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孟晚舟回國真的是「中國人民重大勝利」嗎?

2021年9月,中國電信業鉅子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引渡案塵埃落定,孟晚舟獲釋返回中國。(資料照,美聯社)

擾攘將近3年的孟晚舟案出人意料地得到解決。2021年9月24日,孟晚舟與美國司法部達成暫緩起訴協議,隨後美國通知加拿大不再尋求引渡孟晚舟,加拿大法院銷案,孟晚舟當日乘坐專機回中國。

當孟晚舟抵達深圳時,受到廣東副省長和深圳市長和大批民衆迎接,還發表了「如果信念有顔色,那一定是中國紅」的講話。#孟晚舟回到深圳#立即成為社交媒體頭條,中國宣傳機構則開足馬力宣傳「孟晚舟回國是中國人民的重大勝利」、「中國人民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

深圳寶安國際機場25日出現大批接機人群,高舉「歡迎孟晚舟回家」的標語。(美聯社)
深圳寶安國際機場9月25日出現大批接機人群,高舉「歡迎孟晚舟回家」的標語。(資料照,美聯社)

孟晚舟案件有幾個爭議:

第一,孟晚舟的「勝利」並不那麽徹底,美國司法部得到大部分想要的「供詞」。

一開始有媒體報道孟晚舟與司法部達成了「認罪協議」,中國輿論則强調孟晚舟「不認罪」。這些表述都不完全準確。孟晚舟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協議稱為「暫緩起訴協議」(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

在美國的司法實踐中,控辯雙方經常會就案情展開談判,以求達到認罪(換減少控罪數量和減刑)、暫緩起訴、或不起訴等三種交易之一。這樣各方可各取所需,也有效減少法律成本。在孟晚舟案件中的暫緩起訴就是第二種交易,它比認罪要輕,但比不起訴要重──只要被告在被捕日算起四年内的「暫緩期限」(defernal period, 到2022年12月)不違反協議和進行其他犯罪,限期之後就會正式取消起訴。但無論那種都是司法部常用的手段。

孟晚舟沒認罪但承認做錯

值得注意的是,孟晚舟在9月24日的視訊出庭,其實是在美國法律程序中的第一次開庭,是正式審訊前的程序。孟晚舟剛表示完不認罪,控方就宣布雙方達成暫緩起訴協議。準確地說,孟晚舟的案件尚未正式進入美國的審訊。

孟晚舟雖沒有認罪,但並非沒有承認在華為與伊朗的交易中做錯。美國司法部的新聞稿和公布了的與孟萬舟達成的協議書都清楚指出,孟晚舟承認附件A共4頁的「事實陳述」(StatementofFacts)。

孟晚舟緩起訴協議書。(取自美國司法部)
孟晚舟緩起訴協議書。(取自美國司法部)

星通(SkycomTech Co. Ltd.)在2007年由華為子公司華盈全資控制。2007年11月,華盈把股份轉讓給另一間華為控制的公司Canicula控股。當時孟晚舟是華盈的主要負責人。轉讓後,孟晚舟成為星通的董事(直到2009年),董事局全部都是華為員工。星通的重大業務決定都由華為做出。直到2012年為止,華為的文件中都把星通列入「其他華為子公司」名單。

然而,當2012年12月路透社報導,星通向伊朗出口美國禁運的設備,指出星通和華為的緊密關係時,華為向路透社聲明「星通是華為在伊朗的『當地合作夥伴』」、「華為在伊朗的生意完全合規」。此後,華為就把星通定義為「商業夥伴」。在事實陳述中寫明「(華為)的這份聲明是不正確的(incorrect),因為華為運作和控制了星通,星通因此不是華為的商業夥伴。」

以不真實說詞欺騙匯豐銀行

華為聲明沒有減少外間對星通的質疑,這影響到星通融資和交易。為此孟晚舟在2013年8月22日與財務機構1(即滙豐銀行)的行政官在香港開會做演示,當場有翻譯人員,PPT還從中文翻譯為英文。在演示中,孟晚舟做出了3種不真實(untrue)的聲明。

首先,孟晚舟聲稱華為和星通的關係是「正常商業合作」和「正常與可控的商業合作」,星通是華為的「夥伴」。事實陳述中寫明「這些聲明都是不真實的(untrue),因為星通不是華為的商業夥伴」。

其次,孟晚舟當時說,華為曾經擁有星通股份,但已經全部賣掉了。在事實陳述中再寫明,「這些聲明都是不真實的,因為孟晚舟知道,華為把自己的股份賣給了自己控制的實體。」

最後,孟晚舟還說,華為在伊朗的操作嚴格合規,不違反任何出口控制法規。在事實陳述中同樣寫明這些聲明都是不真實的,因為華為隱藏(concealed)了與星通的關係,華為對星通的操作導致銀行提供了被美國法律禁止的服務。財務機構1在幾年中提供了約1億美元的交易服務。

