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湯曜明紀實》台灣首位處理政黨輪替的參謀總長

2000年政黨輪替時的參謀總長湯曜明。(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前國防部長湯曜明於11月3日上午11時25分病逝三軍總醫院,享壽84歲。2000年湯曜明時任參謀總長,他堅持行政中立、軍隊國家化,讓從來沒有換黨執政經驗、軍隊長期處於黨國不分情形下的台灣,得以順利完成首次的政黨輪替,相當令人稱道。

這篇刊登於2000年4月13日《新新聞》的報導,詳細描述湯曜明對於首度政黨輪替下軍方應該如何做為,自己又該如何扮演「國家」的參謀總長一職,也花費不少時間和人力去了解。文章還記錄下湯曜明對於長期在「反台獨」教育下的國軍,該怎麼面對「台獨統帥」這件事的思考點。

文中也同時提到,湯曜明如何思考當時剛通過的「國防二法」,為何當時選擇續任參謀總長而拒絕接任國防部長的心路歷程。(新新聞編輯部)

身處政權移轉的關鍵時刻,參謀總長湯曜明也無可避免地捲入了這場政治風暴中。為了澄清外界有關參謀總長以及國軍軍心浮動的一些傳聞,湯曜明日前主動邀集媒體餐敘,極為坦率地提及國軍在面臨新政府成立之際的作為。

談到國軍的包袱與改革,湯曜明一再表示,當年是先有興中會、國民黨之後,才有國民革命軍,換言之,國軍過去一切作為都是一種歷史的事實。提到軍事改革,湯曜明以美軍的例子指出,美國國防部1980年代的組織調整,也是歷經50幾場公聽會才通過的,而且一直到現在都還在調整中。

但湯曜明也預言,未來幾年國軍改革的步伐將「快得讓大家意想不到」。

以下是湯曜明談話的重點摘要:

政權移轉,參謀總長是否要隨總統辭職?

民主國家大多沒有軍事幹部隨政務官辭職、與內閣一起總辭的慣例。因此,即便是民進黨成為執政黨,也沒有「留任長總與否」的問題。

由於政權由長期執政的國民黨,交給了過去從沒接掌過中央政權的民進黨,很多軍方人士對於「政權輪替」,都感到無所適從。

談到軍方遇到的第一次「政權移轉」,湯曜明透露,為了研究「總長應否與總統一同卸職」的問題,他曾經要求參謀本部官員分析美、法等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辭職的慣例,結果發現:民主國家大多沒有軍事幹部隨政務官辭職、與內閣一起總辭的慣例。因此,即便是民進黨成為執政黨,也沒有「留任總長與否」的問題。

湯曜明(新新聞資料照)
為了研究「總長應否與總統一同卸職」的問題,湯曜明說他曾經要求參謀本部官員分析美、法等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辭職的慣例。(新新聞資料照)

但湯曜明也強調,目前國軍已經建立有關上將級將領的任職制度,原則上是「2年1任」,最長只能在原職位做3年,超過3年未調整職務,就要改為戰略顧問,不可能一延再延,「我們所有上將對此都有了共識。」

就穩定軍事體系的考量而言,湯曜明認為,他在此時離開總長一職並不妥當。因為目前三軍各總司令任職都還不到2年,如果總司令們均隨總長去職,基層部隊難免會有不確定感。

不過,湯曜明在餐敘中也自我解嘲地說:「如果我將來去當戰略顧問,你們可該給我一點掌聲吧!」言下之意,湯曜明認為自己不但不會戀棧目前職務,還會落實上將轉任戰略顧問的慣例。

為何不想接國防部長?

目前軍政、軍令系統還未正式「一元化」,換言之,參謀總長有必要先穩住軍令系統,這才是湯曜明決定留在原職的主因。

日前唐飛曾在媒體前公開表示,下任國防部長應該由現任總長湯曜明出任,但令人意外的是,唐飛也在短短幾天後,又對媒體強調「湯總長並無意願接部長」。

談到這段曲折過程,湯曜明說,他從軍三、四十年,「從來就沒為升官去求過、拜託過誰」。湯曜明並不諱言自己對唐飛提拔的感激,也知道就自己前途而言,接任部長是合理的選擇。

但湯曜明強調,台灣頭一次由不同的政黨執政,軍事體系應該力求安定,以便隨時掌握中共的動態。更重要的是,目前軍政、軍令系統還未正式「一元化」,換言之,參謀總長有必要先穩住軍令系統,這才是湯曜明決定留在原職的主因。唐飛與湯曜明為了「國防二法」不和?

由於「國防二法」某些條文與實際狀況有脱節之處,他才責成幕僚提出修正意見,「但提出意見,並不等於是參謀本部在反對、抗拒!」

談到媒體關於「唐飛與湯曜明不和」的報導,湯曜明在餐敘時倒是承認,他為此「大發雷霆過好幾次」,一直急著要澄清這項說法,以免影響國軍士氣。

但生氣歸生氣,一談到剛通過的「國防二法」,湯曜明心裡確實也有些疙瘩。

他指出,由於「國防二法」通過得太快,某些條文與實際狀況確實有脫節之處,為此,他才責成幕僚組成幾個小組,提出修正意見,「但提出意見,並不等於是參謀本部在反對、抗拒!」

就湯曜明的想法而言,台灣海峽的情勢是不能區分為「戰時」、「平時」的,因為台灣不像鄰國日本、南韓,還有美軍協防。因此,負責成敗之責的參謀總長,必須維持「三軍聯合作戰指揮官」的地位,絕不能被「虛級化」。

另一方面,既然編裝、訓練未來均由參謀本部負責參謀總長當然也要有同等的權力。

國軍對未來領袖的態度?

