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國際橋牌社2提及的千島湖事件,讓當年前往調查的侯友宜當場飆出「那個字」

千島湖事件罹難者家屬,當年為罹難者舉行法會。(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因上映問題鬧得滿城風雨的台製政治劇《國際橋牌社2》,最終決定自己架設OTT播出,同時釋出第一集在YouTube上供劇迷免費收看。而第一集的開場事件,就是影射1994年發生的千島湖事件。而劇中新聞台開編輯會議場景的其中一位演員,正是本文作者陳東豪。

千島湖事件可說是蔣經國晚年開放台海兩岸交流後,第一個猛烈的煞車,即使是當年尚未完全民主化的台灣,也很難接受北京以不斷掩蓋的手段,對待一個造成那麼多死傷的刑事案件。

當時台灣的李登輝政府,在民眾群情激憤的情況下,派出由海基會副祕書長許惠祐領軍的專家「顧問」團──因為事前海基、海協兩會協商,海基會的專家們只能看,提問題,但不能有勘驗的動作,前往浙江執行「準司法調査」行為。這個專家團的成員有侯友宜、翁景惠、施多喜、方中民、姜志俊,可說是CSI類型刑偵劇的標準成員構成──刑案專家、各類鑑識專家、法醫,文中詳細描述他們在證據保存殘缺的現場,面對對岸人員的干擾阻礙下,如何盡心盡力地收集更多的資訊。

現任新北市長侯友宜,當時擔任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督導,也加入海基會專家團前往浙江案發現場,但等他看到對岸公安調查人員竟未妥善保存現場證據,也忍不住飆出台罵。

在這篇刊登於1994年5月22日的376期《新新聞》文章裡,除了看到兩岸刑事專家「激烈」地「交換」意見之外,還記錄下當時海基、海協兩會的談判,在《國際橋牌社2》中女主角記者取得的現場照片,在真實歷史事件中竟是許惠祐與海協會談判的祕密武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請看當時《新新聞》還原現場。(新新聞編輯部)

雖然海協會與海基會的專家們,白天才鬧得不歡而散,但是等到晚上,在西子湖畔的樓外樓裡,可口的鱖魚與香醇的白酒,早溶化了上午雙方的戾氣。翁景惠與侯友宜是白天會談中,海基會最咄咄逼人的專家,在樓外樓裡也是最會勸酒的人,而海協會的何挺與李曙光也不遜色。

等到隔天海基會要離開杭州,來時列隊歡迎的大陸人馬,只剩浙江台辦的人,而昨晚樓外樓裡的把酒言歡,又彷彿不存在。這就是大陸與台灣兩岸關係的縮影,一方面必須坐在談判桌上,彬彬有禮,掀起桌巾,卻只見雙方私下踢來踢去。

現場維護觀念不同

從許惠祐出發開始,兩會就以政治的方法來處理一件司法案件。8日晚上的海協會對海基會的接風晚宴上,許惠祐希望召開商定旅遊安全的專案會議,海協副秘書長李亞飛則以金馬砲擊大陸漁船求償為對策。9日大陸所播放的錄影帶,又淪為大陸的宣敎影片。而許惠祐所率的專家團與情緒悲痛的家屬代表,既不能幫中共偵査結果「背書」,許惠祐還必須兼任審視大陸偵查內容的法官角色,13日雙方在西子賓館的二度會談,無可避免地以許惠祐提出5點質疑,希望大陸司法單位再繼續偵査的結局收場。

海基會專家調査圑的杭州、千島湖之行,是近45年來,中共容許其司法權威被質疑的特例。而海基會專家團則是台灣在大陸首次的「準司法調査」行為。當美國國務卿克里斯多福(Warren Christopher)訪問北京時,中共可以同時拘禁北京的民運人士 ,海協會邀海基會到杭州瞭解案情,當然是大陸想對台灣示好,不想影響兩岸關係的推展。從大陸一開始處理失當,雙方無法建立互信基礎,造成千島湖事件至今台灣對真相仍不確定,疑問反而越來越多的原因之一,則在於兩岸專家的專業標準不同。

