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分工失衡2》育嬰留停性平缺乏、照護假不到位 疫情狠踢女性出職場

人資公司分析,台灣長照服務業有8成、護理師高達9成5是女性,受到疫情影響的風險高於男性。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柯承惠攝)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造成全球社會巨大變革,包含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等多項國際調查數據皆顯示,COVID-19對於女性帶來的衝擊遠超出男性。其中,對於要身兼職場與家庭的職業婦女而言,疫情不僅加重女性育兒及家務負擔,更加快女性離開職場速度,讓消弭性別差距得比過往多花36年。

聯合國婦女署報告估計,全世界每天約有160億小時的「無償工作」,包含顧小孩與做家事等,而女性大約承擔4分之3。也就是說,在疫情出現以前,男性每1小時的無償工作,女性就要做3小時。受到疫情衝擊,聯合國婦女署副執行主任阿妮塔·巴蒂亞(Anita Bhatia)指出,如今兩性在無償工作的差距比例至少增加1倍,疫情讓過去25年推動的性別平等運動成果恐將化為烏有。

性別平等開倒車

世界經濟論壇今年3月公布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中也顯示,女性因為經常受僱於容易遭到疫情影響的職業類別,因此Covid-19帶來的影響超於男性。資誠聯合會計PwC所公布的《2021全球女性工作指數報告》(PwC Women in Work Index 2021)則指出,COVID-19讓女性承擔更多的不平等的照顧責任,導致在疫情期間,離開勞動力市場的女性多於男性。一旦女性負擔不平等照顧責任的時間越長,就有更多的女性永久離開勞動力市場。

而在台灣,根據富達投信所發布的「女力驅動大未來 ─2021 台灣女性投資理財報告」顯示,台灣女性平均收入較男性少17%。過去1年,因新冠疫情衝擊,有36%台灣女性表示個人收入減少,高於男性的31%;疫情下,平均每名台灣女性個人收入減少金額約1.6萬元。

20210727-「PwC Women in Work Index 2021」中的圖表顯示COVID-19對女性工作的影響。(取自PwC網站)
20210727-「PwC Women in Work Index 2021」中的圖表顯示COVID-19對女性工作的影響。(取自PwC網站)

資誠人資管顧公司董事長林瓊瀛分析,受到疫情衝擊的「海嘯第一排」產業,包含旅遊業、飯店業、零售業、餐飲業外場等難以光憑遠距工作取代的職業,女性從業人員所占比例比較多。尤其台灣長照服務業有8成、護理師高達9成5是女性,自然讓疫情對職業女性帶來無論是失業或染疫風險都高於男性。

「父職紅利」與「母職懲罰」

婦女新知基金會倡議部主任周于萱指出,跟許多亞洲國家相比,台灣的性別平等表現屬於前段班,但若以全球角度來看,台灣仍有許多進步空間。她表示,台灣從1980年代開始提倡女權,過去20年來,性別平等的圖像變化劇烈,導致於如今20到30歲的民眾對比自己與父母親那一輩的性別角色分工情況,感受會相差非常多。

周于萱表示,現代台灣女性一來有更多機會步入職場,二來受到物價與低薪影響,過去「爸爸一人薪水可以養活全家」的情況不再。當女性踏出家門工作成為普及,如何處理工作與家庭間的衝突,早在疫情發生前,就已經考驗著許多雙薪家庭的難題。

周于萱以「父職紅利」與「母職懲罰」解釋雙薪家庭中的男女在面臨孩子出生後的轉變。通常男性員工成為爸爸後,職場上容易獲得比較多的加薪與升遷機會;女性則容易引發主管憂心接下來會不會經常請假?

