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黨的變與不變:岸田文雄勝選黨魁,安倍晉三、麻生太郎仍可呼風喚雨

年輕時的安倍晉三與岸田文雄。(岸田文雄IG)

去年九月臨危授命、接下老搭擋安倍爛攤的菅義偉,總算在八月八日完成了東京奧運的舉辦工作。但日本的新冠疫情始終無法控制,幾乎看不到盡頭的「緊急事態」更讓國民不耐、經濟窒息,菅義偉內閣的支持率也一路跌出三成。今年八月二十二日的橫濱市長選舉,則讓菅義偉政權的存續亮起紅燈。因為橫濱正是菅義偉三十五年前初次當選市議員的老地盤,是他神奈川選區的家底,他掛名推薦的人選小此木八郎卻只拿下兩成選票慘敗,菅義偉的人氣之慘,可見一斑。

面對即將登場的眾院改選,無計可施的菅義偉一度考慮提前解散國會:先辦完眾院大選、再延後舉行自民黨總裁選舉。消息一出,自民黨內立刻吹起猛烈逆風,除了現任閣僚表態反對,包括安倍晉三、麻生太郎、小泉進次郎等政治明星也期期以為不可,黨內年輕議員更是要求菅義偉下台。即便菅義偉趕緊滅火,表示「只會進行內閣與黨內人事調整」,藉以爭取國民支持。但民調顯示,菅義偉領導的自民黨在眾院可能減少四十至七十席,這也代表自民黨真的可能丟掉政權。

岸田文雄與麻生太郎。(岸田文雄IG)
岸田文雄與麻生太郎。(岸田文雄IG)

當黨內黨外都大勢已去,菅義偉也只能在九月三日黯然宣佈「不會爭取連任總裁」。此舉等於提前宣告菅義偉時代結束,自民黨將由一位九月二十九日才出爐的新科總裁,在十一月初領軍打一場政權保衛戰。除了早在八月二十六日就宣佈參選、以復仇之姿問鼎黨魁的岸田文雄,保守立場堅定的高市早苗、改革色彩濃厚的河野太郎與野田聖子也陸續到位,加上派閥大老們沒有明顯支持意向,這場近年最好看的自民黨總裁選舉於是開打。

三年一任的自民黨總裁是由議員票與黨員票各半選出,若第一輪投票沒有人得票過半,得票最高的兩人則進入第二輪決選。第二輪投票的議員票數不變(自民黨參眾兩院扣除議長的席次),但黨員票急劇縮減為代表日本47個都道府縣的47張。如此一來,自民黨百萬黨員的重要性更是大幅下降,總裁誰屬幾乎全部交由黨籍議員決定。黨內「孤鳥」石破茂二O一二年參選時廣獲黨員支持,第一輪選舉甚至擊敗安倍,但因無人得票過半,第二輪便在此種選制下敗陣,也開啟了長達七年八個月的第二次安倍時代。

自民黨新舊總裁交接:菅義偉與岸田文雄。(美聯社)
自民黨新舊總裁交接:菅義偉與岸田文雄。(美聯社)

由於菅義偉內閣表現欠佳,安倍執政末期更是各種弊端盡出,日本社會對政局求新求變的想法,從河野太郎在民調中一路領先便可略知一二。河野支持反核、夫妻別姓、女系天皇、再生能源,在保守的自民黨中素有「異端兒」之稱,均非典型的自民黨主張。但無論是黨員民調還是一般民調,其他三位總裁候選人都顯然不是對手。可惜河野即便在四十七個都道府縣中拿下三十九處的最高票,卻仍不受議員青睞,在第一輪中連議員票(八十六票)都輸給高市(一一四票),未能重演九年前石破茂一度撂倒安倍的舊事。

明明在黨內外都是民調最高的候選人,最後卻因為選制敗陣。自民黨這個權力核心高於基層民意的制度設計,讓兩者意見相左時,選舉結果註定要與基層民意背離。《紐約時報》也說「自民黨的精英權力掮客無視國民對大膽挑戰者的偏愛,依舊選擇了不那麼受歡迎的堅定溫和派人士」。或許是瞭解這個弱點,岸田文雄在確定當選後強調「我的專長就是能好好聽人說話」,日本許多觀察家也認為,接下來的黨內人事與閣員名單能否引入多元觀點,將是接下來選戰致勝的重要關鍵。

岸田文雄雖然跟安倍不同派系,兩人關係向來緊密。(岸田文雄IG)
岸田文雄雖然跟安倍不同派系,兩人關係向來緊密。(岸田文雄IG)

問題是岸田「建立多元性的寬容政治」言猶在耳,三十日揭露的黨內高層人事,卻讓媒體質疑安倍晉三(黨內最大派閥大老)、麻生太郎(黨內第二大派閥領袖)、甘利明(黨內最大派閥大老)的「三A體制」(因三人姓名開頭都是「あ」得名)猶在。因為岸田決定讓曾因收賄疑雲下台(檢方後來做成不起訴處分)的甘利明擔任幹事長、長年在安倍‧菅政權擔任要職的麻生太郎出任副總裁、安倍晉三力挺的高市則擔任政調會長,至於廣獲黨員支持的河野太郎只分到負責宣傳的廣報部長,與當年石破茂敗陣後應安倍之邀出任幹事長有若天壤。在野黨便批評「自民黨還是那個自民黨,根本沒變」、「強權、腐敗、無能、派閥,一應俱全」。

確實,在「黨四役」中甘利明是細川派、高市無派閥,加上選舉對策委員長遠藤利明(谷垣G)與僅當選三次議員的總務會長福田達夫(細川派,前首相福田赳夫之孫),四人都不是岸田自己的派閥(宏池會)成員,這份名單也兼顧了女性(高市早苗)與年輕議員(福田達夫)的平衡。但這份名單加上副總裁麻生太郎,自民黨的統治格局與過去九年幾乎不變。唯一的亮點是福田達夫選前曾批評自民黨內的派閥政治、呼籲黨務改革,依舊得到岸田重用,福田也被日媒普遍認為是岸田第一波人事的亮點。

岸田文雄到熊本縣為宏池會成員造勢。(岸田文雄IG)
岸田文雄到熊本縣為宏池會成員造勢。(岸田文雄IG)

自民黨在安倍‧菅政權時代向來親台,對於中國的態度則是日益強硬。包括菅義偉與拜登今年四月的聯合宣言首次納入「重視台海和平」的內容,麻生太郎則表示「願跟美國協防台灣」,安倍晉三也強調「不能讓香港的遭遇在台灣重演」。如今岸田領導自民黨顯然會延續這個格局,加上他選前直言「台灣處在美中對峙的最前線」、屢屢表態「友台抗中」,台日關係應無需多慮。不過在內政方面,在眾院大選的時間壓力下,岸田沒有太多時間展現他在「三A體制」下的自主性。因此日本國民對於維持「三A體制」的決定是否願意買單,也將攸關接下來的眾院選情,更關係到岸田政權是否能走的長遠。

在黨內人事差強人意、甚至飽受在野勢力批判的情況下,接下來幾天岸田陸續放出的新內閣名單,是否能展現新政府的多元性與改革氛圍,還是只能見到回報派閥相挺的細心算計與均衡,則是自民黨這次眾院選情的另一個觀察重點:岸田所耐心傾聽的,究竟是派閥領袖們的操弄與指示,亦或是他所宣稱的「國民心聲」。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