千島湖事件發生時,時任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督導的侯友宜,以刑事調查專家的身分參加海基會前往浙江的專家團。(新新聞資料照)
千島湖事件發生時,時任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督導的侯友宜,以刑事調查專家的身分參加海基會前往浙江的專家團。(新新聞資料照)

兩岸對刑案現場維護的觀念就有很大的不同。登上海瑞號,侯友宜一看到船艙內,一堆一堆掃好、分類分好的現場,侯友宜直接用台語說:「幹!還看什麼,回去算了!」因為海基會雖然在行前也想過現場所剩不多,但卻沒想到會是眼前這個樣子。

侯友宜隨即問隨行的杭州刑偵局支隊長李曙光,「你們現場勘驗怎麼會這樣?」李曙光說:「你懂不懂?」侯友宜回一句,「就是不懂才要問你。」李曙光說:「現場不整理,怎麼勘驗?」侯友宜不再表示意見,繼續看海瑞號其他的地方。

侯友宜和翁景惠在大陸方面介紹底艙出口處鋼板的彈著點時問李曙光,為什們會找不到彈殻?翁景惠和侯友宜不瞭解,既然嫌犯會留下汽油桶,當不至於開搶後再去撿彈殼,為什麼中共公安單位在船上,會找不到彈殼。但是在杭州西子賓館、在海瑞號現場,侯友宜和翁景惠的問題並未獲得解答。

火燒現場與衆不同

海基會專家中,施多喜敎授則負責火場鑑定,而方中民敎授負責法醫鑑定。施多喜和方中民,一瘦一胖,一高一矮,兩人一直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施多喜從登上海瑞號開始,一路引起他許多疑問。方中民則不斷向中共要驗屍報吿。

施多喜敎授說:「所有的現場都已經過打掃,每一層都這樣,沒辦法很明確地說起火點有幾處。但幾乎是同時,在短短的時間內,燒得很快。」

雖然海瑞號已經過整理,但是,施多喜首先對第二層的客艙地板發出問題。施多喜問中共公安部刑偵局的烏國慶,客艙地板的材質是不是PVC?PVC的地板怎麼能燒得這樣?施多喜認為,PVC地板根本燒不了這麼大的火。而烏國慶則堅持PVC地板能燒起這麼大的火。

施多喜說:「客艙的地扳被燒得很平均,經滅火後,地板材質變得沒有水分,呈很乾燥的状態,這必須有很大的火,和持久的燃燒。」刑事局翁景惠則指出,PVC是化學纖維聚合物,是具可燃性,但重點是PVC燃燒所產生的氣體不助燃,反而具滅火功能,但客艙卻燒得近乎全毀。施多喜認為,大陸的刑偵專家在刑事化學的專業基礎仍有待加強。

施多喜沿著客艙地板,勘查到四周的牆角與地扳接縫處,施多喜又發現連最不易燒到的牆角與地板接縫處都被燒到,這場火燒得與衆不同。

開誠布公為民解惑

在勘査海瑞號現場時,施多喜也鑽進只有1.5米高的底艙,施多喜半蹲半走的檢視這片17坪大,27具屍體陳屍的地方。在旁邊的刑事局鑑識科科長翁景惠看到施多喜鑽進底艙嚇了一跳。因為施多喜在一個多月前,胯骨才剛剛開刀,而胯骨開刀後,最忌諱蹲或滑倒。但施多喜一手拄著手杖,彎著腰,一手扶著船緣,就開始檢視底艙的火,到底是怎樣燒法。

海基會顧問、消基會秘書長姜志俊律師也鑽進底艙看看,姜志俊覺得奇怪,為什麼底艙的木頭地板沒有什麼被燒過的痕跡?施多喜則認為,底艙木頭地板未被燒掉,與27具屍體上半身被嚴重燒到碳化,在理論上是有可能的。

