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全球投資人怕的不是恒大而是習大

「建立起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入社會主義社會」正是習近平在做的事。今年七一中共百年黨慶,習近平效法毛澤東穿淺灰色中山裝(新華社)

從8月17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財經委會議提出促進共同富裕的經濟革命藍圖後,中國經濟大地震一波接一波,不論從官方正面提出的主張,或對經濟危機的因應,都可看出習近平明確在帶領中國走一條與過去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不同的路。

9月10日消失近4個月的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1日視察自家集團農場的照片在網路曝光,2日阿里巴巴捐輸了1000萬人民幣「贖罪」,之後藉由這張照片「報平安」。馬雲花錢消災保平安,但中共政權對資本家的清算並未歇手。在馬雲照片在公開隔天,中共中央紀委與國家監察委網站就在首頁頭條稱應「給資本擴張設置紅綠燈」,點名批判騰訊、美團、阿里等網路平臺企業,稱「壟斷與共同富裕背道而馳」、「短期來看,一系列反壟斷監管措施的出臺對互聯網巨頭們有影響,而從長期來看,這將是最好的選擇。」

所謂「壟斷」不見得符合經濟學教科書上定義的,而是私部門的力量龐大到阻礙到黨國、習近平想走的道路。反壟斷不只針對網路平台,地產巨鱷恒大面臨破產,中國政府已鐵下心腸不準備救;接著今年初破產的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首席執行官譚向東9月23日被抓。這些都是習近平在掃除他「共同富裕」經濟路線上的障礙。

消失四個月後馬雲首度現身農場 (翻拍自網路)
消失四個月後馬雲9月1日現身農場。馬雲(中)花錢消災保平安,但中共對資本家清算並未歇手。(翻拍自網路)

習大鐵了心腸要讓恒大倒

習近平在2016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就說了:「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習近平要利用恒大財務危機,扭轉地產商透過銀行融資把社會資源大量投注在房地產開發的路徑。

如果從政治派系的角度來看,都能從阿里巴巴的馬雲、恆大的許家印、海航集團的陳峰身上找出他們與習近平不同派系的江澤民家族、曾慶紅的關係;不過若只從整肅政敵的角度來看習近平這一連串作為,並不能準確掌握習近平的意圖。

先看恒大問題,恒大財務危機引發全球股市大跌,原因之一是恒大是全球上市的地產公司中務負債最高的,達兩兆人民幣,另一個原因是中國是全球後疫情時代經濟復甦的重要動力,雖然恒大債務問題不像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波及各大金融機構,但全球投資人擔心,恒大危機、中國去槓桿丶加上整頓阿里巴巴等網路平台等等管制措施結合在一起,會引發更大的市場震盪。

恒大現在於全中國所有省分的200個城市還有約800的建案還未完工,它若倒閉不只是波及金融行庫,還有無數已花錢買了預售屋的民眾。這會是個經濟、社會與政治風暴,若依過去中共作風,一定會出手救恒大,避免波及金融體系,甚至引發大規模民眾抗爭維權。不過目前看來習近平是鐵了心腸要讓恒大倒,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地方政府已收到指示,要安排好接手恒大留下的爛尾樓繼續完成,並因應民眾可能的抗爭。

其實習近平在2016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就說:「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在恒大事件未爆發前,他已下令打學區房價。對習近平而言,打房是可以博取民心的,他要利用恒大財務危機,扭轉地產商透過銀行融資把社會資源大量投注在房地產開發的路徑。

習近平顯然認為,面對恒大破產倒閉,他領導的黨國機器有能力處理後續危機,而如果各地方政府能妥善安排公民營建設公司把恒大留下的800建案中有條件繼續開發項目完成,將可以獲得民眾支持。

中國恆大已經警告稱,如果不能解決流動性問題,可能出現貸款違約。(美聯社)
習近平顯然認為,面對恒大破產倒閉危機,他領導的黨國機器有能力處理後續危機,並獲民眾支持。(美聯社)

不要炒房而要共同富裕示範區

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中,把社福、醫療、教育、安養等功能從企業剝離,如今習近平想再次把這些功能再度整合在一個社區中。習近平的實驗會成功嗎?

