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國會山莊暴動一年,川普重傷美國民主未癒

2021年1月6日支持川普的暴民攻入國會山莊,重傷美國民主,也給對手中國製造攻擊美國的機會。(AP)

1月6日美國國會山莊事件一周年之際,總統拜登(Joe Biden)發表長達25分鐘的講話。他一反老好人的常態,首次就國會山暴動不點名地指責川普:「在我們歷史上第一次,一位總統不僅輸掉選舉;他還試圖組織權力的和平移交。」「美利堅合眾國的一位前總統製造並擴散了一張有關2020年選舉的謊言之網。他這樣做是因為他將權力置於原則之上,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失敗。」媒體普遍認爲,這是拜登「擔任總統以來最强而有力的演講」。

拜登此言非虛。去年1月6日是美國歷史上載入史書的大日子。在國會山莊暴動中,大批川普支持者喊著「奪回美國」、「吊死彭斯( Mike Pence)」等口號,揮舞著南北戰爭時代的「邦聯旗幟」,衝入正在進行確認拜登當選美國總統的國會。他們不但進入各議員的辦公室大肆破壞,還衝擊正在開會的兩院會議室。副總統彭斯、參議院和衆議院議員們不是狼狽撤離、就是躲在密室,依靠家具堵住會議室大門膽戰心驚地等待。

國會山的警衛部隊根本無法阻擋人群,彭斯不得不調用國民兵進駐國會山和首都華盛頓,環繞華府所在哥倫比亞特區的維吉尼亞和馬里蘭兩州也出動國民兵和州警加入戒備。整個確認總統的程序被迫中止了6、7個小時,破天荒地到了第二天凌晨才結束。整個事件中,導致5人死亡(包括一個警察事後疑因胡椒噴霧劑中風而死,一個衝擊者35嵗女退伍軍人在企圖衝進會議室大堂時被警衛擊斃),多名警察在事後自殺身亡,多達725人被捕並被起訴。

儘管暴動規模不大,武器談不上先進,在出動國民兵之後也很快控制住局面,但此事非同小可,對美國政治和歷史影響深遠。從技術上說,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順利無法完成政權和平交接。自從1789年華盛頓擔任第一任總統以來,美國的民主選舉政體一直是全世界的典範:美國選舉固定4年一次,風雨不改;選舉之後也都能和平交接。國會山暴動打破了美國的傳統。實在是美國歷史上的污點。好在最終交接成功,保住了底線。否則美國「千年道行一朝喪」,淪爲國際笑柄。

川普支持者1月6日闖入國會山莊,與國會警察發生激烈衝突,當晚國民兵在國會大廈外集結防禦。(美聯社)
國會山的警衛部隊無法阻擋闖入的川普支持者,副總統彭斯不得不調用國民兵進駐國會山莊和首都華盛頓。(美聯社)

回顧國會山暴動以及此後的進展,川普至少存在五大「罪狀」:

首先,國會山暴動源於川普總統不承認選舉失敗。

在選舉投票結束不久,很多州的結果尚未明朗,川普就迫不及待地自行宣佈勝利,給自己「黃袍加身」,企圖造成既定事實。歷史上的總統選舉中,一開始不承認失敗的情況也大有人在,雙方爲票數爭持不下導致選舉結果難產,但最後雙方都足夠理性地解決爭議。

2000年小布希(George W. Bush)和高爾(Al Gore)的一次,大家記憶猶新。民主黨高爾距離勝選只差1張選舉人票,在最後的關鍵州佛羅里達的票數一開始也領先,甚至已有媒體宣佈他勝選。然而共和黨小布希提出重點票,雙方於是一邊打官司、一邊重新點票。最後高爾在官司和重點票形勢不利的情況下,主動認輸。

1876年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和提爾頓(Samuel J. Tilden)那一次競選,選舉過程中有4個州共20票出現非常明顯的有利於共和黨海斯的舞弊。不算這些爭議州的話,民主黨蒂爾頓只差1票就贏。如果確認舞弊、重新投票或者宣佈這些州票數作廢都對蒂爾頓有利。雙方進入法律程序,但由於當時南北戰爭後高度政治化的環境,雙方決定「法律問題政治解決」。蒂爾頓做出讓步,以北方軍隊撤出南方結束「重建」做爲認輸條件,承認海斯贏得那些州。海斯最後以一票之差順利就職。

