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陳松勇紀實》那一天,陳松勇帶著吳念真進總統官邸 向李登輝提出影視產業建言

在戲劇中扮演無數精彩角色的陳松勇,在2021年12月17日結束了自己的角色扮演,步下人生舞台。(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曾以侯孝賢作品《悲情城市》榮獲金馬獎影帝的陳松勇,在2021年底的12月17日走完了他精采的戲劇人生。因為早期螢幕和銀幕上的形象,陳松勇給人粗曠、不文,豪邁的形象,甚至很多人看到他就想到本省掛的黑幫老大;但《悲情城市》取下影帝頭銜後,陳松勇逐漸拓展了他的戲路,讓大家逐漸了解在《悲情城市》當中的光芒並非偶然。

由於《悲情城市》於1994年,在威尼斯影展拿下金獅獎的榮耀,陳松勇也因此有了機會對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面前「攔轎喊冤」,希望有機會直接向總統提供影視業界的心聲和建言。李登輝先是在總統府提供半小時時間接見陳松勇,聽取他的建言,沒想到這一聽就是兩個多小時。結束後更再度邀約陳松勇前往官邸餐敘。

這篇刊登於1994年9月18日出版393期《新新聞》的文章,就是這場餐敘的紀實,陳松勇在總統、執政黨秘書長、國內影視主管機構首長、老三台和中影負責人的面前,侃侃而談他認為政府施政和法規應該如何調整,來協助台灣的影視產業壯大,其中影視產業改由文化部門主管、鬆綁方言節目限制、目前都已經達成,甚至台語節目已成為電視台的收視主力。一位出席餐會的陪客形容,「陳松勇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位敢在(總統)官邸裡『自由放言』的客人」。或許這是陳松勇在影帝之外,較少為外人看到的一面。(新新聞編輯部)

9月13日晚上6點30分,陳松勇和吳念真兩人坐在車子裡著急得不得了,因為今天晚上,李登輝總統在官邸裡請他們兩人吃飯,結果車子塞在博愛特區附近,因為許榮棋被強制拘提而動彈不得,陳松勇和吳念真因此而遲到了十多分鐘,他們覺得對總統真是不好意思。這一天,很少穿西裝、打領帶的吳念真和陳松勇,兩人都很有默契地「盛裝」出席餐會。

本土文才相互吸引

李登輝當晚在官邸的餐會,主客是吳念真和陳松勇。吳念真是電影《悲情城市》的編劇,這部片子得過威尼斯影展的金獅獎;陳松勇則是因爲《悲情城市》這部片子,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而吳念真會成為總統府的座上客,則是因為9月6日那天,李登輝在總統府裡召見陳松勇,兩人暢談兩個多小時之後,陳松勇向李登輝推薦,說吳念真是台灣本土品性最好、文才一流、思路敏捷、是他最尊重的年輕人,陳松勇建議李登輝和他聊聊,李登輝說好,找個時間大家一起吃吃飯。

吳念真、陳松勇。(新新聞資料照)
吳念真(左)在陳松勇(右)推薦之下,也成為總統李登輝邀宴的主客。(新新聞資料照)

由於陳松勇的力薦,李登輝和吳念真第一次那麼近距離地見面,吳念真向李登輝自我介紹,說他第一部自己拍的電影叫《多桑》,李登輝搭上他的話說:「真的?我叫我爸爸也是『多桑』,外面的人知道『多桑』是什麼嗎?」吳念真回答說知道。李登輝輕鬆的開場白,要讓他的客人們感到輕鬆自在。

這天官邸餐會的陪客,有台視總經理莊正彥、中視總經理石永貴,華視總經理張家驤等3家電視台的實際負責人,以及中影總經理江奉琪。而新聞局長胡志強、文建會副主委陳其南等兩位官方文化業務主管也受邀前往;其中,總統府本來想邀請文建會主委申學庸,但李登輝考慮到與會者都是男性,所以改邀副主委陳其南代表。此外受邀者還有文化總會秘書長黃石城、他同時也是行政院裡督導文化的政務委員,電視文化研究委員會執行秘書賴國洲,以及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一共有9人之多,熱鬧非常。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影帝直言主管不安

陳松勇和吳念真這兩位主客,分坐在李登輝的左、右兩邊,其他人依序照著桌上的名牌入座。據與會者轉述,整個餐會前前後後進行了三個多小時,大家閒談一些電影、電視話題,還花了一些時間聊《悲情城市》的劇情,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還是陳松勇一人暢所欲言,帶動全場氣氛。只見陳松勇指出了電影、電視界的諸多問題,並且提出了具體解決方案,李登輝邊吃邊點頭,因為對他而言,這些陳述他已經在6日那天聽過,當天再聽,已經是了第2遍了。

