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岸邊玩到西太平洋!共軍印太爭霸肌肉年年粗 盤點國軍決戰海域反制作為

近年共軍機、艦新興兵力大幅成立,從2013年有抵達海峽中線的能力,直至近年開始穿越台海,甚至進入西太平洋,對台威脅逐年升溫。圖為解放軍以遼寧號為首的數十艘新型軍艦,2018年4月在南海進行軍演。(資料照,美聯社)

近年共機擾台越趨頻繁,我防空識別區西南角,不僅是共軍練兵的重鎮,更是釋放政治訊號的熱區。然而,熱鬧的不只天空,隨著共軍航艦、核動力潛艦、驅逐艦、兩棲攻擊艦等新興兵力陸續成軍,中共從早期只能在沿海活動,到開始具備抵進海峽中線的能力,直至近年開始穿越台海,甚至進入西太平洋;不同的距離代表共軍任務類型、內容的增加,台灣必將承受更複雜的敵情,如何「超前部署」因應,考驗軍方智慧甚鉅。

台灣四面環海的特性,確保海上交通順暢,不僅具戰略意義,更是確保經濟實力的重要依據,海上交通順暢與否和安全息息相關。如東部西太平洋因有一、二島鏈屏障般的存在,更是以美國為首,串聯亞太地區國家抗中的防線;南端的巴士海峽,則是連接西太平洋和南海的通道,相關航道可說是「兵家必爭之地」。該處亦為中共最常派出運-8反潛機侵擾的我防空識別區西南角,顯見台海周邊和空中相比,「熱鬧」程度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20210129-2021年1月29日共機現蹤,圖為共機運-8技偵機。(空軍司令部)
共機擾台漸趨常態化,圖為共機運-8技偵機。(資料照,空軍司令部提供)

中共海軍演訓實戰化 目標不讓外軍介入台海

那麼,共軍艦船通常都以哪些模式在我周邊練兵?根據軍方資料,近年包括共軍遼寧號航艦穿越黃海、台灣海峽、南海的台海航訓,以及通過黃海、西太平洋、南海的西太平洋航訓;加上各種實戰化測考及演訓,全面執行聯合制空、制海、遠程打擊、反潛、布雷訓練,藉以提升其海上聯合打擊、封鎖、模擬抗擊外軍、攻潛、反水雷、艦機協同、遠海長航等能力,持續厚實共軍在西太平洋、南海、印度洋執行遠海機動作戰能量。

中共航艦本身除具指標性,訓練航線本身在台一左一右,形成類似包圍台灣本島的態勢,不僅強化自身戰力,還能對我造成心理壓力。再到去年,遼寧號還執行至少2次穿越宮古水道的遠海訓練,一旦中共航艦開始完整艦載機戰力,且能以完整護衛兵力組成的航艦戰鬥群演訓,將能提升共軍遂行區域拒止、反介入作戰的能力;先期進入西太平洋,除直接衝擊我花東防務,更能藉此扼控戰略要道,即便不能完全抵消外軍,至少也能發揮遲滯作用,而在主戰場強調速戰速決前提下,已足夠時間產生既定事實。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近年共軍機艦針對性演訓頻次大幅提升,這代表期突破1984年前僅能在中國沿海活動的窘境,到2013年前開始抵近中線、設置東海防空識別區、遼寧艦與軍機首度跨區演訓;2016年首次機、艦繞台;2018年派出軍艦在海峽偵巡;2019年就連另一艘航艦山東號亦首度通過台海,這都顯示中共海軍戰力的進步,早已成為其爭霸印太乃至於全球的必要肌肉。

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遼寧艦)在飛彈驅逐艦「濟南號」、飛彈驅逐艦「銀川號」、飛彈護衛艦「煙台號」陪同之下,7月7日駛抵香港,參加香港回歸中國暨解放軍進駐香港20周年活動。(AP)
共軍機艦2013年前開始抵近台海中線、設置東海防空識別區,當時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與軍機首度跨區演訓。圖為遼寧號赴港參與回歸20周年活動。(資料照,美聯社)

