊案之前,這個觀點也提前在「貝爾德訴艾森斯塔德案」(Baird v. Eisenstadt)案中延伸保障無婚姻關係伴侶。

但是如今已經很少人關注或知道,是當年僅26歲的羅埃.盧卡斯,在他紐約大學法學院三年級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最早完整建立起這套透過隱私權保障墮胎權的論述。他的貢獻是如此重要,如今已經退休的《紐約時報》權威司法記者格林豪斯(Linda Greenhouse),在1970年報導墮胎權的成名作當中,就已經把盧卡斯稱為新墮胎改革運動的父親,並且很少見的,在一篇新聞報導裡將盧卡斯的論述綜合為10個重點加以說明。

盧卡斯自己承認,當年到波多黎各的墮胎經驗是他後來投入墮胎權運動的重要動力。盧卡斯在法學院畢業後,更是積極參與墮胎相關的司法訴訟,前述貝爾德案他是主力,羅伊案上訴到最高法院,他也是主角。然而因為種種因素,他被排除在羅伊案的辯論庭之外。之後羅埃雖然沒有放棄對相關案件的關心與參與,但是也慢慢走了一條不大一樣的道路。

法律之外,盧卡斯熱愛繪畫,1986-95年期間,他帶著愛犬,獨自開車行遍美國各地,造訪超過兩百個國家公園,畫了約五百幅風景畫。1996年被診斷罹患某種淋巴瘤,數年龐大醫療費讓他陷入貧窮,甚至到了三餐不繼,差點流落街頭的地步。後來雖然大致痊癒,身心狀況早已不佳。在朋友協助下,他持續研究寫作,不過已經被主流性別平權運動遺忘。2003年赴布拉格訪友時,心肌梗塞猝逝。

隱私權論述遭受左右批判

盧卡斯晚年處境似乎悲劇性地指出了他引以為豪的隱私權論述之侷限性:墮胎問題原本就深深地與貧窮、健康、族群、歧視等社會議題結合在一起。

奠基在盧卡斯文章基礎上,串連起格里斯沃爾德、貝爾德,到羅伊案的隱私權論述不但受到保守派,也受到自由派的許多批判。其實當年法學院學生盧卡斯的「師長」們就普遍質疑此種論述。

簡要地說,有一派認為墮胎管制根本不涉及憲法權利的干預,因此主張修法改革。即使要走司法,也許親密關係內的避孕問題可以主張隱私權,涉及到胚胎生命怎麼還能獨尊隱私?不過即使到了保守派反撲成功的今天,自由派似乎還是缺少一套具有廣泛共識的替代論述方案。因此隱私權的論述軸線還是在。當年就是第一線抗爭者、入監多次,如今還健在的貝爾德醫師,就曾在追思文章中肯定稱讚盧卡斯是美國的國寶級人物。

2022年6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廢除對女性墮胎權的憲法保障,引發大規模示威抗議(AP)
維護女性墮胎權不能只靠隱私權做論述,還要與社會權結合。(資料照,美聯社)

羅埃.盧卡斯晚年的貧病交加,似乎悲劇性地指出了他引以為豪的隱私權論述之侷限性:墮胎(或生育權)問題原本就深深地與貧窮、健康、族群、歧視等社會議題結合在一起。當他與女友要遠赴「落後」的波多黎哥尋求墮胎,發現診所位於一個「骯髒」的社區時,此等經驗對他並非毫無影響。在盧卡斯最早提出的論證中,包含了對優勢/劣勢婦女差別衝擊的討論,只不過並未發展成對平等、壓迫、反歧視等層面的完整論述。後來的司法裁判也沒有著力於此。

然而一旦對照裴洛西等民主黨建制派高層,拚了老命也要強力支持一個反墮胎權的候選人,此中的脈絡關聯性似乎清晰了一些:對假掰民主黨建制派來說,「墮胎權」反正是個虛懸的「個人隱私權」,優勢富裕白女人可用,就可以拿來募款;所有弱勢女性「也都被保障」,就可以用來催票。裴洛西甚至明白說,只要庫勒那一票不影響表決就無所謂。她沒明講的是:墮胎權絕不能被黨內左派拿去串連單一健保、免費學院、提高基本工資等等「社會正義」議程。亦即「反墮胎權」可以多一票,但是「左派」絕對不能多出一位「健將」來發聲。

墮胎權不能孤懸於社會權之外

2003年當時不少人認為,有了凱西案判決,羅伊已經不再可能被推翻。盧卡斯認為這是個嚴重脫離現實的錯誤判斷。

雖然沒有完整的社會權理論,盧卡斯一直是帶著社會平等意識來思考法學問題。在一篇晚年著作中,他批評了美國法學教育「脫離事實」的狀況,也透過研究筆記手稿指出,在針對貝爾德案所寫的一份意見書草稿中,布倫南(William J. Brennan, Jr.)大法官曾經指摘麻州管制避孕的法律,因為有就醫強制,構成一種對窮人的歧視。但是因為史都華(Potter Stewart)大法官的施壓,即使不太情願,布倫南後來還是刪除了這一段論述,讓判決單獨透過隱私權論述來宣告系爭法律違憲。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湯瑪斯。(美聯社)
盧卡斯認為只要幾個自由派大法官被湯瑪斯等人的徒眾取代,羅伊案就會被翻案。(美聯社)

這篇文章還有個精彩處。因為2003年當時不少人認為,有了凱西案判決,羅伊已經不再可能被推翻。盧卡斯認為這是個嚴重脫離現實的錯誤判斷,他認為只要幾個偏自由派的大法官,被湯瑪斯(Claren Thomas)與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徒眾(followers)所取代,這些先例就會被推翻。很遺憾,這正好就是今年發生的狀況。

這只是美國人的遺憾嗎?難說。畢竟「個人自由權」已經很難僅站立在虛懸的個人自主性基礎上,每個憲政民主國家都要面對處理自由與社會力的結構關係。例如個人健康資訊的運用,是只需要考量「學術研究」可能帶來的知識進步,還是也要挖掘學術背後的醫療產業利益?弱勢者是否更難抵抗財團對其健康個資的剝削?如果言論自由都可以扯出健全民主程序,自由權與社會權的關聯性,更是這個右翼民粹興起時代,法學研究難以迴避的挑戰。

*作者為台大法學院特聘教授,專長法理學與憲政理論,尤其德語世界的理論思想。讀書寫作時,喜歡先聽一下Jess Gillam演奏Dappled Light……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