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在高嘉瑜受暴的25年前 有一位民進黨女性政治人物死於暴力事件

1996年時任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見圖)遇害後,一度讓女性在晚上不敢上街。(資料照,取自東森新聞畫面)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立委高嘉瑜受暴事件引起大眾憤怒,女性的人身安全問題再度成為社會關注焦點,不過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或不記得,25年前,一位追求女性權益的民進黨女性政治人物,遭受暴力攻擊並喪失了生命。

彭婉如,在搭上那輛死亡計程車時,是民進黨婦女發展部主任,事實上這個單位可說是彭婉如催生出來的,當彭婉如到民進黨就職之時,這個專為婦女服務的部門,不過是婦女發展委員會,而且一度要被裁撤。彭婉如在任內推動女性參政保障條款,並且對女性安全議題著墨甚深,卻不料這些努力還來不及看到成效、無法保住她自己的性命。

這篇刊登於文章1996年12月8日509期《新新聞》,著重於描述彭婉如命案警方的偵辦過程,並且實錄兇手殘忍的手法。25年過去,各黨的婦女部忙著用性別和政治正確去攻擊敵對政黨人物的口誤,把自己當成政黨口水戰的武器,我們不禁想問,難道這就是各政黨婦女部門的主要功能?如果連高嘉瑜這樣的國會議員,一度都不相信自己打造的法律可以保護她,那社會上眾多毫無權力的女性,會信任國家法律真的可以保護她們嗎?

彭婉如生前推動女性參政保障條款受挫,還遭到黨內同志冷嘲熱諷「彭4分之1」(因為彭婉如主張在黨內明確定下規矩,提供婦女4分之1參政名額),高嘉瑜參政以來,一直因為不跟著唱黨的主旋律,成為黨內的箭靶。即使今天的台灣看起來越來越接近一個平權社會,但堅持走自己的路、挑戰「規矩」的女性不管在25年前還是25年後,都還是相當辛苦。比起當黨噴政治口水的工具,各黨婦女部應該多做些正事,不要再讓這些挑戰既有教條的女性那麼辛苦孤單了。(新新聞編輯部)

11月30日深夜,民進黨中央婦女發展部主任彭婉如南下參加過高市勞工公園的「重回美麗島」晚會後,帶著一點和好友慶生過後的微微酒意,穿著一席毛料套裝、提著行李與皮包,自信如昔的走出高市尖美飯店大門口,步入氣溫有些冷冽,但人車依舊穿梭不停的夜色中。

攔下計程車走上斷魂路

3天後的12月3日下午,一名原住民貨車捆工游明德,在下貨前走到高縣鳥松鄉夢裡村一個倉庫鐵牆角落小便時,發現了彭婉如的屍體。彭婉如全身赤裸仰天呈大字形態在及膝草叢中,身上除了左耳環以外一絲不掛,連平常載在手上的戒指和手錶都已不見。

令人怵目驚心的是彭婉如的死狀。她全身一共被殺了明顯的35刀,其中32刀全集中在上背部,且左頸部、左側胸及右眼上各1刀,頸部有勒痕。另外她臉上、下體都有抓擦傷,且左手虎口嚴重劃裂傷,拇指幾乎全斷。尤其是她頭部、胸側和背部的傷口都很深,刀刀致命,可見她在死前曾有過激烈掙扎或反抗,且遭兇手持銳器猛刺,甚至凌虐。被發現時右眼外翻、嘴巴微張、全身血污、腹部腫脹,傷口內已有細蛆,且屍水外流。

20年前遭殺害的前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赴美攻讀女權學位前在衛理女中任教,備受學生愛戴。(黃天如攝)
25年前遭殺害的彭婉如,赴美攻讀女權學位前在衛理女中任教,備受學生愛戴。(資料照,黃天如翻攝)

警方專案小組根據尖美飯店大廳內的監視器錄影帶,查出彭婉如是於30日深夜11時18分左右走出尖美正門。保全人員則證實彭出門口後走到對街攔了部計程車,由大昌路左轉大豐路向圓山方向而去。

不過當天深夜曾有多位彭婉如的同事和友人坐在圓山飯店的大廳內到凌晨,卻一直等不到她的人。所以可以推測她是在上了計程車後,並未到達圓山飯店,直到3天後屍體被發現。警方因此推斷她很可能是遭「計程車之狼」劫財劫色時,因激烈反抗而遇害。

