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校危機1》藍正龍母校華夏科大 遭控教師「近親繁殖」、電機博士教拍片

私立華夏科技大學過去因學生受教權益查核未通過,已遭教育部連續列管3年,近期有教師爆料指出,學校不但未見改善,人事竟還更加浮濫。(資料照,取自華夏科大網站)

私立華夏科技大學棲身於中和嘈雜的街道裡,從1966年創校迄今已過了將近一甲子,這座校友包含藝人趙樹海、藍正龍的靜謐校園,近日卻顯得不太寧靜。一名校內教師向本刊爆料,學校在連續3年未通過教育部查核後,不但師資、課程問題未見改善,甚至變本加厲地出現「近親繁殖」的情況,學生的受教權遭受損害。

華夏科大自從107學年度(2018年8月至2019年7月)起,便連續3年未通過教育部維護學生受教權益查核,而遭到持續列管。閱覽查核報告,可見主要原因在於:教師專長與所開課程不符、課程規畫不合理、學生到課率太低、老師未照教學大綱上課等原因。

教室沒人、學生說不出科系,遭教育部列管已3年

比如報告中顯示,以化妝品應用系2年級「芳香精油」課程為例,學校提供資料表示共有34名學生修課,然而查核委員於5月28日實地訪視,發現上課時教室裡除了老師之外,沒有半位學生,時隔一周再度訪視,卻僅有6名學生在教室,詢問學生課程細節,卻發現學生無法回答本身就讀系科名稱。

2021106-華夏科大爆料。教育部107學年進行受教權益時地查核時,第一次發現華夏科大教室內沒有學生,第二次雖有學生,學生卻無法回答就讀科系。(爆料者提供)
教育部107學年進行受教權益時地查核時,第一次發現華夏科大教室內沒有學生,第二次雖有學生,學生卻無法回答就讀科系。(爆料者提供)

在師資專業方面,查核報告中指出,如隋姓講師專長為技術及職業教育領域,雖然擁有領隊導遊證照,但沒有相關實務經驗證明,卻開設 「領隊與導遊實務」課程;而兼任的李姓講師為工業工程管理所碩士,卻開設「觀光消費者行為」課程。

回聘碩士畢業生當教師,爆料者批「近親繁殖」

直到109學年度(2020年8月至2021年7月),華夏科大仍被教育部持續列管,然而近期有校內教師向《新新聞》爆料指出,校方不但沒有改善師資、課程問題,反而變本加厲,「塞更多跟校方親近的人進來學校。」

「現在是不是學校已經快不行了,大家還可以的就盡量撈?」一位不願具名的教師批評,華夏科大目前人事相當浮濫,譬如智慧車輛系4位專任教師中,竟無半位具有車輛工程專長,而資產與物業管理系的8位兼任教師,竟然有5位都是資產系自己的碩士班畢業生,等於是自己頒學位給學生,再聘學生回來當教師,是標準的「近親繁殖」一條龍。

2021106-華夏科大爆料。爆料者指出,智慧車輛系4位專任教師中,專業領域竟都與車輛工程無關。(爆料者提供)
爆料的教師指出,智慧車輛系4位專任教師中,專業領域竟都與車輛工程無關。(爆料者提供)

台大電機博士教影視導演,一周七天都有課超血汗

該教師指出,其他教育部沒查核到的地方也有許多荒謬的安排,比如黃姓註冊組長碩士論文是研究後冷戰時期美國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關係,屬於社會科學專業,但卻在學校教英文課;而智慧車輛系鄔姓副教授是台灣大學電機所博士,卻出現跨系開課教廣告影片製作、影視導演實務的「超斜槓」課程安排。

《新新聞》進一步檢視華夏科大公布於網站上的鄔姓副教授課表,其中授課內容不但從人工智慧、微積分橫跨至廣告影片製作、影視導演實務,一周更授課超過30小時,從周一到周日都有排課,堪稱「血汗教師」。

爆料教師並批評,當年學校面對教育部列管,提出的改善計畫是安排外部委員另外審查課程內容,然而外審委員的產出方式,卻是由各系推薦,並由學校主管圈選,「自己選人來審自己,根本就是打假球。」

20211107-爆料教師指出,華夏科大智慧車輛系鄔姓副教授是台大電機博士,卻跨領域開課教影視導演實務、影片拍攝。(爆料者提供)
爆料教師指出,鄔姓副教授是台大電機博士、智慧車輛系副教授,卻跨領域開課教影視導演實務、影片拍攝。圖為巫姓教師授課課表。(爆料者提供)

不只基層師資授課有疑慮,主管職也出現問題。根據教育部規定,大學系主任應由副教授以上教師擔任,若出缺而有需要職務代理時,代理期間不得超過1年。但爆料教師指出,建築系教師中明明唐雨耕、林正祥2位教授都具有擔任系主任資格,校長卻在去年8月10日,找一位資產與物業管理系的副教授來當代理主任,除了啟人疑竇外,迄今也已超過代理1年的規定期限。

爆料教師更出示Line對話記錄表示,他親自與該教授求證,對方卻回覆,這是為了應付教育部評鑑,所以由他掛名代理系主任,實際執行職務的是建築系楊姓助理教授,主管加給也是由楊姓助理教授領取。

