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2021擾台軍演規模空前,揭露出共軍攻台大戰術

2021年共軍機艦在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較往年大幅增加,其中以共軍對台灣東面之西太平洋海空域的武力投射演練,最該令我方警惕。(翻攝自中國軍網))

2021年共軍機艦在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較往年大幅增加,光是軍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西南空域就高達961架次,是2020年380架次的2.53倍。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2021年共軍未再實施派機艦穿越海峽中線此種高度政治威嚇性的動作;但2021年共軍在台灣周邊針對特定戰術行動的實戰化演練,不論是強度或威脅性,都勝過2020年;其中又以共軍對台灣東面之西太平洋海空域,所從事的武力投射演練最該令我方警惕。

根據研判,共軍日後在武力犯台時,為追求對台作戰行動能速戰速決,並同時應付美軍可能的干預,非常強調要在戰端初啟時,立刻派遣強大的水面、水下甚至兩棲攻擊兵力,在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岸基與艦載空中兵力的支援下,從宮古海峽或巴士海峽突破,迅速搶佔台灣東面西太平洋水域的戰術位置,以執行下列任務:

從南北兩端控制台灣東面海域

055型驅逐艦(翻拍自中央電視台)
共軍055型驅逐艦可從我陸基雄三反艦飛彈的射程外,以巡弋飛彈攻擊台灣東部機場、港口和重要軍事設施(翻拍自中央電視台)

一旦等壓制、瓦解我軍中樞之目的達到後,後續部隊再經由這些交通孔道進入宜、花、東地區,與自花蓮港或蘇澳港上岸的增援梯隊合作,達到佔領全台之目的。

1. 掩護自海南島出發的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從巴士海峽最短的路徑進入西太平洋深水區,再轉往其他海域部署,強化對美國的核子嚇阻。
2. 以水面和水下兵力,捕捉我軍在西太平洋實施遠海疏泊以保存戰力的海軍艦隊,防止後者對共軍的聯合登島作戰進行干預。
3. 從我陸基雄三反艦飛彈的射程外,以055型驅逐艦上的巡弋飛彈,攻擊台灣東部機場、港口和重要軍事設施;特別是我空軍實施戰力保存的花蓮佳山基地與台東石子山基地。
4. 派遣由電戰機、預警機、轟炸機及長程戰鬥機混合編組的體系化打擊機群,在空中加油機的支援下,從台灣東面我軍防空飛彈的有效射程外,以空射巡弋飛彈及空射反艦飛彈,對台灣東部我軍機場、港口、重要軍事設施,和遠海疏泊的我軍艦隊發動攻擊。
5. 以075型兩棲攻擊艦、071型船塢登陸艦,加上由商船改裝的直昇機平台,共同組成海上浮動空中機動作戰基地,再派遣部隊搭乘直升機,直接對花蓮佳山基地與台東石子山基地發動攻擊,來干擾甚至癱瘓國軍戰機的起降;或嘗試奪取並固守東部重要港口;也能和從中國大陸出發的空降兵力、直升機機降兵力,與實施「岸對岸」登陸攻擊的兵力協同,搶佔台北地區通往東部的交通與戰術要點。一旦壓制、瓦解我軍中樞之目的達到後,後續部隊再經由這些交通孔道進入宜、花、東地區,與自花蓮港或蘇澳港上岸的增援梯隊合作,達到佔領全台之目的。
6. 搶佔沖之鳥礁和關島間的戰術位置,以便在必要時對關島發動打擊,或迎擊從夏威夷或南海馳援的美軍部隊。

演練如何搶占西太平洋有利戰術位置

解放軍近年進出第一島鏈的情況。(翻攝令和二年防衛白書)
在2021年共軍實戰化演訓中,不少與「迅速搶占西太平洋有利戰術位置」高度相關。圖為日本防衛白皮書中描繪解放軍進出第一島鏈的情況。(翻攝令和二年防衛白書)

11月28日,共軍首度派遣自製的運油-20空中加油機,與轟炸機、預警機、殲-16戰鬥機與殲-10戰鬥機等,共同編組體系化打擊機群,飛抵我防空識別區南方與東南方空域。

