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紓困邊緣人!就算減薪、失業也拿不到紓困金,政策漏洞曝光

台灣自5月以來爆發本土疫情,許多產業大受衝擊,6月失業人數更是達到57萬人,創下10年來新高。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灣自5月中起爆發大規模新冠肺炎本土疫情,三級防疫警戒一路延至7月27日才降級,百工百業大受衝擊。雖政府依去年標準啟動紓困4.0計畫,但今年疫情嚴峻非去年可比,如今趨緩,行政院開始討論振興方案,但在10年來最高失業率的慘況下,「急困者」燃眉之急的解方,到位了嗎?

5月中,南部北漂至台北工作的K小姐在因公司業務緊縮大量裁員,在全台三級警戒時成為失業勞工,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頓。她每個月房租至少1萬元,即使足不出戶,每月開銷至少也要2萬元,面對不知何時結束的疫情,她對未來陷入憂鬱。

失業勞工之困

K小姐因失業沒有勞保,勉強能夠請領的是衛福部下的急難紓困,若符合審查資格,最高可請領3萬元,可惜因為是家戶審查,K小姐戶籍地家戶中任何1人戶頭若超過15萬元,就無法請領 。雖然勞動部有「安心即時上工」方案,即是政府協助找工作,補助每小時基本工資160元,但受限於疫情三級警戒,對她而言,這些紓困方案是「看得到,吃不到」。

K小姐可以「非自願離職證明書」請領失業給付,最高可請領勞保投保薪資的6成;因K小姐投保為最高第15級4 萬5800元,每個月可拿到2萬7480元。不過,對「百年一疫」下的失業勞工,這6個月的失業給付等同被吃掉了2個多月,也是因為求職困難。

20210810-SMG0034-N01-疫情紓困4.0 各職業類別個人補助方案
 

像K小姐這樣的失業者,被納入政府統計的人數來到10年新高。主計處7月22日公布最新失業調查顯示,受三級警戒影響,今年6月就業機會續減,失業人數月增8.1萬人,創歷年同期最大增幅;失業率同步升至4.80%,失業人數上升至57萬人,創下金融海嘯以來(2010年11月)最高,這也是9年來首次升破50萬人。

另每周因經濟因素以致工時不到35小時的就業者(低於正常工時)直逼百萬人,也是創下有調查以來人數最高,4至6月依序是18.9萬人、79.2萬人、98.4萬人。

非典型就業者之困

不過,根據勞動部統計,今年6月初次請領失業給付只有增加2萬多人,和實際失業人數不成比例。而另一個政府目光未觸及的,是連商號都不是的小吃店,因為不在勞保系統當中,容易成為行政審查流程中汰除對象。

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說,5月迄今接觸的案例以小吃店最多,很多店家在停止內用後就直接停業,勞工不知道自己是失業勞工,老闆也不懂什麼資遣流程,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有紓困金可以請領。桃產總接的,是一個個從老闆到勞工都需要紓困輔導的案例。

20210630-台灣新冠肺炎疫情三級警戒,餐飲店只能外帶不能內用。(柯承惠攝)
本土疫情爆發後,全台進入疫情三級警戒,不能內用的規定對餐飲業帶來重大衝擊。示意圖。(資料照,柯承惠攝)

這樣的急困同時出現在雇主和勞工身上,但國家對應的紓困方案卻不同。葉瑾瑜說,只能替勞工按身分不同去主張,例如「部分工時受僱勞工生活補貼」原本有投保日期限制、投保金額限制等等;最後不斷滾動調整,改成4月「任1天」有參加就業保險且月投保薪資在2.31萬元以下,可請領1萬元紓困金,上網登記後匯入戶頭。

這樣的「杯水車薪」,只解決了打工族的困頓,還是有各種樣貌困境難以觸及。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舉例説,疫情衝擊的層面甚廣,高教工會去年9月即接到一個案例,一名台南明星國立大學C姓教師在大學從事華語教學10多年,去年因疫情封鎖國境後無學生可教,學校詢問是否願意先離開,會發給他們非自願離職證明,讓他們請領失業給付,等到疫情趨緩後學生進來再重新聘任;孰料校方後來改口指他們「非學校正式職員」,雙方為「承攬關係」,不需要給任何證明,C姓教師連請領失業給付的機會都沒有。

另一種則是仍在體制內的「非失業勞工」,遇到「百年一疫」致使生活陷入困境,以台北市產業總工會接到的案子為例,如公車司機、航空業、保險業務員,沒有客人、無法拜訪客戶等,他們薪資多半為「約基本工資的底薪+獎金」組合而成,三級警戒下大多只剩底薪;對於這些人的「急困」,儘管政府推出薪資差額補貼,但複雜且滾動式的行政申請流程,往往讓勞工不知如何著手。

