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該擔心的不是北京「以戰逼談」,而是「強制外交」

解放軍近期不斷舉行模擬攻台的軍事演習。圖為央視直播解放軍的搶灘奪島軍演過程。(央視截圖)

美國國防部於11月3日公布2021年度《中國軍事與安全態勢發展報告》(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並在報告中引述「中共媒體自軍方來源所獲得的消息」指出,共軍希望在2027年時能發展出在印太地區與美軍抗衡的實力,並逼迫台灣的領導階層依照北京所設定的條件進行談判。

這份報告也指出,共軍持續提升的能力使北京對台的軍事行動有多種選擇,除了對台灣本島發動大規模的入侵外,其他還包括「執行數周或數月的海空封鎖」、「奪取金門或馬祖等中型島嶼」與「入侵東沙島或太平島」等一系列的行動。

離島的獨特風景和傳統文化,讓我們一探馬祖之美。(圖/Tao Tsai@flickr)
美國國防部的報告指出,中國侵台的手段包括占領馬祖等離島。(取自Tao Tsai@flickr)

無獨有偶,總部在英國的路透社也在11月5日發布標題為〈台灣之戰〉(T-DAY: The Battle for Taiwan)的特別報導,文中根據對台、美、澳近12位軍事戰略家與15名現任與卸任軍官的訪問,也援引美中台軍事和專業期刊文章及官方出版物,推演出中共可能升高衝突的6種想定狀況(scenario),依序為封鎖馬祖、進犯金門、海空封鎖、全面封鎖、無預警空襲,到全面侵台。

值得注意的是,路透社推演的6種想定狀況似乎具有次序性,武力使用程度也呈現逐次升高;且除全面侵台外,在其他5種想定狀況中,都包括中共「以戰逼談」的設定。

以戰逼談無法確保能徹底解決台灣問題

共軍學者認為,如果決定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在目標上會要求徹底占領全台灣,不讓其眼中的「分裂勢力」有任何死灰復燃的機會。

其實,共軍「以戰逼談」的可能性不僅國際關注,國內亦有許多單位與學者專家也非常關切此種可能性。例如國安局長陳明通11月4日於立法院答詢時就表示,「以戰逼談」一直是中共的策略之一。

相關中共「以戰逼談」的手段,例如藉長期封鎖絞殺台灣經濟或先取金門、馬祖、東沙等外離島,之所以引起國內外高度的重視,主要理由是這些行動乍看之下,提供了讓中共無需對台灣本島發動成本高昂的大規模直接攻擊,就能解決台灣問題的手段。

然而這些看似「本小利高」的手段是否真的有效?在答覆這個問題前,應該先確定的是,中共對台動用武力之目的為何?

若中共對台動用武力之目的是要解決台灣問題,則前述藉「封鎖絞殺台灣經濟」或「先取外離島」等「以戰逼談」手段,其實缺少足夠的可能性。

根據近年共軍學者對武力犯台的相關論述,中共如果決定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目標上會要求徹底占領全台灣,不讓其眼中的「分裂勢力」有任何死灰復燃的機會。共軍學者認為「只有軍事占領,才能從根本上剝奪分裂勢力的自然生存空間,徹底結束兩岸長期的軍事對峙,實現祖國統一」;甚至強調「即使分裂勢力因一時的壓力而妥協,但在一定條件下還可能死灰復燃」。

談判反讓台灣有喘息空間

路透社種種旨在「以戰逼談」的想定,不但會使共軍更難速戰速決,也會讓美國可能的干預或連鎖效應,獲得足夠的醞釀時間。

至於武力犯台軍事作戰的指導思想,則是「首取要害、分區奪控、力爭速決」;即透過一個迅速而具決定性的打擊,集中各種力量實施重點攻擊,力求於最短時間內瓦解國軍有組織的抵抗,避免讓美國的軍事干預或其他連鎖效應(包括與中共存在主權爭議的國家可能故意挑起事端、新疆與西藏也可能在外力教唆下發生動亂)有足夠的時間醞釀。

而不論是美國國防部報告所提到「長時間海空封鎖」、「奪取金門或馬祖」與「入侵東沙島或太平島」,或路透社種種旨在「以戰逼談」的想定,正好與共軍武力犯台的目標與手段背道而馳。

東沙島僅有海巡兵力約250人,配備120迫砲、40高砲等武器。(翻攝自海巡署東南沙分署臉書)
解放軍會不會進攻東沙島等遠離台灣的南海諸島,國際媒體各有不同分析。(資料照,取自海巡署東南沙分署臉書)

以路透社的想定為例,包括封鎖馬祖、占領金門、管轄台海領空與全面封鎖等,全都屬於「以戰逼談」的手段,但這些手段都無法確保共軍能占領全台灣──除非台灣民心士氣極端脆弱、立刻決定投降;否則反而會因為談判的進行,導致軍事行動放慢速度、甚至暫停。這將讓台灣民眾的士氣有可能從初期的震盪中逐漸恢復,本島的國軍也可獲得完成平戰轉換、戰力保存、人力物力動員與調整態勢亟需的寶貴時間。這不但會使共軍最後必須全面進犯時,更難速戰速決,也會讓美國可能的干預或連鎖效應,獲得足夠的醞釀時間。這些都是共軍在武力犯台時,要極力避免的。

