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 習近平終於對限武談判鬆口了!

拜登與習近平舉行視訊會議,雖然會談時間很長達幾個小時,但會後發放的消息並不多。(資料照,美聯社)

10月中美國國安顧問蘇立文(Jack Sullivan)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瑞士會談後的分析,美國和中國的較量進入一個相對平和的新階段。最重要的莫過於在蘇格蘭格拉斯哥氣候大會(COP26)中,美中兩國出人意料地發表聯合聲明應對氣候變化。瑞士會談後雙方本來說年底之前舉行拜習會,結果11月中旬就召開了,看起來美中關係緩和的進展還比預期快一些。

雖然會談時間很長達幾個小時,但會後發放的消息並不多。高峰會主要是要解決兩個大國關係的基本面、基本原則與大方向,其意義不能用達成什麽具體成果去衡量。本文著重在3個值得進一步分析關鍵議題:1.競爭、合作、敵對互相脫鉤;2.美國不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但對中國建立「安全護欄」;3.中國首度對限制談判鬆口。

2021年11月,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蘇格蘭格拉斯哥(AP)
在蘇格蘭格拉斯哥氣候大會(COP26)中,美中兩國出人意料地發表聯合聲明應對氣候變化。(資料照,美聯社)

拜登上任不久,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提出了美中關係CC,即新型「競合敵關係」──該競爭就競爭、該合作就合作、該敵對就敵對。而中國則提出「一種判斷、兩份清單、三條底線」等,中國外長王毅在9月初與布林肯的電話中說得更明白:「美方不能一方面處心積慮遏制打壓中國,損害中方正當權益,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國際交往中從來不存在這種邏輯。」

競爭、合作、敵對互相脫鉤

不難看出,以上兩種思路是矛盾的。美國的思路是,美中間的競合敵關係可以齊頭並進、並行不悖、互相脫鉤:在敵對的同時也可進行合作;中國的思路則相反,美中能否合作,要和美中關係的總體掛鉤,美國不能打壓中國,一面又來談合作。

這兩種思路的衝突是前一陣美中關係僵持的重要原因。但從這幾次雙方高層會面看,中國已不情願地接受了美國思路。按照中國的說法,美國挑戰中國的底線線從未停止,然而中國也開始肯與美國合作──氣候大會上的合作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就在這次標誌中美關係和緩的拜習視訊會議後,美國又開始討論外交抵制中國冬奧,也明確支持立陶宛讓台灣駐立陶宛辦事處更名。顯然,美國對中國的對抗並沒有因美中合作而停止。

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外交部)
在美國的支持之下,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正式成立。(資料照,外交部提供)

中國不得不接受美國提倡的把合作與敵對脫鉤化的思路,這可視為美國的勝利。中國為什麽會接受?

除了美國足夠耐性地又打又拉之外,更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以前一直錯誤地理解「合作」的含義。在中國以前的思路中,「中美合作」不是「合作共贏」,而是中國的一張「合作牌」,亦即「美國求中國合作」,中國如果合作等於是幫美國一把,要美國拿出東西交換。按照這種中國式的思路,中國合作了,美國當然不能「吃飯砸鍋」了。

然而,合作遠遠不是美國求中國,而是對雙方都有利,更對整個世界有利。中國如果一面高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旗,一面有把對世界有益的事當作籌碼,這等於把自己放在一個扯後腿的角色,就不免遭到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了。

美中合作不再是美國「求」中國合作

當拜登上演「美國歸來」,美國要求中國合作,中國難再把合作當籌碼。於是那種「只要美中關係緊張就不談合作」的態度備受國際壓力。壓力不是光來自西方國家,還來自中國自稱是其代表的開發中國家。

以氣候問題為例。以前中國一直以「人均排放少」、「歷史排放少」等理由,一再拒絕減排。歐巴馬(Barack Obama)要把中國拉進巴黎氣候條約,中國可以答應,但美國就必須對中國在南海擴張隻眼開隻眼閉作為交換。

不過在川普(Donald Trump)當政期間,中國趁機奪取世界領袖的話語權,於是搖身一變成為堅持應對氣候變化的積極分子,從而獲得不少歐洲國家的喝彩。習近平自己也宣稱「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在中國也推綠色能源和減排。這時,實際上氣候問題就不是美國求中國合作了,中國領導人本身也有意願,更在世界面前放了話,不能說話不算數。換言之,如果美國政府當時臉皮夠厚,完全可以反過來打合作牌,視為中國求美國合作解決氣候問題。

2018年11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發表聲明力挺沙烏地阿拉伯後,接受記者訪問。(AP)
川普執政期間,中國試圖成為「氣候變遷」國際領袖,卻讓自己在現在騎虎難下。(資料照,美聯社)

