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當大型災難發生,政治人物怎麼應變?遇上九二一震災,三腳督的總統參選人做了這些事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是台灣繼64年之前的清水大地震後,最嚴重震災,總計2415人死亡。(新新聞資料照,林瑞慶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日前中國四川再度發生地震,因為時序進入9月,很難不讓台灣人想起1999年發生的九二一大地震。去年此時,《新新聞》利用〈歷史新新聞〉的欄目,帶讀者回顧了震災發生的經過和全民如何進行救援。今年到了選舉年,《新新聞》要再度刊出當年的報導,讓大家回顧台灣政治人物在選舉時遇到大型天災是怎樣的反應。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的時候,台灣的第二次總統選舉正要開打,由於於蔣經國死後以副總統身分接任總統、並於1996年成為首任直接民選總統的李登輝宣布不再連任,台灣人民無論如何都會在2000年得到一位自己選出的全新總統。

當時主要競爭總統的參選人有3位,分別是李登輝的接班人、代表執政的國民黨要延續政權的連戰,最大在野黨的提名人陳水扁,以及退出國民黨的前台灣省長宋楚瑜。這3個人在選戰開跑前遇到台灣歷史等級的巨大天災,第一時間是什麼反應?《新新聞》帶你回到1999年的當下,觀察歷史級天災對歷史級選戰的影響。(新新聞編輯部)

9月21日凌晨,突如其來的大地震,在台灣各地造成了嚴重的損害及傷亡,震亂了國民黨提名總統參選人連戰的輔選布局,「一切以救人第一,救災為先,所有選舉有關活動即日暫停」,連原本巳經是箭在弦上,將開除宋楚瑜黨籍的考紀案也緊急喊停;民進黨則藉機進行了一場總統大選前的執政演習;至於宋楚瑜,因為少了行政資源,縱使心中有千百套計畫,還是難免有英雄無用武之地的無力感。

拉連打宋緊急喊停

對於將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連戰及蕭萬長而言,因為負有行政職務,固然可以在第一時間搭乘專機抵達災難現場,但相對於其他參選人,也必須承擔更大的政治責任與責難;因此,當連戰、蕭萬長兩人於凌晨1時47分在床上被震醒後,各個管道的相關訊息就陸續傳來,2時許,蕭萬長已經身在消防署緊急成立全國救災中心,4時,連戰也來到現場坐鎮了解災情,就此準備接受「連蕭配」後最嚴厲的一次試煉。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原本,依據國民黨預定的流程及構想,21日上午將召開考紀會通過開除宋楚瑜的黨籍案,俟提報22日的中央常會通過後,就此壁壘分明地展開「拉連打宋」的輔選規畫;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在得悉災情嚴重後,章孝嚴除決定停開考紀會,並於9時半邀集中央一級主管緊急協商,提出成立救災服務中心、提撥專款2億元賑災等多項因應對策,會後還立即和相闢主管搭車趕赴災區慰問,次日中常會的議程也緊急改為救災相關報告。

至於連戰方面,在救災中心聽取相關報告後,便決定趕赴南投、台中等傷亡最嚴重的災區視察,並於上午8時搭乘直升機前往埔里。到了埔里基督教醫院,為了讓受傷災民能得到最快的救護,連戰當下就指示把一行人搭乘的3台直升機,優先作為運送傷患到台中榮總之用,回程再載運醫師、醫療相關器材及飲水等,由於一趟往返就要一個多小時,一直到下午2時許、連戰才趕赴彰化員林、雲林斗六等其他災區視察,8時許返北後,就立即前往總統府參加李登輝主持的高層會報。

一介平民徒呼負負

而在連陣營方面,由於連戰一大早就下達暫停所有選舉活動,一切以「救人第一、救災為先」的指示,所以。下午3時,核心幕僚徐立德、涂德錡及內定的競選總部主委王金平、總幹事胡志強、負責文宣廣告事務的賴東明等人,就針對連戰的行程進行重新調度,原定的中秋節相關活動、前往馬祖慰勉前線官兵及一般接見等一概取消,從22日的中央常會後,就全數改為祝察災區相關行程。

會後,徐立德和涂德錡利用連戰自災區返北後,回家更衣參加高層會報的機會,就最新安排的行程向連戰報告,據悉,連戰除重申救人第一的指示及重建災區的因應措施,像除了必要的緊急救護醫療之外,一定要提供飲水、氧氣等,想辦法給受困的災民,「多爭取一小時,就多一點希望」,當談到他視察災區及蹲下來慰問受傷民眾的感受時,連戰不但語氣沉重,還當場就紅了眼框。

蕭萬長、連戰。(新新聞資料照)
蕭萬長(左)、連戰(右)在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除了是國民黨的副總統、總統參選人,還分別是行政院長和副總統。(新新聞資料照)

至於因此而暫時延緩被黨開除命運的宋楚瑜,也絲毫不得輕鬆。宋楚瑜擔任省長期問,除了各項地方工程做得多之外,他最自豪的一點,就是救災,像前省水利處長李鴻源就曾經提過,為什麼有地方淹水,省府的救災行動會快?就是因為事情一發生,只要宋楚瑜知道了,人已趕往災難的現場不說,在途中,電話就立刻打給相關的首長,所以相關首長必須早宋楚瑜一步了解狀況,而單位下的科長又必須早首長一步暸解狀況,高層下來,因為宋楚瑜盯得緊,效率自然高,所以宋楚瑜常常戲稱自己是「救災專家」!