在5月20日之後,國軍各級部隊仍得懸掛「三軍統帥陳水扁」的玉照,因為三軍統帥就是國軍的「領袖」。

當過兵的人都知道,軍方一直有個「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的「五大信念」,但在主張台獨黨綱的民進黨執政後,「主義」、「領袖」這兩項信念,就顯得格外突兀。甚至,在日前一場軍方將領的高層會議中,不少陸軍將領對日後部隊要懸掛陳水扁肖像一事,感到無法苟同。

陳水扁、唐飛(新新聞資料照)
陳水扁就任總統後,任用唐飛為行政院院長。(新新聞資料照)

對於陳水扁以及民進黨的台獨黨網,湯曜明倒是不大擔心。他強調,目前憲法第一條仍有「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的字眼,而陳水扁未來勢必也會宣示效忠憲法,換言之,五大信念並沒有修改的迫切性。當然,在5月20日之後,國軍各級部隊也得懸掛「三軍統帥陳水扁」的玉照,因為三軍統帥就是國軍的「領袖」。

重要的是,為了疏通一些強烈反彈的官兵,參謀本部已經要求各總司令加強宣導,而湯曜明本人也打算親自來個「全軍走透透」,驗收各級部隊的成果,看看「軍心」是否已經安定。

同時,湯曜明也認為,國軍過去堅持「反台獨」,其實也是社會中的一股安定力量。至於台獨黨綱以及陳水扁「台獨萬萬歲」的口號,湯曜明覺得在5月20日之前,這些說法都只是「政見」,不能算是新政府的「政策」。在野黨在上台之後,自然就能體會到「當家」的難處。

軍人與政黨的關係為何?

對於往後國軍與各政黨的闞係,湯曜明傾向採取較嚴格的管制標準,所有官兵也不應蔘加任何政治活動。

日前在TVBS的一個叩應節目中,曾有一位自稱是「某海軍艦長」的反扁観眾call in,聲稱自己將來會不惜將「軍艦開到大陸去」,以表示對陳水扁擔任總統的不滿。

當然,後來這項消息也傳到了參謀本部,並引起湯曜明本人的關切。畢竟,打算「跑到大陸去」的這位仁兄,是手中擁有強大火力的海軍艦長,而非一般當完兩年兵就走人的阿兵哥。

湯曜明透露,他確實很關切這項訊息,也向海軍總司令問起此事,但海軍方面的反應是:根本沒聽過那位少將!這才讓軍方鬆了一口氣。

不過,在某次與媒體主管的餐敘中,湯曜明還是親自向TVBS總經理李濤「埋怨」了 一番,希望TVBS以後不要再把類似題材當作Call-in主題。

談到某些軍人對國家元首的不滿,湯曜明也在席間說起一段故事。他說,前一陣子曾有一位美軍高階將領,不顧忌諱地穿著美軍制服來拜訪湯曜明,以示對湯曜明的尊重。在聊到總統選舉的結果時,這位美軍將領表示,美國軍人對於某些總統候選人的言行,也未必能百分之百接受,但在候選人當選總統後,美軍是一定會尊重這位總統的。這樣的說法,也讓湯曜明覺得心有戚戚焉。

但對於往後國軍與各政黨的關係,湯曜明傾向採取較嚴格的管制標準。也就是說,往後國軍的「愛國教育」,將不再提及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同時,所有官兵也不應參加任何政治活動。對於官兵能否請假,或是趁休假脫掉制服參加政黨活動,湯曜明的回答是:最好不要。

為何選在投票當天發表聲明?

湯躍明認為,這份聲明在當天下午發表是有些考慮的,如果在選舉結束後發表,一定也會有人批評國軍「做得太明顯了」。

在3月18日投票當天,湯曜明曾身著軍服發表電視談話,強調國軍將會「效忠新的三軍統帥」。不過,後來這篇聲明卻也招來不少揣測,認為湯曜明「表態的時機」有問題。

對於外界的質疑,湯曜明說自己是「一笑置之」。他強調,參謀本部相關幕僚曾經針對這篇聲明,研究了 一個月之久,也向唐飛報告過,最後才確定由總長著軍服錄製電視聲明。

甚至,湯曜明後來還嚴格要求幕僚,在3月18日下午4點之前,嚴禁洩漏錄影帶的任何一字一句,以免影響選情。湯曜明認為,這份聲明在當天下午發表是有些考慮的,如果在選舉結束後發表,一定也會有人批評國軍「做得太明顯了」。

由湯曜明的說法看來,日後國軍將領除了建軍備戰外,還得同時具備高度的政治智慧,才能在戰火激烈的政壇中自保。

(本文刊登於2000年4月13日出版的684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