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揭台灣高教窘境 越窮的大學弱勢生越多,學費恐漲末段生走得出困境?

台灣軟性凍漲多年的大學學費,因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一項判決可能起漲,對於大學生尤其是弱勢生將帶來衝擊。(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美國拜登政府持續討論是否全面減免學貸的同時,台灣軟性凍漲多年的大學學費,卻被法院一槌敲出上漲契機,更直衝高等教育資源分配的陳年僵局。以私立為主的大學過去高喊經費不足,期盼調漲學費補齊,但另一面的困境則是,資源越少的學校弱勢學生越多,尤其在中後段私校,不但經費遠不及平均,弱勢生比例更動輒是其他學校2到3倍,這個窮苦交織的困境,未來又會走向什麼局面?

物價上漲,是台灣近期來的熱議話題,而暑假才開始沒過多久,有幾間大學的學生立刻面臨下學期學費漲價的情況,尤其這一次的意義不同於以往。

北高行拆「溝通不足」擋箭牌,明年恐多校遞案漲學費

世新大學、中原大學、實踐大學3所私校,曾於2018年向教育部提出調漲學雜費申請,漲幅從2.5%到3.6%不等,遭教育部以校內溝通程序不夠充分等理由駁回,沒想到3校竟然聯手提起行政訴訟,最終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學雜費的收取屬大學自主範圍,且教育部儘管要求對校內溝通要公開透明,卻從未定義何為公開透明,因而在2021年判決教育部敗訴。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判決出爐後,擱置了4年的申請案在今年(2022)重送教育部審議,最終獲得通過,世新通過調漲0.75%,中原及實踐各調漲1.25%。

學雜費漲不漲一直是個棘手議題。在私校每年收入有近6成仰賴學雜費下,隨著物價上漲、少子化來襲,各校無不自稱阮囊羞澀,希望漲價好維持教學品質。但考量學費、就學貸款對青年造成的負擔,每有調漲風聲時往往飽受批評。而教育部儘管設有學雜費調漲公式、審議標準,每年學校送案後,通過者卻往往屈指可數,如2018年總共14校申請,最終僅通過2案,最常見理由便是「校內溝通不足」,像是對學生舉辦的說明會不夠公開、太過倉促等情況。

20200330-圖為實踐大學台北校本部。(盧逸峰攝)
實踐大學向教育部提出調漲學雜費申請遭駁回後,對教育部提起行政訴訟最後勝訴。(資料照,盧逸峰攝)

一名不願具名的私校校長對此指出,過去教育部對學雜費形同軟性凍漲,靠的正是定義模糊的「溝通不足」,可以跟社會交待沒有漲,又可以跟大學說沒有凍漲,但如今判決出爐,沒有打迷糊仗的空間,加上不少學校已經停漲多年,明年6月申請時,料來有更多學校會遞案,「除非教育部丟更多補助出來。」

越窮的學校弱勢生越多,末段私校每4人就有1人領補助

目前教育部對於弱勢生,到底又給了多少協助?以109(2020)學年度來說,教育部針對弱勢助學金、學雜費減免的補助高達64億元,其中私校就占8成2。這個比率並不讓人意外,除了私立大學學費往往比公校高將近2倍以外,也因為私校的弱勢生比率更高。

社經地位越弱勢的學生,越難進入公立學校,如此局面是台灣教育長期以來面對的窘境,就連私校內部也存在落差;《新新聞》在計算全部102所私立大專校院的弱勢生比例,再算上學校擁有多少資源後,結果仍舊是資源越少的學校,弱勢生比例越高。

政大、政治大學。(取自國立政治大學臉書粉專)
社經地位越弱勢的學生,越難進入公立大學,圖為政治大學。(取自國立政治大學臉書粉專)

「他們高中如果能每天去上課、好好念書就已經不錯了。」私立大學協進會理事長、大同大學校長何明果便出,財務好的學校,資源較多、辦學績效也較好,因此入學競爭更激烈,而家境較差的學生往往生活壓力大,常要忙於打工、家計,無法專注於課業,因此在升學考試時處於不利,尤其許多人為了節省開支,會就讀離家近的學校,但鄉下地方的學校,又是少子化下最先受到衝擊倒閉的。

年收最高私校中國醫藥大學弱勢生僅年收最低的大漢6分之1

以去年度弱勢生比例最高的10所學校來看,位於花蓮的大漢技術學院近半數學生都是來自弱勢家庭,全校年收入僅1.19億元,在102所私立校院中敬陪末座(原本最低的和春技術學院已停招)。