彭婉如的皮包是於12月3日淸晨在屛東東港大橋下的一處魚塭工寮旁被發現,不過彭婉如離開尖美時身上穿著的衣物、佩飾,以及她裝行李的大皮包,依舊沒蹤影。

警方研判她的陳屍處並非她遇害的第一現場,且陳屍處附近為狹窄巷道及工廠區,不少住戶養狗,只要有外人接近、停車、走動、搬移屍體時,應該會引起狗吠及住戶查看。隨後並有自稱「目擊證人」的附近居民,指稱12月1日深夜曾有一輛計程車在棄屍地點附近徘徊,但此證人和尖美門口的保全人員一樣,並未記下車上司機面貌及車號。

偵辦工作陷入膠著

而在彭婉如陳屍處夢裡村後山的覆鼎金墳區,另有人目擊一輛可疑司機及計程車出現過,並於12月2日淸晨在墳區的路上發現一攤血跡。不過專案小組初步調查後,已排除這兩項線索與彭婉如命案的關聯。

根據法醫裴起林的兩次驗屍,硏判彭婉如應是於失蹤當晚,即11月30日深夜就已遭殺害。但因缺乏直接的目擊證人,且在事過3天後才發現屍體,許多現場旁證或目擊印象都已模糊不淸。尤其在第一現場及彭婉如衣物的搜尋又無突破,所以偵辦工作曾一度陷入膠著。

據一位專案小組警官透露,從彭婉如失蹤到屍體尋獲的那幾天,專案小組的調查工作根本是茫無頭緒且亂成一圑。高、高、屛三縣巿的聯合小組成立後,多位專案警官每天只為了準備開會資料、簡報工作,就忙得焦頭爛額。而在缺乏無具體線索的情況下,只能勞師動眾地大派警力,四出查訪計程車司機與可能目擊者,根本事倍功半。

洪萬生,彭婉如夫婿。(新新聞資料照)
彭婉如夫婿洪萬生,在彭婉如過世後積極參與婦權運動。(新新聞資料照)

直到高巿警局一位老經驗的刑事警官,在徹夜看了尖美飯店的錄影帶後,才發現就在彭婉如走出飯店門口時,大門內有位保全人員正向外看。經約談後,這名保全人員才努力回憶起彭婉如出大門後是到對面攔了部黃色的老式福特天王星18008計程車離開,而且車頂還有無線電天線。他之所以會記那麼淸楚,是因喜歡玩車及無線電。而且若專案小組沒找他問,他也不會說。調查目標的焦點因此縮小許多,加上彭婉如身上、皮包上指紋與指甲內皮屑、專案小組的偵辦工作才具體使勁起來。

據專案小組數位警官及鑑識人員均大膽研判,這應是一宗臨時起意的劫財劫色命案,案情應不複雜。司機可能因見彭婉如穿著高貴、手提行李,認定她是外地人又有酒意,才會在偏僻山路上臨時起意企圖劫財或劫色,卻因彭婉如反抗而予殺害棄屍。

治安惡化危害婦女

專案小組因此理出幾個方面與目標。首先是淸查目擊者所指的本地同型計程車與司機,再設法做地毯式勘驗比對(如毛髮、分泌物或DNA),尤其對有性暴力犯罪前科或精神異常紀錄的計程車司機;並與高巿尖美商圈、鳥松仁武及東港附近有地緣關係的特殊對象。

而資深刑警則根據驗屍報告,研判凶手可能一至二人(因彭婉如身上有多處刀傷且頸部有勒痕);兇器也可能不只一種(因她頸部和背部的傷口形狀、大小不同);而且剌殺彭婉如的兇手應比身高165公分的彭婉如略高(因正面剌入的傷口都在上胸背),且有精神躁鬱、人格異常傾向(因在彭婉如背部所剌的32刀幾乎大小、深淺都一樣)。

施明德、許信良。(新新聞資料照)
彭婉如在民進黨任職,歷經施明德(左2)、許信良(左3)等人擔任黨主席的時期。(新新聞資料照)

由於高雄地區最近的機車搶案暴增,有部分女性晚上出門時都寧願叫無線計程車而不騎機車,但彭婉如命案一曝光後,許多婦女深夜都不敢出門了。就連高巿警局刑大隊長胡木源,在警廣高雄台的防搶宣導的錄音中,也一再強調女市民不管白天晚上出門,身上最好帶哨子、警報器、催淚瓦斯等防身用品,治安惡化可見一般。

這和民進黨婦女發展部主任推動婦女安全運動,最後卻橫遭慘死一樣,諷剌味十足。

(本文刊登於1996年12月8日出版的509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