當拜登上演「美國歸來」,和4年前相比,形式一下子就逆轉了。這時美國要求中國合作,中國就難再把合作當籌碼。於是那種「只要美中關係緊張就不談合作」的態度備受國際壓力。

值得指出的是,這次壓力還不是光來自西方國家,還來自中國自稱是其代表的開發中國家。畢竟事實擺在眼前,中國排放占世界接近3成,人均排放也遠在一眾開發中國家之前,若中國一定要堅持「歷史人均排放」等於西方國家才肯減排,擺明是「攬炒」,對開發中國家影響最大。當個人均排放遠不及中國的開發中國家如巴西、越南等也把「零排放」目標放在2050年,中國還堅持2060年的目標(中國還認為自己了不起,犧牲了「發展權」),開發中國家的怨言可想而知。拜登在格拉斯哥會議上指責中國不負責任,就得到很大的共鳴。中國匆匆同意和美國推出聯合聲明,或許就因受壓太大而不得不行。

氣候問題是這樣,其他全球經濟、疫情等問題也如此。總之,如果中國真能扭轉那種「美國求中國合作」的錯誤認識,意識到合作是共贏,也是大國的責任,那麽也是一件大好事。

美國不再企圖改變中國體制

自從美中回復關係以來,中共心頭最大的威脅就是「和平演變」、「顏色革命」。畢竟,保住政權才是中共的第一要務。而美國政府改變中國的心態長期存在。

對中國而言,這次會面最大的收穫莫過於拜登親口說,美國不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其實,早前蘇利文也做出類似的表述。這次由拜登口中說出,意義當然更勝一籌。
拜登的中國政策不敢說完全正確,但在基本原則上是正確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筆者長期主張的,不要試圖改變中國,更不要把精力放在改變中國體制上。

自從美中回復關係以來,中共心頭最大的威脅就是「和平演變」、「顏色革命」。畢竟,保住政權才是中共的第一要務。在2011年中國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之前,中國表述的核心利益,依次「第1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第2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3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也就是說,中共政權是國家核心利益第一位,主權經濟等通通靠後。

而美國政府改變中國的心態長期存在。在1989年之前,中國擔心「資產階級自由化」和和平演變。1989年之後,美國主張「交往政策」,基本的話語是通過與中國的交往影響中國,促進中國經濟發展,培養出富裕的中產階級,從而改變中國。

歐巴馬時期,美國充分發揮了第一個黑人總統的道德優勢,派出駱家輝這個「(中共眼裡的)香蕉人」,不斷在中國鼓吹左派價值觀,藉助當時中共未能控制的社群媒體,引領中國輿論,「圍觀改變中國」。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指出「中國人民應得的更多」,被譽為「新冷戰檄文」。(資料照,美聯社)

到了川普時期,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的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演說,抨擊中共政權,指出「中國人民應得的更多」,被譽為「新冷戰檄文」,又與雷根(Ronald Reagan)時期的「推倒柏林牆演說」相提並論。到了川普最後一年,國務卿龐佩歐(Mike Pompeo)更在余茂春、博明(Matt Pottinger)等人的主張下,把中共和中國區分,激進反共。當然從中國以外的角度看,改變中國並不一定是壞事,但對中共而言一定是不利的。

建立安全護欄,牆內怎麼搞不管你

安全護欄就是一道把中國圈起來的邊境牆。中國在牆内怎麽搞,美國沒能力也不想再理會了,最多表態譴責,中國愛理不理也沒關係,即使香港新疆西藏也如是。但美國一定會全力阻止中國勢力溢出這道邊境牆。

然而,要想在中國推倒中共統治,哪怕僅僅推動它改進都無比艱難,純屬吃力不討好。中國本身就是一個大國,人口是美國的4倍,經濟規模和美國差不了太遠;中國人對權威統治的忍耐力遠超諸多其他民族;中共一直鼓吹的國恥教育和民族主義又不斷給中國人洗腦,對「外國勢力」無比敏感;中共在中國根深葉茂,光是黨員就將近一億人,加上家屬等或有兩、三億人規模,是一個相當大的比例,根本難以分割;中國近年的經濟成就和實力大增更令中國人「制度自信」、「平視美國」;「數位威權」下的完美獨裁更令中共穩如泰山。改變中國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反而嚴重惡化了美中關係,對美國有害無益。

拜登終於認識和糾正了這個問題,當屬高人一等的見識。然而,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等於任中共為所欲為,建立「安全護欄」(guardrails)即是對應的策略。

安全護欄有兩層意思。在字面意思著眼於安全領域,即如拜登所言,確保美中兩國保持溝通,以便競爭不能演變成衝突。但我們或許更應看重其字面下的意思,即在建立一道中共勢力不能超越的護欄,把中共勢力關在護欄内。