事實陳述還指出,孟晚舟和華為事後都沒有修正這些聲明。孟晚舟還擁有一份名為「建議談話要點」的文稿,與以上演示内容的不真實聲明密切相關,當中列出了如何解釋華為與星通關係的要點。孟晚舟還把以上演示PPT的英文版發給財務機構1。

「明知和自願的」簽訂協議

在協議書正文,孟晚舟承認「檢視過事實陳述的内容」、「所有内容均為真實和準確」;同意自己簽訂協議,特別是「承認事實陳述是真實和準確的」,是「明知和自願的」(knowingly and voluntarily)。孟晚舟還同意自己或其代表以後不會做出與事實陳述相抵觸的聲明,也不會明示或暗示自己在不情願、不明知、或受脅迫的狀態下簽署這份協議,否則將被視為違反協議内容,如此一來到明年底以前會被美國重新起訴。

孟晚舟雖然表示不認罪,但在事實陳述中,孟晚舟總共承認了「不正確」1次,4次「不真實」,一次「隱瞞」,也承認了「華為隱瞞與星通的關係,從而導致銀行提供違反美國法律規定的服務」的事實。

第二,孟晚舟證詞為美國和加拿大司法機關做了澄清。

孟晚舟的供詞相當大程度上反駁了「美國非法濫捕迫害中國人」、「美方對孟晚舟所謂欺詐的指控純屬捏造」的指控,為美國和加拿大司法機關做澄清。

要先釐清刑事訴訟3個概念的不同:可拘捕、可起訴、可定罪。無論普通法還是大陸法,這3者對證據的要求都是從低到高:夠證據拘捕的,不一定夠證據起訴;夠證據起訴的,不一定夠證據定罪(在中國,拘捕和起訴之間,還有一個「正式批准逮捕」的環節)。特別在普通法下,定罪需要「完全沒有合理疑點」方可,但起訴卻不需要這麽嚴格。

孟晚舟承認的「被認定的事實」基本都是犯罪事實,證據之強足以導致孟晚舟被起訴。正如前述,能被起訴不一定能被定罪,但能被起訴就一定會被拘捕。因此,美國向孟晚舟發出拘捕和引渡令,是完全正當的。

逮到國際足總的「長臂管轄」再次發威

這裏當然有「長臂管轄」的爭議。有人質疑,為何只要利用了美國的網絡(銀行系統),就要被美國國内法管轄?美國利用自己的優勢進行長臂管轄當然並非毫無爭議,然而在很多時候也也因此撲滅了犯罪。近期最著名的例子就是2015年美國逮捕和起訴國際足球總會(FIFA)高級官員,揭開了國際足總腐敗案風暴。美國就是用這種長臂管轄關係,才搞定了國際足總這個無人能管的「山大王」。

FIFA爆發收賄醜聞。(美聯社)
美國利用自己的優勢進行長臂管轄,逮捕和起訴國際足球總會高級官員,揭開了國際足總腐敗案風暴。(資料照,美聯社)

在華為案件中,美國的長臂管轄比以上例子更加有理。美國逮捕FIFA高官的理由僅僅因有證據顯示他們的受賄(在美國境外進行)利用了美國的銀行系統。但在華為案件中,華為不但利用了美國的銀行系統,還直接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法規,在美國完全有管轄權。

值得指出的是,當時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是完全正當的,因為聯合國安理會已因伊朗違反《核不擴散條約》而多次通過對伊朗的制裁決議(2010年的1929號決議是第四次制裁協議),中國也投了贊成票。除了美國,歐盟也對伊朗展開制裁。在孟晚舟的事實陳述中,她也清楚知道在伊朗做生意要符合「聯合國、美國、歐盟所要求的法律、法規和制裁令」,而不僅僅是美國的制裁令。

具體到孟晚舟案件,美國的管轄權是否能跨越公司而直接用在公司高管?筆者早在幾年前已分析過,美國法律管轄華為理直氣壯(華為和此前的中興也乖乖認罰),但對孟晚舟則有一定爭議,華為(和滙豐)的罪名是違反美國制裁令,但孟晚舟只是「導致」滙豐違反美國制裁令,只能用「商業欺詐」的罪名起訴。

也具管轄權的香港未質疑美國引渡要求

孟晚舟擁有香港身份證,欺詐事件發生在同時普通法體系中的香港。商業欺詐在香港也是重罪,無論是屬人原則還是屬地原則,香港的管轄權的優先級比美國要高。而且當時香港還未經歷逃犯條例(送中條款)事件,國際對香港的法治應有足夠信任。

因此,如果香港提出管轄權爭議,那麽在加拿大的引渡審判中,孟晚舟很可能會被送到香港而不是美國審理(當然,香港律政司怎麽敢控告孟晚舟!而在加拿大庭審中,孟晚舟律師也沒有把管轄權爭議當做重點。)但無論如何,這或許會導致「定罪」(即加拿大法庭是否批准引渡)的證據不足,但肯定滿足對「拘捕」和「起訴」的證據要求。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6日在加拿大出庭。(美聯社)
孟晚舟2019年3月6日在加拿大出庭。(資料照,美聯社)

