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被1450視為綠營檳榔代表的郭正亮,曾為陳水扁寫綠版兩國論

日前捲入口水戰的郭正亮曾是綠營制訂兩岸政策的重要參與者。(資料照,顏麟宇攝)

我們為什麼要回顧這篇文章?

最近「無黨籍」駐德代表謝志偉和「民進黨籍」前立委郭正亮隔空展開口水戰;但立場卻變成謝志偉更傾向民進黨籍、為執政政府辯護,郭正亮反到常常對政府提出針砭,不免吸引了不少目光關注。

對許多民進黨的支持者,尤其是較年輕的1450,對郭正亮的印象可能是常常在偏藍的政論節目「唱反調」,在兩岸關係立場上是在泛綠陣營中「政治不正確」的親中派。

不過應該很多人都不知道、或不記得,1999年陳水扁代表民進黨競選2000年總統,在當時已經決定不競選連任的總統李登輝,在德國媒體訪問時發表「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特殊兩國論〉,其他陣營總統候選人都被迫對兩岸關係做出表態,而代表陳水扁陣營選定「兩個華人國家」立場撰寫說帖的,就是郭正亮。而這篇刊登於1999年7月15日的文章,內容就是《新新聞》專訪郭正亮以了解扁陣營對兩岸關係的詮釋思路。

郭正亮在訪問中表示:「短期內,看起來國民黨向民進黨靠攏(發表〈特殊兩國論〉),對民進黨有利,但是北京入局後,對民進黨就不利了,對連戰有利了。」簡單說〈特殊兩國論〉讓國民黨看起來像是民進黨的跟隨者,等於幫民進黨背書,但北京若介入批判李登輝,引發的反感會回饋給連戰陣營。對於「北京怒批」的輔選力看得相當透徹。

至於現在民進黨和郭正亮的兩岸立場,到底是誰變了,就請讀者自行判斷了。(新新聞編輯部)

李登輝提出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與陳水扁所提的「兩個華人國家的特殊關係」,大同小異,引起政壇議論。

為陳水扁提出這套政策說詞的東吳大學副教授郭正亮說明,這是陳水扁的固有思想加上他的學術包裝所得的政策構想,與李登輝的說法是事實上的必然和學術上的偶然。

選前出招一石三鳥

郭正亮並分析,李登輝現在丟出兩國說,對兩岸關係是「先發制人」,對宋楚瑜是「逼敵表態」,對民進黨和北京是「誘敵深入」的一石三鳥策略,應對稍一不慎,就會落入李登輝所設的局之中。以下就是郭正亮的訪問內容:

問:李登輝提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後,你看後續會有什麼反應?

答:這個結果主要看北京會有什麼動作,接下來才會有連宋會有什麼動作。北京接下來可能有兩個動作,第一個是海協會秘書長張金成不來了,因為他本來沒有答應要來。第二個,國大修憲將修一個月,修憲會修出什麼樣結果,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精神會不會修進《憲法》裡,中共會相當注意,結果會更觀望。所以,我看張金成是不會來了,汪道涵來訪也可能延後。

中共對這件事反應很強烈,它一定利用這個機會大肆向國際宣揚台灣是「trouble maker」,它一定會這樣搞,因為它必須對內部的強硬勢力有所交待,這次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大作文章,而且處理內部強硬勢力的反應也要有一段時間,所以兩岸要緩和,我看不會太快。

李登輝打出的「兩國論」是一石多鳥的牌。(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打出的「兩國論」是一石多鳥的牌。(新新聞資料照)

問:陳水扁在美國也曾提出兩個華人國家的特殊關係,而這段表述最早是出現在陳水扁卸任感言,而這卸任感言是由你執筆,這其間的理路脈络如何,陳水扁是如何接受這套說法的?

