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竹併好嗎2》大新竹升格急什麼?林智堅棄選也解決不了的4大爭點

林智堅(左二)提出的竹竹併議題,獲得蔡英文(右二)的支持。(資料照,新竹市政府提供)

爭吵了3個月的新竹縣市合併升格,讓新竹市長林智堅放手一搏,以不參選大新竹市長宣示決心。然而,從產業趨勢、市民生活與區域發展的角度來看,竹竹併真的能發揮1+1>2的效果嗎?抑或只是朝野政黨拓展政治版圖的說詞?(竹竹併好嗎系列2之2)

「為了促成朝野加速修法,讓大新竹合併升格,我決定不會參選2022年新竹縣市合併升格後的大新竹市長。」距離卸任363天的時間,民進黨籍的新竹市長林智堅12月27日晚間8點特別召開記者會,宣布將不參選大新竹市長,希望在野黨支持立法院快速通過《地方制度法》修法。

由於新竹縣市人口加總約102萬,未達升格直轄市的法定條件,林智堅在2021年9月拋出「竹竹併」的構想後,便積極遊說黨中央、行政院與立法院黨團推動修法,並獲得總統蔡英文支持,但卻引來「『英』人設『市』」的批評,認為「竹竹併」是在幫任期屆滿的林智堅找工作。

林智堅以宣布不參選大新竹市長來消除「因人設事」的雜音,但卻沒有解答,為什麼新竹縣市必須趕在2022年合併升格?

爭點1:穩固半導體產業發展?

四項公投後的民進黨中常會上,兼任黨主席的蔡英文明確表示:「新竹縣市作為台灣的科技重鎮,提升地方政府的治理規模,強化台灣關鍵產業的發展量能,這是一個迫切的議題。」林智堅則提到,大新竹合併升格可以提升效率,做產業後盾,持續為產業發聲。

從總統與市長的論述來看,新竹縣市合併是為了提升治理量能,穩固台灣在全球半導體產業鏈位置;2021年結束前兩周,蔡英文3度拜訪新竹,為清華與陽明交通兩所大學的半導體學院揭牌,也參與竹科X基地的動土典禮,並藉此呼籲市民支持縣市合併,不難看出半導體產業的重要性。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竹科儼然台灣的護國神山,不過關注新竹城市發展的見域工作室共同創辦人吳君薇則思考:「放到全球的尺度,竹科、中科與南科的距離只是城市南北兩端的車程,台灣的科技產業發展也由中央主導,所以我們並不是很清楚,新竹縣市在這一刻沒有合併升格,又會有什麼差別?」

地方上率先支持縣市合併升格的民進黨新竹市議員李妍慧解釋,台灣的國內生產毛額(GDP)逐年成長,預計2026年將超越南韓,新竹若能儘早合併升格,將能投入更多資源。從中央統籌分配款來看,在目前《財政收支劃分法》的規定下,新竹縣市可獲得的統籌分配款約可以從100億成長到200億元。

總統蔡英文(左二)與清大校長賀陳弘在清大半導體學院揭牌典禮上,共同高舉代表「活才」願景拼圖。(圖/國立清華大學提供)
總統蔡英文(左二)與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在清大半導體學院揭牌典禮上,共同高舉代表「活才」願景拼圖。2021年結束前兩周,蔡英文3度拜訪新竹。(國立清華大學提供)

李妍慧表示,大新竹作為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聚落,不僅需要錢,還需要整合行政資源與系統。她以竹科為例,園區分別座落在新竹市與新竹縣,每每要規畫園區內部及周邊環境時,總需要科技部竹科管理局、新竹縣市政府分別坐下來討論,協調會議一開再開,「沒有行政效率就沒有競爭力」。

除此之外,李妍慧認為,大新竹地區除了隸屬於科技部的竹科之外,還有新竹市的竹科X基地與香山工業區,新竹縣的竹北生醫園區、台元科技園區、新竹工業區與鳳山工業區等產業園區,不少公司的工廠及上下游廠商散落在不同的園區內,都需要縣市合併後高度整合。

20211229-SMG0034-N02-李佳穎_02_新竹科學園區小檔案
 

清大創新育成中心主任、人社院助理教授李天建也就產業面分析,日前新竹市政府與科技部共同推動的竹科X基地動土,未來3.7公頃基地上將會興建3棟研發型的軟體產業大樓,象徵竹科發展40年至今將從硬體製造走向軟體研發。

李天建指出,兩者相比,新竹縣政府遞出400公頃的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台知園區)開發案,仍著重於傳統製造業的發展,徵收大量土地,但產業效益並不明確,也脫離未來發展趨勢,「我認為縣市合併有助於擘畫發展願景,升格則另須討論。」

爭點2:共享市政建設與福利?