許惠祐在千島湖事件發生後,帶團前往浙江案發現場,執行「準司法調査」。(新新聞資料照)
許惠祐在千島湖事件發生後,帶團前往浙江案發現場,執行「準司法調査」。(新新聞資料照)

施多喜認為,汽油燃燒是先揮發成氣體,在氧氣助燃下燃燒,而底艙下層雖有油氣,但缺少氧氣,所以屍體上半身是可能燒得比較厲害。也因為底艙下層缺氧助燃,雖有油氣,但不見得燒得起來。而海協會在9日和13日兩次會談中,頭一次解釋為底艙屍體因一部分在吃水線以下,和底艙悶燒火勢往上,才造成上半部燒得較嚴重。但是,海瑞號消防水閥門早被貝類塞住堵死,與底艙內情形根本無關。雖然施多喜等於幫大陸找到一個解釋的理由,但海協專家們卻不懂得借用。

而翁景惠想試圖測量一下,底艙入口上方的彈著點凹槽,與鋼板凸出處,是否一致。但翁景惠的意圖馬上受到大陸方面的提醒,因為事前兩會協商,海基會的專家們只能看,提問題,但不能有勘驗的動作。

從台灣遊客在4月1日早晨六點半在黃泥嶺水域看到海瑞號冒著煙,被兩艘船拖走,和整艘船體碳化程度,與中共最後把32具屍體的驗屍報吿,一份一份念給方中民聽,並回答方中民的問題,方中民認為32具屍體死因為一氧化碳中毒與燒死大致沒有問題。施多喜認為,一艘海瑞號殘留的軀體,其實代表著兩件火場所殘留的現場。

但是,兩岸在科學辦案的嚴謹程度雖有差異,若能開誠布公,合力解答台灣一般民衆的疑惑,對千島湖案的撫平並非不能。但是,海協專家團與大陸司法單位對案情的說詞有時自相矛盾,海基會在事件初期被拒絕介入,而處處提防。大陸媒體最喜歡問許惠祐:「你滿不滿意?」旁邊還有一台浙江電影製片廠的電影攝影師,拍下許惠祐一行的活動。而許惠祐永遠回答無所謂滿不滿意。

疑點仍多擇期再議

在第一次西子賓館,大陸海協介紹案情後,開始專家之間的對話。海基會顧問侯友宜一直逼問李曙光,海瑞號是幾點幾分被發現,幾點幾分報案,幾點幾分被拖離黃泥嶺,侯友宜把問案的方法也搬到杭州來。接招的何挺與李曙光則以偵査祕密或與案犯案情無關而未回答。

而侯友宜也是以此測試海協的態度,等到千島湖現場看完後,最後一次會談的前一晚上,許惠祐先放話,他對家屬說:「沒膽的,明天最好先走。」在會場上,當侯友宜最後發問,手裡拿出一張海瑞號在中共說的報案時間,4月1日上午8點5分。侯友宜才說這張照片是台灣旅客在6點30分拍下,並且只見冒煙不見火。侯友宜手中的照片,等於指著中共幾天來若不是說謊,就是連何挺也被瞞住了。而海協會則說侯友宜手中的照片是「不可能、不存在」,好像是侯友宜要嫁禍海協。

侯友宜手中的照片,是許惠祐最大的祕密武器。而台灣對大陸公安抓到的吳黎宏等3人是不是真正的案犯,至今仍然存疑,許惠祐對案犯行凶時,是否持有強大火力,仍持保留的態度。千島湖案中,海基與海協的諜對諜也隨侯友宜手裡照片曝光而暫吿一段落。當過十年法官的許惠祐,最後在記者會上「宣判」,大陸對千島湖案交代疑點仍多,擇期再議。

(本文刊登於1994年5月22日出版的376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