2000年10月17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副總統高爾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德克薩斯州長小布希進行電視辯論。(美聯社)
2000總統大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高爾(左)在官司和重點票形勢不利的情況下,主動認輸,讓共和黨候選人小布希(右)當選。(美聯社)

1824年總統選舉由於參選人數衆多,最受歡迎也贏得選舉人票簡單多數的傑克遜(Andrew Jackson)沒法直接當選。根據《憲法》規定,必須由衆議院決定。結果他在選舉中的競選對手也是兼政壇死對頭、在總統選舉中獲票最低的衆議院發言人克萊(Henry Clay),反而搖身一變成爲「造王者」,把得票第二多的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捧上總統寶座。傑克遜當然很生氣,但他並未鼓動民粹,而是4年後捲土再來,終於一雪前恥。

即使心有不甘,川普也有不少先例可學習。無論法律解決、政治解決或者捲土重來,都不失爲可取之道。川普偏偏用最不堪的方法。值得指出的是,傑克遜是美國歷史上著名的第一個「民粹總統」,也是川普的崇拜對象;川普甚至把其畫像掛在自己辦公室。然而,川普卻半點也學不到傑克遜在選舉失敗後的風範。

第二,川普鼓吹莫須有的「選舉舞弊」,嚴重損害了對美國民主的信心。

川普一貫不認輸,而且早在投票之前就已聲明,如果自己輸了就是對手舞弊。事實上,早在2016年選舉時,川普就在與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第三次電視辯論中說類似的話。只是當時贏的是自己,否則很難說川普會作出何種舉動。到了2020年選舉川普變本加厲,不但事先大肆宣揚「民主黨舞弊論」,甚至連搭檔彭斯也不得不在選舉時緊跟領導說違心話。

美國選舉歷史上並非沒有舞弊。正如上述1876年大選,無論當時輿論還是後來的歷史分析,都斷定在那4個州發生了規模足以翻轉結果的舞弊。然而,川普所聲稱的「舞弊」完全缺乏事實根據。當時流傳最廣的所謂「拜登曲綫」,那種民主黨後來居上的趨勢,在美國開票過程中司空見慣:因爲民主黨支持者衆多的選區多是大都會區,票數多因此開票慢。

美國司法部聲明這次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選舉」。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P. Barr)不斷承受川普的壓力,最終寧願辭職也不願和川普同聲同氣。選後川普和其支持者發起共60餘場官司中,川普一方幾乎全輸,足可證實所謂「舞弊」子虛烏有。同樣重要的是,川普的選舉人票落後太多,即便有個別的州翻轉過來(事實一個都沒有),也根本不可能扭轉最終結果。然而,川普還堅持沒有根據的指控,只能以個人私利形容。

美國總統川普(右)與其好友兼親信、紐約市前市長朱利安尼( Rudolph Giuliani)(AP)
川普的親信的律師朱利安尼(左)在大選後主張選舉舞弊論,成爲媒體焦點。(AP)

即便到了拜登上臺後,川普依然宣揚「舞弊論」。一些共和黨州也繼續推動調查「舞弊」。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人聘請了以「網絡隱者」(Cyber Ninjas)爲首的4間公司對馬里科帕郡(Maricopa County,即人口最多的鳳凰城所在地)的投票進行審核(audit)。網絡隱者的老闆本身就是「川粉」,亞利桑那共和黨人此舉當然引發强烈爭議。然而到了去年9月審核結果出爐,不但認爲沒有舞弊的證據,甚至還確認拜登的票數增加了300多票。

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人也提出了一系列審核要求。然而,在今年10月由中立機構做出結論:在該州沒有大規模投票舞弊。喬治亞州針對川普提出的「多達5000張『死人投票』」的指控進行調查,12月報告出臺,這類選票只有4張,而且全是親人替在投票前夕剛剛去世的選民寄出的。這些最新結果無一不再次證明,根本不存在足以扭轉選舉結果的舞弊。

選後不少主張「舞弊論」的人成爲媒體焦點,除了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還有華人川粉口裏「滿身正氣」的鮑爾(Sidney Powell)律師和「林木」(Lin Wood)律師。他們炮製出各種匪夷所思的陰謀理論,包括「多米尼投票機舞弊」、「德國舞弊伺服器被美軍截獲」等等。然而,面對誹謗訴訟時,他們在法庭上紛紛說自己所説「根本沒有人會相信」。