縣市合併升格而統一行政系統,看似有助於加速半導體產業發展,但吳君薇表示,目前市民們都看不到任何分析與評估數字,最在意的反倒是落腳在新竹後的居住、交通、社會福利乃至於子女就學的問題。

吳君薇解釋,新竹市幅員不大,又有山區、園區與空軍基地占去部分腹地,所以許多人就選擇居住在頭前溪另一岸的新竹縣竹北市,然而兩個縣市的行政規則、社會福利與就學學區不盡相同,也就有了比較心理與相對剝奪感。

20211229-SMG0034-N02-李佳穎_01_竹竹縣市資源大不同
 

在新竹縣關注教育文化與公民參與的鹿江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陳玉蟾則表示,身邊住在新竹縣市的朋友,一聽到竹竹併,大部分人的直覺都是預算增加、資源變多、福利更好,可以比照新竹市,只是擔心時間太過倉促。

縣市合併升格在市民眼中是同享福利與建設,但在公部門內卻象徵有沒有暢通的溝通管道,李妍慧舉例,往來竹北與園區只有一座橋,兩側的交通號誌不同步的問題就是開了好幾次協調會才解決,在縣市分治的狀況下,未來跨區的新設道路與交通節點恐怕曠日費時。

另外,從新竹市「喝好水」地方公投通過的結果來看,新竹市政府必須訂定「廢污水管理自治條例」,但管轄範圍僅止於新竹市內的頭前溪下游,而排放工業廢水的頭前溪中上游屬於新竹縣政府管轄,仍然管不到,必須透過縣市合併才能讓公權力落實。

驚傳不肖業者將洗屍水直接排放入頭前溪上游,造成新竹人飲用水危機。(圖/鄭宏輝服務處提供)
新竹市民公投要市政府管理頭前溪水污染問題,但頭前溪上游卻在新竹縣境內。(資料照,鄭宏輝服務處提供)

「兩年前一次颱風,新竹縣市因為颱風假不同調,林智堅的臉書就被抗議的民眾灌爆!」吳君薇提及,當時不少雙薪家庭父母和公司都被颱風假搞得人仰馬翻。2019年9月,中度颱風米塔來襲,依山傍海的新竹縣考量到全縣的雨量達到一定標準而決定放颱風假,新竹市則照常上班上課。

不過時代力量新竹縣議員連郁婷也指出,從縣市治理的角度來看,小至颱風假,大到頭前溪治理、大新竹輕軌等問題,都可以透過縣市首長與跨局處協調來溝通,若只是要增加行政效率,不一定要緊急修法合併升格才能解決。

「這是70分和90分的差別,縣市合併可以提升效率,減少消耗時間,而有更多資源思考整體規畫。」李妍慧也分析,就政治現實而言,新竹縣政府和縣議會的生態讓牽涉兩地的規畫不那麼順利,這讓新竹市政府很頭痛。

爭點3:加速區域發展失衡?

大家都想要錢變多、建設地方,但吳君薇也聽聞縣區的親朋好友反映,縣市合併升格後將沒有鄉鎮市民代表,鄉鎮市長改為區長並由市府派任,的確有人擔心地方上的民意無法被聽見,新竹縣內仍有一派「未必需要竹竹併」的聲音。

這些疑慮並非空穴來風,沒有鄉鎮市公所的直轄市,就連修個路燈都要上呈市政府,資源分配從核心到邊陲,無形中增加縣區與市區、山區與市區的差距。以台南為例,改制後的人口大量往市區移動,原縣區內曾文溪以北的市議員因此少了1席,鄰近市區的永康區則多了1席。

吳君薇憂心缺乏整體國土規畫的改制,容易讓偏鄉發展落入窘境,也不免讓資源及發展條件導向原本就占據優勢的半導體產業,「大家都說新竹是美食沙漠,那是因為竹科崛起後,許多具有風味特色的餐館都改賣便當給園區。」

陳玉蟾出身以發展觀光為主的新竹縣關西鎮,她認為每座城市的發展都有領頭羊,縣市合併升格後,中央可以主導半導體產業,而縣市政府的資源可多加挹注在地產業,地方上活絡的公民社會能量也可以抵抗過度傾斜單一產業的政策。

新竹市區望向新竹縣竹北市一景。(盧逸峰攝)
竹科具有新竹市區和竹北兩大核心;圖為新竹市區望向新竹縣竹北市一景。(資料照,盧逸峰攝)