但是要救災,手上有資源、救災工具是第一要件,否則的話,有心也沒辦法,當宋楚瑜離開省長職務後,可以說是平民老百姓一個,就算了解了問題,他也沒辦法指揮調度相關單位進行搶救工作,像上次彰化大排淹水,宋楚瑜到了現場,了解了災情,卻沒有一點辦法。

民進黨緊急應變

所以在這次凌晨發生大地震後,宋楚瑜除了忙著打電話給各地的朋友了解全省各地的狀況外,當他一早了解災情最嚴重的地區是在南投、大坑時,宋楚瑜就開始想,在他沒有資源的情況下,還可以做些什麼真的幫到一點忙,於是宋楚瑜就「從小的地方開始做起」,打電話給一些廠商,想要張羅一些民生必需品,於是宋楚瑜就與少數幕僚花了一點時間找了一台車,載著5000份的涼麵、壽司……等乾糧,與礦泉水,找了一部車,載滿貨物,加上他自己的那部箱型車,從中午時分,二部車就開始駛往南投。

本來在22日,宋楚瑜已排定前往高雄縣拜會的選舉行程,但也因地震災情而決定取消,並停止相關的選舉一切活動,加入救災行列,除了捐款10萬元之外,據了解,宋楚瑜在了解到這次災情是多麼嚴重時,心情顯得相當低落,雖然他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仍能夠想到協調廠商提供民生必需品給無家可歸的災民們一點小小的協助,但是看到災情如此之慘重,在第一波救人之後,亟待重建、善後的事情又是如此之多,宋楚瑜想必有更多的「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慨!

宋楚瑜對行政院官僚的心態頗為感冒。(新新聞資料照)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宋楚瑜沒有任何公職在身,只能動用私人關係救災。(新新聞資料照)

至於同樣也沒有什麼資源的民進黨,則是為了爭取執政的機會,煞有其事地來了一次國家重大危機處理的預演。9月21日早上7點半,歷經了一場強震後,民進黨中央黨部和整個大台北一樣,處於停電的狀態,主席林義雄、秘書長游錫堃氣喘吁吁地爬上9樓和中央黨部的幹部群,對於賑災召開緊急幹部會議。

半個小時的會議確立了幾個大方向,暫停所有的選舉活動、召開緊急中常會並確立賑災方案。定好的方向立即傳遞給總統參選人陳水扁知悉,陳水扁立刻接受,並以總統候選人的身分主動提案暫停選舉活動,隨即赴災區考察。

民進黨做這些動作時有一個意識,亦即所有的動作要在國民黨周3召開中常會搬出大塊賑災方案之前完成,以彰顯民進黨絕對比國民黨更視民如親、更有執政能力,在這樣的意識中,民進黨以緊急中常會做出了創黨以來最大的賑災決議。

首先,斷然停止一切選舉活動,包括了雲林縣長補選,以及總統大選的競選原本預定9月28日舉辦的黨慶活動,也在這項決議下停辦,晚會活動經費同時移作慰問受災死亡家屬之用。

而在緊急救災措施上,由秘書長游錫堃成立「震災因應小組」,負責配合各執政縣市政府以及立院黨團,投入各種救災事宜。

救災中的選票考量

執政縣市的部分,必須全力投入救災重建工作,包括搶救救災區受困民眾、妥善安置受災家庭、提供傷亡者之慰問、醫療救護服務、全面清查受災狀況、儘速提出災後重建計畫、擬定災後疫情防範措施、擬定災時社會安全防範措施、要求災情輕微的執政縣市提供震災嚴重的縣市必要的人力、物力。

而立院黨團則耍配合執政地方政府的需求,要求中央政府配合地方政府的救災方案、災後重建以及經費補助。

陳水扁。(新新聞資料照)
陳水扁接受了民進黨中央黨部的建議,在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馬上暫停所有競選活動。(新新聞資料照)

此外,要求所有出國的黨公職立即返國,投入災後重建工作。

至於對災民最實質的補助,民進黨雖然不像國民黨一樣拿得出2億元,但也想辦法在捉襟見肘的黨庫中,儘量撥出救災經費。

初步決定,針對每一受災死亡者致贈慰問金5000元,以9月21日將近2000人的受難者來預估,民進黨的賑災經費亦逼近1億元。

民進黨以最大的誠意、最快的動作提出賑災方案,除了是對土地的關心,無法抹滅的,還一定有對選舉的考量,也因為這樣,當然也必須受到國民黨的挑戰與民眾的考驗。

事實上,雖然大家都強調救災第一,選舉擺一邊,但是,對總統參選人而言,其對救災的作為,又何嘗不是一種選舉的作為,在未來的選戰中,參選人任何時刻的任何言行都齊被媒體和選民拿放大鏡檢證,而選票就是他們的總評結果。

(本文刊登於1999年9月23日出版的655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