川普長年持之以恆宣揚毫無依據的「舞弊論」,最大惡果就是動搖了美國相當多選民對選舉公正的信心,而對民主的信心和信任乃是民主社會得以運行的基本保障。

第三,與單純指控選舉舞弊相比,川普用盡制度漏洞,對選舉機制上下其手,更嚴重地撼動了選舉公正的根基。

所有的法律和機制都不可能巨細無遺、滴水不漏。在很多情況下,法律和機制得以良好運行依靠的是常識、道德和克制。基層工作人員必須不偏不倚地點算好每張選票;確認結果的地方官員不得無理刁難和拖延;州長和州務卿等官員必須根據匯總票數宣佈本州的勝選者;州議會必須根據州長宣佈的結果委派代表獲勝方的「選舉人」(electors);選舉人應按照本州結果在1月6日在國會投票,主持大局的副總統彭斯必須按照選舉人投票結果確認最終的選舉勝利者。

2021年1月6日,川普在華府舉辦「搶救美國大會」(AP)
2021年1月6日,川普在華府舉辦「搶救美國大會」,鼓動群眾不接受選舉結果。(AP)

這些程序都有人的參與,他們的工作在絕大部分情況下只是儀式性的「例行公事」。然而,川普在幾乎所有環節上都插手干預,企圖把儀式性的權力變成實質性權力。他直接喊話要基層官員不要確認票數,甚至把他們請到白宮「做客」;他鼓動共和黨控制的威斯康辛州州議會自行委派共和黨選舉人;他屢次打電話給喬治亞州州長和州務卿,軟硬兼施要他們幫忙「找出幾萬張假選票」;他鼓動自己輸掉的「爭議州」沒有獲委派的共和黨選舉人自行組團到華盛頓參與投票;他要求彭斯在1月6日以選舉存在「舞弊爭議」爲名押後確認程序,甚至有人要求彭斯不顧選舉人投票結果直接宣佈川普當選。

幾乎每個環節他都要「漏洞用盡」,把好好一座大廈搞到四處透風。如果不是絕大部分共和黨人,特別是彭斯,還能堅持基本原則,守住底線,後果不堪設想。

第四,在軍事政變邊緣游走,最後煽動民粹攻擊國會山,試圖暴力改變大選結果。

在媒體紛紛宣佈拜登將獲勝之後,川普陣營的大將,如前國安顧問弗林 (Michael T Flynn),就開始在媒體造勢,討論藉頒布戒嚴令出動軍隊,要求重選或者乾脆宣佈川普獲勝。川普本人也多次暗示戒嚴是個選項。如果不是前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的女兒、懷俄明州衆議員利茲·切尼(Liz Cheney)在幕後緊急運作,成功讓所有在世的前國防部長、連同現任聯席參謀長會議主席米利(Mark Alexander Milley)等眾多軍方高層聯名發表公開信,擁護依據《憲法》選出來的拜登在1月25日成爲美國總統;如果不是彭斯不肯同流合污,那麽川普戒嚴美夢未必會落空。儘管右翼批評米利「篡奪了川普三軍總司令的權力」,但米利效忠的是至高無上的《憲法》,而不是向川普私人效忠,他的做法才算得上真正的盡忠職守。

在施壓彭斯不成,軍管法此路不通,川普終於用上了最後一招,即煽動民粹攻擊國會山。有充分證據顯示,川普有計劃地呼籲右翼民衆「向華盛頓進軍」參加「拯救美國大遊行」("March To Save America"),川普本人在當天向聚集民衆發表講話,鼓動支持者「向國會前進」("walk down to the Capitol),「如果你不拼死戰鬥,那麽你就不再擁有這個國家」、「軟弱不能奪回我們的國家,你必須展示力量,必須强悍」,他呼籲支持者「加倍努力戰鬥,對付壞蛋」,還説自己會和他們一道向國會進軍。他的手下發出的煽動信息當然更加露骨。

2021年1月6、7日,美國副總統彭斯主持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與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互動(AP)
2021年1月6、7日全靠彭斯和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授權調用軍隊,國會山莊才保不失。(AP)

