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備任務訓練靠攏實戰化 漢光「大型火力聲光秀」仍是必要之惡?

國軍演訓被指偏離事實且流於形式,軍方對此進行調整,在漢光演習之餘執行「戰備任務訓練」,透過現地實做方式,讓官兵真正了解戰時任務和所在位置。圖為戰備任務訓練期間,陸航直升機在營外實施熱加油作業。(蘇仲泓攝)

國防部日前宣布國軍「漢光37號」演習期程,實兵演練將於7月12至16日登場。這次最受矚目的科目為佳冬戰備道開放,空軍各主力機型都有機會完成起落並實施整補;歷來被視為「火力展示」的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屆時料將同步執行。然而,這些科目的背後,從漢光到國軍各項演訓,是否真正能與實戰接軌?一直都外界討論焦點。

漢光作為國軍年度「最大的」軍事演習,無論是最終演練結果、國軍建軍備戰成果及戰備整備概況,都有其指標意義。面對近年共軍持續加深對台軍事恫嚇力道,國軍如何準備、能否真正朝實戰化(實際戰場景況)靠攏?將是戰時我方能與對岸周旋多久的關鍵。

(延伸閱讀:對岸打來,國軍能扛嗎?從一路下修的4月役期盤點為人詬病的「基礎戰力」

軍機起降「B計畫」:戰備道啟用與存續

然而,國軍長期被認為演訓常流於形式、與現實脫節,國防部想要扭轉這樣的印象並不容易。以開放戰備道供軍機起降為例,其主要目的在於,為因應戰時空軍基地跑道遭敵導彈破壞,此時戰備道就能取代機場職能,以利後續任務遂行。

20210414-國防部日前宣布國軍「漢光37號」演習期程,據了解,此次將於佳冬戰備道實施戰備道開放與起降,驗證空軍機場遭敵導彈先期摧毀時,能透過戰備道替軍機加油並實施再戰整補。(蘇仲泓攝)
國軍「漢光37號」將於佳冬戰備道實施戰備道開放與起降,驗證空軍機場遭敵導彈先期摧毀時,能透過戰備道替軍機加油並實施再戰整補。(蘇仲泓攝)

但若我方研判,空軍基地有極高機率在接敵之初時就遭摧毀,那戰備道是否也應有同樣評估?跑道搶修的資源有無可能延伸至戰備道?戰備道從開放到各後勤補給車輛進駐需要多少時間?上述程序問題,要重要性都不亞於飛官將飛機降至戰備道上,這也是歷次演習來較少呈現的地方。

遂行反登陸的必要條件:制海、空權

渡海犯台實施兩棲登陸作戰,是共軍將大兵力運送上岸的最主要途徑,這也讓我軍各作戰區在執行反登陸作戰的整備,成為演訓的重中之重。結合陸海空三軍共同遂行的聯合反登陸作為,主要是將各型火砲部署在岸際間,在不同距離下,分次向水面目標進行轟擊;加上地面部隊申請提供火力支援的陸航直升機和空軍戰機,集合龐大打擊力量輪番開火,場面壯觀,所以反登陸作戰操演亦帶有「火力展示」的味道。

然而在火力聲光秀外,我方應思考,假設共軍渡海登陸,絕對要先(也必須)取得制空和制海權,確保大部隊在海上不會遭到殲滅;因此機艦會先一步將我部署在灘岸間的各型火砲予以摧毀,屆時我方集中在岸際的兵力,不僅無法遂行反登陸,恐連延續自身有生戰力都相當困難。如此,這般演練實務上的意義,似僅剩火力展示。

20210414-國軍想定共軍各種武力犯台的威脅,包括透過兩棲登陸將主力大部隊運送上岸,因此我軍各作戰區在反登陸作戰相當重要。圖為軍方在岸際間部署大量火砲攔截海上之敵,搭配提供支援火力的陸航直升機和空軍戰機,投射彈藥。(蘇仲泓攝)
國軍想定共軍各種武力犯台的威脅,包括透過兩棲登陸將主力大部隊運送上岸,因此我軍各作戰區在反登陸作戰相當重要。圖為軍方在岸際間部署大量火砲攔截海上之敵,搭配提供支援火力的陸航直升機和空軍戰機,投射彈藥。(蘇仲泓攝)

面對這樣的指控,歷年來,軍方有一個相對應的名詞叫「縮短距離演練」,意即演練畫面呈現的兩軍面對面交火,是為使觀者了解全般位置,包括反登陸作戰中的火砲陣地,或是放列在戰備道旁的空軍各式機動防空火網;在實戰中,火砲位置會更分散,而防空火力也不會排成一列置於跑道旁。

由於漢光演習科目很大層面就是要做給外界看,讓人看得清楚就變成了「必要之惡」,應避免長時間下來,淪成人云亦云的不合理部署安排。

靠攏實戰化:戰備任務訓練「接地氣」

雖在漢光演習的大型演訓中,國軍的呈現方式為人詬病,但戰訓朝實戰靠攏仍是明確方向,像是近年走出營外執行的「戰備任務訓練」,即是讓官兵在平常就有機會實際操駕裝備行駛在真正的市區道路,或進入位處荒山野嶺間的隱蔽位置,相關作法都是為了幫助人員了解部隊戰時任務和戰場環境,避免淪於紙上談兵或僅在營內操作。

另一個例子,是陸軍特戰部隊在這2、3年間,因應被賦予之任務出現調整,從山區走向都會區,「山隘行軍」變成「濱海城鎮戰術任務行軍」,讓官兵真正走入部隊戰時執行任務的地域內,也是同樣的道理。

20210414-不僅戰備任務訓練朝實戰景況靠攏,陸軍特戰部隊近年將長距離行軍訓練,從山區調整為濱海城鎮地區,背後蘊含相同概念,即是讓人員透過行軍機會,實際到責任地境內各處走一遭。(蘇仲泓攝)
除戰備任務訓練朝實戰景況靠攏,陸軍特戰部隊近年將長距離行軍訓練,從山區調整為濱海城鎮地區,背後蘊含相同概念,即是讓人員透過行軍機會,實際到責任地境內各處走一遭。(蘇仲泓攝)

國防部長邱國正被認為作風嚴實,因此合理推測今年無論漢光,還是年內的戰備任務訓練,應不至於有太誇張的爆點出現;然而除了平實無華還要符合邏輯,如此更能切合國軍遂行國土防衛作戰的命題,而不只是外行看熱鬧,到最後卻只剩下熱鬧而已。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