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美國總統三度力挺台灣,卻屢遭白宮發言人修正立場?拜登究竟是單純失言,還是對北京試探與表態

美國總統拜登。(美聯社)

「黑格爾曾說,所有偉大的歷史事件與人物都會重演。不過他忘了提醒的是:第一次發生是悲劇,第二次則是鬧劇。」

卡爾‧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對於台灣問題與兩岸關係的態度,應該算不上什麼「偉大的歷史事件」。不過他入主白宮後只要談到台灣,確實屢屢掙脫「戰略模糊」的舊框架、甚至顯然踩上北京的「一中」紅線。不過事後白宮發言人卻又總是回歸「一中政策」、強調「一切不變」,貌似兒戲的矛盾狀況一再發生,拜登力挺台灣的那些發言(尤其對北京而言)確實像是「鬧劇」。

在去年的總統選戰中,拜登因為口吃或者發言偶有顛倒口誤,總是遭到對手川普以「睡喬」(Sleepy Joe,其實這也是一首美國老歌的歌名)攻擊,當時連台灣都有許多川普支持者也認為拜登已是「老番癲」,加上他跟川普相比顯然更為「親中」,川粉們無不希望川普順利連任,才能確保台灣安全。如今拜登的公開發言依舊出現含混不明之處,不過台灣已經沒什麼人質疑他的立場,更沒有人擔心這些含混的表態會讓兩岸局勢陷入危機。其中變化,頗值玩味。

拜登(右)的對中政策,將不會比川普(左)強硬。(美聯社)
(美聯社)

不過話說回來,拜登對待台灣的真意,到底是什麼呢?

如果拿馬克思的名言來形容拜登的情況不甚妥當,那麼007作者伊蘭‧佛萊明(Ian Fleming)在小說《金手指》裡的一句對白,或許更饒富興味:「(發生)一次是偶然,兩次是巧合,三次就是敵人搞的鬼了。」拜登政府(或者說拜登與他的官員及幕僚們)談到台灣的反覆與矛盾也發生了至少三回,如果小說裡這句芝加哥老話說的沒錯,那麼習近平一定也很想知道「拜登究竟在搞什麼鬼」?

沒有人懷疑,如果美國總統力挺台灣獨立,確實會引發中國的大動作反應。但美國自1979年以來就以一種「兩可」的模糊方式對待兩岸關係,一方面對中國的「台灣屬於中國」表示「知悉」,另一方面又主張兩岸關係必須和平解決,並且持續出售台灣「防衛性武器」;幾十年來「戰略模糊」(對於「兩岸發生戰爭,美國是否出兵協防台灣」的問題沒有明確答案)更成為美國政府奉行的既定做法,這麼主張的好處之一,就是不給北京「外國勢力已介入中國內政」的動武藉口。

2021年拜習會,拜登與習近平11月16日舉行視訊會議(AP)
2021年拜習會,拜登與習近平11月16日舉行視訊會議(AP)

不過拜登上台後,曾說美國對北約成員國負有「集體防衛」承諾,而且「對台灣、日本和韓國也一樣」(ABC專訪,今年8月);被問到「如果中國攻打台灣,美國是否會保衛台灣」時,更堅定回應「對,我們有此承諾」(CNN節目,今年10月)。這回拜習會後,中方官媒宣稱「美國政府承諾『不支持台獨』」,拜登親自釋疑時先宣稱「台灣是獨立的,自己決定(要不要台獨)」,隨即補充說明「我們不鼓勵台灣獨立,我們讓他們按照《台灣法》(應指《台灣關係法》)自己決定」。

拜登這一連串「台灣獨立」又「不鼓勵台灣獨立」的發言,確實很有「Sleepy Joe」的風格,也讓個各方能夠各取所需。至於這些說明能不能否定「美國政府承諾『不支持台獨』」的中方說法,恐怕也會繼續各說各話。不過如同先前的「疑似失言」,似乎只要白宮發言人祭出「美方政策不變,我們堅持『一中政策』(OneㄦChina policy)、《台灣關係法》、三項美中聯合公報」(不過次還加上了「六個保證」)、強調「反對兩岸單方面改變現狀」,似乎就能「頭過身就過」,北京在檯面上也無從發作。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AP)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AP)