在2021年共軍於台灣周邊所執行的實戰化演訓中,就有不少與前述「迅速搶占西太平洋有利戰術位置」高度相關、對國軍具高度針對性的內容,包括:

一、3月26日到4月12日,共軍在18天內密集實施6次「體系化作戰機群」演練;並且在3月26日當天,就有轟炸機與反潛機,飛抵我防空識別區的南方與東南方邊緣地帶,模擬攻擊海上與海下的假想目標。
二、6月15日,共軍出動6機型、總計28架次的軍機,於我防空識別區內執行「體系化作戰機群」演練,並首度派遣4架次殲-16戰鬥機,在未實施空中加油的情況下,伴隨轟炸機與反潛機,飛抵我防空識別區的南方與東南方邊緣空域執行操演。
三、10月1日到4日,共軍在4天內出動多達149架次各型軍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西南空域,實施以武力犯台及反介入/拒止作戰為假想場景之大規模實戰化演習。共軍不僅在10月1日與2日,第一次連續兩晝夜都派遣機群出擊;更在10月1日夜間,首度派出長程戰鬥機與轟炸機組成的體系化打擊機群,由空中預警機指揮管制,深入台灣南方與東南方空域,模擬攻擊國軍在花東與西太平洋的戰力保存區。
四、11月中旬,共軍2艘071型船塢登陸艦前往花蓮外海,並一度在台灣和與那國島之間的海域滯留。這不排除是日後共軍在台灣東面之西太平洋,實施海上空中機動作戰操演的先期訓練。
五、11月28日,更首度派遣自製的運油-20空中加油機,與轟炸機、預警機、殲-16戰鬥機與殲-10戰鬥機等,共同編組體系化打擊機群,飛抵我防空識別區南方與東南方空域。

11月底戰機群演練衝擊最鉅

當共軍派遣運油-20空中加油機在台灣周邊執行長距離海上飛行任務,極可能代表中共這款自製的空中加油機在構型與性能方面已趨於穩定,可以開始量產。

20211128-空軍司令部稍早發布訊息,證實28日再有多架次共機於我防空識別區內現蹤。(空軍司令部提供)
2021年11月28日共軍體系化作戰機群演練最具指標意義、對兩岸戰力最可能產生嚴重衝擊。(空軍司令部提供)

其中最具指標意義、對兩岸戰力最可能產生嚴重衝擊者,莫過於11月28日的體系化作戰機群演練。

在2021年11月28日之前,共軍空中兵力雖已多次實施遠海長航訓練,但因為能替殲-16與蘇-30MKK等長程戰鬥機進行空中加油的IL-78空中加油機僅有3架,使共軍戰鬥機無法在第一島鏈外緣長時間執行任務;導致在實戰情況下,這些在第一島鏈外緣活動,卻無法獲得戰鬥機長時間護航的轟炸機、預警機與電偵機,在面對國軍自花蓮或台東起飛的F-16戰鬥機群時,就顯得十分脆弱。此一戰力缺陷,讓當前中共的體系化作戰機群,在戰時的打擊力嚴重受限,特別是面對美國海空軍的干預時。

理論上,共軍航艦的艦載機可在第一島鏈外緣,替共軍的體系化作戰機群護航;共軍近年也確實開始針對海空聯合作戰指揮平臺之整合,進行研討。但目前共軍的遼寧號與山東號航艦,因為所搭載的戰鬥機數量不足,再加上僅能以作戰半徑有限、無法安裝大型雷達的直升機擔任預警機,使共軍航艦戰鬥群的作戰範圍遠低於美軍,難以同時兼顧艦隊防空、控制宮古海峽與巴士海峽、準備應付美軍干預,和替共軍空中打擊機群護航等多重任務。

當共軍在2021年11月28日派遣運油-20空中加油機,在台灣周邊執行長距離海上飛行任務,極可能代表中共這款自製的空中加油機不但已具備初始作戰能力,在構型與性能方面也趨於穩定,可以開始量產,逐步解決空中加油能量嚴重不足的戰力缺陷。