20220722-SMG0035-吳尚軒_C收入最高與弱勢生比例最低私校
 

而以51.3億元年收入居於私校之首的中國醫藥大學,弱勢生比率則約為8%,僅有大漢技術學院的6分之1,即使不看醫學大學,逢甲大學年收約46億元,弱勢生比率也僅有大漢的5分之1。

20220722-SMG0035-吳尚軒_A私立大學收入與弱勢生比例趨勢
 

在往下看去,弱勢生超過4分之1的學校,年收入幾乎都是私校末段班,除了慈濟科技大學超過8億元之外,其他多未達7億元,而同一年所有私校的年支出平均數則是11億元。

更不提名單中如大同技術學院、蘭陽技術學院,皆已因招生不佳而將在今年7月底退場,榜上也不乏其他招生困難的學校,家庭弱勢的學生不但進入前段學校的機會較低,甚至隨時要面對學校可能倒閉、成為末代畢業生的危機。

20220722-SMG0035-吳尚軒_D收入最低與弱勢生比例最高私校
 

頂大年收上百億元,弱勢生比率僅5、6%左右

如果回頭把有更多公部門補助、資金挹注的國立大學也加入比較,這個差距又更明顯了。如台灣大學以197億元歲入穩坐龍頭,成功大學年收101億元,陽明交通大學則為94億元,清華大學75億元,頂大經費無不名列前茅,但弱勢生比率則大多落在5、6%左右。

20220722-SMG0035-吳尚軒_B全體大學收入與弱勢生比例趨勢
 

事實上,立法院在7年前才曾因頂大弱勢生比率大多不到2%,而要求增加對弱勢學生的扶助措施與名額,近年來隨著繁星計畫、特殊選才與各項獎助學金計畫的推動,弱勢生進入頂大、公立學校的比例確實一點一滴地慢慢增加。

但如今,我國仍有超過半數學生就讀於私校,當學雜費、物價齊漲時,又要如何防止弱勢更弱勢的惡性循環?

為招生打價格割喉戰,後段私校漲價機率反而低

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對此認為,其實對於弱勢生較多的後段私校,尤其是被稱為「學店」的學校,反倒不會有這個問題,「他們提高學費,反而學生就不會來了。」

尤榮輝說明,會申請漲價的私校,大多是有一定自信的前段學校,後段學校的學費其實是不增反減,因為教育部對於大學的各項評鑑、指標裡,學生人數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標,因此一些學校寧可以獎學金、助學金為名義當招生宣傳,吸引經濟弱勢學生就讀,這形同變相減少學雜費。但這些學校本身財務都已經不甚健康,又把本該用於教育的經費挪去招生,最後根本是飲鴆止渴,他也呼籲學生選校時,務必意識到羊毛出在羊身上。

任教於嘉南藥理大學的尤榮輝,呼籲政府提供補助不能落入「愛之適足以害之」的情況。這些年來他發現,許多弱勢生獲得資助後,卻反倒將此視為理所當然,不僅不願意投入課業,更只想混文憑,這是扶弱措施的可惜之處。他認為教育部提供資源時也該給學生相應的教育,要求學生的成績或者課堂參與表現,否則學生最後只是浪費4年光陰,卻沒學得一技之長,更沒有機會擺脫弱勢地位。

學費自由化之前,先確認誰要為高等教育負責

從私校經營者角度出發,何明果則認為,除了政府要思索如何讓弱勢生更容易進入公校、運用稅收給予更多幫助外,也要思索如何讓私校幫助自己的學生,儘管目前教育部有規範,學費一定比例要用於獎助學金,但大多學校頂多就是一個月給學生3000元左右,有些學校雖然收入多,但學生也多,支出相對更大,如果能讓學費自由調漲,多收的學費,也可以用來當弱勢生的助學金。

「另一件該思考的是,誰要對高等教育負最大責任?」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理事、政治大學勞工所所長劉梅君則表示,如果學費自由化,背後含意是學生跟家長要負最大責任,但國家、企業難道不是高等教育的受益者?是否也要承擔更多責任?她認為這個原則如果確立了,才能再來思考學費是否要自由化。

20220320-大學校園場景~校園徵才。(柯承惠攝)
教育辦得好企業往往也能因此得利。圖為企業在大學校園徵才。(資料照,柯承惠攝)

劉梅君舉例,15年前反高學費聯盟便曾經主張,要跟企業課稅專用於高等教育,而美國拜登政府近來也在討論,是否全面減免甚至免除學貸款項,「連美國也都注意到學貸對新鮮人造成的壓力,台灣是否也該思索相關措施的可行性?」而她也強調,確實私校需要挹注更多公共資源,但前提是完善董事會治理,應該有政府的公益董事在內監督,而不是完全放任私校董事會恣意作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