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專欄:孫亞夫的預告,不代表台海將起大波瀾

前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資料照 葉瑜娟攝)

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近日接受大陸媒體專訪,台、港媒體解讀他的話語,有些輿論認為大陸對台工作將有新方向,兩岸形勢會大變,有評論者認為孫亞夫從鴿派變成鷹派。

孫亞夫的確在受訪時說了:「中共即將召開的二十大,可能會提出對台工作新主張,對台海形勢產生積極影響。」但是這話不是驚天動地的宣示,中共對台若有極重要的方向改變,不會如此藉著孫亞夫的嘴巴先預告,原因有三:

一、說話人的角色。孫亞夫仍居海協會副會長,正部級職位,他一直是中共對台工作隊伍中的腦袋,意見比現任海協會長張志軍還重要,對兩岸的專業與嫻熟勝過現任國台辦主任,但孫亞夫已不是操盤政策的第一線。

二、場合不對。訪問孫亞夫的媒體是新媒體,中共強化網路宣傳的載具,不是海峽論壇10週年、反分裂法15週年這類場合。

三、表述方法不對。若真有重大改變,發言不會猶抱琵琶半遮面。

孫亞夫沒有因台海局勢的發展而見風轉舵,套句大陸官員的話,亞夫仍是亞夫。

孫亞夫訪談重要不在突出武統

孫亞夫的專訪談話,不在於突出武統議題,只是這話題做成標題比較吸引讀者。原標題是「2021年台海形勢回顧」,才是整篇專訪的意旨。

大陸對台單位眾多,會做事的官員約分三類:一類有能力抓住重點,精準傳達政策意旨如傳真機;第二類工作主要吃吃喝喝,不談政策大道理,有的在吃吃喝喝中搞實務、抓緊對外關係,有的吃吃喝喝,面對台灣人仍藏不住高傲、土氣與官僚;第三類是知識份子型,對大局有願景與想像力,孫亞夫是第三類。較有知識份子氣質的第三類,擔心大陸現在的言論緊縮,會限制了政策的重要討論,他們對港台媒體存冀望,因為國台辦的發言只能做官方宣傳,港台媒體空間大,彌補官宣的不足,可以展現分析的深度。

孫亞夫對未來有想像,不代表其發言不精確,他擅長用平實的語言闡述政策,邏輯清楚地講明政策由來、政策與局勢的關係。不同於一般的大陸評論,提到習近平思想,形容詞可以堆砌如高山。孫亞夫的專訪談話,不在於突出武統議題,只是這話題做成標題比較吸引讀者。製作此專訪的《看台海》,原標題是「2021年台海形勢回顧」,才是整篇專訪的意旨。
孫亞夫專訪裡提到武統,他說台海戰爭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真正該注意的重點是,武統只針對外國勢力與台獨。孫亞夫在專訪最後也講,武統與和平統一是辯證地存在,這也是中共一貫的說法,和平統一才是主調。美國從川普總統到拜登總統,拿台灣議題戳弄中共,美中氣氛表面緊張,台海也跟著緊張,大陸怕台灣人搞不清楚國際局勢真相,國台辦發言人屢次強調「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的前景」,台灣談武統的可能時,不該自動忽略這句話。

強姦不能締姻緣,武統不足以統治台灣

談兩岸關係習近平自己的語言是「心靈契合」與「社會融合」,他擺明了兩岸關係取決於大陸的發展程度,直白地說,就是台灣人對大陸的觀感問題。

孫亞夫預告中共即將召開的二十大,「可能會提出對台工作新主張,對台海形勢產生積極影響。」這其實沒啥可以大驚小怪的。以十九大、十八大為例,談到台灣的文字部份,中共希望都能對形勢能產生影響,至於孫亞夫所謂的二十大「對台工作新主張」,會是怎樣的新修辭,也可以藉著十八大、十九大談台海的文字,看見可能的方向。

十九大時蔡英文已掌權,十九大的對台文字卻很柔軟,除了畫下紅線,其他重點皆是討好台灣人,有無效果是一回事,但符合習近平的底線原則:底線立場絕對堅持,底線之上可以彈性。十八大則確立中共對台政策「胡規習隨」,十八大後對台工作有新語言、新作法,如同大陸智庫喜歡強調的,習近平把台灣議題連結起百年歷史高度的中華民族復興,但不管十八大或十九大,套句孫亞夫談台海現狀的話:基本格局不會發生根本的變化。

讓台灣輿論跳腳的重大對台語言,不是在十九大、二十大這種場合講,因為這類場合要談的東西太多,台灣不是世界的中心,沒有重要到中共要在此類場合特別大篇幅著墨。台灣人在意的「習五條」,特別是其中的「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是在2019年《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提的,當時台灣很震撼,多數輿論卻沒注意到,這句是鄧小平提過的老話,不是驚人的兩岸關係新轉折,也不是急著促統。

一國兩制等等都是作古的人的語言,談兩岸關係習近平自己的語言是「心靈契合」與「社會融合」,他擺明了兩岸關係取決於大陸的發展程度,直白地說,就是台灣人對大陸的觀感問題。習近平的心靈融合,講於2014年接見台灣團體時,他說:「我們所追求的國家統一不僅是形式上的統一,更重要的是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意思是強姦不能締姻緣,武統不足以統治台灣。習近平的社會融合則講於2016年人大上海代表團審議時。2014與2016年的講話都不是十八大、十九大這種全國代表大會,所以無須期待二十大會有對台工作的關鍵大轉折,台灣深藍長輩間流傳說,兩年內中共會有大動作,這是自己的主觀期待不是客觀現實。

把台海問題鑲嵌在中美議題

恢復制度化協商,才能讓台灣在兩大之間借力使力,左右勾引,找不到恢復制度化協商的路線,台灣就只能被玩,台灣陷入被美國予取予求的困局。

孫亞夫的講話,值得注意的是他言語清楚地說明台海問題鑲嵌在中美議題裡。

美國在不突破台海現狀,不違反一中政策的前提下,有百百種拿台灣戳弄中國的作為,這對美國是不花成本的遊戲,中國卻得花大力氣、高成本應付。中共陷入此麻煩處境,咎由自取,只要中共不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現實課題、不面對台灣的國際空間議題,美國就可以繼續拿台灣耍中共。

這局勢下,最吃虧的是台灣,其實總統蔡英文努力不製造衝突,不主動掀波瀾,希望台灣不是個麻煩製造者,不讓台灣經濟環境與台海局勢變得不可預測;但美國要拿台灣當工具耍中共,蔡政府也身不由己。因為台灣與大陸沒有制度化協商,台灣就無法拿大陸作為面對美國的籌碼,也不能靈活運用台美關係作為面對中共的籌碼。恢復制度化協商,才能讓台灣在兩大之間借力使力,左右勾引,但蔡政府找不到恢復制度化協商的路線,台灣就只能被玩,台灣陷入被美國予取予求的困局。

*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