答:這沒什麼接受不接受的問題,稍微討論一下,大家就有共識了。所謂特殊,國民黨本來就是一個從大陸來的外來政權,他和大陸本來就有複雜的法理關係有待釐清,而現在兩岸的經貿關係這麼密切,文化上淵源又這麼深,所以台灣跟中國本來就是特殊關係。

就像美國跟加拿大,美國跟英國一樣,他們都有很深的淵源,我過去也以這個題目寫過一篇學術論文,美國在早期的七、八十年都想併吞加拿大,但都沒成功,到後來才發展出在經貿上和其各方面和加拿大合作共處的模式。

兩岸的關係和美加很像,中國一直想吃掉台灣,但是吃不下來,台灣就一直思考要如何balance中國的勢力,加拿大早期是找英國來balance,我們則找美國balance。但是後來大環境變了,美國和英的關係改善,加拿大只得發展自己的模式。

兩岸也一樣,中國和美國改善關係,台灣和中國就得調整關係。但關係調整的前提是定位要想得非常清楚,基本上,這是兩國的關係,阿扁後來就接受這是互不隸屬的闢係,這是特殊的國際關係。

特殊關係務實說法

問:那如何推演到兩個華人國家的特殊關係?

答:依目前的憲法的現狀定位,我們還是中華民國,至於一中一台,那是以後的事,目前我們和中國是兩個華人國家。

以前在國發會的時候,賴國洲曾提出準國際關係的論點,民進黨提國際關係,而新黨提出的是特殊的國內關係,新黨的說法比較接近一國兩制,是國內的特別行政區。

千禧年,台灣人民選出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總統陳水扁(左)和副總統呂秀蓮(右)。(彭耀倫攝)
2000年總統選戰,面對李登輝拋出的特殊兩國論,陳水扁陣營回以「台灣和中國是兩個華人國家」。(資料照,彭耀倫攝)

我的說法基本上是綜合各種說法,我們是兩個國家,是國際關係,但也是一種特殊關係,這都是現實,不承認就是不務實,所以才會出現兩個華人國家的特殊關係的說法。

特殊關係(special relation)是一個專有名詞,最早是用在英國跟美國,美國和加拿大,瑞典和挪威,跟最近的德國跟奧地利關係,本來特殊關係指涉的就是兩個國家關係,所以基本上,這是沿用既有國際關係的專有名詞。

問:國發會後,你就確定特殊關係的說法了嗎?

答:我後來在學術論文中,提出了兩岸未來可能發展的11種關係,如邦聯,國協和特殊關係等。邦聯不可能,因為一大一小的邦聯不對稱,不對等,最後一定會不穩定。國協是有可能,但是國協是一種結果,它必須有過程,而這個過程最合適的就是特殊關係,在這方面的學問就叫國家聯合的制度類型。

利弊要看互動結果

問:你為什麼認為11種關係中,特殊關係最有可能?

答:兩岸的穩定必須建立在承認既有的歷史遺產的前提下,不能像台獨的基本教義派,什麼都不認,起碼經貿交流是事實,法理糾纏不清也是事實,文化同脈也是事實,這都是無可抵賴的,這是一種特殊關係,也是一種國際的關係,所以兩者結合是一種比較準確的說法,這會比一個中國好太多了。

問:李登輝提出這樣的主張對陳水扁是利是弊?

答:這要從互動決定,李登輝的效應可從三層面來看,兩岸上是「先發制人」,兩岸會談就要開始,議題要先確定,先提出議題可以先發制人;對宋楚瑜來講,是「逼敵表態」,宋楚瑜的選民有民進黨也有新黨,宋楚瑜一個中國問題表態後,就會趕走部分不同主張的支持者,宋楚瑜會比較尷尬;對民進黨和中共而言,這是「誘敵深入」,中共對這個說法一定會跳,跳就入了總統大選的局,民進黨也會欣喜若狂跳起來,民進黨跳起來就可能成為國民黨對北京的打手。

設局主打國家安全

李登輝現在看連戰的人氣太低,扶不起來,所以設了這個局,利用危機管理,讓兩岸有點緊張,讓經濟有點波動,來凸顯國民黨的重要,拉抬連戰。從國民黨打算設五千億的國家安全基金,準備來護盤,還有國民黨的競選主軸衛台灣,接下來可能安排幾個演習,讓連戰去當閱兵官,這些都是有可能的。

這就可以看出國民黨的用心,就是回到1996年的局,利用北京引進來,讓民進黨與北京衝突,它再以危機管理的姿態,處理兩邊的衝突以獲利。這個局明顯地對宋楚瑜不利,但是對陳水扁或對連戰有利,還要看後續的發展。短期內,看起來國民黨向民進黨靠攏,對民進黨有利,但是北京入局後,對民進黨就不利了,對連戰有利了。

(本文刊登於1999年7月15日出版的645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