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鈺雄專文:「色情報復」無法可管?高嘉瑜事件映照出《刑法》漏洞

高嘉瑜遭毆打事件,勾稽出女性對於可能被色情報復的深層恐懼及隱忍背景。(資料照,柯承惠攝)

日前,立委高嘉瑜被林姓男友施暴毆打事件,成為輿論焦點。但除了對男女關係品頭論足式的街談巷議之外,這事件也是我國法制的照妖鏡,值得關注。事實上,我國《刑法》關於「色情報復」的處罰漏洞一直存在,比高委員更沒有資源可以控訴的被害者,比比皆是。這次她(他)們的聲音,終於要被聽到了嗎?

色情報復,又稱為「復仇式色情」(Revenge Porn),是指未經過當事人同意,將其性私密照片散佈讓第三者觀看的行為。實務上最常見的情形是,交往伴侶分手後,基於復仇、羞辱或類似動機,而擅自將親密伴侶有關性行為、裸體或性隱私部位等性私密影像公開傳上網的行為。實務上色情報復的被害人,幾乎都是女性;這個性別議題,其來有自,暫且不表。

由於網路世界散播的不可逆性及公開性私密影像對個人人格的破壞性,持有這類色情或性私密影像的一方,也常以復仇式色情作為威脅手段,勒索他方不要斷絕關係、繼續隱忍暴力甚或勉強從事性行為。

同意錄製卻被拿來當報復工具  法律束手無策

依照媒體報導,「高嘉瑜之所以無法斷開這位恐怖情人,原因就在林秉樞手中握有2人的親密影片,林秉樞不時會用這些影片威脅高,讓她不敢提分手,才會讓對方予取予求」;最後不幸淪為被毆打施暴的受害人。如果報導不是空穴來風,可謂貼切勾稽女性對於可能被色情報復的深層恐懼及隱忍背景。但,法律真的束手無策嗎?

板橋分局長及偵查隊長,晚上11時40分拿到搜索票馬上展開行動,於今(1)日凌晨1時50分許在板橋馥都飯店將林秉樞(右一)拘提到案。(檢察署提供)
板橋分局長及偵查隊長,晚上11時40分拿到搜索票馬上展開行動,於12月1日凌晨1時50分許在板橋馥都飯店將林秉樞(右一)拘提到案。(資料照,檢察署提供)

很不幸,幾乎無法可管!色情報復的性私密影像,固然有些是錄製時就未經他方同意而偷偷竊錄者(A類),但也可能是錄製時他方曾經同意,只是沒料到時過境遷後被拿來當成報復或威脅客體(B類);不過,散播影像的行為未經同意,則是以上兩類的共同特徵。此外,以性私密影像的真實性來區分,如果散播的不是真實影像,而是經由深偽技術(Deepfake)而擅自合成的偽性影像(如小玉事件的名人A片),那是另一個因深偽技術而發展的新侵害類型了(C類)。

立法漏洞  現行《刑法》只處罰竊錄的散播者

我國現行《刑法》的處罰漏洞何在?簡單說,就是只處罰A類,但從未規範色情報復最典型的B類,遑論新侵害型態的C類。1999年我國《刑法》修正時,增訂第315-1條處罰無故竊錄他人非公開活動之行為,雖同時增訂第315-2條處罰其散播行為,但以「竊錄」客體為限。換言之,錄製時雙方同意(非竊錄)但後來一方擅自散播的B類色情報復,成為化外之地,以致於實務上對付此類不法行為,左支右絀,只能訴諸其他「擦邊球」的處罰規定,例如妨害名譽、散播猥褻物品、恐嚇危安罪等,但成罪困難,保護不足。

(合成圖/取自小玉IG)
網紅小玉利用深偽技術製作名人A片,引發如何修法禁止的討論。(合成圖/取自小玉IG)

這個立法錯誤已經存在超過20年,雖包含筆者在內的幾位刑法學者不斷呼籲修法,但狗吠火車頭,立法漏洞迄今仍未彌補。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對照《德國刑法》(§ 201a StGB),對於以錄相方式侵害他人性私密之處罰,無論是錄製時就未經同意(A類),或雖非竊錄但未經同意而無故散播者(B類),皆予處罰。甚至於,無故散播他人之性私密影像,也不以真實影像為限,因此,無故散播他人之深偽性私密影像,無論是基於報復、營利或譁眾取寵之目的,皆納入處罰範圍(C類)。

所幸,在小玉深偽A片事件後,包含該事件被害人高嘉瑜委員在內,已有數位立法委員在上個月(11月)連署提出《刑法》修正草案,擬將以上B類(草案§ 315-4:色情報復)及C類(草案§ 315-5:深偽色情)一併納入處罰範圍;此外,刑法法規主管機關即法務部也提出類似修正案呈報行政院。

立法錯誤逾20年   另立專法規範散播管制及下架義務

色情報復無法可管的長年亂象,似有峰迴路轉的立法轉機,在此一來呼籲立法者儘速完成上開《刑法》修正,二來也要另行提案增修《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規範性私密影像的散播管制及下架義務問題,保護才能周全。

20211122-民進黨立委高嘉瑜(中)22日召開「Deepfake以假亂真 應強化被害者之保護與業者下架義務」記者會,立委江永昌(左—)、郭國文(左二)、何志偉(右二)、蔡易餘(右-)出席。(柯承惠攝)
高嘉瑜(中)上月召開「Deepfake以假亂真 應強化被害者之保護與業者下架義務」記者會,立委江永昌(左一)、郭國文(左二)、何志偉(右二)、蔡易餘(右一)出席。(資料照,柯承惠攝)

最後,處罰無故錄製、散播他人性私密影像之行為,也是「國家積極保護義務」的一環。自從1999年殘缺不全的我國《刑法》修正以來,期間又不知增添多少性報復的被害人,國家懈怠這個保護義務至少20年了。亡羊補牢!也期待作為雙重受害人的高委員,除了已提出的《刑法》修正草案之外,再接再厲推動立法,致力於完善《性侵害(及性隱私)犯罪防治法》之規範架構,避免下一個被害人!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