我海軍編組偵巡艦緊盯 兵力預置「決戰海域」演訓

共軍來勢洶洶,和空軍有在空機、警戒機隨時應處突發狀況一樣,海軍也編有東北、西南偵巡艦,常態性巡弋特定水域,以利我方艦船第一時間迅速趕抵並實施監控。其中,偵巡艦已成功級巡防艦為大宗,另錦江級巡邏艦亦曾用於接力監視,或應處意圖刺探我飛彈試射機敏參數的中共間諜船,可見海上過招,同樣也是彈性調整兵力配置而定。

此外,國軍反制作為還包括透過戰備任務訓練,完備作戰支隊編組,依作戰計畫在南、北海域演訓,並於「決戰海域」實施海空聯合截擊作戰操演,相關海域成聯合制海作戰防衛重鎮。概念即是秉持「戰場即訓場」原則,平時就將相關兵力預置在此,讓官兵在訓練同時,能夠熟悉環境,達到戰場經營目的。

而因應共軍機艦各類軍行動趨於常態,國防部亦持續完備「國軍經常戰備時期突發狀況處置規定」等應處程序修訂,並以「越接近本島,反制力道越強」,結合我機艦、防空飛彈部隊等多重手段應處,增加用兵彈性,避免擦槍走火。因為即便台海戰事爆發在即,我方仍是以「不當開第一槍」的那一方為最高指導原則。

同處接敵最前線 主戰裝備籌獲海軍不如空軍

海、空軍作為國軍接敵最前線,新興兵力組建被外界以放大鏡檢視,相較空軍F-16V BLK20戰機持續換裝,海軍雖然也陸續接裝包括搭載雄風二、三型反艦飛彈、海劍二防空飛彈的塔江艦;或是搭載自動化布雷系統的快速布雷艇,無疑為我爭奪局部制海權和國土防衛作戰奠定一定基礎。然而,主力戰艦的籌獲,不僅沒有小型艦船順利,其中更已形成巨大落差,更別提絲毫沒有鬆懈本前的潛艦國造,以及已確定延宕的劍龍級潛艦性能提升案。

原因在於國艦國造現階段都以執行特定任務的小型或輔戰艦艇為主,大型的主力作戰艦,受戰系研發與整合延宕影響,現役巡防艦勢必得再撐相當時日;即便小船在關鍵時刻能發揮以小博大、奇襲功效,但平、戰時的偵巡,只要遇到天候、海象稍差,或長塗運補必要的伴航,沒有排水量3、4000噸的巡防艦出馬,恐無法有效滿足任務需求。

20220108-沱江級艦量產型首艘「塔江艦」(前)和原型艦「沱江艦」(後)是海軍近年新興兵力整建的要項,由於搭載強大反艦火力,被視為戰時爭奪制海權的重要戰力。(蘇仲泓攝)
沱江級艦量產型首艘「塔江艦」(前)和原型艦「沱江艦」(後)是海軍近年新興兵力整建的要項,由於搭載強大反艦火力,被視為戰時爭奪制海權的重要戰力。(蘇仲泓攝)

我方為共機重新律定應處準則,海上敵情卻少有被外界了解的機會,加上在今年中共20大後,總書記習近平的權力可能來到有史以來的最高峰,海上和空中的戰備壓力料將越來越大。因此,我方應盡速解決主戰艦籌獲問題,在設定好的決戰海域積極練兵,充分發揮小船高機動性及火力,搭配水雷布放,乃至於陸基反艦飛彈部隊的組建等。

新一代的海軍需要轉型,但同時也得思考什麼樣的建軍規劃,才能不離海軍「偵巡台海,確保安全;戰時聯合友軍反制,阻敵對我海上封鎖或武力進犯,擊滅敵軍,以維對外航運暢通」任務太遠。

20220108-海軍近年新興兵力整建成果之一的快速布雷艇,由於搭載自動化布雷系統,使水雷布放任務能以更具效率方式遂行。(蘇仲泓攝)
海軍近年新興兵力整建成果之一的快速布雷艇,由於搭載自動化布雷系統,使水雷布放任務能以更具效率方式遂行。(蘇仲泓攝)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