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自衛隊阻擊解放軍的「南西之壁」,背後卻有日本次等國民的無奈與悲哀

與那國島的「日本最西端」之石碑。(維基百科)

從2016年起,日本在南西諸島加緊部署自衛隊,持續打造抵禦中國軍隊的「南西之壁」。由於南西諸島(又稱「琉球列島」)的最大島正是舊名「琉球」的沖繩, 因此這段沿著第一島鏈打造的飛彈陣地,又有「琉球防壁」的別稱。隨著中美對立態勢升高,習近平對於「統一台灣」的野望日益熾烈,南西諸島的防禦目標也從原來的「抵禦解放軍入侵釣魚台(日稱尖閣諸島)」,逐漸轉為「阻攔解放軍穿越島鏈進入太平洋」、甚至作為美日協防台灣的重要據點。

本來就有數萬美軍駐紮的沖繩姑且不論,就連日本最西端領土、距離台灣僅有110公里的與那國小島,2016年3月都開設了陸自「沿岸監視隊」的駐地,全天候收集軍事情報。而且與那國島今年還要增設電子戰部隊,一旁的石垣島、宮古島、沖繩以北的奄美大島、馬毛島也都將有飛彈部隊進駐,或者增設自衛隊基地。無論是為「武統台灣」時可能捲入戰火預作準備,還是防止解放軍「對美日聯軍實施A2/AD戰法、以飛彈狙擊穿越第一島鏈的中國艦隊」,自衛隊甚至是駐日美軍近年在南西諸島的積極部署,都對台灣國防舉足輕重。

日本自衛隊南西諸島部署概要。(令和3年防衛白皮書)
日本自衛隊南西諸島部署概要。(令和3年防衛白皮書)

時任防衛大臣的岩屋毅曾在2019年直言,「防衛日本的最前線就是南西諸島一帶,因此有必要盡快補上防禦的空白地帶」。雖然岩屋毅當時沒有提到「中國威脅」、「解放軍」等關鍵字,也沒有說明具體的防禦措施,但《沖繩時報》的軍事記者川端俊一指出,安倍晉三2012年奪回政權後,日本政府便默默在「防衛計畫大綱」、「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裡載明,南西諸島將增設「地對艦、地對空飛彈」、甚至是「高速滑空彈」。這等於是跟美國一同將中國視為「挑戰國際秩序的唯一對手」、進而解放軍視為自衛隊的假想敵。

日本政府在南西諸島積極進行「飛彈要塞化」建設之後,便可發射飛彈攻擊穿越南西諸島的敵方軍機與艦船,使其不敢輕易越過雷池。這個場景與中國在南海的「軍事島礁建設」頗為相似,但南海大多是無人島礁,解放軍不顧破壞生態與鄰國反對,強硬擴建原本面積有限的島礁,甚至在上頭興建港口、機場與軍事基地。然而南西諸島的主要島嶼均有住人,因此川端俊一質疑,日本政府配合美國建構「防衛中國體制」、將南西諸島的軍事化的做法,是否將會招來敵軍的先制攻擊,讓諸多島民的生命財產陷於彈雨的威脅之中?日本政府又要如何保證南西諸島的國民安全?

日本防衛省計劃將飛彈部隊與電子戰部隊,推進到距離台灣最近的石垣島跟與那國島。
日本防衛省計劃將飛彈部隊與電子戰部隊,推進到距離台灣最近的石垣島跟與那國島。

早在自衛隊進駐與那國島之前,當地島民就舉行了一場「自衛隊進駐公投」。當時共有632票贊成、445票反對,因此陸上自衛隊才能在一個月後開設與那國駐屯地,設置了一個由160名自衛隊員組成的「沿岸監視隊」。《每日新聞》指出,這場公投曾將島上的一千五百位島民一分為二,抱持不同理念與擔憂的雙方激烈對抗。如今島上雖然還能看到斑駁的抗議看板,但200名自衛隊員與眷屬進駐後,除了帶來更多人口(連島上的各級學校都多了50名學生);繳納給當地政府的1500萬元場地年租,更讓當地中小學的營養午餐費用全免;中央政府補助九成經費的垃圾焚化爐等自衛隊公設,也讓與那國居民雨露均霑。

《每日新聞》說,如今與那國島反對自衛隊進駐的高昂情緒雖已不再,但當地島民也有所抱怨。原本支持者以為,自衛隊員進駐後會替島民帶來商機與工作需求,但後來發現這些人大多不在當地消費,而是以網購居多。這幾年中國軍力成長快速,除了積極經營遠洋海軍、北京與美日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引發與那國島關注。許多島民對《每日新聞》表示,他們擔心自衛隊繼續增兵、甚至連飛彈部隊都進駐此地,將會讓與那國島捲入更大的危險。

2015年8月1日通過與那國島附近的解放軍軍艦。(日統合幕僚監部)
2015年8月1日通過與那國島附近的解放軍軍艦。(日統合幕僚監部)