李妍慧也表示,新竹縣市將資源投放到半導體產業已是現在進行式,而尚未合併前就已各自努力「留下園區人」,推廣在地的文化景點與觀光產業,打造「竹科後花園」,不同區位可供食衣住行育樂。

至於縣區與市區發展在合併後否會失衡,李妍慧認為,竹科具有市區和竹北兩大核心,所以市區引發的磁吸效應估計不太明顯,而且新竹縣市土地面積加總仍比不上台南、高雄,從市區到縣區,往往車程1小時就能抵達,市民應可保持緊密連結。

李天健則指出,竹科成立40年至今,城市擴張已經對周邊農村發展形成壓力,周邊鄉鎮的地方產業遭犧牲,鄰近的竹北市,農地即將面臨第4次土地徵收。他以自身參與的食農教育為例,縣市合併反而有助於推動區域內的食農系統,妥善分配區位,改善城鄉發展失衡,促成人才與資源轉向。

爭點4:竹竹併還是竹竹苗併?

綜看各機構民調,竹竹併都獲得超過5成民意支持,朝野政黨的在地市議員、新竹縣市內的公民團體也沒有人反對,但若問及竹竹苗合併,支持度就略為減少,「因為新竹縣市就是往來非常密切的生活圈,但新竹市民不會到苗栗,只有苗栗人會來到新竹。」李妍慧直言。

無黨籍的苗栗縣議員曾玟學就曾分析,若未來竹竹併成為第7都,苗栗以北有4個直轄市、以南也有台中市,苗栗縣的人口大量移動到鄰近的都會區;若改為竹竹苗併,苗栗縣內的人口也會往鄰近竹科的竹南、頭份移動,掏空其他鄉鎮,不論是竹竹併或是竹竹苗併,都將對苗栗形成磁吸效應,他很難表態。

新竹科學工業園銅鑼園區鳥瞰翻攝,20180827-科技部「力晶科技銅鑼園區投資案記者會」。(陳明仁翻攝)
新竹科學工業園銅鑼園區鳥瞰翻攝,銅鑼園區位於苗栗縣境內。(資料照,陳明仁翻攝)

「身為苗栗女兒,我擔心的是,難道未來苗栗就只能繼續邊緣化嗎?」從小在竹南長大、曾在竹科工作的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就表示,縣市合併升格涉及財政劃分、區域發展、產業廊道等問題,必須充分討論。

不只是苗栗的都市型鄉鎮如竹南、頭份擔心遭邊緣化,往南一點的海線鄉鎮也有同樣的憂慮。無黨籍苗栗縣議員陳品安的選區就在通霄、苑裡,早已是人口流失的鄉鎮,平時倚賴大台中生活圈的發展機能,鄉親在討論和台中合併,反而和新竹距離較遠。

在苗栗從事地方創生的在地青年邱星崴分析,從苗栗的行政區劃來看,中港溪以北的北苗栗的確和大新竹生活圈的互動較多,不少廟宇裡還祭祀新竹城隍,而苗栗市以南的鄉鎮則因地理位置靠近台中,南苗栗的客家族群比例也較少,通霄、苑裡地區以閩南族群較多。

「所以,以居住的區域來說,不少北苗栗的居民期待『竹竹苗併』。」邱星崴解釋,不論是社會福利、行政資源、縣市負債或長期由地方派系把持的政治生態來看,大新竹都比苗栗好很多,「在地的年輕人都覺得,『苗栗國』已經成為一個污名!」

邱星崴認為,不少人擔心縣市合併升格後將讓苗栗邊緣化,但若是論人口移動,苗栗人口分別遷移新竹和台中已是不爭的事實;若是論地方意見是否被採納,則可透過修改選制作為配套,將大選區改為小選區,讓基層也有複數的民意代表,且有一定經費提供使用。

「這個城市未來要長成什麼樣子?」民眾渴望有更多討論機會

「這個城市未來要長成什麼樣子?」「大新竹發展的公民願景是什麼?」「公民參與的機會越多越好!」支持縣市合併甚至升格的人士,渴望有更多討論的機會;陳品安也認為,縣市合併不應該只是縣市首長由上而下決定,而要由下而上討論。只是李妍慧擔心:「時機過了,就會一拖再拖。」

新竹縣市自1982年分治以來至今40年,政府到民間的主流意見都倡議合併升格,但究竟是「可以快,為什麼要慢」還是「慢慢走,比較快」,從分治走向合併的過程中又如何兼顧產業發展與市民權益,恐怕不是林智堅個人的政治決定就能回答。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