至於加拿大的法律部門就更正當了。美國和加拿大有廣泛的司法合作協議,包括雙邊的引渡條約。根據1976年的《美加引渡條約》和加拿大自己的《引渡法》,只要案情符合「雙重有罪」規則,即在美國和加拿大都是犯罪,加拿大就可根據美國的緊急請求拘捕嫌犯,美國在45天内要提供證據,加拿大再通過法庭決定是否引渡到美國。

商業欺詐在加拿大也是刑事罪行(美國控告孟晚舟這條罪名也很可能出於符合雙重有罪的考慮,因為加拿大沒有制裁伊朗的法令),所以加拿大應美國要求拘捕孟晚舟完全符合法律規範,也符合國際法的通用原則。

中國稱「孟晚舟沒有違反加拿大任何法律,卻被加拿大捉起來」,這是魚目混珠。孟晚舟的商業欺詐違反了加拿大的法律;加拿大拘捕她則是履行雙邊和國際的引渡義務。完全合法合理。

在孟晚舟被釋放後,大批中文媒體嘲笑加拿大「所謂法治不受干預淪為笑柄」。這些嘲笑都莫名其妙。加拿大釋放孟晚舟是因為美國暫緩起訴孟晚舟,從而撤銷了引渡要求,加拿大當然就放人了。這和「加拿大法治是否受干預」有任何關係嗎?

第三,中國的「人質外交」奏效了。

在中國官方新華社背景微信公眾號「牛彈琴」一篇文章〈孟晚舟事件,美國和加拿大犯下的十個錯誤〉的第一條就是「低估了中國政府的決心」。這話沒有錯,美加原先可能想不到中國決心大到會使出印象中只有朝鮮伊朗才會用的「人質外交」。

雖然無論中國和美國都强調不是人質交換,但真相如何有目共睹。在孟晚舟被捕後,中國立即拘捕了兩名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Michael Spavor)。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雖反覆說兩人是危害國家安全,與孟晚舟「無辜被捕」不能同日而語,但也一再暗示,加拿大放人就會對兩人案件有幫助。

2021年9月25日,被中國政府當成「人質」羈押近3年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返回加國(AP)
被中國政府當成「人質」羈押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返回加國。(資料照,美聯社)

在孟晚舟獲釋的同一天,兩名加拿大人就同時被釋放回國。儘管邁克爾已被判刑11年,正在服刑;康明凱也已審訊待判。中國雖然說他們因病「取保候審」,但這從來都是中國放人的藉口,此前也從未聽説兩人有什麽病。又傳出,拜登(Joe Biden)和習近平通電時分別提到了他們。如此巧合,説不是人質外交有誰信?

儘管即使沒有人質外交,美國也可能與孟晚舟達成協議,但毫無疑問,人質外交是孟晚舟被暫緩起訴的最大「功臣」。

而且,原來孟晚舟還是「一換四」,除了兩個加拿大人之外,還有一對劉姓美國華裔姐弟。他們自從2018年到中國探望祖父後,在過去3年,他們從未被指控有不當行為,卻受到了禁止離開中國的「出境禁令」的限制。在孟晚舟回國後,中國也把他們放回美國。據報,美國在過去幾年一直要求中國解除對兩人的禁令,無論3月的美中阿拉斯加會談,還是7月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R. Sherman)訪中都對中國當面提過要求。

中國搞人質外交讓西方怕怕

孟晚舟在加拿大享受完全的法律權利,可申請保釋、請律師,在豪宅如常生活,與外界毫無審查地通訊,還可以上學、購物、外出活動。唯一的限制就是要帶著電子鐐銬,不能離境和遠行。加拿大的法庭審訊完全公開、陽光且按部就班。

相反的,康明凱和邁克爾在被捕後一直被不公開地關押。據報道,邁克爾曾一天被審問8小時、24小時開燈。將近3年,加拿大領事舘人員只分別探視過康明凱和邁克爾2次和3次。康明凱和邁克爾的審訊(和宣判)都被以國家機密為由不公開進行,不清楚有沒有律師,即便有也只可能是公派律師。康明凱和邁克爾回到加拿大,第一件事就是親吻加拿大土地,慶幸自己能平安返回。

2021年8月11日,加拿大商人斯帕佛(Michael Spavor)遭中國法院判刑11年(AP)
遭中國法院判刑11年的加拿大商人斯帕佛(Michael Spavor)。(資料照,美聯社)

兩廂對比,中國和加拿大的法治是何等不同!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國家的法治觀讓它們不可能像中國那樣使出人質外交的手段。否則,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數以十萬計,遠遠多於在中國的加拿大人。中國抓一個,加拿大抓十個都綽綽有餘。

對中國會使出人質外交這點,西方國家可謂束手無策,這也確實令它們以後在起訴中國人方面,會更加謹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