陳松勇的意見,反映出了當前影劇界所面臨的若干困境,而且也說出了很多演藝人員的心聲,尤其是他對當前電視的看法,讓在座的3家電視台總經理臉上一陣紅、一陣綠的,一頓飯吃得好不安穩。

對莊正彥、石永貴和張家驤而言,他們能應邀來總統官邸吃飯、作陪,是因為陳松勇的關係,李登輝刻意安排他們來聽聽陳松勇的建言。陳松勇的坦率直言,雖然難能可貴,但是卻讓三位總經理坐立難安。而陳松勇也不是存心要讓人難堪,他只是要作善意的建言,所以他一發現他們的窘態,馬上就從座位上站起來,朝他們三個人深深的一鞠躬,對他們禮貌性地表示冒犯之意,然後他又故態復萌,開始他的長篇大論。

許水德、國民黨秘書長。(新新聞資料照)
時任國民黨秘書長的許水德,也受邀赴宴成為陪客。(新新聞資料照)

陳松勇表示,近幾年來,「台灣」這兩個字能在國際上聞名,只有靠電影,拍一部好的電影,得幾個國際大獎,揚名國際,贏過一個外交官在外奮鬥一輩子,也勝過政府花很多錢在國際上刊登廣告,所以政府應該多鼓勵電影界多拍一些好電影。吳念真也指出,靠著《囍宴》(李安作品)、《愛情萬歲》(蔡明亮作品)等幾部好片子得獎,中華民國國旗才能飄揚在國際上。李登輝點頭。

增加輔導金多拍片

陳松勇還說,過去台灣平均每年大約拍兩百部左右的片子,去年只有二十多部,今年則不到二十部,政府應該要增加國片輔導金,鼓勵業者多拍片。而且應該把電影從娛樂事業改為文化事業,把電影當作文化產品看待,比照文建會所輔導的事業,免除課徴娛樂稅,而電影的主管單位,應該從新聞局移往文建會。

陳松勇繼續表示,國外電影的消費型態,已經朝向小眾消費的方向發展,是一種「社區戲院」的模式,但是台灣的電影院大部分都集中在西門町,如果住在天母,有好的片子想去看,必須大老遠地跑到西門町,單單交通就是一大問題,而且實在是浪費時間。但是目前因為法律規定,住宅區不得設置電影院,而且電影院屬於特種行業,以前連電影院的售票小姐都要被強制「檢查身體」,是政府列管的八大行業之一,所以社區電影院的觀念無法在台灣推動。

陳松勇。(新新聞資料照)
陳松勇在總統面前暢所欲言,讓其他陪客感到相當驚奇。(新新聞資料照)

就這樣聊呀聊的,陳松勇從電影聊到了電視,指出台灣的電視沒有善盡培養人才的責任,其他國家都是電視提供很多資源去培養人才,好的人才又流往電影,但是台灣正好相反,電視台以很低的成本,從香港、日本買節目進來,不肯自己投資製作好的節目,讓電視節目與社會脈動結合,給台灣的演藝人員多一點機會,也讓電視能扮演起敎化的功能。

陳松勇並對閩南語節目的製作費偏低表示不滿。他說,現在電視台的閩南語節目,每一集的製作費不過十幾萬元,而八點檔的國語連續劇,動輒一集幾百萬元,簡直不成比例,而且閩南語節目的內容,不是瘋的、傻的、阿西的,就是三八、低俗的,這樣本土文化怎麼生根呢?難怪地下電台會那麼猖撅。

對於電影檢查制度,陳松勇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應該要開放電影檢查的尺度,否則會扼殺創作的空間,他說開放電檢尺度,不是從2點開放為3點,而是最好不要電檢,以電影分級制把關就足夠了。關於陳松勇的這一點建議,李登輝頻頻點頭表示贊同。

自甶放言氣氛和緩

雖然陳松勇「有很多意見」,但是他的個性海派,言語之間充滿俚語,再加上肢體誦言豐富,趣味橫生,所以餐會的氣氛不致太過嚴肅。當主人的李登輝,也以長者的姿態,頻頻推薦他家酒櫃裡的好酒,甚至已經戒菸多時的李登輝,也為了不掃客人的興致,破例抽了一根菸。

