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就鬧分手?陽明交大校長被爆「恣意封官」 曝「隱藏版副校長」內幕

陽明交通大學正式合併已9個月,但內部紛擾不斷。圖為該校校長林奇宏(中)與新竹縣長楊文科、新竹市長林智堅於光復校區合影。(新竹縣政府提供)

少子化浪潮與高教資源整合下,大學合併在我國已成一股風潮,其中陽明交通大學的「強強併」格外引起注目。正式合併已過了9個月,但這一年來不但看不到蜜月期,磨合反倒越趨激烈,近來從畢業校友到校內教師,都接二連三對校長林奇宏的人事安排發出批評;表定1年的磨合期只剩3個月,林奇宏面對批評,儘管強調會如期完成整合,但也自嘆有如「小白鼠」;究竟問題出在哪裡?

今年2月,曲折、延宕多年的陽明、交通大學合併案終於走過最後一哩路,正式掛牌成為「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典禮上面對兩校歷任校長、校友,走馬上任的首任校長林奇宏說,最迫切任務是「整合雙方對新學校的認同」。

早在2000年前後,為了整合高等教育資源,結合各校教學與研究能量,大學已湧起合併聲浪,時任中研院院長李遠哲便積極促成同樣位於新竹的交通、清華兩所大學合併,然而鑑於生物科技在21世紀將成為潮流,時任陽明大學校長吳妍華、交通大學校長張俊彥在2001年共同簽署合併意向書,意圖整合兩校科技、生醫能量。

兩校內部各自反對合併

清交合併的討論,直到2005年,終於因交大否決而宣告破局,彼時大學則開始仿效歐美大學組成聯盟,交大、清華、陽明、中央大學當時組成台灣聯合大學系統,陽明、交大合併案也因此暫時告歇,直到2015年張懋中上任交大校長後才終於重啟。

20211101-SMG0034-N01-吳尚軒_陽明交大合併時間表
 

只是事過境遷多年,這場合併對不少在校師生而言早就陌生,也引起兩校內部各自反對聲浪,交大方擔憂醫學院所需的龐大資金,會稀釋交大資源,而陽明方亦有師生憂心,交大師生人數是陽明的3倍,假若合併恐將失去主導權。

不過高教整合的需求終究沒有消失,比如陽明大學因為學生人數僅4000人,曾被教育部認定規模不夠大,且缺乏理工、人社科系支持,而在申請高教深耕計畫時失利,也讓陽明校務會議在2018年時,甚至在還不確定對象的情況下,便通過啟動合併計畫,中途清大一度加入與交大競爭,最後依然由交大勝出。

然而儘管合併已成定局,仍不斷有校友、師生抱持反對態度,當林奇宏在今年1月通過校長遴選後,所有人都明白,如何讓過去分屬理工、醫療頂峰的兩大名校團結起來,將會是最艱鉅任務。

如今新校掛牌轉眼間過了9個月,這個任務恐怕是越發棘手。

主管頭銜眼花撩亂,校友、教師批整合不力

9月的新生開學季,是併校後首度迎來新生,然而陽明校區學生會製作的新生手冊封面上,因為將「交通」兩字列得比「陽明」兩字小,一度在學生社群上引起論戰,儘管後來學生會、校方皆為此致歉,然而壓力並未就此停息,反而引來更多「大學長」加入戰局。

富鑫創投集團董事長、交大電信校友邱羅火便就此發出公開信,指出對於新生手冊事件感到憤怒外,更進一步批評陽明交大人事疊床架屋,甚至有「用人唯親」的情況,呼籲兩校既然難合,不如乾脆「分手」。

20210914-國立交通大學及陽明大學於今年2月合併為陽明交通大學,而近日適逢開學,陽明校區新生手冊封面卻將「交通」二字縮到極小,掀起大批交大學生不滿。(取自靠北生科臉書粉專)
國立交通大學及陽明大學於今年2月合併為陽明交通大學,而這學期開學,陽明校區新生手冊封面卻將「交通」二字縮到極小,掀起大批交大學生不滿。(取自靠北生科臉書粉專)

人事浮濫的批評,並未就此打住,一群交大校區教授也在10月25日發出校內信,表示經過調查,發現兩校合校後,不但校務運作及整合效率不彰,人事上更違反組織規程、疊床架屋等情事,直批林奇宏「恣意封官晉爵,敗壞學術風氣,未循學術單位主管任用程序。」

主導該報告的材料系教授林健正接受《新新聞》訪問時表示,該報告總共有7、8位交大教授參與,經過調查後發現,根據陽明交大組織章程,副校長最多只能有6位,學務長、教務長、研發長等一級行政主管僅能有1位,然而目前除了官方網站公布的6位副校長外,曾為代理校長的陳信宏,其實目前仍擔任功能性副校長,但並未在官網公布。

林健正也指出,如教務長等一級行政主管,不但至今沒有完成整合,林奇宏竟還另外設立「校區教務長」,形同一間學校有2位教務長,此外還有有4名副教務長,不僅如此,林奇宏長更在體制外擴權任命3位校務長,除了有違組織章程外,更有人事浮濫的疑慮。