習近平不想要恒大式地產開發,他自己有另一套理想藍圖,今年5月底,中國國務院發布《關於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到底這個示範區具體是怎麼建設?《意見》還多是天馬行空,但大概可以看出這是個結合生產、消費、分配、社福、居住的區域規畫,也就是回到過去蘇聯式的社區型態。而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就是把社福、醫療、教育、安養等功能從企業剝離,如今習近平再次想把這些功能再度整合在一個社區中。

習近平的實驗會成功嗎?眼前有個失敗的例子,中國第19個國家級新區、要做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的河北雄安新區,這個在2017年中央敲鑼打鼓推動的大型區域開發計畫,4年來進行的並不順利,除了奉命搬來的國營機構,沒有吸引到多少民間創業者或新居民。

習近平想引導資金往他認為更有社會效益的方向流動,要「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也就是要用政治手段、行政命令來干預(說好聽點是「規範」)市場。從去年年底以來,中國政府各部門已推出超過100項監管行動、行政命令或政策調整。

海航集團也是習近平要規範的大企業集團。海航曾經靠舉債於國際大手筆併購、投資,它曾買下或投資的國際知名品牌包括希爾頓飯店集團、全球最大的機場地面服務公司瑞士國際空港服務(Swissport)、德意志銀行等等,但最後也走向破產,一位創辦人王健3年前在歐洲旅遊時意外身亡,另一位創辦人陳峰如今準備坐牢。對習近平而言,這種暴發戶式的全球砸錢投資,並不符合他要的中國產業發展策略(例如中國製造2025);陳峰在此刻被捕,也正是習近平對「無序擴張」的資本家發出警告。

自6月中旬以來,上海股市綜合指數下跌幅度近30%。(BBC中文網)
2015年中國股市危機最後也是靠「國家隊」出面、投入一兆三千億人民幣救市。。(BBC中文網)

2015股市崩盤的刻骨銘心教訓

2015年中國股市大崩盤給習近平刻骨銘心的教訓。那次股市危機最後是靠「國家隊」出面、投入一兆三千億人民幣救市。習近平相信要用國家的力量才能穩定經濟。

過去中共領導常以「反腐」為名鬥倒政敵,如果習近平只是要整肅親江澤民的企業家,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地下達逾百項規範來扭轉企業走向。習近平會整頓「壟斷資本」,除了他對共產黨使命感、對社會主義體制的認同,2015年中國上海、深圳股市大崩盤給他刻骨銘心的教訓,讓他意識到資本家、大財團只追求個體的利潤和財富,賺了錢就走人,最終會威脅整體經濟穩定。2015年那次股市危機最後也是靠「國家隊」出面、投入一兆三千億人民幣救市。

習近平相信要用國家的力量才能穩定經濟──包括國家把手伸入民營企業。例如,上述經濟危機時,國家隊藉救市掌握私營企業股分;此外國家藉由持有「特殊管理股」參與傳媒與網路公司,  雖然可能只有1%的股份卻可擁有董事席次。而在私人企業中發展黨組織也是國家介入的方法。中國《公司法》一直就明定黨組在公司存在的合法性,但黨組參與企業決策權有多大未明文規定,黨組代表可能以工會負責人身分參與董事會,黨對企業決策的參與隨著主政者心意可鬆可緊,但習近平很可能更強力推動黨組織在民間企業的影響力。

中國是黨國體制,從改革開放伊始就是黨國和資本結合迎向市場大潮,成功的企業也多是出身黨國,例如聯想出身中科院,而中信、華潤、保利等都是直屬國敄院的大型國企。而當企業依市場邏輯追求利潤最大化時,就可能和國家的政治目的出現矛盾。習近平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明確地把政治利益放在經濟利益上,由國家主導經濟發展的路。

9月12日中共中央紀委網站在首頁頭條稱應「給資本擴張設置紅綠燈」,點名批判騰訊、美團、阿里等網路平臺企業。(翻拍自中紀委國家監委會網站」
9月12日中共中央紀委網站在首頁頭條稱應「給資本擴張設置紅綠燈」,點名批判騰訊、美團、阿里等網路平臺企業。(翻拍自中紀委國家監委會網站)

中國還能擁抱全球化?

「建立起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入社會主義社會」正是習近平在做的事,但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過程中,市場經濟已鬆動了國家所有制、扶植起茂盛蓬勃的私有制,中國真能回得去嗎?

2018年中共理論刊物《求是》刊出一篇〈認清『國家資本主義』問題的真相〉,文章指出:「中國的實踐表明,一旦完成了社會主義改造,建立起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入社會主義社會,國家資本主義作為一種過渡時期的經濟形式也就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退出了歷史舞臺。」《華爾街日報》駐北京特派員Lingling Wei藉這段話來呈現出習近平的信念。

「建立起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入社會主義社會」正是習近平在做的事,但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過程中,市場經濟已鬆動了國家所有制、扶植起茂盛蓬勃的私有制,中國真能回得去嗎?若想走回去必然會和習近平2017年在達沃斯擁抱全球化的宣告相違,為了走回去,他也必定會對外資做更多限制。這才是讓全球投資人害怕、讓各國股市因恒大案震盪的真正原因。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