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就能賺薪水存錢 這間小學生經營的銀行在玩什麼把戲?

在文林銀行中,連經手的銀行行員都是由學生擔任。(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在台灣,許多人直到畢業出社會前,都不太用為了金錢煩惱,然而畢業後的世界沒錢萬事難行,不僅讓不少新鮮人倍感挫折,過去更不乏淪為卡奴的新聞;有感於現行教育體制對如何理財、金融知識甚少著墨,新北市文林國小在學務主任賴皓韋的努力下,推動「文林銀行」計畫,讓學生透過自身努力賺取「文林幣」,背後意涵正式要讓孩子學會「選擇」與「責任」的意義。

當過學務主任的老師,全台灣大概有成千上萬,但處理過學生犯下銀行盜領案的,大概只有賴皓韋一個,而且他的學生,當時只有小學五年級。

但這不是什麼神童駭客的故事。7年前,還在新北市樹林區文林國小當主任的賴皓韋,有感於現行教育對理財、金融知識的不足,於是在校園裡發起「文林銀行」計畫,讓學生透過成績、社團表現、打工等方式賺取「文林幣」,並能以此在合作社消費,本來衣食無虞的孩子們瞬間成了受薪階級,有人攢著積蓄精打細算,有人出手闊綽請客買單,幾千幾萬塊的文林幣每天在校園裡來去,連經手的銀行行員都是由學生擔任。

打造一個安全環境,讓學生有機會試錯

某個暑假,有學生意外得知行員同學的帳號、密碼,於是大把大把地將錢轉入自己帳戶,開學之後,坐擁上萬資產的小夥子開銷突然奢侈了起來,也引起導師關注,追查下去才發現背後真相。

「我們立刻啟動輔導機制,因為他花的錢到畢業都無法還清,所以就要進行債務協商。」賴皓韋說起往事,認真得不像在談一個模擬遊戲,畢竟文林銀行最大的意義,就是對學生來說一切都是真的,「我們讓他勞動服務、打掃校園,而不管什麼輔導,最重要是讓他理解,這件事在現實世界是嚴重犯罪行為,但這個計畫最大的意義,就是打造一個安全環境,讓他有機會試錯。」

20211124-專訪翻轉銀行發起人賴皓韋 。(柯承惠攝)
賴皓韋開辦的文林銀行特殊之處,乃是這是台灣第一個全校規模的大型理財教育。(柯承惠攝)

如今,賴皓韋已經離開文林國小,但文林銀行並未就此打住,他更擴大成立「翻轉銀行」團隊,將這套模擬金融體系推到各個校園,目前包含文林國小外,還有新北市老梅國小、桃園市義盛國小也加入行列。

曾以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聞名的導演陳志漢,聽聞這件事之後,也以賴皓韋為主角,拍攝紀錄片《文林銀行》,他說,文林銀行的特殊之處,便在這是第一個全校規模的大型理財教育。

課本上的「惜福」為何進不了學生腦袋?

其實過去金管會、教育部推動學生理財教育,已有超過10年歷程,如今也不乏企業、銀行與學校合作,舉辦財金營、理財營等活動,然而根據FINLEA財金智慧教育推廣協會2016年的調查,在滿分100分情況下,全台青年財金僅有素養53.8分,相較10年前不但沒有進步,甚至下降2.9分。

「因為那些東西只存在活動的2個小時裡,沒辦法真正和生活連結起來。」賴皓韋說,正因如此,他才希望打造一個結合生活情境的教育方式。

任教於新北市新埔國小的甘文淵,是賴皓韋這一路上的軍師,也早就在自己班上推動班級貨幣,甚至還能發行股票、課徵所得稅、推出保險服務,他說如此繁複的設計,重點其實在教學生區分「想要」與「需要」的差異,要教他們不浪費。

過去,甘文淵看學生動輒買600、700元的高級鉛筆盒來炫耀,然而學校失物招領處,也總是堆滿文具、水壺甚至外套,他問學生為什麼不想去領?答案竟是:「新水壺可能會想找回來,如果是舊的就不會,因為這就放棄買新水壺的機會」、「花時間去找浪費時間,找回來還是舊的,但如果跟媽媽說不見了,就可以有一件新的(外套)。」

「文林銀行」計畫,是讓學生透過成績、社團表現、打工等方式賺取「文林幣」,並能以此在合作社消費。(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文林銀行」計畫,是讓學生透過成績、社團表現、打工等方式賺取「文林幣」,並能以此在合作社消費。(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學生不是不能找,是不想找,所以常常是家長在緊張。」甘文淵說,珍惜物品、不要浪費,這些事用課本念過去根本沒意義,「要變成實際可操作的形式才行。」

都會小孩不愁吃穿,那偏鄉呢?這些地方過去不乏外界捐贈的慈善物資,但賴皓韋第一份教職,就是在南投縣仁愛鄉,當時他親眼目睹,愛心如何淪為「粗暴的施捨」,也養壞孩子的價值觀。

「那時候就突然一台卡車開進來,一袋一袋米『碰!碰!碰!』放進廚房,簽收完車就走了,但後來我們放到全部長米蟲,因為多到完全沒地方放,也吃不完 。」賴皓韋認為,這樣忽略當地人實際需求的做法,其實非常殘忍,「其中一方覺得我在幫助你,但被幫的一方其實覺得自己被傷害。」

目前合作的義盛國小,是全校學生僅有20多人的山區小校,當初會找上賴皓韋,正是因為學生的價值觀也在施捨下,逐漸變得扭曲,「他們從文具至球鞋都有人捐全新的,到最後學生還會挑剔,『蛤,怎麼是這個?』,老師看不下去這種情況,才來找我們。」

肯努力都有機會,賺錢還比成績更公平?