當然已經有人開始質疑,「睡喬」或「老番癲」的形象是否被拜登拿來當成吃「一中紅線」豆腐的利器。比方《外交政策》的獨家報導指出,其實最遲從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開始,已經與中華民國斷交的美國政府又開始派遣少量美軍赴台,而且在川普與拜登政府更逐步增加人數,目前美軍仍有29名陸戰隊員,5名飛官,3名海軍和2名陸軍駐台(根據五角大廈人力資源數據中心的最新資料)。要說美國從未挑戰北京的「一中原則」、從沒有比《台灣關係法》所規範的台美關係做的更多,一切都是「睡喬」搞不清楚狀況莽撞發言,《外交政策》也認為顯然說不通。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費和中國研究講座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也認為,北京私下對於拜登的屢屢試探也深感擔憂。白明認為美國當前應對中國與兩岸關係的作法其實很聰明,但他也擔憂在一個需要高度精確的政治問題上,美國使用一種不精確的語言可能會有風險。因為美方要是故意隱藏重大政策轉變的信號,當然也會激怒北京。拜登在澄清自己的發言時竟用《台灣法》稱呼《台灣關係法》,就被白明認為是一種令人驚訝的不精確語言。

美國總統拜登。(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親自解釋他在「拜習會」到底說了什麼。(美聯社)

這回拜登發言更重要、更敏感的不精確之處,當然就是他到底是在暗示「台灣已經獨立」、亦或是「美國已經在支持台灣獨立了」。《日經亞洲》(Nikkei Asia)直言拜登確實常有口誤,但也提醒「別忘了他可是一個在美國政壇打滾了幾十年的老手」。雖然這次的「拜習會」只是一場虛擬會議,但各方都期待美中關係能夠破冰,並且在台海情勢不斷升高之際避免發生擦槍走火。不過拜登剛見完習近平就粗心「犯下大錯」,顯然不合常理、也沒有必要。

那麼拜登會不會是「不熟悉台灣問題,所以才會搞不清楚狀況」呢?其實美國總統小布希曾在2001年因為「中美撞機事件」(美軍EP-3偵察機在南海上空碰撞殲-8後迫降海南島),在媒體上強調「美國將不惜一切代價協防台灣」。當時還是參議員的拜登就投書《華盛頓郵報》,主張「幫助台灣維持其充滿活力的民主制度符合美國利益」,但也強調《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遭到廢除後,已沒有保衛台灣的義務,小布希逕行打破美國總統歷來對兩岸問題的「戰略模糊」策略,將造成環太平洋地區的混亂。因此兩岸問題與東亞局勢的複雜性,拜登早就瞭然於心。

拜習會。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6日上午舉行視訊會議(美聯社)
拜習會。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6日上午舉行視訊會議(美聯社)

如果排除了拜登「老番癲」的可能性,那麼問題就會變成是大談「讓獨立的台灣自己做決定」、「要是中國敢打台灣,美國一定出兵」的拜登總統,已經改變了美國的對台政策、並且放棄了「戰略模糊」嗎?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 Institute) 的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認為,「戰略模糊」其實原本就不是一項由美國政府或國會透過正式聲明或法案所表達的正式政策,美國官員一再強調的「美國政策不變」,當然本來就不包括「戰略模糊」這項權宜之計,自然也不妨礙美國改變「戰略模糊」的做法。

除了韋傑理主張「戰略模糊」本非美國的正式政策之外,美國過去除了小布希總統在2001年的表態,在1995-96年台海飛彈危機中,派出兩艘航空母艦戰鬥群保衛台灣的柯林頓政府顯然展現了更大的「戰略清晰」。因此拜登與白宮發言人的發言或許並非「相互矛盾」,而是重申了《台灣關係法》裡的美國對台策略:一方面按照《台灣關係法》等規定,美國依舊認為「和平解決海峽兩岸問題,符合台灣人民的願望和最大利益」、也會繼續「深化與台灣人民的接觸」;另一方面,《台灣關係法》確實也明確規定了「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

拜登今年8月以來對台灣問題的反覆表態,或許只是把美國將會「嚴重關切」的方式說清楚,這一點也確實沒有違反《台灣關係法》等既定政策。而這個時代的「戰略模糊」,或許正是習近平到現在仍無法確定拜登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反正在白宮發言人強調「美國遵守《台灣關係法》與美中三公報」、「既定政策從未改變」之後,該賣給台灣的武器、該送來台灣協訓的美軍,以及「台海兩岸問題應和平解決,但中國要是攻擊台灣,美國也就會協防台灣」,應該也都不會改變。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