相較於與那國還不確定會不會有飛彈登島,防衛省卻已確定要在鄰近的石垣島部署飛彈部隊。石垣島距離台灣約300公里、面積在南西諸島中僅次於沖繩與西表島。陸上自衛隊幕僚長吉田圭秀今年7月在奄美大島視察防空飛彈演習後表示:「(設置飛彈)是對國內外展示日美同盟更為穩固」的絕佳機會。不過《沖繩時報》質疑,南西諸島的飛彈部署與其說是要「防禦日本」,不如說是「遏制中國」、並且為美軍在西太平洋的優勢做出貢獻。

《紐約時報》走訪石垣島的農民,他們表示石垣島在自衛隊進駐後,很可能會成為中國軍隊的攻擊目標。他們除了擔心自家的農作與溫室,更害怕未來無法在石垣島繼續安身立命。2018年的公投連署就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收到了1萬4263筆有效簽名(約佔有權投票者的37%,也是法定門檻776人的18倍)。石垣島議會隨即通過提案,要求中央停止自衛隊部署。但遠在東京的日本政府卻不予理會,理由是「尖閣諸島目前並不平靜,部署自衛隊有其必要」。

《紐時》說,過去日本只有右翼人士擔心中國對日本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不過隨著美中對立的快速發展,現在大部分的日本政治家都感受到了中國帶來的安全挑戰,並且普遍支持台灣是日本重要的民主夥伴。部分日本決策者擔心,中國將會藉著台海戰爭奪取南西諸島的部分島嶼,因此日本政界鷹派在修改和平憲法的工作上變得更為激進,日本政府也在憲法授權的自衛範圍內提高其戰備、提高國防預算,並且增加與美軍的聯合演習頻率。

除了石垣島仍在串連反對派駐自衛隊,以潛水聞名、地處宮古水道(中國海軍進出南西諸島的必經水道)旁的宮古島,也對島上的700名自衛隊員抱持複雜情緒。宮古島市長座喜味一幸對《朝日新聞》表示,宮古島8成島民都對自衛隊進駐能夠理解,但反對者也希望能守護和平。座喜味一幸個人雖不反對自衛隊登島,但他也批評日本當局對居民保護的計畫與訓練都不足夠,沒人知道當戰火波及這座島嶼,島上的數萬居民該何去何從。

中國海空軍經由宮古水道進入太平洋的情況日益頻繁,也引發日方高度關注。(翻攝航空自衛隊官網)
中國海空軍經由宮古水道進入太平洋的情況日益頻繁,也引發日方高度關注。(翻攝航空自衛隊官網)

位在沖繩與鹿兒島縣之間的奄美大島,今年秋天也參與了動員10萬自衛隊員的大型演習,「中國威脅」與「南西諸島有事」對島民來說成為更現實的擔憂。在今年夏天的美日軍演之際,奄美大島的反戰人士在市中心聚集,高喊「自衛隊可以來、但美軍不行!」一位50多歲的男子表示:「如果美軍跟自衛隊沒有在這裡部署飛彈,奄美大島就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島』,根本不可能遭受軍事攻擊。」

《東洋經濟》批評,雖然在這裡舉行的美日演習都高舉「島嶼防衛」之名,但日本政府對於如何保護島民卻顯得毫無規劃。雖然部署飛彈的宮古島與石垣島更容易遭受攻擊,但作為後勤補給據點的奄美大島在開戰後恐怕也難逃戰火,因為整個南西諸島都是配合美軍封鎖中國海軍之用。堆放大量彈藥與燃料的奄美大島,並不會因為遠離台灣就能避免攻擊。

不過自衛隊奄美駐屯地所在的大熊町,似乎不像宮古島與石垣島那樣反對自衛隊。大熊町的會長畑秀義甚至表示,當地九成民眾都非常支持自衛隊。因為自衛隊在歷年災難中出人出力,頗受居民信賴歡迎。當地的觀光協會與居民組織甚至聯名要求自衛隊進駐,但畑秀義也說他「不贊成美軍進駐」,畢竟沖繩幾十年來的苦難大家都看在眼裡。不過共同社指出,美日已經針對「台灣有事」制定了聯合作戰草案,美軍在緊急情況進駐南西諸島幾乎已是箭在弦上。

《東洋經濟》指出,奄美大島沒有沖繩那樣的「反美軍基地」運動,自衛隊兩年前來到這裡開設基地,甚至頗受當地居民歡迎。美日部隊就算在這裡舉行演習,奄美人顯然也欣然接受,但日本政府並未因為如此就更照顧奄美大島。宮古島市與石垣市至少還制定了「戰爭避難計畫」(不過也只有「指定學校為避難所」的程度,飽受質疑與抨擊),奄美對於近6萬島民的躲避與撤離可說全無規劃,就算是沖繩也只有「與國家進行協調」、「與駐日美軍合作」的空泛規定。當「南西諸島有事」,自衛隊在配合美軍阻擊解放軍之餘,究竟要如何保護與疏散南西島民?這個問題似乎還不在永田町的議程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