2021106-華夏科大爆料。爆料者指出,建築系系主任只是掛名,實際掌管系務的卻是另一位教師。(爆料者提供)
爆料教師指出,建築系系主任只是掛名,實際掌管系務的卻是另一位教師。(爆料者提供)

爆料教師也舉出學校近2學年度、共14次行政會議紀錄,表示楊姓助理教授每次都列席會議,由於行政會議僅需主管出席,非擔任主管職的單一老師每次都列席實在怪異,等同坐實「掛名主任」的說法,此舉恐已涉嫌觸犯《刑法》342條背信罪、215條業務上文書刊登不實罪。

招生反倒被學生嫌棄,爆料教師嘆:教育部快出手

根據華夏科大校內規範,兼任講師必須連續任教滿1年,教學評量成績及格才可申辦教師證,或由校長核准特殊資格。而爆料教師指控,工程學院原來要在今年10月14日召開院教評會審查教師資格,院長秘書竟行文表示,因各位委員教務繁忙,本次會議「採不實際召開方式執行」,僅要求委員簽到即可;其中一案是一位曾姓教師要申請正式講師資格,但他在華夏科大僅任教半年,根本沒有申請教師證的資格。

另外,教育部從2014年起便規定,技職學校教師每6年要去職場進行至少半年的實習,以彌平產學落差,並由教育部補助相關費用做為獎勵。然而爆料教師指出,華夏科大2018年向教育部申請4件實習案件,獲得共99萬9016元補助金額,其中資工系教授狄彥吾卻在聲稱的實習期間,偷偷跑去中國陽光學院當一整年的專任教師,質疑是否有詐領補助的嫌疑。

2021106-華夏科大爆料。爆料者指出,今年10月的工程學院教評會竟不實際召開,僅要參與委員簽到了事。(爆料者提供)
爆料教師指出,今年10月的工程學院教評會竟不實際召開,僅要參與委員簽到了事。(爆料者提供)

「我們現在的想法,是希望教育部趕快管一管這些亂象。」爆料教師也坦言,在如今私校教師大多要負責招生的情況下,也曾有學生跟他說,「老師你當初怎麼會找我們來這種學校?」

他感嘆,華夏過去在新北市(台北縣)也是技職名校,至今仍然還有3000、4000多個學生,會來學校都是因為就近就讀,或希望至少要拿到大學文憑,在社會上才好謀職,但學校卻連課程、師資安排都亂象頻傳,希望教育部盡快插手導正,「不想再看到學生從第一天進來,就一路討厭學校直到畢業了。」

校方強調校內外雙重把關:教師資格應專業決定

面對諸般指控,華夏科大校方受訪時回覆《新新聞》,學校課程早在2014年便啟動外審機制,透過校外評審委員查核加強課程把關,教師是否適合授課,「就應交由外審專業委員認定,而非爆料者認為專長不符就是不符。」

華夏科大副校長蘇聖珠表示,現在是跨領域時代,老師們都有不同專長,可以教授不同課程,最初系上會排老師教課,代表系主任已經認可老師的資格,再加上外審委員審查,課程都已經過重重把關。

蘇聖珠強調,確實外審委員是由各系提名單給校方圈選,但這些人都是校外人士,「沒必要為了維護華夏科大,就亂審一通把自己的聲譽搞砸。」

蘇聖珠也說明,如鄔姓副教授的專長雖是電機,但他原本其實在數位媒體設計系任教,部分課程都有涉及影視後端技術,更曾透過教育部計畫前往紐西蘭參加影視製作課程、取得相關證照,資格上並無問題。 

對於智慧車輛系師資問題,蘇聖珠則解釋,該系4位專任教師的專業包括機電整合、資訊專業,「智慧車輛與過往的車輛不一樣,重點不是板金、零件,是資訊系統的能力」;而資產與物業管理系的5位兼任教師都是業界老闆,過去他們希望精進專業知識而來華夏念書,之後雙方合得來因此繼續合作,希望藉此帶給學生更多實務經驗。

蘇聖珠也說明,建築系不是不找教授當系主任,是兩位合乎資格的教授都不願意接手,才暫時請人代理,目前學校也已經啟動遴選,努力尋找合適又願意的人選當中。

至於10月14日的教評會,副校長高哲瀚則表示,當天教評會事實上是以視訊舉行,信件中寫不實際召開,「可能是因為新到任的行政人員對相關事務不熟悉,才會在用字上產生落差」,而校內申請教師證規定也提到,任教未滿1年者,可經過校長批核者專案辦理,程序上並無不法,而曾毅豪是國內大型汽車維修廠老闆,學校因為產業經驗豐富而聘用他,跟是誰的學生並無關連。 

至於教師狄彥吾在實習期間赴中任教,高哲翰則喊冤,這是狄彥吾個人行為,他在結束實習後就申請離職,學校在他離職後,才收到他曾趁機去中國的消息,雖然有試圖找他釐清原委,但他也不在校內,「試了好幾次都找不到人。」《新新聞》也連絡狄彥吾,但未獲回覆。

主管機關管不管?教育部:會再跟學校瞭解

雙方各執一詞,身為主管機關的教育部僅表示,每學年都會依據法規考核學校的師資質量,後續會再就師資專長與教學品質、狄彥吾赴中國任教是否違規等問題,再與學校進行了解。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