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蓋體育場館 林智堅比潘孟安、盧秀燕少了一動作,遭調查缺護身符

林智堅(左一)競選桃園市長的聲勢,因新竹棒球場(圖)與論文案問題重重而受到影響。(資料照,取自蔡英文臉書)

距離11月下旬的九合一大選越來越近,但民進黨桃園市長參選人林智堅的「論文門」及「球場門」還沒有落幕。尤其是檢調發動調查新竹棒球場後,全面檢視棒球場招標及施工過程,林短期內要擺脫「球場門」並不容易。林智堅過去於新竹市長任內在各媒體施政滿意度調查往往居前段班,為何會因興建12億元的棒球場而讓自已陷入重圍?

新竹市立棒球場整建案於2019年初完成投標,在這之前,招標案歷經6次流標。棒球場的整建案本來規畫要在今年(2022年)的中華職棒球季開打,最近因味全龍與富邦悍將3連戰,悍將明星外野手林哲瑄撲救飛球受傷必須開刀治療且整季報銷,讓外界對棒球場興建品質議論紛紛,連帶地,辭去新竹市長一職轉戰選桃園市長的林智堅,也遭受質疑。

潘孟安把屏東新球場建案放在「機關採購廉政平台」

當外界聚焦在新竹棒球場整建案,並對這12億元的工程指指點點時,其實,在台灣的尾端屏東縣,今年有1個棒球場將著手興建,工程金額是新竹棒球場的2倍多,有25.8億元之多。不只屏東縣,台中市也要蓋1個工程金額65億元的巨蛋體育館。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如果不要比六都的台中市,而拿新竹市與屏東縣比一比,動輒10幾、20幾億元的工程金額,對新竹、屏東都是屬於重大公共工程採購案,都是縣市政府的施政重點,屏東縣更是很難得的重量級公共工程。但新竹和屏東對棒球場興建,卻有一點南北做法不一樣,就是屏東縣長潘孟安一開始就找廉政署合作,將興建案擺在廉政署的「機關採購廉政平台」(下稱廉政平台)上。

潘孟安與林智堅同為民進黨籍的縣市首長,根據《天下》去年(2021年)的縣市長施政滿意度排行,潘孟安是第1名,林智堅是第7名,潘孟安在這項調查中已經連續3年奪冠了,而林智堅則是從2020年的第4名落至2021年的第7,不過也是全台22名縣市長的前段班,執政能力被外界肯定。

20200609-屏東縣長潘孟安出席遠見雜誌公布政治滿意度五星級縣市長並且受獎。(蔡親傑攝)
潘孟安興建屏東新棒球場時,一開始就找廉政署合作。(資料照,蔡親傑攝)

回過頭來,潘孟安找的廉政平台是什麼?廉政署官員指出,行政院於2016年間指示法務部要求廉政署配合機關首長需求,針對國家重大建設、重要採購案,成立機關採購廉政平台。主要是讓檢察署、廉政署及調查機關參與重大建設案件的辦理過程,不只檢調廉介入,而且讓工程會等專業機關及其他專家學者、公民團體參與,讓採購案透明公開,排除外部勢力不當干預,公務員能安心依法行政,並兼顧採購案品質。

檢調廉守護南水局的成功模式,變成廉政平台雛型

一名檢方官員說:「簡單講,巨額重大採購案的不當干預就是《西遊記》火焰山的火,機關首長需要借1把芭蕉扇來滅火,廉政平台就是那把扇子。」

「當時,屏東縣要蓋的棒球場沒有那麼大。」一名廉政署官員回憶,屏東縣是台灣的棒球聖地,7、80年代美和華興青棒南北對決比美日本每年夏季的甲子園棒球,讓球迷回味再三,甚至在球場外爭搶黃牛票,就是要一睹球員風采。潘孟安本來打算蓋1萬人座位的球場,不過,政府有人建議他擴大規模蓋1.5萬人座位的球場。這下子,球場變大了,經費多到20幾億元,來找的人多了,聲音也就多了,潘孟安覺得苗頭不太對,就主動上門找廉政署合作。

其實,潘孟安不是第一個找檢調廉討救兵的機關首長。經濟部水利署長賴建信在南區水資源局擔任局長時,就因手頭有個4、500億元金額的重大工程採購案而飽受困擾,最後廉政署透過政風系統獲悉,當時廉政署主任秘書長鄭銘謙特別南下與賴建信長談而建立聯繫管道,由此檢調廉成了南水局的守護天使,工程也順利完成。