共軍的相關論述也承認,要具備武力犯台速戰速決的能力,還有一些戰力整建的目標要達成;因此在相關條件具備前,中共不會輕易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除非政治局勢出現北京無法接受的變化。

長期封鎖的想定可能與現實脫節

共軍武力犯台時也會實施「聯合封鎖作戰」,但其目的是要限制我海空軍主力的行動,替聯合火力打擊作戰與聯合登島作戰創造有利的條件,而非「以戰逼談」。

認為共軍只要藉長期的封鎖來絞殺台灣經濟,就能兵不血刃迫使台灣就範者,其實忽略了一些基本的事實,甚至有與現實脫節之虞。

首先,國軍不太可能坐以待斃。比較合理的情況是,國軍會挑選相對有利的時間或區域,挑戰共軍的封鎖或採取報復行動,使情勢迅速升高為台灣周邊制空權與制海權的爭奪;既然如此,共軍大可在軍事行動初期,就集中力量嘗試捕捉並殲滅我海空軍的主力,無須耗費時間進行封鎖。

其次,長期封鎖台灣海空交通來絞殺台灣經濟,也會讓美國獲得足夠的理由,並挑選有利的時間與區域採取抵銷的行動;屆時,執行封鎖任務的共軍兵力反而陷於被動。事實上,美國若一事不做,任憑中共在南海或西太平洋等國際水域長期管制海上交通,則無異於承認其印太戰略破產。恐怕就連共軍的計畫單位,都不敢作如此樂觀的想像。

在共軍武力犯台的相關論述中,雖然也包括「聯合封鎖作戰」,但其目的是「在聯合指揮機構統一指揮下,各軍兵種以兵力、火力和障礙物等構成立體封鎖作戰配置體系,切斷據守島嶼之敵與外界的海、空聯繫,遲滯和阻止敵方的海空機動」。換言之,「聯合封鎖作戰」之目的是要限制我海空軍主力的行動,替聯合火力打擊作戰與聯合登島作戰創造有利的條件,而非藉絞殺台灣經濟來「以戰逼談」。

「以戰逼談」可能性低,「以武逼談」不無可能

然而,我們也必須考慮,中共對台使用武力之目的,除了支援其對台所採取的灰色地帶行為和武力犯台外,還可能包括對台灣發動「強制外交」。

當北京使用武力支援對台的「強制外交」時,其目的就不是為了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而是以「威脅使用」武力或對武力的「展示性使用」作為主要手段,來說服對手──可能是台北與華府──停止或消除某些已經開始的行為,或迫使對手採取某些原本無意採取、卻是北京希望的行動。例如運用「強制外交」迫使台北和華府讓步,停止某個被北京視為是衝撞紅線的軍事政治交流;或是迫使台北停止某個已經在推動中、卻被北京視為衝撞紅線的措施。

當中共對台進行「強制外交」,是「以武逼談」而非「以戰逼談」,所以會鎖定某個具體、特定且多數情況下是對手有可能妥協的議題。

值得注意的是,當中共對台進行「強制外交」時,對武力的使用是「威脅使用」或「展示性使用」。換言之,是「以武逼談」而非「以戰逼談」,所以會鎖定某個具體、特定且多數情況下是對手有可能妥協的議題。例如在2012年至2014年日本「國有化」釣魚台爭議時,中共對日本發動「強制外交」之目的,是要日本公開承認釣魚台的主權存在爭議,最後中共也沒堅持日本需廢棄「國有化」。同時在武力的運用過程中,會設法避免讓情況升高為軍事衝突、甚至戰爭。

日本海上自衛隊偵察機飛越釣魚台(美聯社)
2012年至2014年日本「國有化」釣魚台爭議時,中共對日本發動「強制外交」。(資料照,美聯社)

而中共對台進行「強制外交」可能的場景,即包括東沙島在內。未來若我方以強化東沙島防務為由,決定在島上部署岸置反艦飛彈或長程防空飛彈時;北京就可能以我方擬將東沙島軍事化,且相關武器嚴重危害共軍行動安全與中國大陸南部沿海海上交通為藉口,對我方發動「強制外交」,要求我方停止相關計畫並將已送上東沙島的設施撤回。

在手段方面,除了要求香港區管中心以東沙島周邊有軍事活動為由,不讓我方軍租包機前往外;也不排除仿效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時美國的作法,宣布以海警或海軍在東沙島周邊執行「海上隔離」,要求前往東沙島的船隻必需切結所搭載者皆為民生必需品,拒絕切結的船隻則威脅將進行登檢。

迫使台灣妥協進而羞辱台北當局

由於北京的行動並非以占領東沙島、改變南海現狀為目的,使華府不無可能像日本「國有化」釣魚台爭議時一樣,在給予台北安全協助的同時,也要求台北對北京的訴求作出讓步,來避免危機升高為兩個超強間的軍事衝突。一旦北京成功地迫使台北停止或消除某些已經開始的行為,就能創造台北在北京的壓力下被迫妥協的事實,以羞辱台北當局並鞏固北京領導人的地位。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