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究竟來台灣多久了?《外交政策》:小布希時代就低調駐台,美參議員加碼「5000億元強化不對稱戰力」

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新艇。(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日前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證實「美軍確實正在台灣協助訓練」,不過「人數不如想像中多」。其實《華爾街日報》稍早才也曾揭露美軍已經駐台一年的消息,美軍第一特種部隊(1st Special Forces Group)2019年也曾公開與國軍在台聯合演訓的畫面。所以在美中建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終止之後,美軍究竟是什麼時候回到台灣的呢?

根據國防部政治作戰局的公開資料,國軍與美太平洋陸軍司令部至少從2003年起,就以「陸威專案」或「漢光演習」美軍觀察團的名義進行台美合作、建立「戰略溝通」機制。不過觀察團畢竟與協助訓練有一段差距,國防部過去披露的合作內容則像是不涉作戰任務「參與救災兵推」,避免碰觸美中建交條件的敏感議題。

蔡英文接受CNN專訪。(翻攝總統府官網)
蔡英文接受CNN專訪。(翻攝總統府官網)

不過根據《外交政策》對美方知情人士的訪問、以及對於五角大廈人力資源數據中心(Defense Manpower Data Center)資料的調查,他們發現美軍除了以觀察團的名義來台,至少從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任最後一年(2008年)起,就有一小組美軍駐紮台灣。而且從今年開始,更有小規模的陸戰隊在台協助訓練軍隊,這個結論也與《華爾街日報》稍早的報導一致。

《外交政策》指出,美國在台灣的軍事存在並非始於川普或拜登政府,而是十幾年來美國想要協助台灣抵抗中國入侵的持續努力。當然,在北京「一個中國」原則與《反分裂國家法》的限制之下,美軍赴台進行軍事合作可能讓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台美當局也更加提防解放軍會在最近十年的某個時間點跨越台灣海峽。

在路克空軍基地受訓的中華民國空軍F-16飛行員,也專程到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欣賞A-10表演。(許劍虹攝)
在路克空軍基地受訓的中華民國空軍F-16飛行員,也專程到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欣賞A-10表演。(許劍虹攝)

要是先撇開美軍赴台這個話題,國軍赴美接受訓練早就不是秘密,像是國軍F-16的飛官就是在亞利桑那州路克空軍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接受訓練,其他包括海軍、空軍、陸戰隊也都有類似的情況。只是當華府開始奉行「一中政策」、最後一名美軍在1979年撤離台灣之後,美軍在台灣的訓練工作轉趨低調,而且主要與台灣對美國的軍購工作有關。

兩名知情人士對《外交政策》表示,在前總統川普的領導、以及他的兩任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與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的堅持之下,美軍除了在台灣部署更多的美軍,任務內容也包括協助台軍演訓「擊退解放軍登陸」等各種情況,而不限於軍購裝備的相關訓練。《外交政策》認為,美方深化與台軍的訓練合作算是「豪豬戰略」(porcupine strategy)的一環。「豪豬戰略」除了透過在台灣沿岸部署更多防禦性的巡弋飛彈,也包括協助台灣的海軍陸戰隊為對岸的兩棲入侵做好準備,甚至決心在每個街區與解放軍一戰。

2019年9月10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慘遭川普總統革職(AP)
時任美國總統的川普與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AP)

華府智庫「2049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曾經指出14處解放軍可能登陸的台灣海灘,不過這些地點對台灣與美方來說可能早就有所掌握。一位美國前官員匿名對《外交政策》透露,美國在台協會的武官一直與台灣方面共同勘查海灘,確定需要加強防禦中方登陸的地區,而且這項工作最早可以追溯到歐巴馬時期。

不過《外交政策》也指出,拜登雖然大體上延續了川普時期的做法,但如同過去幾屆的美國政府,拜登政府的官員對於美軍駐台問題都不願多談,甚至直接拒絕回應與評論。根據五角大廈官員的說法,美軍部署台灣的數字只是某個時間的一個切面,無法說明整體情況。《外交政策》追蹤五角大廈人力資源數據中心的數據則發現,美軍駐台人數這些年確實越來越多。歐巴馬與川普時期美軍駐在台灣的美軍約在10到15人左右,直到去年1月增為20人左右。今年6月,美軍駐台的人數包括30名現役軍人與15名五角大廈的文職人員,這個數字似乎還不包括在台協助練兵的陸軍特種部隊。

易思安所臚列的14個適於登陸作戰的海灘。(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易思安所臚列的14個適於登陸作戰的海灘。(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雖然《外交政策》從公開資料找到了美軍駐台的確切人數,但美國國防部對《外交政策》的相關評論依舊拒絕回應。不過五角大廈發言人梅內爾斯(Martin Meiners)中校強調,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以及雙方的防務關係,主要是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所構成的威脅,但並沒有違背美方在《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與「一中政策」下的承諾。他表示美國協助台灣維持自我防禦,而中國在台灣附近的軍事演習破壞了區域穩定,也增加了誤判風險。