具體而言,第1,確保中國勢力不會改變包括台灣、南海、東海在内的國際秩序現狀;第2,確保現行的「基於規則」的國際法、國際準則、國際體系不會被中國改變;第3,確保民主體制和自由世界不會被中國輸出價值觀而污染和腐蝕。

總而言之,安全的護欄就是一道把中國圈起來的邊境牆。中國在牆内怎麽搞,美國沒能力也不想再理會了,最多表態譴責,行禮如儀,中國愛理不理也沒關係,即使香港新疆西藏也如是。但美國一定會全力阻止中國勢力溢出這道邊境牆。

拜登這個表態令很多中國民運人士大感失望,罵拜登「通共」、「賣國」,然而,以目前的現實,這種策略的轉變無疑是正確的,說明了拜登是一個有見地的務實政治家。

中國戰略武器發展不受國際規範

美俄簽訂裁軍協議,限制了在戰略武器發展,中國卻完全不受限。於是在幾種戰略武器上中國急速趕超美國。一戰前德國挑戰英國海軍軍備。一戰的爆發和這種劇烈軍備競賽帶來的不安全感關係密切。現在形勢如出一轍。

雖然在雙方新聞稿中沒有說出來,但白宮官員隨後放出風聲:拜登和習近平對核武器談判持開放態度。儘管這距離真正軍備談判還有一段距離,更遠非全面軍備談判,但在筆者看來,不啻為這次會談中取得最實際的成果,因為在此之前,中國反復斷言拒絕所有關於軍備談判的提議。

美中所有的關係中,軍事衝突是最危險的。而軍事衝突的產生通常在於軍備上的變化。美國長期是世界第一大軍事大國,即使蘇聯或俄羅斯也無法和美國全方位較量(比如它們的海軍就差遠了)。中國雖然也是軍事強國之一,但實力和美國尚有明顯差距。

然而,中國近年來軍力不斷快速增長,在多個軍種已經超越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二,迅速與美國拉近距離。中國軍事發展不但快,還不透明。所以其他國家無法估計中國到底發展到多快,那麽就只能往最極端的情況設想。

更重要的是,在戰略武器上,美國和俄羅斯簽訂裁軍協議,限制了發展,自我約束了手脚,中國卻完全不受限。於是在幾種戰略武器上中國急速趕超美國,這些戰略武器包括中程彈道飛彈(可攻擊美國航母)、遠程彈道飛彈(可攻擊美國本土全境),最新研製的超音速武器(可突破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等。中國最近一兩年還不斷鼓吹增加核武器。中國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就多次宣揚,中國核武器要增加數倍,從數百枚上升到過千枚。美國機構也發表過衛星照片,認為中國正在建造多個可以發射核導彈的發射井。

中國人民解放軍為慶祝建軍90周年,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大閱兵,展示新型「東風-31AG」洲際彈道飛彈(AP)
中國積極研發部署各型導彈,對於美國和中國的各鄰國都造成威脅。(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拒絕一切戰略武器談判,等於堅持發展戰略武器完全不受限制,完全是「内政不受干預」。這對美中關係乃至世界關係影響太大了。美國之所以退出美俄中程導彈協議,就是因為中國不受限制和不透明地快速發展武器,令美國受到威脅。

中國在軍備上對美國的挑戰,令人不禁想起一戰前德國挑戰英國海軍軍備,一戰的爆發就和這種劇烈軍備競賽帶來的不安全感關係密切。現在形勢如出一轍,只是中國的發展更迅猛,也更不透明。

習近平終於在限武談判上鬆了口

如果中國繼續這種態度,最後必然結果就是日韓澳等國家都擁有戰略武器、甚至可能包括核武器,中國周邊成為火藥庫。這當然對印太國家都不是好事。現在中國終於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

如果中國一直不肯參加限武談判,又快速發展戰略武器,美國也只能跟上發展腳步。除了加大投入軍備研發,也不得不退出所有軍備協議,以免自縛手脚。同時,美國也會採用對亞太盟國軍備開發鬆綁以及軍備技術轉移的手段應對。

最近,美英澳三國成立AUKUS海洋三國同盟,美英向澳洲轉移核潛艇技術,就是一個例子。美國對南韓鬆綁,允許其可自行開發導彈,南韓於是迅速試射導彈,是另一個例子。美國幫助日本把直升機驅逐艦改造成輕型航空母艦,又是一個例子。如果中國繼續這種態度,最後必然結果就是日韓澳等國家都擁有戰略武器、甚至可能包括核武器,中國周邊成為火藥庫。這當然對印太國家都不是好事。

現在中國終於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在限武談判方面第一次鬆口,這有望避免各國進行無底線的軍備競賽,令人振奮。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