經濟部水利署長賴建信。(郭晉瑋攝)
賴建信在南區水資源局擔任局長時,就因手頭有個4、500億元金額的重大工程採購案而飽受困擾。(資料照,郭晉瑋攝)

檢調廉守護南水局的成功模式也變成廉政平台的雛型,並逐步演化發展到目前。廉政署官員指出,廉政平台運作到現在,總共有50案,其中中央機關17案、地方政府33案,若扣掉台中市都發局有一智慧營運中心案因政策重新規畫暫緩執行,也有32案。運作中的有44案,已完成5案,總金額達1兆1784億6800萬餘元。

參與官員須在定期交流的廉政平台中進行「內部揭露」

中央機關有經濟部、交通部、財政部、退輔會及內政部;地方政府則是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縣市、屏東縣及台東縣。廉政署官員強調,只要機關首長提出需求,廉政署就會配合,但還要經過廉政署評估要不要建構平台,因為廉政署的人力有限,只能量力而為。

20220803-SMG0034-N01-林益民_01_中央機構採購案列入廉政署「機關採購廉政平台」
 

一名曾在廉政署服務的官員說,機關首長與廉政署合作建立廉政平台前,廉政署會要求機關官員遵守一項默契,就是機關官員必須在定期交流的廉政平台中,進行「內部揭露」,提出碰到的不當干預,與檢調廉或是外部學者專家討論解決途徑。

「廉政平台不是抓鬼,而是趕鬼,目的是讓採購順利進行,並保證品質。」這名官員強調,鬼還分兩種,一種是想要來不當干預的「外鬼」,一種是公務員心中的「內鬼」。官員說,政府2017年間要花費997億元購買新的鐵道列車,引起各方勢力競相角逐,當時的台鐵高層備感壓力,剛好廉政署也在注意這個採購案,與台鐵進行接觸而一拍即合。

台鐵高層與廉政高層在定期碰頭會面時,如碰到不當干預即會交代來龍去脈,並時不時對「要不要屈服」感到無奈與無力。官員透露,這個時候,不論是廉政官員還是檢察官,扮演的角色就是提醒台鐵高層屈服之後可能要付出的代價,堅定相關官員依法行政的決心。此外,廉政平台碰頭會議的官員「內部揭露」也會不脛而走,「想要不當干預的外鬼反而不敢碰觸了」,官員露出一抹微笑地說,隔牆有耳的意外收獲吧。

「如果官員一心想貪污,怎麼擋也擋不了」

一名前廉政署官員承認,廉政平台還是有其侷限,如果官員一心想貪污,怎麼擋也擋不了。這個部分,檢調廉會以霹靂手段進行肅貪來解決。不過,迄今,還未發生有廉政平台的重大採購案件出現官員貪污情形。官員樂觀地認為,廉政平台不能保證做到百分之百沒有貪污,但起碼機關首長帶頭做,起到風行草偃的效果。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施政滿意度雖然與其他縣市長相比並不高,但有重大工程採購案一定想辦法跟廉政署合作,並對外宣稱百億元以上的採購案一定建立廉政平台,最有名的就是台北市的門面,工程金額606億元的台北車站雙子星大樓。

20191217-雙子星開發案17日舉行簽約典禮,圖為雙子星大樓建築模型圖。(盧逸峰攝)
工程金額606億元的台北車站雙子星大樓也建立了廉政平台,圖為雙子星大樓建築模型圖。(資料照,盧逸峰攝)

而高雄市長陳其邁連3年建立了5個廉政平台,總工程金額在千億元以上,肯定廉政平台具有防貪功效。其他4都首長如新北市長侯友宜、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盧秀燕、台南市長黃偉哲等人也不例外。

建構廉政平台與否竟由首長隨意,造成一國兩套標準

廉政平台是政府重大工程採購案防止貪污、確保品質的「照妖鏡」,也是公務員依法行政及人民安全的「平安符」,但單單一個棒球場的興建,屏東縣及新竹市卻出現兩樣情,新竹棒球場因林哲瑄受傷,工程品質啟人疑竇而由檢調介入調查,林智堅少了「 廉政平台」這個步驟,也就少了一道「護身符」。

行政院長蘇貞昌施政曾有「關緊水龍頭」的妙喻,但廉政平台的建構竟由首長隨意,造成一國兩套標準。政府實應統一標準,未來起碼在重大工程採購案上,強制運用廉政平台,在防貪上做到關緊水龍頭,也讓政府施政品質有保證,人民才能有信心。

20220803-SMG0034-N01-林益民_02_地方機構採購案放入廉政署「機關採購廉政平台」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