嚴重威脅國軍空中預警機

一旦中共空軍體系化作戰機群的護航問題獲得改善,共軍飽和攻擊能量將大升,甚至連美軍若干神盾級巡洋艦和柏克級驅逐艦都難以應付,更何況我國海軍。

20211128-共機運油-20。(空軍司令部提供)
若運油-20大量服役,代表共軍的長程戰鬥機可大幅提升在第一島鏈外緣的滯空時間與載彈量,對國軍的防衛作戰衝擊大。(空軍司令部提供)

日後若運油-20大量服役,代表共軍的長程戰鬥機可大幅提升在第一島鏈外緣的滯空時間與載彈量,對國軍的防衛作戰帶來下列衝擊:

第一,替體系化作戰機群中的轟炸機、預警機、電偵機護航,干擾我F-16戰鬥機群執行長距離防空作戰與反艦作戰。

第二,使我軍空中預警機喪失相對安全的空域。當共軍的長程戰鬥機無法在台灣東面之西太平洋長時間執行任務時,國軍的E-2K空中預警機就有可能運用台灣東面相對安全的空域執行任務,以便在國軍地面防空指揮中心功能受損時,接替部分的空中作戰管制任務。一旦共軍戰機藉著空中加油,大幅增加在第一島鏈外緣的滯空時間後,就會對國軍的空中預警機造成嚴重威脅。

第三,使我海軍實施遠海疏泊以保存戰力的計畫落空。目前國軍海軍僅有基隆級驅逐艦具備一定程度的區域艦隊防空與多目標接戰能力,但面對現階段中共海空軍加上火箭軍所發動的飽和攻擊時,已顯得力不從心,遑論其他防空能力更弱的巡防艦。一旦中共空軍體系化作戰機群的護航問題獲得改善,又會使共軍執行飽和攻擊的能量大幅提升,甚至連美國海軍若干服役時間較早的神盾級巡洋艦和柏克級驅逐艦都難以應付,更何況迄今沒有神盾作戰系統和飛彈垂直發射能力的我國海軍。

換言之,若國軍海軍艦隊的防空能力無法有效提升,則疏泊至遠海的主力艦隊在面對共軍的飽和攻擊時,恐怕很難存活。在這種情況下,國軍艦隊若只在台灣東部海岸線附近活動,說不定還能藉台灣陸地對傳統反艦飛彈鎖定目標時所造成的干擾,獲得更高的存活率。

國軍先造輕巡防艦本末倒置

海巡署2000噸級新北艦,是依光華五號二代二級艦設計圖修改調整。(取自海巡署官網)
新一代巡防艦因為技術問題卡關、導致期程延宕時,傳出軍方打算先造兩千噸級輕巡防艦替代。圖為海巡署2000噸級新北艦,就是依光華五號二代二級艦修改設計。(取自海巡署官網)

新一代巡防艦技術卡關、導致期程延宕,傳出軍方打算先造8艘排水量兩千噸上下、戰時卻毫無存活能力的輕巡防艦。若傳言屬實,根本是本末倒置!

但令人詫異的是,在海軍主戰兵力應付飽和攻擊能力明顯不足的情況下,竟然還傳出當新一代巡防艦因為技術問題卡關、導致期程延宕時,軍方不但沒有集中全部可用的資源,力求在最短時間內解決問題;反而打算不顧可能造成的預算排擠效果,先造8艘排水量兩千噸上下、無法裝備神盾戰鬥系統,僅能在平時執行低強度任務,戰時卻毫無存活能力的輕巡防艦。若傳言屬實,根本是本末倒置!

一言以蔽之,在2021年之後,隨著共軍空中兵力對台灣以東之西太平洋,執行武力投射任務所遭遇的瓶頸逐漸打開,國軍所面臨的威脅也將快速上升。面對此一越來越嚴峻的挑戰,我方能否有效、精確地運用手邊有限的資源,考驗政府國安高層的智慧。

(作者為淡江戰略所博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