2020年2月,時任婦女新知秘書長周于萱(右)與工會幹部曾一起召開記者會,呼籲照顧假應該有薪。(周于萱提供)
2020年2月,時任婦女新知秘書長周于萱(右)與工會幹部曾一起召開記者會,呼籲照顧假應該有薪。(周于萱提供)

這樣的傳統性別分工到了疫情下,尤其三級警戒,更加容易被突顯。周于萱指出,即使雙方都居家工作,但現實情況往往是爸爸抱著筆電躲到書房開會;媽媽一邊工作一邊張羅三餐、安撫哭鬧的小孩。

(延伸閱讀:家務分工失衡1》「要請假也不是先生請」 三級警戒產出偽單親職業婦女

欠缺性平意識的「育嬰留停」

為了打造友善育兒環境,政府在今年針對育嬰留職停薪政策再加碼,從過去只能領投保薪資的6成津貼,額外加碼20%補助額度,給予雙薪家庭更多經濟支持。然而,周于萱指出,育嬰留職停薪在制度設計上以投保薪資作為補助依據,當台灣女性平均薪資只有男性8成,結果經常是媽媽請假育兒,才能讓家庭收入帶來比較少的損失。

除此之外,當社會普遍仍預期請育嬰假通常會不會是男性時,過去就曾發生某知名跨國公司一名男性員工在請假過程中,發現請假系統根本沒有開放男性員工「育嬰假」選項,最後他只能不斷在科層體系中鬼打牆,甚至面臨主管「你是男人幹嘛要請假顧小孩」質疑。

這樣的衝突在周于萱看來,除了是政府制度設計上的不完善,同時也反映出台灣性平觀念世代差距所造成的衝突:即使年輕爸爸有自覺照顧家人不該是太太的責任,生長在上一個世代的主管甚至親友卻無法理解,認為小孩出生後男性不是更應該努力工作賺錢養家?

20210727-SMG0035-游婉琪_B性平意識不足的照顧假政策
 

正視女性職場專業有利翻轉性別分工

著有《診間裡的女人》的婦產科醫師林靜儀坦言,疫情在台灣爆發初期,她曾憂心引發護理人員離職潮,結果第一線護理師不但持續選擇留在高風險工作環境中,勇於發揮專業成為國家防疫重要角色,家人也願意全力支持她們堅守工作崗位。這樣的情況反映出,如果女性從事可替代性低的工作,當專業被突顯、被社會看見,是有機會翻轉過去男外女內的性別分工。

林靜儀表示,家務分工不平等根本問題有二:一是社會對於女性傳統的角色刻板印象,讓女性在有了孩子後得離開職場,二則是性別薪資差異,當女性收入相對少,被犧牲掉的機率自然提升。她建議,政府應持續推動促進女性勞動參與與性別分流,並且弭平性別薪資差距。如這次護理師的護理專業在疫情下被看見,國家就更應該透過政策輔導給予加薪獎勵。

真理大學人文與資訊學系副教授劉亞蘭也表示,冰島之所以被譽為「育兒天堂」、連續11年榮登聯合國全球性別差異最小國家,關鍵在於冰島在2018年時,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把性別同工同酬合法化的國家。當薪資不因為性別而有所差異,對女性而言,絕對會在家事分工帶來正面影響。

圖為冰島議會。冰島議會在2017年提出保障男女同工同酬的法案,4月提出、6月通過。(美聯社)
2017年,冰島議會在4月提出保障男女同工同酬法案,於6月通過。2018年1月1日,冰島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立法規定「男女同工同酬」的國家。(資料照,美聯社)

周于萱觀察,當員工因為要照顧家庭,必須臨時放下手邊工作,在現今的職場文化中,是一件不被鼓勵的事。這樣的「低調育兒(secret parenting)」處境,讓家庭的價值被貶低,好像小孩生下來就會自己長大、員工必須奉獻所有勞動力給職場才是有熱情、有野心。

周于萱認為,台灣性別平等在法律與制度上算是走得快,但無法跟上腳步的卻是社會觀念,「社會上需要的是更多的不一樣,鬆動對家庭的想像。」因此她也建議,企業應該要改變職場文化,在算計每年要賺多少錢同時,更應把人力視為資產,正視員工有家庭照顧需求。政府則應打造出更完善的托育環境,投入更多的公共資源。

「疫情脫掉了國王的新衣,告訴我們台灣距離性別平等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林瓊瀛表示,台灣目前正處於「性平撞牆期」,但他認為,危機就是轉機,台灣社會不要浪費了一個好時機,政府可以藉此重新評估現有估政策對於平權的影響,重新認識女性在育兒與家務上的不平等,縮小薪資性別差距,並提供女性更多就業選擇。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