20210714-桃市產總14日召開「三級警戒又延長!家長炸鍋誰分擔?」記者會,並於現場上演行動劇,呼籲政府不應漠視家長重擔,訴求防疫照顧假要給薪。(顏麟宇攝)
三級警戒衝擊各行各業,更包括部分仍在體制內的「非失業勞工」。圖為2021年7月14日,桃市產總召開記者會並上演行動劇,呼籲政府應在防疫照顧假上給薪。(資料照,顏麟宇攝)

弱勢勞工之困

陳柏謙批評,台灣1年以來已經紓困2次,但這次疫情更加嚴峻,部分民眾卻遇到紓困金「看得到吃不到」的窘境,就是政府把紓困程序、對象搞得過度複雜,尤其越弱勢的勞工,越無法應對複雜行政流程。高雄市產業總工會總幹事葉品言也有同感道,這次疫情衝擊對象涵蓋範圍太大,從勞工到老闆,從餐廳到診所,百工百業的困境一樣,事權卻無法統一,紓困應該由單一部會統籌,簡化程序、單位、發放原則。

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總幹事陳淑綸則認為,政府紓困綁定人民所得資料、稅捐稽徵稽核、社會保險等資料,但這些資料不完整且分散,難以相互勾稽,等到臨時要處理紓困時,政府連誰是「急困」,誰是「窮困」都分不出來。她認為台灣用勞保投保薪資「畫線」是很不現實的作法,因為投保薪資不能反映真實所得,通常也不會隨時異動,導致申請流程複雜、系統多元,但永遠會有「實際需要的人領不到」的狀況。

「已經連2年紓困,每次紓困都『先丟方案、再來補網』,治絲益棼!」陳淑綸批評,政府應徹底檢討,若堅拒「普發現金」,那什麼方法才能在效益、效率、公平之間取得平衡?法規與系統等橫向聯繫應該加強什麼?此外,陳淑綸並主張,資本利得者(如股市投資、房東)未受疫情衝擊,應考量適度加徵稅賦,才有所得重分配之社會正義。

20210607-疫情紓困4.0版7日開放線上申請,因申辦網站出現塞車狀況,不少民眾直接到勞保局詢問相關作業。(柯承惠攝)
2021年6月,「紓困4.0版」7日開放線上申請,因申辦網站出現塞車狀況,不少民眾直接到勞保局詢問相關作業。(資料照,柯承惠攝)

法令不足之困

專研勞工法令的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感嘆,今年紓困碰到的問題,在去年第一次紓困時就已經發生,台灣比其他國家多出1年的準備時間,卻仍然沒有汲取教訓。台灣在過去面臨的多數災難為風災、水災、震災、高雄氣爆類型,讓紓困淪於「救災思維」,政府認為災難結束了「困」也結束了,可是「疫情」並非「災難」,可能捲土從來。

林佳和指出,因此,去年該做的,從政府部門到各行各業的e化、因應疫情需求的各種裝置、設備,該建立該補助的,在疫情趨緩後都全部擱置,等到今年5月中急升至三級警戒,衝擊頓時變得很大,全台從企業、教育等部門都不知如何安排。而從現在政府的程序看來,疫情趨緩,大家又開始討論振興和消費,但更應該同步檢討的,是紓困行政流程的應變。

林佳和提醒,行政部門應該警惕,現在只是「降級」,並不是疫情結束,也不知下一波高峰會不會再來?應該要妥善處理行政流程e化,適時檢討失業勞工在疫情當中是否仍能積極求職?餐飲業的困境也不可能在降級後馬上止血,補助要如何落實等,更重要的是,台灣是否應該著手準備一部應對巨型災難的法令了?

簡化流程、統一窗口  下波疫情前做好準備

的確,2020年起全球受到新冠病毒衝擊,歐美各國自去年3月起經濟、民生陷入困頓,但也迅速啟動各行業應對措施,反觀台灣及亞洲和南半球等去年防疫有成的國家,2021年遇到變種病毒肆虐卻措手不及,從政府到民間的軟硬體設施都未建置完成,百工百業的各種困境,落在政府疊床架屋的紓困方案,更讓有需求的民眾感到茫然無助。雖然疫情降級,人流管制逐漸鬆綁,但是否能夠迅速緩解失業人數?如果答案不確定,那麼,在學者建議的「專法」之外,政府應趕快建立事權統一、行政程序e化的單一窗口,在下一波疫情來臨前,先做好萬全準備。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