模擬自力更生是一回事,文林銀行的另一個初衷,是想讓更多被傳統賞罰制度下被忽略的孩子,有重新被看到的機會;過去在國小校內的獎勵機制,不外乎榮譽點數、榮譽卡,文林銀行其實只是將這些獎勵,在形式上轉換成可流通的貨幣,卻產生莫大作用。

跟拍賴皓韋3年時間,陳志漢觀察,過去是成績好、聽話的學生才會得到表揚,不在這個範疇的學生,往往難以獲得肯定,也越來越不願意爭取表現機會,然而文林銀行讓不管成績好或不好的學生,都有機會透過工作賺取收入,「算是建立一套相對公平的制度。」

文林銀行的存摺,存的是虛擬貨幣「文林幣」。(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文林銀行的存摺,存的是虛擬貨幣「文林幣」。(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以前就算拿到榮譽卡也不會興奮,現在小孩會覺得這很無聊,只是一堆廢紙。」畢業於文林國小的蘇怡潔,如今已經踏入高中生涯,回顧曾經擔任行員的經驗,她說當時校園裡的氛圍,讓她開始有追求的動力,比方說她就把每個月的收入,都拿去福利社買書,「以前我們吃的、喝的都是靠爸媽,除了成績之外,很少東西能自己爭取,但這個制度下心態會完全不一樣,變得更珍惜,以前爸媽給1000元就是一張鈔票,你根本不知道它背後的重量。」

讓學生自助之外,賴皓韋還希望更進一步讓他們思索如何助人。2016年尼伯特、莫蘭蒂颱風接連重創東台灣,當時他在導演周世倫的協助下發起助人計畫,讓學生以文林幣認購物資,捐助到台東紅葉國小。

讓學生自助之外,文林銀行還希望更進一步讓他們思索如何助人,於是開始舉辦捐贈助人計畫。(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讓學生自助之外,文林銀行還希望更進一步讓他們思索如何助人,於是開始舉辦捐贈助人計畫。(取自臉書文林銀行粉專)

周世倫還記得,小時候學校要買紅十字會郵票,家中貧困的他只能買一張,但爸爸是鎮長的同學卻能整箱、整箱地買,讓他看得很是挫敗,但文林銀行的助人計畫只能用文林幣進行,學生反倒會去問老師,有沒有工作能讓他賺錢捐東西,「這套制度可愛多了,你要自己想辦法,重點是個人願不願意,家裡貧富差距不太是重點。」

賴皓韋說,過去的做法,通常是學生跟家裡拿錢做無償的給予,但變成用自己賺的貨幣時,「他們就得面臨選擇,要不要捐?要捐多少?這個選擇的過程,會有完全不同的意義。」

部分家長、老師批判是教孩子功利主義

每個教育計畫最初都飽含理想,不過實行也要面對現實的考驗。早在文林國小時期,賴皓韋便曾面臨家長的挑戰,有人質疑這讓學生變得功利,也有人批評根本是雇用童工、違反《勞基法》,還在會議上對他怒吼、咆哮。

蘇怡潔也記得,升上5年級後,當時的班導強烈反對文林幣,「他認為排好桌子、掃好地都是學生的義務,有錢拿反倒讓學生變成有目的做這些事,這也讓我很震驚,開始反省自己。」

20211126-紀錄片《文林銀行》劇照,賴皓韋在過程中,要不斷面對家長、其他老師的質疑。(舊視界文化提供)
紀錄片《文林銀行》劇照,賴皓韋在過程中,要不斷面對家長、其他老師的質疑。(舊視界文化提供)

「推動全校層級時,風險會變得高很多。」身為過來人,甘文淵指出,在班級進行時,只要在班親會說明、說服20幾位家長就好,然而要推行到全校,除了老師之間的溝通是困難外,也需要面對家長的質疑,而像文林國小學生接近2000人,溝通上就是巨大任務。

從第一年步履蹣跚,到讓文林銀行站穩腳步,進一步推動翻轉銀行,賴皓韋說,如今不少學校都有意合作,但大家都是先看到美好部分,實際要執行,校內還是要先達到一定程度的共識,「這樣受的傷會比較少,各校都有各自需要克服的問題,我們只能強化你的知能,讓你比較能抵擋家長、老師的質疑,但還是要自己面對。」

學校瞭解學生,數據可提供另一種途徑

翻轉銀行比文林銀行更進一步之處,不只是協助各校推動校園貨幣,更是能透過雲端串連各校系統,在去識別化後分析學生從什麼管道賺錢、怎麼花錢,負責數據分析的執行長胡瑩瑩指出,透過這些數據,其實可以明顯看出學生是怎樣的人,包含會不會衝動消費、會不會定下儲蓄目標,這些都可以導入未來的教育環節。

賴皓韋認為,過去學校要瞭解學生,就是依靠班導、輔導老師的判斷,現在可以透過數據提供另一種途徑,再結合現場老師的觀察,「如果他的消費習慣,跟平常呈現的樣子對不起來,老師就可以進一步去瞭解。」

除了學校之外,翻轉銀行下一步將開始和育幼院等機構開始合作。賴皓韋說,洽談的過程裡發現,不少孩子18歲時就要離開育幼院,「但通常他們離開後,只要3個月就會破產、被騙光積蓄,他們很需要這些教育。」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