而所有參加餐會的人士 ,在《悲情城市》的編劇和男主角面前,一起討論《悲情城市》的劇情,也讓餐會的氣氛變得非常熱絡,李登輝稱讚陳松勇在劇中的角色演得很傳神;許水德則表示劇中男主角被他爸爸綁在電線桿那一幕,令他印象最深刻;陳松勇說,他演那個角色,是揣摩現實生活中他爸爸的角色。

20181015-《悲情城市》電影海報。(取自維基百科)
電影《悲情城市》促成了總統李登輝聽取影帝陳松勇對影視產業建言的機會。(取自維基百科)

第一夫人曾文惠,也以女主人的身分出現在餐會上,她短暫的出現,是為了向來家裡的客人敬酒,閒聊一陣之後,大約剛過八點,曾文惠舉腕看錶,驚覺到時間的意義,她向在座所有與電視息息相關的客人表示,她看電視的時間已經到了,她要先行告退,引起所有的人會心一笑。

餐會結束以後,李登輝夫婦禮數周到地送客,他們夫妻倆向客人說「有空來玩」時,吳念真和陳松勇心裡都有一絲念頭閃過,「有空可以隨時到官邸來玩?」

一位出席餐會的陪客表示,「陳松勇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位敢在官邸裡『自由放言』的客人。」不過,他繼續補充說明,那也得李登輝願意聽、而且聽得進去,那才有可能發生。

這一場長達3個多小時的餐會,是因為李登輝9月6日召見陳松勇而來。在中影40周年慶的酒會上,李登輝親自到場致辭,表達他對中影的祝賀之意,肯定中影近幾年來的表現,使台灣的電影在國際上大放異彩,並勉勵中影多為國家做一點事。

而在台上講話的李登輝,注意到台下的陳松勇拍手拍得特別用力,似乎頗認同他的觀點,於是李登輝在巡視會場時,陳松勇主動迎上前去打招呼,雖然引起警衛一陣緊張,不過李登輝還是和他閒話了幾句,陳松勇說,「總統啊!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講。」李登輝回答,「好呀!有時間到總統府來談。」陳松勇本以為這是應酬話,沒想到幾天之後,他果真被總統召見。

總統大人願做靠山

總統府交際科打電話請新聞局安排,新聞局又去電讓中影代為邀約,於是江奉琪告訴陳松勇,他在9月6日上午10點鐘,有半小時可以和總統談。陳松勇為此做了最慎重的準備工作,他主動和電影圈裡的人談論電影圈中的事,並專程跑到吳念真的家裡去向他討敎,於是,他在9月6日那天,和李登輝兩人相談甚歡,一發不可收拾地談了2個多小時,都快過了中午用餐的時間。

陳松勇向李登輝做了很多有關電視、電影的建言,李登輝聽了之後,問他願不願意把這些意見帶到電視文化研究委員會,去講給3台的負責人聽。陳松勇表示,他1個小演員怎麼敢去得罪大老闆,他會「沒頭路吃」。李登輝說,「不必怕,我給你靠。」

當陳松勇提出「社區電影院」的構想時,指出法律的不合理規定,造成台灣電影院集中,無法社區化時,李登輝馬上按鈴,叫蘇志誠進來,請他去查查法律到底是怎麼規定的,然後請陪同會見的江奉琪把重點記下來,他才好交辦下去。

蘇志誠(右)翻老帳為長官李登輝(左)出氣。(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左)聽到陳松勇講述的電影院設立的法規限制問題,馬上要蘇志誠(右)調查相關法規。(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和陳松勇二人以閩南語交談,談到電視節目的語言政策時,提到閩南語有許多不同的腔調,李登輝突然問陳松勇是哪裡人,陳松勇回答說是台北人,所以講的閩南語有台北腔,李登輝則說他是三芝人,但是他的閩南語是跟台南人學的,所以有台南腔。

其間,李登輝曾有感而發地問陳松勇,「阿勇啊,咱國民黨應該要走本土化這條路,你講對嗎?我現在就是在走這條路,你說要怎麼做呢?」陳松勇反問,「一天只有2.5個小時的台語節目,這算什麼本土化?」

李登輝以一國元首的身分,定期在總統府舉辦音樂會,經常在他畫家朋友的陪同下,到畫廊去欣賞畫展,還召見出版界的名人談出版事業在台灣的現況,現在,他對影劇界人士又是總統府會見、又是官邸請吃飯,李登輝對文化、藝術及大眾文化的關心,李登輝似乎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他要當一個全方位主導的總統。

(本文刊登於1994年9月18日出版的393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