目前陽明交大在官網公布的主管名單中,副校長共計6人,交大校區副校長包含陳永富、李鎮宜、唐震寰,陽明校區為楊慕華、蔚順華、鄭子豪。而在副校長外,更另外增設校務長,交大校區為李大嵩,陽明校區由楊慕華兼任;陳永富則另外兼任台南校區校務長。

合校後的整合屢遭詬病,而陽明交大配合蔡政府政策,在今年7月掛牌成立產學創新學院(下稱創新學院),攜手台積電、聯發科等科技龍頭培訓高階研發人才,然而院長職位如今也傳出爭議。

林健正指出,本來一個學院很單純只有一位院長,然而目前陽明交大的產學創新學院中,除了總院長外,還有共同總院長、智能系統研究院院長、前瞻半導體研究院院長,以及2個榮譽總院長,「根本破壞體制,形同兒戲!」

一名不願具名的交大校區教授也表示,清大也有設立產學創新學院,僅有設置一名院長,「陽明交大這麼多個院長,到底要如何分工?而出事情的話,又該由誰來負責?」強調該回歸一學院一院長。

「我們等於是小白鼠」校長林奇宏坦言整合有難度

面對人事質疑,林奇宏接受《新新聞》訪問時坦言,陳信宏目前確實仍是功能性副校長,因為陳是科技部產學大聯盟計畫主持人,該計畫按規定要副校長以上階層主管主持,且此計畫過去就是由陳信宏爭取、長期負責,因此才讓他繼續以功能性副校長身份主持。

林奇宏也強調,除了這項計畫外,陳信宏對校務沒有任何決策權,任期並隨計畫結束而解除,而其實唐震寰也是功能性副校長,所以編制內副校長其實還沒額滿。

對於創新學院,林奇宏則指出,創新學院是由合作企業與國發基金共同出資設立,並不動用校務基金,且都是找業界、國外知名人物擔任院長,「用他們的錢執行他們要做的事,我不覺得有何不妥,沒這些靈活性,你要怎麼找這些人來?」強調當初政府修法成立創新學院,背後精神就是要鬆綁法規、賦予學校運作彈性。

陽明交大校長林奇宏(右)與TDIS中心主任曾成德教授共同展示參賽合約。(圖/方詠騰)
陽明交大校長林奇宏(右)與TDIS中心主任曾成德教授共同展示參賽合約。(資料照,方詠騰攝)

至於行政主管整合,林奇宏則表示,原本給教育部的計畫就是1年磨合期,儘管併校後的組織章程規定只有1個行政團隊,「但如果是大校併小校還簡單,可是這兩校誰併誰都沒人會服氣」,所以要先透過2個行政團隊來維繫校務,而像是校區教務長,其實編制上也是副教務長,只是授權協調該校區業務,並沒有超越編制。

「其實我們等於是小白鼠,第一個跳出來測試。」林奇宏強調,磨合期就是1年,到明年2月就會完成整合,但他也跟教育部反映過,學校光是新竹交大、台北陽明兩個主要校區,相隔就將近100公里,應當思索目前大學的組織編制,對於這樣的學校是否適用?他們年底也會將整合情況,提供告報給教育部,「如果未大學合併是趨勢,陽明交大的經驗可以提供很多參考案例,也希望在法規上能有更多鬆綁。」

兩派交鋒,一方指控違法亂紀,一方指稱於法有據,主管機關教育部則僅表示,根據《大學法》規定,各校聘請副校長事項需於大學組織規程明定,而編制外單位或人員設置及聘用,則回歸校內規定,至於陽明交大產創學院院長聘任規定,則由學院擬定,並經校內管理會同意;言下之意,等同於回歸「大學自治」範疇。

隨著少子化浪潮來襲,大學生源一年少過一年,加上我國至今仍有超過150所大專校院,為了因應21世紀的國際競爭,高教資源整合早就是火熱議題,從共組聯盟到合併都有不少案例,教育部也鼓勵以地理位置做為大學合併優先條件,比如新竹教育大學在2016年併入清大,高雄海洋科技大學、高雄應用科技大學、高雄第一科技大學3校則在2018年合併為高雄科技大學。

思想、文化各異的大學「聯姻」如何共同生活

然而觀諸各校,如何整合各方人馬意見,往往也是最為困難的關卡,如高雄科技大學合併期間,原來三校也各自有反對聲浪,海科大正反兩派師生更曾為此在校務會議拍桌對罵,高應大則有學生因海科大錄取成績較低而表達不滿;同樣情況下,清華大學當時亦有部分學生不滿竹教大併入,形容「被吃豆腐」。

外界向來以「聯姻」來形容大學合併,事實上,一所大學確實猶如一座宅門,即使婚約已成,思想、文化各異的家族如何共同生活依舊充滿考驗,而原來分別為生醫、科技豪門的陽明交大如何團結,更是備受外界矚目,隨著1年磨合期限僅剩3個月,究竟結局是甜蜜攜手,還是變做怨偶,宅院裡裡外外好大一票人都看得緊張。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