在國會山暴動之後,共和黨議員紛紛打電話給川普要求他表態采取措施,川普非但沒有譴責,只是呼籲「和平回家」,還强調「選舉被偷走了」,贊揚支持者「我們愛你們,你們很特別」,他也拒絕採取措施,全靠彭斯和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授權調用軍隊,國會山莊才保不失。但美國已付出 了慘重代價。

第五,川普雖然不得不移交政權,但繼續煽動民粹,抨擊「選舉舞弊」,指責拜登「偷走了選舉」,撕裂美國社會。

在川普煽動下,拜登政府的正當性大大下降,至今還有很多人認爲拜登「不是我的總統」。雖然有人認爲在2017年民主黨支持者也同樣喊出「川普不是我的總統」,質疑爲何「民主黨可以,川普就不可以」?然而,這種類比是膚淺的。

首先,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從未「不認輸」,相反,她在選舉結果初步明朗之後,第一時間就發表敗選宣言。她也沒有要求重點票(倒是有第三黨在一些州要求重點)。

其次,2016選舉中發生史無前例的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的「通俄門」。儘管川普本人是否「通俄」尚有爭議,但其團隊和俄羅斯人聯繫以及俄羅斯真的在幫助川普都是事實。如果對比川普的「選舉舞弊」論,民主黨也不無道理認爲選舉不公。按照川普的標準,也有道理認爲選舉結果可疑。然而,民主黨並無阻撓川普就任。

其次,儘管當時有人呼籲「選舉人」應該按照自己的良心投票,但這同樣不是希拉蕊的主張,甚至也不是民主黨的主張,倒是很多「絕不要川普」( Never Trump)的共和黨人的聲音最大。希拉蕊和民主黨更沒有像川普那樣在程序上上下其手。

柯林頓與希拉蕊夫婦出席川普就職典禮。(美聯社)
希拉蕊(右二)敗選,但與柯林頓夫婦兩人與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左一)都參加川普就職典禮,她並發推特稱:「我今天到這裏是信守我們的民主及其持久的價值。我從未停止相信我們的國家和它的將來。」(美聯社)

最後,雖然有民主黨支持者在選後第一時間喊出川普「不是我的總統」,但那多是一時之氣。雖然在川普上任時有大規模婦女集會抗議,但那主要是對川普不尊重婦女的反彈。在川普就任時,歐巴馬(Barack Obama)、希拉蕊、裴洛西等高層全數出席川普的就職典禮,恭喜川普。希拉蕊還發推特稱:「我今天到這裏是信守我們的民主及其持久的價值。我從未停止相信我們的國家和它的將來。」充分説明民主黨與川普的區別。

川普繼續煽動民粹,令美國的撕裂至今沒有愈合的跡象,反而更加擴大,更加激烈。在防疫等重大問題上嚴重拖了後腿。對現在美國的亂局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最後,川普讓對手中國樂開懷,趁機宣揚「中國式的全過程人民民主」才是最好的民主。

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裡的習近平影像。(美聯社)
中國趁美國民主受傷的機會,宣揚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式的全過程人民民主」才是最好的民主。(美聯社)

國會山暴動不但令美國民主蒙塵,還讓美國的「對家」樂開懷。中國不但「雙贏(win-win)等於贏兩次」,還贏了三次四次。第一,中國利用川普不認輸,嘲笑美國民主「玩不下去」;第二,中國又利用川普散佈的「舞弊論」論證美國的民主是「假民主」;第三,中國利用川普的民粹主義,宣傳「民主只會令社會撕裂,什麽事都辦不成」;最後,中國還趁此機會宣揚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式的全過程人民民主」才是最好的民主,指責美國「不要做民主的教師爺」。總之,國會山事件給了中國一個極好的與美國爭奪價值觀話語權的機會。這份大禮得以和美國抗疫不力並稱為中國貶損美國的兩大利器。

更甚者,「選舉舞弊」成了專制者顛覆民主政權的藉口,比如緊接著發生的緬甸選舉,軍方就如法炮製,以舞弊為藉口推翻翁山蘇姬政府。緬甸軍方大概還會嘲笑川普「敢説不敢做」吧!

應該說,中國的嘲弄雖然是自吹自擂聼來荒謬,但對美國的批評並非全無道理。拜登召開首次民主政體峰會就是爲了更新民主、為民主找出路,走出國會山暴動的陰影。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