《外交政策》指出,在美國聯邦政府之中其實也不乏反對美台軍事合作升級的聲音。包括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所屬的台灣協調處(Office of Taiwan Coordination),這個單位多年來一直阻止台北採取可能損害美中關係的行動,對於美軍增派人手到台灣協助訓練也持反對立場。川普政府能夠增派人手赴台,主要是波頓以國安會之名牽頭舉行跨部門會議才能成事。

20211009-「陸軍兩棲偵察營」(黑衣者)定位雖僅為偵搜部隊,但在今年狙擊競賽(第一類狙擊手)中,拿下僅次於「海軍陸戰隊特勤中隊」的第二名,甚至較「陸軍高空特勤中隊」更佳。熟悉特種部隊運作人士認為,與美軍交流協訓有關。(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陸軍兩棲偵察營」(黑衣者)定位雖僅為偵搜部隊,但在今年狙擊競賽(第一類狙擊手)中,拿下僅次於「海軍陸戰隊特勤中隊」的第二名,甚至較「陸軍高空特勤中隊」更佳。熟悉特種部隊運作人士認為,與美軍交流協訓有關。(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除此之外,國會之中也不乏擔憂拜登政府過於挑釁的想法。一位民主黨參議員的助理匿名對《外交政策》表示:「中國當然也在測試壓力,美國可以做一些事來表明『我們是認真的』,但也應該發出『我們不尋求對抗』的訊息。」像是民主黨對中國抱持鷹派立場的眾議員盧里亞(Elaine Luria)也擔心美國的做法讓美中情勢升級。

這位眾院軍事委員會的副主席表示,她對美軍在台灣感到十分驚訝,也擔憂中國突然發動攻勢會讓這30多位美軍陷入危險。不過盧里亞上個月也曾投書《華盛頓郵報》,主張「美國必須擁有威懾中國人的力量,同時具有使用它的合法權力」,這也是她參與提案《防止台灣遭侵略法》(Taiwan Invasion Prevention Act) ,該法授權總統如果遭遇中國對台灣發動攻擊,他可以宣佈提前授權使用武力,無需等待國會批准。

20210910-第二艘快速布雷艇9日交艇,而在海軍不對稱戰力整建版圖中,快速布雷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新艇更具自動化布雷能力,大幅提升封鎖特定海域效率。(蘇仲泓攝)
第二艘快速布雷艇9日交艇,而在海軍不對稱戰力整建版圖中,快速布雷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新艇更具自動化布雷能力,大幅提升封鎖特定海域效率。(蘇仲泓攝)

不過也有國會議員認為美國對於防衛台灣還是做得太少。像是共和黨參議員霍利上星期就提出了《2021武裝台灣法案》(Arm Taiwan Act of 2021)草案,希望美國從2023到2027年能夠每年提供台灣30億美元的軍事貸款(共150億美元);羅姆尼(Mitt Romney)、柯寧(John Cornyn)、魯比歐(Marco Rubio)等共和黨參議員曾提出《台灣嚇阻法》(Taiwan Deterrence Act),希望在2023至2032年間每年提供台灣20億美元(共20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5556億)的「外國軍事融資」。

霍利與羅姆尼等人均指出,美國政府提供台灣的軍事融資主要用於「台灣安全援助計劃」(Taiwan Security Assistance Initiative),協助台灣建構不對稱防禦能力的部署(像巡弋飛彈、無人駕駛系統、水雷、反裝甲武器,而非造價昂貴的戰車、潛艦、戰機),阻止中國入侵。畢竟「台灣海峽的軍事平衡正在迅速惡化,而北京將不惜一切代價主宰印太地區,然後主宰世界,我們決不能讓他們成功」。特別是在戰爭初期,美軍可能只能提供有限的支援,因此台灣必須盡快強化具成本效益和彈性的不對稱防禦能力、實施包括後備部隊在內的國防改革,美國也樂於提供協助。

2020年7月6日,總統蔡英文慰勉海軍陸戰隊九九旅步二營。(總統府辦公室)
2020年7月6日,總統蔡英文慰勉海軍陸戰隊九九旅步二營。(總統府辦公室)

無論美國將借給台灣150億或200億美元,相對於行政院今年9月所公布的「未來五年撥出2400億台幣(約合87億美元)資金,用於購買精密飛彈、高性能海軍艦艇和現有軍艦武器系統」計畫,美國的國會議員顯然認為面對軍費高居全球第二的中國,台灣的建軍備戰腳步還是太慢。如果美軍前印太司令戴維森上將(Philip Davidson)「6年內北京就會動手」的預警成真,這2400億的軍備才剛剛下訂,解放軍便已兵臨城下。面對習近平的統一野心,無論是來台練兵的美軍教官,或者想提供更多軍事貸款的美國參議員,都急著協助台灣強化防衛能力,台灣如何善用友邦助力,打造更合理的防衛武力、強化被評為「無戰力」的後備部隊,將是接下來幾年軍方責無旁貸的改革重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