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美代表處更名玩真的?從台美對話「被曝光」解讀拜登政府的下一步

我駐美機構更名為「台灣代表處」消息一出,可謂是對美中台三方關係投下震撼彈。而赴美參加「台美特殊管道會談」的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見圖)、外交部長吳釗燮等一行於近日返台。(資料照,陳品佑攝)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通話時,習近平強調中方的核心關切首要就是台灣問題,拜登則重申美國「一中政策」未變。就在同一天,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美國政府認真考慮台灣的改名請求,將台灣駐美機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TECRO)更名「台灣代表處」(Taiwan Representative Office),為美中台關係投下一枚震撼彈。

早在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時期,美國國會就已提出台灣駐美代表處更名。美國眾議院78位議員於2020年12月17日聯名致函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建議將現在使用的「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另建議修訂國務院與台灣關係準則,以及在美台經濟對話基礎上加速雙邊自由貿易談判。而在今年3月,台灣政府向拜登政府提出請求,將此名更改為「台灣代表處」。

中美關係,2014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右起)近日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資料照,美聯社)

《金融時報》分析指出,若駐美處改名成為現實,將是美國與中華民國自1979年斷交以來,雙方關係最具象徵意義的進展,勢必衝擊美國與中國已十分緊張的關係。這個重磅新聞及其後續影響,我國安人士解讀幾個重點:

台美國安高層對話行之有年 拜登不欲過度挑釁北京

首先,從台美高層的會面地點安排來看,拜登政府是為延續「一中政策」,採取不過度挑釁北京的做法。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和外交部長吳釗燮10日與美國資深官員舉行「特殊管道」對話的地點,不在美國首都華府,而是在距離華府約有1.5小時車程的馬里蘭州首府安納波利斯(Annapolis),這是我國安高層與拜登國安團隊首次進行面對面的高層會談。國安人士表示:「雙方對話談的有多項議題,駐美處更名只是其中之一,且不是主要議題。」

事實上,台美自1996年台海危機以來,就有不定期且不公開的國安高層對話機制,由台灣的國安會秘書長與美國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主談;到了川普政府時期,國安高層對話一度拉高層級,由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於2019年會見時任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但後來雙方並未延續國安高層定期會面的機制。

20190606-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6日出席「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揭牌典禮」。(顏麟宇攝)
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曾和川普政府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會面。圖為2019年,李大維出席「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揭牌典禮」。(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美對話「被曝光」:測試中共反應、破除棄台論

其次,美國國安會透過英國《金融時報》釋出消息,已不是第一次。最為國人熟知的一次,就是時任候選人的蔡英文在2012總統大選前訪問美國,白宮認為蔡英文無法清楚說明其兩岸政策,於是,由美國國安會匿名官員向《金融時報》傳達美國的質疑,不樂見蔡英文當選執政。

而在美中貿易談判期間,美國政府透過《金融時報》,中國政府透過《南華早報》釋出消息,雙方皆有各自放消息的管道。據國安人士透露,在這次台美高層對話過程中,由於是我方國安高層首次與拜登政府官員會面與對話,對於台美高層會面的安排格外謹慎,對於消息見諸媒體「已有沙盤推演過了」。

至於美國釋出消息給《金融時報》的動機為何?據國安人士研判有二,用意一:在拜登與習近平通話後釋出美台國安高層對話,美國是為了增加跟中國談判的縱深與籌碼,並測試中共當局的反應;用意二:暗示美台關係很好,對於阿富汗撤軍事件,各界別胡亂猜想「棄台論」。

2015年蔡英文訪美時,進出國門都是自己通關,沒有特殊待遇。(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2015年時為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訪美,揮別2012「華府跌跤」的陰霾。(資料照,取自蔡英文臉書)

我國際代表處接連更名 駐美處成功機率看法兩極

第三,駐美處更名的機會有多高呢?國際關係學者的看法兩極,美國共和黨前亞太區主席方恩格(Ross Feingold )認為可能性很低,若駐美處更名成功,就是一件大事;但有親綠學者認為「萬事皆備,只欠東風」,美國準備要做了,只是在等待適當時機;我國安單位的內部評估是「機率各半」,現階段還很難說。

國安人士指出,從國際上相關台灣代表處更名的事件來看,在川普政府時期,已有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先行掛牌,而中方雖言詞激烈,但後續並沒有太大動作。而立陶宛不顧北京強烈反對仍強化與台灣關係,與台灣雙方宣布台灣將在立陶宛設立「台灣代表處」,成了台灣在歐洲首個以台灣為名的駐外機構;此外,歐洲議會也要求將歐盟駐台機構「歐洲經貿辦事處」改為「歐盟駐台灣辦事處」。

繼立陶宛、歐洲議會之後,台灣駐美處更名行動似乎是水到渠成。據《金融時報》報導,美國政府正在認真考慮台灣政府的要求,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博(Kurt Campbell)支持改名,也有國安會內部以及國務院亞洲事務官員的廣泛支持,但拜登政府仍未做出最後決定,最終需要拜登簽署行政命令才能執行。

立陶宛大使在北京要求下即將返國,歐盟多國使節與她合影。(歐盟駐中國使團副團長何雲騰推特)
中國先前宣布召回駐歐盟成員國立陶宛大使,並要求對方也召回駐華大使,以示反對台灣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以台灣名義設立代表處。 美國與歐盟聲援立陶宛的決定。圖為歐盟多國使節合影。(資料照,取自歐盟駐中國使團副團長何雲騰推特)

不過,據國安人士透露,當前美國反中浪潮成為主流,國會對拜登政府要求我駐美處更名的壓力很大,但反對最大阻力是在國務院官員,因為國務院內部的爭辯焦點,在於駐美處更名案是否只會加劇美中關係緊張,卻使美台關係成效甚微的象徵性意義。

「更名違反中美三公報」 北京學者:可能召回中國駐美大使

對於我駐美處可能更名,中國外交部依然是「堅決反對」的制式反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出,美方應恪守「中美三公報」(一個中國原則與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停止任何形式的美台官方往來和提升實質關係,包括不得將台灣駐美經文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停止向台獨分裂勢力發出錯誤信號」。這意味中方已公開認定駐美處更名是違反「中美三公報」,將嚴重損害中美關係和台海的和平穩定。

至於中方可能對台的威懾行動,中國鷹派官媒《環球時報》9月13日嗆說「大陸軍機終究是要去台灣巡航的」,並稱這是對民進黨政府「改變台海現狀的根本校正」。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教授朱松嶺則說,美國政府一直在敏感的台灣問題上試水溫,但這件事可能引發中方的憤怒,甚至有可能召回駐美大使。

駐美代表處的更名案已進入拜登政府的最高層次議程,就等拜登最後簽署並執行,美國可以對中方解釋,此舉沒有改變「一中政策」;但關鍵是中國會對台灣如何出招?將是接下來的觀察重點,正如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所說:「美國政府一旦確定更名,其後果勢必由台灣國軍及人民共同承擔。」而我國安高層刻正沙盤推演,預防一場中共可能對台的風暴來襲。

20210915-SMG0034-N01-林庭瑤_國際上「台灣代表處」更名事件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